雪乡冰村凝玉洁(三)冰村交响

  “哎,再等我一下嘛!” 雪乡冰村凝玉洁冰村交响   哈秦朵蹲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地上的雪有一尺多深,将她驼红色的雪地靴埋了进去,只露出一对吊在小腿弯处的红绒球,在白白的雪地里红的耀眼。   但伊林却没有放慢自己的脚步,她早就飞奔了出去,自由地、无拘无束地,像一只被干冷的冬天禁锢许久的小鹿,正在广阔的雪原中尽情撒欢。 雪神大战百十遍,剑削玉甲千万片。   多好的雪、多么丰饶的雪、无数森林的精 …

老街剃家

  老街把一些手艺活儿做得精湛的人称为家。你字写得好,写家;你戏唱得好,唱家;你头剃得好,剃家。被称为家就是最高赞誉了,你手艺好,还德行高。在老街东关开理发店的老陆就是个剃家。         小说故事里写剃头匠的传奇多了,老陆却是个没有传奇故事的人。论长相,普通得没有任何特点,扔在人堆里就找不着了。论身世,从小在老街流浪,十几岁跟着一位剃头师傅打杂,师傅过世,他就接了理发店,平平淡淡。非要说出点 …

朱友山

  在我们瓷片族中,朱友山绝对算得上一个大家。 略懂鉴藏的人都知道,古玩的残损件与完整品相比,价格差上百倍甚至万倍。近日,记者却在上海世华艺术馆揭幕的“皇帝的瓷器——景德镇珠山出土‘明三代’官窑瓷器特展”中发现:陈设于玻璃展台中的152件(套)展品无一例外由破碎瓷片拼合而成,某些展品的碎瓷多达近百块。据悉,其中传世孤品、绝品逾四成。   朱友山玩瓷片的时候,根本没人意识到古代的碎瓷片能玩──他在市 …

那个杰伦演唱会上公然diss前男友的女孩:在爱里,谁不是一边死不放手,一边默默接受

  -1- 01 这两天微博热搜上又一个话题火了。 在周杰伦杭州演唱会上的点歌环节,一个自称名叫小仙女的歌迷以一种戏谑的方式向大家讲述了自己故事。视频一出,网友纷纷表示这种搞事情怕是以后杰伦再也不敢弄这种点歌互动了。 对话是这样的: 周杰伦:看起来很年轻哦,差不多19岁……你可以稍微到前面来一点,介绍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女歌迷:我叫小仙女; 周杰伦:小仙女你好,请问今年你多大? 女歌迷:23岁; …

伸长触摸阳光,如笑脸一般温暖

  今天去看了《陆垚知马俐》,虽然是部喜剧,但剧里一晃数十年的时间转换,让我情不自禁想到了“时间”这个词。 近日,包贝尔携电影《陆垚知马俐》开启了持续24天、辐射22城的路演巡回宣传活动,为电影7月15日正式全国公映提前造势,据了解天津站作为本次路演的首站,一度出现一票难求的场面。现场气氛极其火爆,观影人数众多,座无虚席。观众们翘首以盼,等待着这部期待已久的电影。在放映期间,观众席中爆发出阵阵笑声 …

【西风在人间】老秦与小媳妇(征文小说)

  恭喜你,亲爱的萧伊静,你生下一只可爱的“猴子”,从此你便身为人母,慈爱的母亲。你的孩子聪明可爱,未来还会飞黄腾达帅气潇洒。在这个看脸的年代,无疑,你的美丽容颜给他带来了一生骄傲的资本。你的善良宽容也会给他带来绝好的家庭教育,让他人生路走的更坦然。   连日来,天阴得出奇,不知是雾霾还是乌云,老秦浑身疼痛,尤其是腰腿骨缝隙里像蛆在攘动,似痒似疼似酸似困似麻?唉,老秦自己也说不上来。   这腿一年 …

时光短浅,此去经年

  静沐说“在所有他在或者不在的时光里,我始终,一意孤行的回忆着他。”   彼时,晚风穿过繁茂的枝桠,吹动她的青丝,夕阳的朦胧里,带着浅淡微笑的她,目光坚定如初。 深夜,无意间刷到一个音乐热评。 此生遗憾就是毫无音乐天赋。我试图反驳,就在我洋洋洒洒写了数行来反驳。突然脑子被什么东西剧烈撞击。我迅速的删除所有文字。关上手机。   谁,笑靥如花,倾城年华。 虽然不至于用废人形容自己吧,至少我从来都算不 …

永远都不要完全相信对方

1 文/奇迹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今晚,江雄晃到“丽人”自助餐厅来,是想找一个女人排解寂寞。一个月前,他和老婆离婚了,因为老婆劈腿。 “丽人”餐厅是A城离异丧偶妇女的集中地。到婚介所,首先得让你交费,再让你等消息,最后见到的女人,说不定还是婚托。惟有在丽人吃自助餐交友,只要交28元自助餐费用,就可以随意交流。 图片来源网络 江雄是从同事阿黄那里得知“丽人”的。 “我们去离婚吧!”何静认真的做着早 …

你是无意穿堂风

申城的早春,最高气温20°,有猫慵懒的在太阳下踱着步,陌生的人群,大街上行色匆匆。     外滩白渡桥上,一对情侣在摄影师的镜头前笑的眉眼如花。白纱随风飘呀飘。 几个月后,当陌仪站在神父面前说着yes I do的时候,她怎么也忘不掉当初拒绝他的少年,尽管她的赵先生和当初那个少年一样都姓zhao。 清晨的斑驳光影,夏日的冰凉汽水,少年你不可一世的骄傲。 那么就让她最后一次怀念他吧。     我想念那 …

你是我最大的幸福与痛苦

  饭桌上,妈突然问我,“你和然然怎么样了?”   第一章:竹叶,祁辉与孩子然然(1)   我抬头看了眼母亲,随又低头默默吃饭不语音。   竹叶今年二十三岁。俨然成熟,家庭成功女士。她左耳打了一个耳洞,右耳打了两个耳洞,各自戴着银色耳钉。   母亲又道“然然是个好孩子,马上就要回国了,你到时候一定要去机场接他。”   她的发型是中分中短发。后面扎着马尾,两鬓两个月前留的毛寸长了些。   “你俩也算 …

你真的关心自己吗?

  我听说那位名扬海内外的“气功大师”阳寿已尽,深感困惑。困惑于这么一位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大师”竟然会生病,而且会因病折寿,一命呜呼;看来人就是人,吃的是五谷杂粮,说的是人话,做的是人事,本来就没有神仙的本事,何必整天装神弄鬼,用一些所谓的“法术”忽悠头脑不清楚的名利客呢? 说起这个话题,似乎有点多此一举。因为从表面上看:没有人不关心自己。如果要问:朋友,你爱自己吗?可能没有人会说:不。因为现 …

你属于我的那些时光-2

  那一年,班里流行刘德华的那句广告语:“我的梦中情人,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于是,在女生中,盛行蓄发,为那个珍惜自己的人,我便是其中一个,这是一个秘密,属于我俩的秘密。 -2-   那天下午的语文课,似有惊雷炸开,我的妈妈在班主任老师的带领下出现在教室门口,被叫出教室的不是我,而是我们的班长,窃窃私语声随即高涨,仿若我不存在。十分钟之后,班长红着脸,耷拉着脑袋回到了座位,坐下,便趴在了课桌上 …

假如我们有个孩子

1 山脚下,有一个院落,院子里有一片桑葚树。有一口老水井。正是桑葚成熟的季节。女人早早起床去不远的集市卖桑葚了。只留下男人和两个孩子。 小淘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淘气,他“噔噔噔”跑过去,抱住一位正和同行人边走边聊的男人的腿,就喊:“爸爸,爸爸。” 女人临走时嘱咐男人要看好孩子。“孩他爹,我去赶集了,你可要看好孩子,别老玩那该死的王者荣耀。”男人呲着牙,一脸讨好的说:“老婆,我哪光玩了,我不还要看着俩孩 …

待我长发及腰

  红裙女子倚在城门外的枫树下,片片红枫悠悠飘落。她望向北方,琥珀色的瞳孔失了焦距。   城门中走出一个宫装女子,她走向红裙女子。 第一章:冷宫被害,真相浮出。   “巫女大人又在等他了么?”宫装女子问道。 文/晨屹   “公主。”红裙女子闻声回身向宫装女子盈盈一拜。 北贞十四年。   “巫女大人不必多礼。”宫装女子伸手轻抬,示意红裙女子不必多礼,“大人可是又想那人了?”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

雨滴在心房的点点涟漪

  月光苍白黑夜,细流潺潺悄然逝去在万籁俱寂的乡村田野,秋风点寒草间露珠,顺着手心,微凉了心田!   窗外   苏素独自行走在夜间乡村的小路上,任由手中拿着城市里罕见的却在乡村开满遍野的小花。 静静的看着窗外因为雨水的渲染而模糊的世界,就这么懒散的躺着,毫无思绪的躺着。听着雨滴拍打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感觉嗅到了泥土的芳香,耳机传来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的歌声,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放空自己,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