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与你是否是小姐无关

我用凶狠的方式惩罚了他的人生。结果,他用更凶狠的方式惩罚了我的爱情。 1,在不合适的地方遇见对的人 他回来了,在漫天飞雪的腊月。过年的前几天回到了这个没有温暖的北方小城。 有一种情节,叫做“处女情节”,可是为什么没有人讨论“处男情节”呢? 确切的说,他是腊月二十五到的家。下午三点整。他推开了家门。 张贤遇到雪儿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长相清纯,皮肤白皙,留着齐耳短发给人一种邻家妹妹般的女孩。 不知道 …

默待花开

分离后不行以做朋侪,由于相互伤害过!也不行以做仇人,由于相互深爱过!(莎士比亚)——题记 最刁悍的不是运气的捉弄,最悲痛的是性格决定运气,最讥笑的是时间会转变统统。他冷冷地站在暗处,鄙视我的统统在渐行渐远渐远渐逝,不管是直线还曲直线,统统都逃不外期间的变迁…… 我是一名中学老师,刚从师范结业不久,前程没有我想像的向往,乃至连事情都落实不下,缘故原由是学校没有多余分派不下的课 …

再见,少年

  毕业了,看着金烙烙的录取通知书上的大字。为什么我高兴不起来,心里说不上的难过? 初三那年第一次看到你是在全校表彰大会上,你穿着蔚蓝色的校服,站在讲台上对我们啰啰嗦嗦的讲你的学习方法与技巧。 你讲的津津有味,我们听的昏昏欲睡,随后就有人在那里吐槽说:书呆子、书呆子、咋还没说完那,我都睡醒了你还没说完,另一位女同学说:今天太阳这么大我都要被晒黑了! 在夏天顶着个大太阳在操场坐着这感觉真是萌 萌哒, …

约会时女人坐左边感情进展更快

  他与她,相识了三十余年,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着一起走过来的。他们彼此了解对方的个性、脾气,对对方的爱好也是了如指掌。如果不是当初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准儿,他们现在已经是妻凭夫贵,儿女成群了。   两个人在各自婚后,本素无来往了,但一次偶然的相逢,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微小说www.haiyawenxue.com 双方在婚姻生活中面临的难题让他们重新走到了一起,讲不完的心潮起伏、情深似 …

项链

  热水冲洗着小林的身体,腾腾升起的雾气将她包围着!一张女性的人脸显示在玻璃门上,空洞洞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小林,似乎要用眼神将小林活刮!“谁?”小林大喊一声,不过她没有得到任何答案!猛地回头,小林也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不过她刚刚确实感到身后有人注视着她!其实在她回头的瞬间,那个惨白的人脸就迅速移到了天花板上,用一种俯视的角度看着她,那长满獠牙勉强称为嘴巴的地方还在留着口水,一滴一滴向小林的头顶落下! …

还好,爱了你也能忘了你

深更半夜电话铃突然响起,我没头苍蝇似的跌撞奔向电话。拿起听筒,对方挂了。他妈的,就算打错了,好歹也有个交待呀。我一时心里空落落的,不知是放下电话好,还是自己仍有什么别的想法。躲回床上,我真觉着冷了。 今年的秋天,好象来的特别早。 图片来自网络 雨把夏天的一切都冲走了,把人心也冲的潮兮兮的。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个相信一见钟情的人,我总觉得它太过于夸张,也太不可信。 这些天,我总是忍不住的滥情。 与陆 …

抢过来的女朋友还好吗

  流水汤汤,利潋坐在岸边,浸足于澈凉的河水,将他白皙细致的足踝浸得有些透明。利家的男子都是温和而又近乎不食人间烟火的美,颠倒众生。我是众生之一,自然也逃不出他的美。 01 “你到底怎么了?”刁哥细长的小眼睛里折射出的光,让我有点惧怕。 “没怎么。”我自顾自地把东西放到书桌上。 “你平时关门可没有这么犹豫。”刁哥目光如剑。 我所有的防备在一瞬间都松懈了下来,我顿了顿:“小洁说她有男朋友了,她还说我 …

没有巴厘岛–我们的婚礼也可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久前的晚上 , 我梦见了你 , 你说 , 我们结婚吧 .   2008年的你和小乌龟       面朝大海,温暖如春,洁白嫁衣,星星点点的繁华,伴随着瓦格纳的《婚礼进行曲》,挽着父亲的胳膊,铛~铛~铛~ 无论平穷富贵…. “我愿意”这大概是每个女孩对于婚礼幻想。   风吹呀吹吹呀吹 , 吹在黄昏的梦里 , 我追呀追追呀追 , 却停在原地不动 .        可我们终究没有诗诗的 …

2017/2/27关于阿姨

  大家在一起吵吵闹闹的吃了一顿饭,和以前一样,我们兄弟在一起依然无拘无束,有说有笑,我以为这种幸福并没有随着我们的角色发生变化而变化,我记得阿杰曾经跟我说过:虽然年纪长大了,但是我们不能失去童真,我们还是应该像孩子一样。         最近经常做梦,常常梦到爸爸和阿姨。在我13-23岁十年的时间里,是她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   阿杰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身边还没有萍,也没有他心爱的小俊韩,我特别的 …

遇到你,我有多幸运

  我原本以为三月过尽就是夏天。可五月来时到田边走了走,阳光仍然温柔,并不灼人。   经历了初三暑假的松散,我又要重新紧张起来,因为苦逼的高中生活开始了。初来乍到,女生说话全都是柔声细语,男生也尽量保持绅士风格,所以人看起来都是乖学生……   那天和同桌吃了晚饭,急急的往教室赶。路过街边那幢立了好几十年的只一层的平顶房,我拉住同桌的衣袖。“那是什么花?”我指着那平房顶上硕大鲜研的红色花朵,“是百合 …

化为雪花

张枫临睡前有玩手机的习惯,打个游戏啊,看个电子书啊,今天他在翻看手机的时候,无意间发现手机里有个“睡美人”程序。    这个程序藏在一个子文件夹中,非常隐蔽。张枫买这个手机一年了,今天才发现有这么一个程序。他怕这个“睡美人”的程序是收费的,于是很慎重地点开。    点击之后,屏幕上出现一片树林,树林里有各种各样的果树,结了许多果子。树林中间有条隐隐约约的小路,张枫按照屏幕上的提示,顺着小路往下走。 …

春杏枝头少年郎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您拿好。”送走了一位客人,卖冰糖葫芦的李大娘擦了擦汗。还没来得及歇一会,就听见一个清脆如出谷黄鹂般的声音喊道:www.haiyawenxue.com“李大娘,我要两串糖葫芦!”     不用猜,就知道这是谁。她一边包着糖葫芦,一边道:“每次都要两串糖葫芦,你吃的完吗?”     浅儿摸了摸被刚才沿途商贩们给她的东西吃的圆滚滚的肚皮,嘿嘿地笑着。     李 …

  我确定我讨厌王小冬。   他自以为是,自作多情,还老是跟我作对。我叫杨青青,可他从来不叫我名字,我在他那里的代号是“喂”,就像广告里的“胃,你好吗”一样无聊。 徐心诚   我没有理由不讨厌他。他来了之后的第二年,我第一名的位子就变得岌岌可危起来。就连我最擅长的作文,学校里的一次公开竞赛上,我俩的名字居然并列排在一起。这太杀我的威风了,我是才女杨青青啊。 澳门新葡亰76500,    我肯定我讨 …

盛世狂歌·卷一多情刃·二 烈焰驹惊风

  第一章 新进职员张佳禾向你报到   二 烈焰驹惊风   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马车顺着苕溪南去,两岸烟柳春波,鸟鸣渐渐,绕指轻柔,将方才的狂暴戾气尽数化解。   萧笠抬起头来,恰好看见一双清澈的眼睛正张得大大的看着自己。眼角有一颗盈盈欲滴的泪痣,整张脸没有任何修饰打扮,给人清清爽爽的感觉。“你终于发觉我了……”对面的女孩子一双眼睛纯净无杂地看着萧笠面前的职务牌,“你是经营部的主管对吧?”萧笠 …

项链

  下午三点多钟,阿梅正拎着包喜气洋洋的走在去公交车站的路上,忽然就觉得脖子火辣辣的巨疼了一下!扭头一看,俩小伙子正快速向左面黄金胡同跑去!阿梅一摸脖子,项链!手上还沾了鲜红的血! 山这边住着一户人家,山那边也住着一户人家。不知是前世的姻缘,还是神佛的保佑,这两家的主妇,同时怀上了小孩。在一个吉日良时,两位妇女都到山顶上煨桑,插祈福经幡。敬神完毕,她们俩盘坐在草坪上,互相敬酒斟茶,同时细细地谈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