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桃花树下等失恋

  夏桐桐计划了一次短途旅行,与其说是旅行不如说是一场出逃,逃避即将失去的爱情。   夏桐桐爱情的开始有点无厘头,大四即将毕业,在所有人忙碌的开始寻找工作又或者无所事事的等待毕业的日子里,夏桐桐恋爱了,义无反顾,还要加上死皮赖脸。   夏桐桐没有多大志向,具体的梦想只有一个,成为贤妻良母。在她静待毕业的安逸日子里认识了纪晓然。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仲夏夜,宿舍姑娘们吃完散伙饭在红色恋人狂欢 …

有一些感情你不会了解

  1、   大成是我见过最不会拒绝别人的人。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手里还有一家书店。那时我刚毕业,没事就去他那儿蹭书,但无论待多久,他都不会介意,甚至没看完的书问他借,只要保证不弄脏,他都一概同意。   时间久了,我渐渐知道他其实不是书店的老板。   书店是个女人开的,每逢周末她都会来书店找大成。她开着一辆白色的奔驰车,穿着打扮很阔气。一开始我以为她是大成的女人,后来有次她带着小孩来,叫大成哥哥 …

此生不能与你共

  1.   天有些阴,北风吹起,有些冷,我缩了缩拎着外卖的手,无精打采的走在街上,韩正扬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   “干嘛呢?”他声音轻快。   “正拿着外卖走在回家的马路上。”   我望了望街边光秃秃的行道树,感觉有些失落,怕是再也看不到春天落叶的香樟了。   “最近还好吗?”   2.   我和韩正扬是大学同学,严格的说他是我学长,但他学建筑的读五年,所以我们一起面临了毕业找工作的迷茫。 …

或者,不见

Part 1 又是一夜未眠,下了一夜一天的雨,气温骤然下降,进入冬季深圳也开始慢慢转冷了。 曾经以为失眠与我无缘,最近却开始一夜复一夜的无眠。在网上停停走走,一段一段的文字写了删删了又写。 进入邮箱,里面的邮件太多是来自于你或者是她。很多都没有回复,不是不想回只是我不知道我们现在这样还该怎么回复。正准备退出的时候,看到有新的邮件,点开,很淡很淡的一段话,小影说北方开始结冰了而他又开始沾花惹草了,开 …

纸巾上的爱

  婚礼上,她的泪纷纷而下,不只是新娘必有的喜泪。 她落泪时,男孩递给她一张粗糙的纸巾。   当初她坚持要举行的盛大的婚宴,不是没有一点补偿心理的。 一瞬间,她想起了丈夫为她擦泪的纸巾–轻盈而柔软,淡淡的茉莉清香沁人心脾。   他是留美的医学博士,开一家药品公司,家财万贯,学富五车,第一次见面,对她说手术室的笑语,自己笑得“呵呵”地。她也附和地浅 有时,即使是一张纸巾,也可以改变一个人 …

胃疼时期的爱情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题记:初恋就像一壶开水,不管曾经多么沸腾,放上一段时间,终究会变成一壶凉白开。 2001年,我19岁,我考上了大学,我的情感世界热血沸腾。   1 九月,入校后照惯例开始军训,天气照惯例持续高温。大操场上,我们01级的新生,分成几十个队列,汗流脊背的练习军姿和正步走。   2001年,我19岁,我考上了大学,我的情感世界热血沸腾。 这种天气对于一个胖子而言无疑是一种严重的煎熬。   九月,入校 …

宁静的海

  租房奇遇 地中海风格装饰,给人的感觉如同一股清新的海风拂面而过,也夹杂着浓浓的海的味道!嗯,你闻到了吗?蓝与白是典型的地中海色彩搭配,用硅藻壁材的墙面做装修给家增添美感的同时更绿色环保。     那年夏天,我失恋了。冲动之下我辞掉了工作,来到北京求发展。城市真大啊,我迫切需要找一个地方容身。 看看这客厅,蓝白搭配,清爽而又不失温馨,还有海的味道?   我在破旧的楼房间穿梭,一户单元门口的招租条 …

慢慢来,谁不是穿山越岭去相爱

  在宁波,小漪一直叫我师父,我却把她看作知心的好友。   2008年,我去上海看中医,小漪和她表姐去看Eason的演唱会。动车上,她俩就坐在我的对面。彼时,我正捧着一本李居明先生的《四柱算命术》,看得不是很专心,不时能感应到有对面女孩的眼神飘进来。   过了绍兴站,小漪终于主动搭话,她说,嗨,你好,我能看看你的书吗?   我抬起头,懵懵又欣喜的问:你也喜欢研究命理?   小漪说,我不懂,只是很好 …

燕子回

  1 关盼盼,唐德宗贞元三年生,本是书香门第,大家闺秀,自小精通诗文,能歌善舞,更兼容貌姣好,体态婀娜。无奈家道中落,无奈沦落歌舞场中,后嫁给徐州守帅张愔为妾。   夕阳照在城门上的楼头,几株枯草在风中摇曳着生命的垂死。   南来北往的商客,在骆驼玲里参着天南地北的口音,古城沙都燕子回又迎来一天的傍晚。 唐代名伎关盼盼   天边的夕阳,红彤彤,像一朵朵血色玫瑰在这塞外里盛开来,不远处传来几声沙雁 …

无法抵达的距离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他说,好久没见。 我笑着说,是啊,好久没见。   我笑着说,是啊,好久没见。 他说,这是我女朋友。   他说,这是我女朋友。 他对他女朋友说,这是……我高中同学。   我说,真漂亮。 看着他们手挽手,我故作很淡定的说,对不起,我还有事,下次有空再聚。   他对他女朋友说,这是……我高中同学。 我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竟然在北京遇见安宁。而且我从未料想过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他。也从未想过,会在 …

我与贵阳这座城

  大学的生活一结束,就直奔贵阳这座城市,因为当时这里有我想跟他在一起的人,也因为这是我故乡,我想我应该呆在这儿。   下了火车,分不清东南西北,狼狈不堪的我在满叔家住了半个月,并在其间疯狂的找租房,那个时候,是他陪着我,只是陪伴我内心伤痛的永远只有自己,从始至终都未曾改变,即使是现在,所有的疼痛是我一个人扛过来的。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无比迷茫,不认识任何一条大街小巷,手握手机,搜索着百度地 …

最牢固的感情,大都势均力敌。

  天涯上曾经有个高楼,说的是民国时期的原配和小三,看那些早已逝去的旧人的故事,倒是颇有几分唏嘘。   很多人在回帖里痛斥那些抛弃结发妻子的男人渣男,声嘶力竭,又想起被无数姑娘转发的那句话“有朝一日剑在手,斩尽天下负心狗。”不由得哑然。   我倒是觉得,感情的事,大半是由于情投意合,合则来,不合则去,人能够约束自己的是道德和责任,而非感情。从本质上来说,婚姻和爱情是背道而驰的。   而一段感情能否 …

那个,爱笑的女孩

  现在回想一下,我至今依稀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怎样的。   那是你我认识第一年九月份刚开学,那个时候我还不像现在这样放荡不羁爱基友,我其实也不大记得当初我是怎样只知道小伙伴们说我那时候很腼腆,喜欢低着头,你跟我说话我会脸红!大家都叫我害羞哥,现在想想我都忍不住要笑。你呢,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的想法每天下课跑到我的班级门口望来望去的最后盯着我看,我也会抬头也跟你的目光对视,那是第一次看见你的样子, …

一个拥抱就够了

  女人是著名的播音主持人,最近电台为她量身定做了一档午夜倾听栏目。这个栏目是通过听众们打来的电话,倾述他们的心声,对此主持人再给予适当的安慰或由专业的心理医生进行心理辅导。 女人为了这个栏目付出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不过她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这个栏目播出后受到广大听众的大力支持,女人也就更忙了。 一天午夜,她刚刚坐在播音室里,一个电话就迫不及待地打了进来。 她连上线之后,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

你是我最大的幸福与痛苦

  饭桌上,妈突然问我,“你和然然怎么样了?”   我抬头看了眼母亲,随又低头默默吃饭不语音。   母亲又道“然然是个好孩子,马上就要回国了,你到时候一定要去机场接他。”   “你俩也算青梅竹马了,然然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也大了,你要是能和他在一起,我就放一百个心了。”   “妈!”   “这孩子,行行行,害羞了,妈不说了。”   “妈,我吃饱了,先回房了。”   “就吃这点?现在的年轻人啊,就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