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情书

 “这些天的阴雨绵绵,让我很不适应,总有种生活在水中的感觉。” “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尾不会游泳的鱼,喝很多水却有将要溺死在水里的恐惧。” 蒋延在八月的来信里如是说起她的生活。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信息发达的时代里独独蒋延喜欢这种写信的方式与我联系。她时常写用大把大把的时间写很多很多的信。不只是写给我。有时一星期三四封有时好几个星期也没有一封。先头我等的很着急,后来把握到她的习性便终于释然。她就是她她不是 …

或者,不见

Part 1 又是一夜未眠,下了一夜一天的雨,气温骤然下降,进入冬季深圳也开始慢慢转冷了。 曾经以为失眠与我无缘,最近却开始一夜复一夜的无眠。在网上停停走走,一段一段的文字写了删删了又写。 进入邮箱,里面的邮件太多是来自于你或者是她。很多都没有回复,不是不想回只是我不知道我们现在这样还该怎么回复。正准备退出的时候,看到有新的邮件,点开,很淡很淡的一段话,小影说北方开始结冰了而他又开始沾花惹草了,开 …

如果有天我离开,你将在哪里

 火车的两条轨道,在夕阳镀上金色的地平线上,延伸不见了。不知道那里通向了何方…   阳光从遥远的天际漫下来,像洪水泛滥成灾。阳光下的花朵竞相绽放,妖冶地让路两边的荒草疯狂的生长。   远方的汽笛声从火车轨道上传来,却始终没有火车经过。是不是声音在钢铁中传播的速度快的离谱了?不知将来的哪一个时刻,会有火车开过这片土地。   突然想起月亮对我说的一句话:   如果有天我离去,你将在哪里?   眼睛开始 …

一场与乞丐有关的爱情

 <一>   早上和朋友唱完歌,刚从玉树KTV出来不多久,阴沉沉的天空就飘起了雪花来。   这是新年过后,2012年的第一场雪。   昨天晚上我留意了一下天气预报,预报说今天是晴天的,谁知道竟然下了雪。   一阵寒风吹过,从衣领灌进身体,疯狂的汲取身体里最后一点温暖。我把衣领竖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向里缩了缩脖子。林晓凤把粉茸茸的毛大衣紧了紧,带上了我新年时送她的那顶毛茸茸的帽子,整个人看起来很可爱极 …

千回百转的爱恋

     艾佳是某中学六年级的班主任老师。今年27岁。相貌中等,属于站在人群中容易被忽略的那种。再加上工作很忙,所以一直没有男朋友。父母一直催她赶紧找个男朋友,并且还时不时给她安排个相亲什么的。这让艾佳不胜其烦。因为她对相亲本来就很排斥。最重要的是她的心里埋藏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她爱上了她们家的“房客”——安小文。 安小文一年前租住在她们家里。因为她们家是三室两厅,一百五十多平。艾佳是独生 …

因为爱你,所以卑微!

    1、     他年青有为却只专心事业,终生大事旁人比他还急。     一天,母亲发现他藏了一迭未寄出的情书,     又急又喜,捺不住说:傻孩子,有喜欢的便跟她说吧,男人还用害羞吗?     他支吾答应。     翌日,他带着那迭信到她坟头烧了,     跟她说:我会常来看你,直到我能不再写信给你。     她笑靥如花依旧。              2、     她从小就跟在他的身后。 …

【万千风月宠一身】在线阅读,TXT下载

 I       他感觉有似乎有风在轻拂着自己的睫毛,有些不耐地睁开了眼睛。    又是一个深夜,四下万籁阒静,酒店的包房呈现出一派空洞的荒凉。    他觉察到口中的生涩,准备起身给自己倒一杯水。又怕惊醒身旁的男人,按着他与他因距离而产生空隙的被单,悄悄地下了床。    喉结的涌动在深夜里显得尤为响亮,他感觉有人从身后抱住了他,擦了擦嘴角的水珠,转过身来给身后的男人一个轻轻的吻,这个吻不带任何欲望 …

两棵木棉一生的守望

  两棵木棉一生的守望 那年,男孩和女孩在北方一所重点大学里读书,他们是一对让人羡慕的情侣,他写一首好诗,她画一手好画,人们都说他们是“金童玉女。”男孩来自江南小镇,女孩是地道的北京女孩,他们初见,就如宝玉初见黛玉:“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 相恋四年,毕业的时候,女孩把男孩带回家。母亲问他的家世,男孩一五一十说了。女孩惊觉自己的母亲变了脸色,然后拂袖而去,下了逐客令。“怎么了?”女孩心里忐忑地问 …

只是蝴蝶飞不过沧海

 一.   登了许久不用的邮箱,有三封来自她邮件。最早的是五个多月以前,6月17号。她写了清浅的百来字,并不曾围绕什么主旨,只在结尾处平淡的打了一行“你在哪”。标点是句号,圆圆的,有些完结味道。我知她的习性,能发邮件给我原是不易。会说出“你在哪”这样的话,想必她已翻天覆地把我找了个遍。   第二封是8月24号,我生日。她牢骚了几句,说买了个大码的衣服没人穿。没有生日快乐,她在结尾处狂躁的打了句“你 …

一时烟花吹又散

    清晨的六点钟,晴儿就在妆镜前梳妆好,打扮得妥妥当当。她提起了床边的一口皮箱,又看了一下留在梳妆台前的那张自己写的纸条:“刘铮,接到老同学通知,我们一个年级的校友要在母校聚会。我已请假,因路途遥远,三天我才能回来。妻晴留字。”然后,她轻轻地走出门。 刘铮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这样的场景在五年的婚姻里早已司空见惯。晴儿从不习惯到习已为常,从愤怒到无可奈何。所以,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刘铮,这怨不 …

百花深处的石头房

  有句英文这样说:“Now sleeps the crimson petal,now the white”,意即“绯红的花瓣和雪白的花瓣如今都睡着了”。我喜欢这句话,是因为这意象像极了爹爹为我们建造的石头房子的门廊——我永远都记得每到春天来临,门廊上无数的鲜妍花朵,在微风中安卧,仿佛我们兄妹睡熟的童年。    我的家乡在豫北农村,山清水秀却也贫穷落后。小时候,家里的房子是土坯墙,茅草的屋檐,下雨 …

藏在墙缝里的温柔

    常常陷入昏睡,梦魇像是生活一般层出不穷。沈谦把身体靠在床沿,一双暗淡的眼睑不知望向了哪里。爱情像是一堵墙,把人捆扎牵制着无法逃脱。她把眼睛闭上,隔壁又响起了音乐声,透过墙壁与空气传入耳朵里。   每个凌晨,这样的声音总会响起,温柔的刺破黑夜,搅乱她的梦境,让她每日如出一辙的生活里平添出一份色彩。   沈谦常想,隔壁是住着一个怎样的人呢?她不敢问,怕事实不如自己想象,空扰了一场好梦。   爱 …

我是你的向阳花

 一。 第一次看见苏秦时,他不过是站在我家篱笆墙外,流着哈喇子,吃着仔仔棒的三岁小孩子。 苏秦是隔壁阿婶独自带大的,她从不跟苏秦提他的父亲。我比苏秦大三岁。年龄大就代表着绝对的权利。 他会经常跟在我的屁股后面甜甜的叫我姐姐。他更会经常厚颜无耻的叫我给他糖吃。 我会在每天早上八点准时敲响苏秦家的门铃,赖在他家直到下午五点才离开。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既能吃到阿婶做的美味佳肴,又能欺负到苏秦这个小正太 …

橡皮与铅笔的前尘往事

澳门新葡亰76500,     女画家还是小女孩的时候,拥有了第一个图画本、第一支铅笔、第一块橡皮。    图画本是16开的,在日光下自得就像雪,产自大洋彼岸一个遥远美丽的国度。铅笔第一眼就爱上了图画本,她勇敢地去找钻刀,她愿意用削去足尖的 疼痛换取在图画本身上舞蹈的资格。    尽管每一个线条都是优雅的,身体里却有一种疼痛在蔓延。铅笔忍耐着,在图画本上跳着舞步。因疼痛与紧张,她的身体僵硬成一条直 …

如果你看到我的寻人启事

     1999年的夏天,我走在热得快要化掉的水泥地上,架一副黑框眼镜,抓着一个厚厚的黑皮笔记本。    那时候《昕薇》和《瑞丽》这种东西完全不会出现在16岁高中女生的生活中,但我已经懂得用黑色营造气势吓人。某些方面,我很天才。我是优等生,你知道的。这是一道蛊,戴上了一次就欲罢不能。    玉兰树的白色花朵薰得人奄奄欲睡,这是一个连小狗都热得躲到校长办公室苟延残喘的午后。世界很安静,但是这并不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