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从告白开始的,分手是从眼泪结束的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她叫颖,她是那样圣洁的女子。飘逸的长发披在肩上。清澄的眸子使眉间的那颗痣更有些精致。小巧的琼鼻下有着笑的像月牙似得粉唇。是的,我喜欢她!自从上次在学校礼堂上看见她优美的舞姿,便不可抑制的喜欢上了。她的身段很好,黄金比例的酮体穿着米兰色的吊衫,在外衬上黑色的外套,素色的短裙看上去更让她在众多女生中脱颖而出。 她不知道他是看到了却一直无视还是从来没有注意过还是 太笨   我喜欢她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

男士带一个什么首饰好?

  刚上完夜班的小林一进门就直接倒在了床上,现在的她只想好好睡一觉而已。迷迷糊糊中她好像感觉到耳边有人低语着,不过已经精疲力尽的她只是翻了一下身就又沉沉的睡去。不过她旁边晃动的人影却没有因为她的忽视而离去,只见那一团雾气一样的人影将头向小林慢慢靠近……突然那黑雾像受到了电击一般,迅速的向后退着,那一团浓雾也慢慢消散,直到彻底消失在空气中。当然,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熟睡中的小林根本不知她经历 …

彩票

  素琴坐在床边看着电视,电视这几天正在热播《激情燃烧的岁月》。“这种感觉我有过几回。”旺林忽然唱了一句;旺林记得好像这么一首歌,却只记住了这一句。素琴站起身看了一眼旺林,转身进厨房沏了杯茶水放在床头柜上。“喝点茶水解解酒,别在吐哪儿都是”。素琴温柔的对旺林说了一句话。呆呆的又进入了《激情燃烧的岁月》世界里;旺林瞟了一眼素琴也呆呆进入了《激情燃烧的岁月》世界。        我上了楼,门没关,我推 …

无纸化爱情

  那年春节,他决定带她回老家。     他们在北京打工,他是拉货司机,她在私企做文员,两人已经三个年头没有回家了。儿子的相片一张一张从老家寄过来,一次一个样儿,她看着照片,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每到这个时候,他就安慰她说,今年春节一定回去。     临行前,他给她买了身新衣裳,大红的羽绒服,把她打扮得像个漂亮的新娘。两个人开着货车,欢天喜地地上了路。     广播里不停地说,南方地区遭遇了罕见的 …

咖啡

直到高三的时候,情况才好一点。我们家又要搬家了,妈妈每天忙得不回来,没人管我。于是,我喜欢在周日的下午,冲上一杯雀巢的花式咖啡,配上曲奇饼干,看着阳光映进纱帘的样子,很美,很梦幻,很温暖。到那时候,我才开始喝甜的咖啡,加糖,加奶。   【壹】 可以说,我每天的生活,从一杯咖啡开始。   【肆】 初三下学期,别的没学会,倒是把古龙写的所有书看了个遍。   是否该找一个人见证。 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大 …

2018,狗年也不散!

  1.     现在是晚上十点半,而在差不多十分钟前,我们寝室顺利的达成了成就——恩爱狗的腐臭×4(我们寝室五个人)!!!   天有些阴,北风吹起,有些冷,我缩了缩拎着外卖的手,无精打采的走在街上,韩正扬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   “干嘛呢?”他声音轻快。     我觉得这是一件值得纪念的时刻,所以我现在冻死冻活得在这码字。   “正拿着外卖走在回家的马路上。”     我们五个人,个性习惯 …

永远的蝴蝶

    那时候刚好下着雨,柏油路面湿冷冷的,还闪烁着青、黄、红颜色的灯火。我们就在骑楼下躲雨,看绿色的邮筒孤独地站在街的对面。我白色风衣的大口袋里有一封要寄给在南部的母亲的信。 樱子说她可以撑伞过去帮我寄信。我默默点头,把信交给她。 “谁叫我们只带来一把小伞呢。”她微笑着说,一面撑起伞,准备过马路去帮我寄信。从她伞骨渗下来的小雨点溅在我的眼镜玻璃上。 随着一阵尖锐的刹车声,樱子的一生轻轻地飞了起来 …

一只兔子的故事

  1.   小白兔有一家糖果铺,小老虎有一个冰淇淋机。兔妈妈告诉小白兔,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呐,就给一颗糖他。小白兔喜欢上了小老虎,那么那么喜欢,忍不住就把整个店子送给了他。回家后兔妈妈问她,那小老虎喜欢你吗。小白兔直点头,妈妈说,那他为什么不给你吃个冰淇淋呢。   2.   小白兔说,他是要给我来着,我说我不爱吃。兔妈妈说,那你真的不爱吃吗,有七种口味呢,巧克力味道的里面还有你最爱吃的杏仁啊。小白 …

是谁波动了我的心 而我却只能仰望

  告别 是谁波动了我的心 而我却只能仰望。你就像池里的莲花,洁白无暇,偏偏飘动,是那么的美丽,是那么的可爱。你随风飘荡的姿态,轻轻的撞进我的心房,我小心翼翼的在远处观看,却不敢走近你的身旁。   一 你在黑夜中矗立,微黄的月光流到你洁白的叶上,轻轻的缓缓的,是那么的柔和,是那么小心翼翼,深怕弄痛了娇弱的你。我真想成为那一缕月光,走近你的身旁,轻轻的抚摸你,闻着你独有的体香,哪怕只有一秒的停驻便流 …

是你回来,带我离开

  一、这个剧情发展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你还有心情这样管我吗   在校门口看到罗晏的时候,我脑子里突然响起一首歌——《街角的祝福》,戴佩妮的声音哀伤婉转,目睹喜欢的男生与别的女生在对街拥抱,她只能远远地看着,没有上前。此时,我有一点能理解那首歌的情绪了。但是相比歌里女主角的忍气吞声,体贴地“假装没看到”,我的真实情绪更多的是愤怒。 学校举行地震演习,一名学生抱着头正跑, 旁边一老师追上来甩手一巴掌: …

一生槐花开,君只为妾狂

  黎明的叫喊声划破苍穹。                                 1   破落的小院在二十年间,终于迎来了它的第一位小客人。 周日,A城最大的艺术馆开了一场很大的艺术展。   斜在一旁的房门被轻轻推开,接着便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幼童之声:“老人家,我来看您了。” 展出许多A城知名艺术家的画作,大多都是现代派的画家。   房中弥漫着木块腐朽的味道,身着华服的孩子似乎并不在意。 …

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你

  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总会遇到一些人,陪你走过一段路,在或短或长的时间里。有的人可能是过眼云烟,有的人可能陪你走了部分路程,有的人可能走了又来。 刚刚下楼去打开水,推开寝室门,发现对面的寝室门敞开着,好奇的瞅了一眼。真特么干净宽敞啊,甚至没有一丝多余的灰尘。   人来人往,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陪我们最终走到最后,而陪我们走到最后的人,一定是最值得珍惜的。谨以此书致敬那些曾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人,感谢在最 …

文叔一家

  推开文叔的家门,眼前呈现出屋里的一切,我略有些慌张,内心许久不能平复,直到坐下屁股。 江家的晚上第一次显得这么冷清,志宣和秋雨远在西藏,志威在火车站去接刚回来的孟扬,志耀志武在上海,江家就江有民和刘彩云两个人随意的应付了下晚饭。两人打算吃过饭后去医院看看妙妙的妈妈。   两人并走屋里是要倒人的,电脑桌紧挨墙体顺连堆满杂物的上下床,床的对面是只容一人的厨房,再往里连着厕所;另外一边穿过沙发就是上 …

昙花一现,只为韦陀

  “你知道我们的规矩,乖乖把那小丫头放开,快滚!”   “你是不是喜欢上梁柏安了?”丁若明嘟着嘴表示生气,“才离开这么一会就说了好几遍梁柏安。” 如今的我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眼前母亲的照片,眼泪又一次不经意间滑出眼眶。   梁柏安“嗯”了一声,收拾好书包,走了。 “死后,给我捐献了眼角膜吧,这样除了你,我至少还有一件东西在世间,我还是能看得到你,即使我不在了,也能一直看到你,就像现在这样看着你。” …

残忍的拒绝,才是最大的温柔

《我可能不会爱你》热播的时候,草莓在家哭成了傻逼。 她说你们都觉得这部片子温暖又治愈吗?为什么只有我觉得残忍又无情。 我说为什么呀?结局很温馨,很美好啊。 草莓哇的一声就哭了。 我整个人彻底蒙圈儿。 我说草莓你怎么了,你别吓我,我哪句话说错了? 她还是一个劲儿地哭。 尼玛,我这人最招架不住的就是女生哭了,听到那哭声,感觉整颗心都碎了一地。 我说行,如果哭能让你觉得好受一点的话,你就哭吧,放开了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