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身体长出的妖娆的花

     7 爱一个人,会多久远? 子葵想,沈寒永远不理解,为什么那个香艳的夜她会流泪,紧紧抱着他,声音细细碎碎,那时她在说,沈寒,沈寒,我好想你。 是的,子葵爱沈寒,远不止两年。 而沈寒当然不会记得,十年前,一脸青涩,低眉含羞的姜子葵,爱上了他。 那时,子葵刚刚下学,看到一影楼征手模特,那时,四处找工作,因为子菡,因为她要供给这个小妹妹读书。 进去时,她遇见了一个留罗丹胡的男子,他就是沈寒,那时 …

我是你身体长出的妖娆的花(一)

     遇见沈寒,是必然。      昨夜一夜的狂风骤雨,早上起来,推窗一看,落英遍地。花开了总是会谢的,子菡默默将眼前的东西深藏于心,没有泪水,也无所谓失望,反而忽然一阵轻松,好像跋涉了千年万年,心总算找到了一个归宿。这么说其实也是不对的,因为没有谁遇见了这么糟心的事还这么淡定的任思绪如轻雾般缥缥缈缈,真是收到了好大的一个礼物呀,这可是别人人生中难得遇到的,而自己,到目前为止居然遇到了2次,怎 …

漫过流年的烟火

  (一) 那时的誓言有多么美丽,像一只蝴蝶的蜕变,华丽而唯美,带着誓无返顾的决绝和冷艳,在花丛里灿然微笑。 莫娆不知道,当她遇上楚晨的时候,丁香花开正当时,只是在丁香树下默默站着的女孩不是她,而是楚晨的正牌女友秀秀,她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直直如清汤挂面,一直低垂到腰间,一双清俊的眸子透着淡淡的忧郁,总让人想有保护的欲望。秀秀人如其名,是一个安静的女孩,柔柔弱弱的秀秀长了一副众多男生梦中理想恋人的 …

Part 40 微微一笑很倾城 顾漫

     1999年的夏天,我走在热得快要化掉的水泥地上,架一副黑框眼镜,抓着一个厚厚的黑皮笔记本。  不管微微最后有没有美色贿赂、过程如何,总之,周一早上,肖奈准时地出现在晓玲家楼下,接微微一起去公司。 微微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衫,底下配黑裙子,说起来似乎很职业,其实并非如此。衬衫是那种有点娃娃的款式,裙子两侧打着褶皱,腰间系着细长的蝴蝶结皮带,看起来既可爱又端庄。 凑巧的是,肖奈今天竟然也穿着简单 …

银链

  “我真的觉得我可以不来吗?要是我没来,我看明天早上来接你的可是精神病院的车吧!” “你……”寒浅心顿时觉得羞恼,这个男人真的不能说话委婉些吗?这样都要说出来;‘为什么来救我’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算了,你不说就算了反正已经的救了”问那么多有用吗?寒浅心说。“知道就好!”杜晟熙轻笑着,果然!她真的没把这些不重要的问题摆在心上。寒浅心今天也够累的,折腾那么久也累坏了,就算不是累坏,也是吓坏吧。寒浅 …

和她分手是因为我横穿马路

    和蓝分手了,蓝是个很好的女孩,很漂亮也很温柔,虽然很多朋友说我离开她很傻,可我还是放手了,虽然我很舍不的。     第一天, 她没有起床,把自己用被子捂的严严实实的,她宿舍的人都不敢去安慰她,她一天都没有吃饭,连刷牙洗脸都没有,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听到她在被子里抽泣。   第二天, 今天她吃饭了,是她的宿舍同学强制性的让她吃的,她的眼眶红红的,我总说她是个爱哭鬼,她每次都噘着小嘴说她不是。   …

你离开的那天  我的心也跟着走了  至今没有回来

    人生有时候,总是很讽刺,一转身可能就是一世。     “喂,你东西掉了。”     “哦,谢谢!”     与你相遇的瞬间,我从来不曾想过,我会在日月争辉的白天黑夜里,撕心裂肺的心疼着一个名字。     人生若只如初见,好像是最近一句很流行的话,经常听到人们说到这一句,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大家都觉得能回到最初会是最好的。我也曾有这样的假设,是啊,一切回到以前会不会变成另一种人生呢?可是时 …

十四、秘密勾当 催命符 程小青

    盛夏。我一如既往地蜷缩在家里过我醉生梦死的暑假。我开学大三,考研托福雅思尚且完全没有概念,整日在家黑白颠倒,有时一连一个礼拜都不踏出房门一步。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一日下午,我正在房间里昏睡,酣梦正甜,我最好的朋友微微的男朋友淳于风打电话来说,千紫,出来吃饭吧。    我神智尚未完全清醒,只记得刚才做得是个美梦,经他一搅和,梦的内容都给忘了,只隐约记得主角是个银发飘飘的帅哥。然而 …

绕过你的远山是我的绿水

  远山,绿水绕了那么多年,却还是没能绕到你的身边,不过;我还是陪了你一辈子,不是么?   尽管、尽管是用陌生人的身份。那有什么关系呢?可是;远山,我不终究还是做到了,虽然;是以陌路的姿态。   我总是固执的说:我的××。比如:我的顾远山。   我特别喜欢把我和你的名字串成串,好像这样我们就真的在一起过了,好像这样顾远山真的就是我的了。   尽管他顾远山,从来都不是我的,尽管,我们也从来都没有在一 …

给最亲爱的你

  亲爱的你,我昨天晚上做梦了。那场关于你的未来的梦,冗长真实,我沦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路人丙,挣扎着无法抽离这场梦境。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路在脚下,但有时路却在你的心坎上。   听我尽量以一种和缓的语调慢慢将它慢慢道来。 我们总在怀疑自己,总是想着放弃,而迫使你能够继续坚持做某件事情的最大的动力就是“热爱”。   你那时憔悴了呵,眼睛空洞无光,像一盏就要行终的老路灯。可直觉给我说那是你,你还 …

秋天的思念

  吴家强将最后的一片花瓣放在嘴里咀嚼,然后尝到丝丝甜味,冷风吹来,他把衣领拉了拉,从街心公园离开。 天色很淡,太阳很温暖。秋天才刚刚到。田野里金桂飘香,牡丹江上枫叶烂漫。起着马独自走在干净的羊肠小道上石阶交错而上。金黄色的叶子落在上面,人和马踩上去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夕阳下的微笑绽开在原野里。那里本来是没有光的,一抹笑容竟然给这片迷人的景色添上一股朦胧的诗意。天上是没有月亮的,可是月光偏偏就散了 …

32年前的“浙江小百花”重聚到一起 演出《五女拜寿》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妻子不是本地人,我俩相差10余岁。因为这,朋友们见面总喜欢拿我开涮,尤其是新朋友,轻则说我欺骗良家女子,重则说有拐骗幼女之嫌。我的一个朋友还总是喜欢用戏里“花脸”的腔调来“审问”我:“哇呀呀!坦白从宽,你,你就招了吧!” 爹爹母亲啊!与官人专程拜寿心意诚,空手而来有内情。女儿我夜夜千针与万针,为爹娘寿鞋两双早绣成前天下午,一走进湖州大剧院的大厅,就听到别有韵味的越剧唱词 …

当我不再年少

  想起凡卡,不停地寄却从来收不到信,因为没有留地址,亦没有写地址。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放学到家打开电脑,QQ亮了,第一条信息就是时漆发来的:“我不明白你这什么要这么做!” “什么?”猫猫有些不明白。 “日记是私人的东西,你居然拿出去发表!” “那是我的事,你管不着!” “写了我,我就要管!” 秦猫猫的眼泪汪在眼眶里,字噼呖啪啦地打过去:“全天下就你一个时漆吗?你的名字是专利的吗?我想用就用 …

2014,见

  拖着疲惫身子,推开房门,无力丢下背包,虚弱地坐在沙发上,缓缓躺了下来,空洞的盯着客厅吊着的灯,脑海一片的空白,闭上眼睛静静听着最小音量音乐。窒息一般的空气中,只有音乐徘徊,游离。没有一丝杂音,打扰只属于自己的世界,满足享受。   休息了好一会,感觉到音乐提供的不再是舒爽,而是噪音,扔下它,尚晨拧着包,走到了平时不曾踏足但伴随半生学习的小房间,从东房间搬来了电脑椅,打开电灯,惊喜的发现居然还有用 …

民警“小薇”和网友“阿刚”的故事:你有套路,我有“美人计”

  下午三点多钟,阿梅正拎着包喜气洋洋的走在去公交车站的路上,忽然就觉得脖子火辣辣的巨疼了一下!扭头一看,俩小伙子正快速向左面黄金胡同跑去!阿梅一摸脖子,项链!手上还沾了鲜红的血! 4 月 28 日,衡阳蒸湘北路某宾馆 8811 房里,一对中年男女刚刚入住。男人说,” 你先去洗澡,我看会电视。”5 分钟后,女人从浴室岀来,男人已不在房间。女人的心 ” 咯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