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的爱情

女人下了班,独自到菜场去买菜。那天,她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大家做拿手菜吃。刚好,朋友的家就在那个菜场附近。 菜场还是菜场,像所有小区里的菜场一样,她不常来菜市场,一般情况下,她更喜欢去超市,那里更干净整洁,更符合她的喜好。 走过一个卖蔬菜的摊子,她停下来,挑选着西红柿。“您男朋友好久没有来啦!”她抬起头来,确定是有人在和她说话。是这个摊子的老板,一个发胖的、皮肤黝黑的中年妇女,“那时候他天天都 …

用爱挑战你

   第一章初遇 现在才发现那段爱在我心中从未离开。尽管我千百次的掩饰这份爱,但,当我再次回到曾经承载爱的地方,深藏的记忆又再次被崛起。 有时候,相爱的人不能再一起,不是有人阻止,而是他们身上背负着太多的责任与情债,不是不爱,而是无法去爱。 电视剧的剧情永远都会在生活中上演,只不过是,生活中的剧情更复杂一些,更出人意料;而且,永远不会有剧情透漏给你接下来会上演什么,只能是作为剧情中的主角听从命运这 …

那些在画室的岁月啊

谁人红瓦小屋子下盛满了寥寂与无助。 尤其是在这渐深的秋。夜色袭来时,混合着一些凉风和树叶,一起砸在这荒芜的窗棂上。 一丝呜咽的声音,克制着逐步荡漾开来,近了,近了。然后琴声突转,琴弦已端。它蒙受不住这呜咽的发作。 她哭了,她是嘉鱼。她哭在这冷静的秋暮里。 画室里的绝望岁月,我从来没有那样孤寂过,我爱的人后来不知去哪里了,他的长袍换了多少个,我将永远的不能知晓。 她第一次见到寒奕的画时,受惊之于又佩 …

水墨青花

  “乔非……”,我爱你。   (九)   我还没因你笑的最灿烂,你怎么忍心让我因你哭的最伤心。   一诺做了长长的一个梦,梦见爷爷的离去,电闪雷鸣的场景都极尽清晰。梦见苏墨搂着宋辰跟她告别。还梦见一个人,在大雾里,影影绰绰,向她招手,却怎么也追不上,她看不清他的脸,赶不上他的脚步,只能任他越走越远。   嘴里不停的呢喃,却是满脸的泪花,大鸟轻轻擦拭着她不断涌出的温热液体,却总也擦不干净。他从来不 …

一个人守一座城

   弱冠之年。他们偶然在城中的烟花之际相遇,从此,他甚是喜欢那座城,只是因为那个人。他渡山,渡水,却始终渡不过那扇门。他大放厥词,弃盛世芳华,心甘静候伊人。初起经年,信心满满,都未曾动摇。这城中之人也并非铁石,只觉此缘并非三生定。可总有年少贪恋之心,又怎能说得明,道得清。便作沉默不应。   而立之年。身处桃缘,周遭芳艳扑香,便不再心守一城,可城中之人却好感倍增,也不曾道破。只是误以为,十年之久, …

春杏枝头少年郎

      “咦?浅儿?”一个声音惊奇道。     浅儿也有些诧异,看到他只是个包子铺老板,厌烦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他反问:“我怎么不知道?”     他接着道:“我好久都没看见你了,现在看你穿的,倒像个有钱人。” 澳门新葡亰76500,    浅儿仔细询问,才知道,自己也许缺失了一部分记忆。     毕竟才过了多久,自己不可能忘却。而且仔细想想,外婆也是贫穷人家,自己除非在 …

君若归去,后会无期

  后你还是蹲下身,对她说:“我背你去。”   体育课后我独自走在回教室的路上,榆凉从班里出来揉了揉眼睛看见我咧开嘴冲我跑过来,“哎呀,亲爱的,我刚考完试呢。你怎么今天没跟你的魏楚晨一起呢?”我这才想起来,你背着许言若去医务室还没回来,我说:“许言若扭伤脚了,我让楚晨背她去医务室了。”   榆凉瞪大眼睛看着我,然后使劲用手指头戳我的头,榆凉说“苏暖,你智商不是挺高的么,可是你的情商是负么?只要不是 …

君若归去,后会无期

       1)我遇见爱情却不是通往你的未来   接到榆凉的电话时我正和方乾至在走廊上一起办黑板报,四周的学生来来往往,嘈杂的声音让她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榆凉?你说什么?我这边很吵,等会再打给你好么?”我用一只手堵住左耳,右耳仔细的去听榆凉的声音。   “苏暖,魏楚晨和许言若订婚了。”榆凉大声喊道,语气中有说不出的难过和惋惜。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接着耳边就剩下一阵尖锐的回声。我大口大 …

我一直在原地等你

  伟伟真的失踪了     秋天的阳光从浓绿的树叶缝里透过来,打在长兴路北端的“牛自然”超市的招牌上,招牌被人细心擦拭过了,隔着老远的距离望去,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牛自然站在自家的超市门口,从近处细细望到路口,还是早上7点半,这只是一条短短的小街,行人并不多。牛自然就像20年来的每一天一样,仔细辨认每一个人。他一边看一边又闷闷地想:就算他站在自己面前,过了20年,自己还能认出来吗? 20年的时光, …

初恋

  好高兴,可以到表姐家去了。表姐家屋后有一片桃树林,现在,正是桃子成熟的时候。表姐大我六岁,初中一毕业她就对姨说,打死我也不到学校去了。十七岁的表姐就到我们店里来帮工。表姐说回家拿换洗衣服,刚好周末,我要同去,母亲答应了。   一辆自行车,我和表姐换着骑,一程山一程水,走了一半路程,表姐说累了,歇会儿。这时候,一辆自行车出现在我们面前。   嗨!是河西的狗子,他经常到我们店里来,我认得。 澳门新 …

尘烟散尽

  他疲倦地平躺在床上,她伸出芊芊玉手,托过他的脸,双眼汪汪地瞧着他。他俩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她长长的眼睫毛刷了刷眼睛,他从中读出了欢乐、忧伤和丝丝的幽怨。   他说:“你放心,回去后,我就跟我老婆离婚,但需要点时间。”   她没回话,眼睫毛又在眼睛上刷了刷,一束兴奋的光芒射了出来,犹如雨后的湖面迎来了一缕阳光,生动得令人心疼。他在她的眼睛上吻了吻,是一种甜蜜的苦涩。她说:“我也是。”   他把她 …

新疆并不远

  马新疆站在架子板上,头顶是毒辣辣的日头。 “新疆,上砖!”新疆答应了一声,急忙抱砖过去。“新疆,来灰!”新疆赶紧抓铁锨把灰盆盛满。新疆今年初中毕业,没考上重点高中,爹妈都说再复习一年,可是新疆不想复习了。李小晴去市里学美发,想让新疆一块去。新疆说:“等我攒够钱再说吧。”   李小晴眼睛又大又黑,像两颗带着亮光的葡萄。长长的睫毛一眨巴,马新疆心里就开始擂鼓。   马新疆中招失利,既在情理之中,又 …

初恋

  小木船时行时靠,载着一群老知青重访旧地。尽管村村通了水泥路,但老知青们还是执意要坐船,因为他们当年就是这样乘船而来,又坐船而回的。   五圆子村快到的时候,一路很少说话的刘浩突然走到船艄,对摇船的老汉说:老哥,这段让我来吧。   村里的河道由五个半圆形的弯道相连接而成,五圆子村因此得名。刘浩左手握绳,右手掌橹,橹声由先前的急促一下子变得舒缓起来,小木船轻灵地游走在弯弯的河面上。   好把式!一 …

南城旧梦

  1.   我想第一眼看清苏时,我便是着了迷的。   南城是一座属于夜晚的城市,大大小小的酒吧、夜店,亦是另一番风情。   只不过这也只是我出差的一个地方罢,待了不到数日,也渐学会当地的娱乐。   察觉到苏是一个意外,我亦认为是一种必然的缘。   南城的十二月略嫌有些冷,那天我整理完材料准备回家,隔着那家叫“夜半”的酒吧,隐约能瞧见一抹窈窕的身影,忍不住走了进去。   该怎么形容这样一个女人呢? …

爱如烟花

  杨阳上高三那年,爱上了他的邻桌苏小红。苏小红长得身材高挑,梳着马尾辫,蹦蹦跳跳像一头欢快的小鹿。临近高考,杨阳给苏小红塞纸条,约她下了晚自习在学校大门外的小树林里约会。   那天晚上,苏小红如约而至,靠着一棵小树,低着头抠指甲。杨阳走过去,吻苏小红的额头,苏小红没有躲闪,而是伸出两只胳膊,勾紧了杨阳的脖子。多年后,杨阳还回味那一瞬间,云里雾里的感受。   约会的结果是没考上大学。苏小红给杨阳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