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蜡笔绘一场白色的婚礼》下

  4     令林洛没想到的时,小沫要去的地方竟然是离医院很远的在一个郊区的,殡葬馆。     1   此时此刻的殡葬馆似乎热闹中又显宁静,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渐落西山。   引入站在大厅的夏小沫和林洛眼帘的是似乎只有两种颜色,白和黑。白色的小花朵在黑色的西装上摇曳着,不管来往匆匆的人还是坐在座位上的人们,脸上似乎都带着微微的伤感和可惜。   夏日的太阳回会去的那么早吗?   此时的 …

时光机

那月转过头,深深的埋入我的胸膛。 周日下午,梧桐坐在凉亭的椅子上,靠着柱子发呆,闭上眼,神思已浮游于天际,思绪就像天上的云,随着风忽聚忽散,似乎什么都在想,也什么都没想。宝宝叫着跑过来,梧桐睁开眼,看向宝宝,同时看见一双腿走过来,抬头看见了一张男人的脸,似曾相识,定睛一看,似乎想起了什么,顿时一个激灵。 那月靠在床上,双眼无意识的聚焦在墙上笑晏如花的两人身上,而后时光苒荏,流光如歌,两行清泪不由自 …

用蜡笔绘一场白色的婚礼

  令林洛没想到的时,小沫要去的地方竟然是离医院很远的在一个郊区的,殡葬馆。     1 此时此刻的殡葬馆似乎热闹中又显宁静,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渐落西山。 引入站在大厅的夏小沫和林洛眼帘的是似乎只有两种颜色,白和黑。白色的小花朵在黑色的西装上摇曳着,不管来往匆匆的人还是坐在座位上的人们,脸上似乎都带着微微的伤感和可惜。   夏日的太阳回会去的那么早吗? 此时的林洛,一片迷糊,她不知道 …

【回忆录】5岁东东历险记

  小学毕业后,我到镇上读初中。开学那天,母亲起了个大早。她为我找来一个星期的换洗衣服,又为我煮了两个鸡蛋。整个早上,母亲提着围裙绕着我的行李箱团团转。钥匙、钢笔、本子,她像个老太婆一般念叨着。出门前,她又把箱子打开,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    今天不熬鸡汤,写点小时候的事情,给大家清清口。   送我去上车的路上,母亲的唠叨比以往更甚,她说到学校后要和同学好好相处,不要和同学吵架,咱种田地的人,没 …

黑狐狸

  女人爱男人,却动不动发脾气,总想压制住男人。男人正血气方刚,总也不服。一次剑拔弩张后,男人撂下手上的活计,赌气进城打工。 小姐妹斗狐狸精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夏天的晌午,太阳毒得很。女人坐着小板凳,在树荫下洗衣裳。小叔子远远丢过来一个小石子,嬉笑着说,“嫂子你就不能改改你那性子?赶明俺哥找个狐狸精,看你咋办。”“他敢”女人撩起盆里的水泼过去。 很久很久以前,大别山中有一条狐狸,吸取 …

青楼殇

  对一个青楼女子来说,最残忍的,不是死,而是老去。 耄耋老翁张先,这战斗力,也真是没谁了!   她想了想,这该是报应。当年她刚夺得花魁称号,万千宠爱,何尝不是轻视了那些年老色衰的姐姐们。 张先却不以为然,他觉得叫自己“张三中”不如叫“张三影”,因为他觉得最为得意的还是“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押残花影”、“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这三个“影”字句。   唱的是子野为她而作的《菩萨蛮》。 张 …

旧爱

  卢卡这时候还在听歌,是在二手店里淘来的旧胶碟,用破旧的二手唱机播放,那种纯粹浑厚的音质总给他一种平静的响受。   这不是台好看的机器,带着一个大喇叭,黯淡的颜色褪去了大半,总觉得残留,机身上那道明显的刮痕被那个用笨拙地用相似的油漆掩盖上,但仍旧能够看出他的残旧。 冷木成杉   卢卡不太清楚曲子的名字,也并不熟悉英语,只是纯粹享受那种声音的质感,正如同他并不爱喝咖啡,却享受那股浓香一般。 目录 …

听说五月没有天

  我原本以为三月过尽就是夏天。可五月来时到田边走了走,阳光仍然温柔,并不灼人。   那天和同桌吃了晚饭,急急的往教室赶。路过街边那幢立了好几十年的只一层的平顶房,我拉住同桌的衣袖。“那是什么花?”我指着那平房顶上硕大鲜研的红色花朵,“是百合么?红色的百合?”同桌摇头,“听人说那是君子兰。” 亲爱的三三,我永远的三年同桌及朋友。   听说。 三年时光,虽逝且长。   我想起家中的一盆花,每个月都会 …

伤疤开成花

  大家在一起吵吵闹闹的吃了一顿饭,和以前一样,我们兄弟在一起依然无拘无束,有说有笑,我以为这种幸福并没有随着我们的角色发生变化而变化,我记得阿杰曾经跟我说过:虽然年纪长大了,但是我们不能失去童真,我们还是应该像孩子一样。   阿杰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身边还没有萍,也没有他心爱的小俊韩,我特别的想知道阿杰到现在是不是依然能够自信的说出这些话来,要真的能说出来,我便想问:倘若我们像孩子一样生活,那么我 …

秋天是黃色的

  丁丁因为不相信苏菲的广告而坚持选择ABC而造成了两套睡衣都丢进了洗衣池,于是她拖出我的球衣当做睡衣穿。这孩子身材太过娇小球衣变成了袍子,于是整整一天,我仿佛觉得我是跟峨眉派的某个小尼姑生活在了一起,贫僧觉得很罪过。 手册又收到了一封读者的来信,读着读着…看着窗外,又是灰蒙蒙一片。几天前,我匆忙穿梭于早班地铁上,上车那一瞬间,我忽然流鼻血了,以为是工作累到了,不以为然。到了办公室以后爆炸似的头疼 …

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

  我叫东辞,二十八岁,男,爱好男。          原创作者:咳咳   其实确切来说我的爱好也不是男,只不过是我的喜欢的人恰好是个男人。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我有故事,你有酒吗?我有爱情,你愿意回头吗?】   一 我们的爱情像极了那杯酒的味道,陈年老窖从白开水般平淡到烈酒的浓香,一杯下肚,回味余生。我闻了闻回忆的味道,翻江倒醋,不能终止,再也回不到过去的原点了,唯有敬往事一杯酒,再也不回头 …

走过泥泞,你会收获什么

  谈话 有一天晚上,在一个朋友家,他们又喝得酩酊大醉,在客厅的沙发上、地板上睡着了。到了半夜,尼克醒了,挣扎着准备回到自己的家。从朋友家到尼克家有一段很长的距离,途中在经过一片泥土地。走着走着,天上就下起了雨,经过那片泥土地的时候,雨下得更大了,地上一片泥泞,又湿又滑。   心情愉悦,目光自然轻快。旷野一片雾气迷蒙,微凉的风从远方吹来,脸庞湿润清爽。道路两旁的树木被雨水冲刷成鲜艳的绿色,以明亮饱 …

陈年旧事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汉乐府《江南》 很多人都喜欢喝红酒,也喜欢将红酒当做礼品作为走亲访友的必备之物。但很少有人会接触到世界顶级红酒的品牌和价格。下面小编为大家介绍一下几大世界顶级红酒价格和它们的品牌情况。带你了解世界上顶级红酒的价格到底有多贵1.罗曼尼·康帝法国是红酒之都,世界上许多顶级红酒都出自法国的波尔多和勃艮第地区。18 …

【言情】 红线——珠中缘(3)

  【一】   目录:红线——珠中缘 第三章 冬季的严寒令众多芸芸学子心甘情愿的被被子封印着,在加上今日天气阴沉,不断有寒风吹来,吹动着校园里的枯叶不停的从树上飘落着,大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这更加固了被子的封印。唯有那有理想的学子,才能凭借毅力冲破被子的封印,当然,还有就是那些因为今日有早课而不得不冲破封印的学子们。显然,冬青便属于后者。 “娘的,真不愧是霸王级的寒潮,好冷啊。”冬青的抱怨 …

谁偷走了我的爱情

  香香和欣欣是一对18岁双胞胎姐妹,两人都有着同样乌黑靓丽的披肩长发;一样清纯无辜的丹凤眼;薄薄的诱人的红唇;火辣性感的身材!   如果她们俩不说话,谁也搞不清楚谁是谁!姐姐香香性格恬静,喜欢诗歌喜欢小说;妹妹欣欣性格开朗,喜欢明星和时尚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欣悦在幼儿园   家里两朵小花到了含苞待放的妙龄,自然吸引了村里村外很多慕名而来的追求者,但是姐妹两谁也看不上!村里的长舌妇们嘴上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