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链

有些人想害你,不需要大动手脚,只需要一个无形武器:“流言蜚语”杜晟熙再次堵上寒浅心的唇。他想干嘛?寒浅心突然发现那是她的初吻!简直就是欺负人!寒浅心用力地推开他,很意外她居然没掴他耳光大骂“变态”,因为她怕打了他反而弄脏自己的手,太不值得了!杜晟熙故意舔舔唇玩笑般笑着。 “你又在玩什么幼稚游戏!”寒浅心愤怒地问他。 “是很幼稚的,不过不是我陪你玩”他转身离开。待寒浅心抬起头时早就看不见他了,仅有大 …

造船

赵金泰想造一条能够横渡漕河的船,因为他想和李凤珍搞对象。 桂北有个天塘镇,一条流水滔滔的河流绕镇而过,出入小镇的车辆和行人都得乘渡船。   这一天,有一个姓王的老汉肩上扛着一根陈旧的木头走下码头。王老汉站在河边,看了看渡船还在对岸,便把木头放下来,双手抱着,放进河水里,用水擦洗木头上的灰尘。因为风大,河水的波浪不时的卷过来,木头浮在水面上被波浪摇得不住的晃动着。   这是一根很普通的木头,一丈多长 …

十元的戒指,蛋炒饭的爱情

那是一段快乐的日子,两个人口袋里只有一百元。      很突然地去了他的城市,两手空空,我说,我们就这样在一起吧。他抱着我。紧紧的。      他的一个朋友因为打官司借了他的积蓄。所以,他的钱所剩无几。      我们在一个很安静的小区里租了一套房子,买了必需品后,打开钱包,数了一下,只有一百块。      他说,没关系的,可以去朋友那里借一点。等发了工资就好了。      我说,不借,借第一次, …

你是我的暖

  在古城凤凰一家名为“亦素”的咖啡馆,我坐在花窗前品茶、读书。一抬头,就看见沈从文笔下的沱江,清凌凌的,如绸缎一般。吊脚楼升起袅袅的炊烟,几只白鹭蹲在木桥上,仰头四处张望。一叶孤舟泊在江面,仿佛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翻开沈先生写给张兆和的信:“梦里来赶我吧,我的船是黄的。尽管从梦里赶来,沿了我所画的小镇一直向西走。我想和你一同坐在船里,从船口望那一点紫色的小山。” 字字如明玉,心心念念。 “梦里来 …

我和爱敏有个约会

    肯德基是我工作的场所,我不是里面的什么大人物,一个普通的骑手而已。不经意间时间就从我的车轮下溜走,恍恍惚惚的人生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让人迷糊。期待一切都会改变,时空却不曾改变。抬头看也只能只看见苍白的云雾在已经变得灰蒙的天空流动逝去。     今年的夏天的炎热没有带给我深刻的记忆,就悄然离去,凉爽的天气提醒我这已经是秋天了。秋天在我看来只是伤感的化身,在这个伤感的季节总是触碰我心灵最深的 …

我的眼泪最终划过你的指尖

    终于,我们还是等到了那一天。     那年夏天,我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傻小孩,不知道什么是情,什么是爱。直到遇见了你,我才明白。原来这就是爱。     初春的阳光总是那么温暖,照得我全身暖烘烘的,脸上也浮出太阳般的笑,虽然我笑起来不好看,但是我还是喜欢笑,因为我相信妈妈说的只有笑才能让人变美丽,变漂亮。我很相信我妈妈的话,因为我没有爸爸。     同学们都说我是个怪咖,喜欢的东西老是很怪, …

薄荷味的秘密

    简微。女。16岁心境,20岁年纪的小孩,左手手腕处戴一只镶满玫瑰花纹的纯银手镯。与她失落的联系于去年秋天。芸芸众生若有与她相识之人,烦请转告:顾南湘正思念着她。 顾南湘 在离开崇明岛的8个月后,第一次打开了以前常去的那个论坛的网址。这个在首页位置的帖子,有1000多人跟帖,超过50页的回复。 我的眼泪温暖的落了下来。 2007年春末夏初。 我和林木森结束纠缠一年的感情之旅,从他的单身公寓里 …

莲心

    忘记在温暖的四月还是寒冷的十一月,我遇见Bright,在QQ里。不睡的夜。名为城的群。两个独行人。像一场飘落樱花的盛景碎片和两世绕轨迹运行的宿命。       我是佛前一朵莲。 这边的那个夜晚有亮白的月色,几朵淡行的云,黯淡的星子。透过微尘的玻璃窗洒在我的眸子里。颓唐而神采奕奕。还有屏幕的光。看的清床的轮廓和被子上大朵模糊紫荆花。枕头很柔软。我打着字笑出声来。Bright。透过僵直的问候, …

地图上的缺口

    一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云锦是那年夏天走进我生活的,那时候的我还正在上大三,整天跟着一帮疯丫头没日没夜地玩,很少回家,即使是放了暑假,我也会想方设法在学校附近找些事做。那是一个奇怪的暑假,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以“野孩子”自居的我竟然鬼使神差地回家了!     我的爸妈在无锡开发区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早点铺,专门为在开发区上班的人提供早餐,有可能是因为开发区刚刚建成,一系列配套设 …

春杏枝头少年郎

      她低眉顺眼地随着小玉走了。她额前的乌发遮住她藏着冷意的眼睛——那娘当初受的苦,我这些年受的苦,就这样被你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                                       五     在府中的日子很清闲。偶尔那个血缘上她要称之为父亲的人,找她去说说话。也就是虚伪的见面。不知道他有什么企图,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良心发现,在这个时候接她来享福。     她偶尔会想 …

倾国恋

  时间,在生命中是一直永远旋转的。但是,它没告诉你,到底哪时候才能到头。唉… …“今年也早了呢,春。”   天气好像是在立夏之后便倏地炎热起来,天空高远,阳光明媚,清风和煦。街边的树渐渐蓬勃生长为绿色的海洋,从一个街口望向另一个街口,远处,只剩下点点绿色交汇。   巷子里很静,很少有人过往,寻常小镇向来都是如此。   记得,我就是在这样一片葱郁与宁静里遇见了你。以致于,现 …

被错过的情缘

    风过不是旗动,是心动。一切浮华流云、爱恨情愁皆因心起。心乱则如活水一潭,难以平静。而寂寞的爱情,则是一生中最美丽也最苍凉的遗憾。       认识寒的时候,素已是磊的女友。磊高高大大,英俊潇洒,与娇小清丽的素在一起。显然是属于“才子佳人”式的。在磊心中,素是个温柔而才气横溢的女孩,天生的贤妻良母。只有素知道,她的心是一座寂寞的火山。       寒是个自由撰稿人,整日背着相机四处飘荡。今天 …

爱是琥珀,琥珀是美的尸体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偏偏是在那个黄昏 ——也许,故事可以这样开始,也就这样结束…… 我滚烫的呼吸 陌上的花开的时候,并没多少人认真的去看过,也不曾有人,一心一意的因着陌上花开缓缓归。如今凋败了,只留着一些的残嫣的痕迹,倒也不再去奢念了。暮阳西陲,淡红铜色的阳光带着柔慈的味道,慢慢在这个尾春的傍晚氤氲不散,带着一份诗意。 在你的回眸里冻结 禾一个人从澡堂出来,并没有一丝抬头去看看夕阳的 …

连载《茶叙斋》第五回 古镜(1)

 【1】      茶叙斋     夕阳,家家户户都停下了一天的忙碌,围坐在一起,谈着这一天中的趣事。 文/苏卿扬      题记:     炊烟袅袅,朦胧的烟雾覆盖住了人们的视线,只能在一片梦幻中,欣赏着繁华热闹的大街小巷,天空中的白云在阳光的照耀下染成一大片的粉红色,黄色或是艳红色,亦或是是橙色···像是件艳丽珍贵的嫁衣一般··· 蜀锦地衣丝步障。      屈曲回廊,静夜闲寻访。     远 …

恋恋少女心

  午后醒来的时候,阳光从窗口的角落平射进来。空气中微小的灰尘,轻缓的浮动在淡金的光线里。   这座城市的,似乎总是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粉尘,空气确实新鲜的,真是一座奇怪的古城,更是把这座原本富有神秘感的城市,更添加了一份朦胧的美感……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我穿着白色长裙,长发齐腰,站在窗边,像一只孤独的天鹅,又或者是吓人的女鬼……   这是,楼下走过一个胖胖的女生,扎着紧紧地马尾,带着绯色的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