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株蔓过墙壁的爬山虎

  杜苏苏一个人住,租了间离公司不远的小公寓。不大的空间,摆了几样很简单的家具,看起来,也算是个窝了。 杜苏苏最喜欢的是那个向南的阳台。花盆里种了几株爬山虎,已经悄悄爬了半面墙。下班回来,杜苏苏会倚在围栏上,吸一支烟。傍晚的风,缓缓地吹着,远处有闲散人声传上来,熟稔而又让人心生寂寞。 杜苏苏的隔壁住着对男女。杜苏苏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结婚了。总之,两个人守在一起,三天恩爱,两天吵架。有时,半夜三更 …

不遗憾,没有在最青春美貌时遇见

  她和他认识的时候,都已进入大龄青年的行列了。按照介绍人的吩咐,他们第一次见面约在一家海鲜餐馆门前。她简单收拾了一下,提早到了几分钟。没想到,过了约定时间几分钟后,他才匆匆赶来。 他竟然是个好帅气的男子,褪去了小男生的青涩和浅薄,一副沉稳平和的神情,衣服穿得也有品位。一见面,他就连声道歉,说路上塞车,足足塞了45分钟,请她一定原谅。 她笑笑,没关系的,她理解。心里面暗自算了算,如果不塞车,他会比 …

爱是一枝盛开的百合花

    据说,神农架蝴蝶谷里凤凰寨上的百合花,可以从春末开到晚秋。 1、百合花的叶子是深绿色的,就像是一双手,怀里抱着熟睡的花蕾。这个顽皮的小花蕾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想露出它那可爱的小脸蛋。没过几天,一朵朵美丽的百合花开了,绽放的百合花像喇叭一样美。那披针形的花瓣在露水的洗礼下,焕发出圣洁的光芒。 2、百合花生命力坚强,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雨水打。不管天气再怎么干旱,它照样亭亭玉立。百合花繁殖非常快,只 …

第十一章

     一 2008年6月23日下午15点27分,我终于决定跟你一起去湘西。 录取通知书下来后,家人把我骂了个满头包。朋友们都说我疯了,用高出一本线30分的成绩填报一个烂得不能再烂的二本院校。 我躲在网吧的包厢里,偷偷笑了好久。因为你在学校的贴吧里说,你终于考上了这所二本院校。接着,你在2楼发了寻友帖,打算在开学的时候找个伴一同前去。 我在昏暗的包厢里打下了我的地址、电话和姓名。可不到五秒钟,我 …

百花深处的石头房

  有句英文这样说:“Now sleeps the crimson petal,now the white”,意即“绯红的花瓣和雪白的花瓣如今都睡着了”。我喜欢这句话,是因为这意象像极了爹爹为我们建造的石头房子的门廊——我永远都记得每到春天来临,门廊上无数的鲜妍花朵,在微风中安卧,仿佛我们兄妹睡熟的童年。    我的家乡在豫北农村,山清水秀却也贫穷落后。小时候,家里的房子是土坯墙,茅草的屋檐,下雨 …

一时烟花吹又散

    清晨的六点钟,晴儿就在妆镜前梳妆好,打扮得妥妥当当。她提起了床边的一口皮箱,又看了一下留在梳妆台前的那张自己写的纸条:“刘铮,接到老同学通知,我们一个年级的校友要在母校聚会。我已请假,因路途遥远,三天我才能回来。妻晴留字。”然后,她轻轻地走出门。 刘铮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这样的场景在五年的婚姻里早已司空见惯。晴儿从不习惯到习已为常,从愤怒到无可奈何。所以,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刘铮,这怨不 …

我是你的向阳花

 一。 第一次看见苏秦时,他不过是站在我家篱笆墙外,流着哈喇子,吃着仔仔棒的三岁小孩子。 苏秦是隔壁阿婶独自带大的,她从不跟苏秦提他的父亲。我比苏秦大三岁。年龄大就代表着绝对的权利。 他会经常跟在我的屁股后面甜甜的叫我姐姐。他更会经常厚颜无耻的叫我给他糖吃。 我会在每天早上八点准时敲响苏秦家的门铃,赖在他家直到下午五点才离开。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既能吃到阿婶做的美味佳肴,又能欺负到苏秦这个小正太 …

藏在墙缝里的温柔

    常常陷入昏睡,梦魇像是生活一般层出不穷。沈谦把身体靠在床沿,一双暗淡的眼睑不知望向了哪里。爱情像是一堵墙,把人捆扎牵制着无法逃脱。她把眼睛闭上,隔壁又响起了音乐声,透过墙壁与空气传入耳朵里。   每个凌晨,这样的声音总会响起,温柔的刺破黑夜,搅乱她的梦境,让她每日如出一辙的生活里平添出一份色彩。   沈谦常想,隔壁是住着一个怎样的人呢?她不敢问,怕事实不如自己想象,空扰了一场好梦。   爱 …

银链

  “我真的觉得我可以不来吗?要是我没来,我看明天早上来接你的可是精神病院的车吧!” “你……”寒浅心顿时觉得羞恼,这个男人真的不能说话委婉些吗?这样都要说出来;‘为什么来救我’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算了,你不说就算了反正已经的救了”问那么多有用吗?寒浅心说。“知道就好!”杜晟熙轻笑着,果然!她真的没把这些不重要的问题摆在心上。寒浅心今天也够累的,折腾那么久也累坏了,就算不是累坏,也是吓坏吧。寒浅 …

原始爱情

  一   他们都是有家庭的,他们都相信缘分,相信缘起缘散自有定数。他们都有个几乎相同的境遇,他的妻子,和她的老公都分别出国去了,一走数年不归。   她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女人,她笑起来的样子,纯真,自然,天使般可爱,让人毫不设防。她穿旧的牛仔,洗得素白。整个夏天,都是光着脚穿凉鞋,头发上有股柠檬的清香。   她是个博学多识的女人,眼睛深邃,掩藏着某种力量,强大却不可知。   工作之余,他们常常网上聊 …

春月夜

  问:如果你在下班的路上捡到5万元的现金,你会怎样做?说说您们的看法?   王文强是一位很帅气的小伙子,他在新街口一家超市工作。王文强今年23岁,超市的一位大姐姐给他介绍了一位女朋友,两人认识了一段时间,约定今天晚上见面。   王文强兴奋地走在大街上,想起了前几天晚上和女朋友约会时的情景—— 分享一下自己曾经捡到过钱的经历,第一次是在2000年左右的夏天中午,那时候没有摄像头,天很热,没有旁观者 …

这应该是个屁,就决定赌一把

  泥结婚的头三天,还能老老实实地在家里守着水葱一般的新媳妇。三天后,泥就想找人闹一阵。泥结婚前喜欢钻窝子。柳村的人都把赌钱说成钻窝子。泥听赌友说过,一开始就降伏不住老婆,这辈子就算完了。老婆就像一棵草,就是压在石头缝里,也照样黄了绿,绿了黄,是见风就长的东西。 1、哥们跟媳妇打斗地主……哥们出大王,他媳妇出小王管上,哥们说不行,他媳妇说这样出可以,他们争执不休,最后哥们赢了。不过他的手机被媳妇摔 …

南城故事

  {林加}   那时候林加还叫林加,住在北京的一家旧四合院里,念的是北京二中的高三。   林加有一张干净清秀的脸,肤色极白,衬着黑顺浓密的长发,给人一种分明的感觉。   林加的眼睛总是给人一种湿润的感觉,笑着的时候眼睛像是蒙了一层薄雾,唇不是如今流行的薄唇,下唇要比上唇厚些,带着健康的粉色,紧张时也总爱咬唇。   那时候,她还只是个普通的高三生,成绩不错,但她早就准备好高三毕业后就出去找工作帮补 …

傻丫头

    有人说她是傻丫头,她不否认。通常只是摇摇头,掩齿而笑。她的确是个傻丫头。是一个很重感情的女孩,不过有些笨。笨到只会付出,而不要求一丝回报。她有一个很普通的男朋友。普通到不能在普通。他不帅,也不高,家里没有钱,而且是个街头小无赖。1年前他就甩掉了她,而她只是默默承受。    他走的时候她对他微笑。她说,我会等你回来。一直等。她真的一直在等,1年后他回来了,悄无声息的。他给她打了电话,说他和父 …

破碎的眼泪

  芊芊曾说过,如果得不到,那就毁了他。   { zero。}   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蜿蜒的藤蔓已将大门锁得有些严实,毛茸茸的绿色却让内心有种莫名的欢喜。抬眼向二楼的某处望了望,阳光顺着视线散落开来,突然觉得自己的眼中镶了一块毛玻璃,什么都看不真实。   伸手向包包中摸了摸,如愿搜到了那一捧冰凉的坚硬。有些费力地将铁门推开,微笑着弹落手指沾染上的灰尘,大踏步地进入这所久违的房子,终于呢,又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