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旧事

  “说得你好像很喜欢我一样。” 昨晚梦见和爷爷在田里走着,我挽着他的手,走到湖边时,他蹲下来,剪下自己的一小撮头发放在湖边,挑起小把土,洒在上面,一把又一把,我看见爷爷的身体在抖动,脸憋得通红,慌忙地想从包里拿纸巾,可是觉得有些不妥,然后就蹲下来拍着他的背,说,阿公,不要哭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也哭了。爷爷说,帮他剪头发的那个人已经死了,他想留下几根头发。然后爷爷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笔记本,黑皮 …

幼儿童话故事《珍珠女孩》_童话寓言_好文学网

财主得知女孩子的眼睛流出的是珍珠,就把女孩抢到家中。为了讨好女孩,财主就好茶好饭地招待她,并缝做了几件漂亮的衣服。女孩还是不高兴,整天哭呀哭,眼泪不是一滴一滴地往下流,而是一行一行地往下淌。眼泪滴到了地上,就变成了一颗颗晶莹的珍珠。   她生下来左脸就有一大片紫色,仿佛被谁殴打了一般。一个女孩没有漂亮的面孔,起码是正常的面孔,就犹如一只小鸟失去美丽的嗓音,一只蝴蝶没有斑斓的翅膀。为此,她整天心灰意 …

4.过往

  一番收拾,从眼妆到唇底。千挑万选,试了这件试那件。最后她颓废地倒在沙发上。又不是她大喜打扮得花枝招展给谁看。 陈景聿的母亲李琳是南城副市长李子彬的独生女,陈学武因为当年看好了市郊的一块地而找上了李子彬,三番四次的接触之后,李琳爱上了当时儒雅正派的陈学武,不顾李子彬和家人的反对非要和陈学武在一起,并且在陈学武酒醉后爬上了陈学武的床。   她意兴阑珊地拨电话给男伴,然后奔赴刑场般认命地走出单元楼。 …

唐人

  (一)小林的瞎吹 “一如昨日烛火伴扁舟相随,哪有唐人不懂得陶醉”   “今天,我在管区那边耕田,我就恰巧听见我们村里的党员在开会。他们就说用管区那片空地弄个车站。”小林这样说。 -1- 阿灯的手机铃声响了,看着上面显示着阿珍的名字,思绪也回到了他们刚认识的时候。   “小林,你少吹了,你还不是不清楚我们村有几斤几两,车站,天方夜谭吧。”老李很激动。 世间大多数相识都是巧合,他们也是。   “我 …

珍惜眼前人

  一个月过去了,我渐渐忘记了那件事,直到高三开学,你笑着轻轻地走到我身旁,安静的坐下,就这样看着我。我看着你,只觉得有些眼熟,也没多想,你欲言又止的看着我,张开嘴想说时,上课了你只好作罢。下课,你堵着我,慢慢地靠近问;”还记得我是谁吗?”我迷惑的眨了两下眼睛,看见他校徽上“严桦”两个大字,记忆便慢慢回笼。 你告诉他 你喜欢他   你打了个哈切,我看到了你白皙的手指,顿时回过了神,暗骂 …

爱的最后时刻

  她个子不高,说话声音非常好听,爱笑,笑的时候唇形很好看。她第一次见他,是在医院里,他躺在床上,受了重伤。她觉得他像一个叔叔,或者像一个其他的亲人。她对他不讨厌,但也不喜欢。那次去医院看望他,是陪司令一块去的,看完后,她什么也没有想,这事情就这么安静地从她的生活里过去了。 谈到优秀的主持人,首先想到的是中央电视台,李咏,朱军,董卿等知名人物。事实上,在这个圈子中,不乏优秀的主人,有实力和颜值。魏 …

记我的某一位前任W先生

  今天一整天几乎都木有出门,趴床上翻书,翻到上周张躲躲姑娘送我的《我想你,前任》,便和室友聊起前任的事情。     转眼长到24岁,也是有过那么几个前任的,有我深爱过,大抵也有喜欢过我的吧,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前任都不再联系了。在一起的时间都不算长,所以说迄今为止,我似乎也从未经历过一场漫长持久正儿八经的恋爱,即使曾经刻骨铭心喜欢过某个前任,到底也不过是被拒绝了再拒绝。     于是那些儿,便都烟 …

情断百丈崖

  二十年后,在远离双方故乡的另一座城市,凌东和方进重逢,他们相约一起看海。海水一阵阵翻滚着向岸边扑来,泛起雪白的浪花。           情断百丈崖   凌东的脸沉静而肃穆,头发染成深棕色,卷曲婉约,她始终喜欢这样的风格,不管外面流行的是直发,还是上面直下面卷的发型。她始终坚持这样的形象,自然也不是为了讨好男人。她太忙碌了,每天脑子里不断有新的安排,她太匆忙了,不知道在赶什么路,去追赶什么样的 …

玫瑰旧事

 她总是收到玫瑰,早上九点的快递,这是自她搬来不曾间断的事。   我曾在楼道里见过送花的男子,戴着鸭舌帽,橘黄色工装马甲,手里拿着素底暗花纸合着缎带束起来的玫瑰,年纪很轻,眼神浮着掩不去的期待。   她是少见的清灵女子,容貌看不出年纪,皮肤极白,头发与瞳孔颜色都不深。我第一次见她是在夜里,她穿了月白的长裙在楼道里踱步,我夜班晚归恍惚以为是见了鬼,惊吁之后又发现她那个装扮在朦胧月光下像极了王祖贤版的 …

我与大叔的生活日记13

  北漂的朋友都明白搬家跟大姨妈一样有规律,一年来一次,一次折腾好几天。   我搬到了闪耀着朝阳人民群众的华纺易城,隔壁的合租室友叫牛肉羹——传说中的程序猿,一天到晚说“中不中”的郑州人。 南湖公园   我问:你一个人住? 每一次的分离都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聚。   他说有个女朋友,叫甜甜,不过很少过来。 大叔带我去他们食堂吃早餐顺便带我参观参观他们学校。   我说:那你跟手机谈恋爱啊? 一大早的 …

大漠风沙,谁懂?

  “我走了。” 古龙是这么说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不论是尔虞我诈、刀光剑影,还是赤子丹心、侠骨柔情,少了哪一样都不能叫做江湖。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香港武侠电影的巅峰时期。徐克和程小东则是这黄金时代最重要的奠基人。《新龙门客栈》以其特有的苍凉悲壮的风格在这个武侠时代独树一帜,成为了沉淀在光影流金岁月之中的经典之作。   “为什么?不放心我?” 《小刀会序曲》独有的民族曲风让影片从一开始就把观众带 …

缘分,在错过中殆尽

  有一个男孩和女孩,他们在国中时相遇。男孩是校草,家世显赫,女孩相貌姣好,家世却平平。 1、   那一年,男孩和女孩相遇。男孩喜欢上了女孩,女孩却因为碍于男孩的家世,迟迟没有接受。男孩没有拉公子哥的架子,默默的对女孩好,女孩也只是默不作声。有一次,男孩从女孩朋友那知道,她是因为他的家世而拒绝他。男孩来到女孩面前:“我喜欢你,不关于我的家庭,只是我喜欢你,只是我与你之间的事!”男孩深情的看着女孩。 …

我曾站在这凝望你

  一 摘要: 烟小沫是向日葵公主,就是那种天天笑得阳光灿烂的女孩子。但是夏落总是说:聒噪到要死。夏落是烟小沫喜欢的男生,有清秀的脸庞,却有着富家公子独有的高傲和任性,但他举手投足,都会引起小女生的尖叫。每当烟小沫 …   十年了,我时常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路上时便会想起你,脑海的另一个自己不停地反问自己值不值得,不停追问那没有结果的答案。实际上,对你的爱,还是一直低微至尘埃。 烟小沫是向 …

择一城、选一人、终老

  我打江南走过,那开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般凋落;   我轻轻拾捡,每一片凋谢的容颜,一一珍藏,片片珍重; 昨天做了个梦,梦到我结婚了。   因为,我走过的, 他牵着我的手,为我无名指上戴着他精心挑选的钻戒,我们的新家养了一只萨摩和一只猫,周末的时候两个人就躺在沙发上看电影,很幸福也很甜蜜。   不止江南,不止岁月,不止容颜; 只是醒来后忘了新郎的脸长什么模样。   我走过的,是一座座女人的城&# …

2017-12-20帽子鸟巢

  唯游:那时候不动声色地向对方靠近,因为担心大张旗鼓会朋友也做不成,也正因为太过矜持和小心翼翼,便先入为主地认为各自都心有所属,于是,距离就卡在那里,不远不近,不温不火。谁都不敢说出口,怕引来情感的杀身之祸。         星期天上午,天气晴朗,小明来到公园里玩。突然他看见树上有个鸟窝,于是他爬上树就要掏鸟窝,鸟窝里的小鸟吓得飞走了,这时一个少先队员走过来对他说:“我们要爱护小鸟,如果小鸟的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