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杏枝头少年郎 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您拿好。”送走了一位客人,卖冰糖葫芦的李大娘擦了擦汗。还没来得及歇一会,就听见一个清脆如出谷黄鹂般的声音喊道:“李大娘,我要两串糖葫芦!”不用猜,就知道这是谁。她一边包着糖葫芦,一边道:“每次都要两串糖葫芦,你吃的完吗?”浅儿摸了摸被刚才沿途商贩们给她的东西吃的圆滚滚的肚皮,嘿嘿地笑着。李大娘把糖葫芦递给她,推回她拿着几文钱的手,熟稔地说:“我不要你的钱。小孩子,多吃点东西好,看你瘦的。”浅 …

迷恋纳西瑟斯

    那是我们都回不去的从前。 十岁,初春。 纳西,那个时候你哭了么? 张朔抬头,看了眼半蹲着身子给林然松鞋带脱鞋子的妈妈,又转移视线瞧了眼嘴里不停嘟囔着的林然,低头看看自己半截脱皮的鞋带,以及脏的分不清颜色的鞋子,眼睛滑前去,盯着林然白净的鞋子发了一会儿呆。再抬头,对上林然打量的眼睛,嫌弃。 舔着嘴角的血丝说要保护我的玻璃鞋的时候 “吴姨,昨晚他放屁,臭的要命。而且头发油乎乎的,身 …

愿我们都能成长为普通的大人

    一 元宵回家,傍晚散步归来,偶遇一发小。   远远地就看到她,站在马路边抽烟,看到我时已闪躲不及,微露尴尬的表情。我也尴尬。不知道原来她会抽烟。看着她不自然的弹灰手势,应该没抽多久。     云锦是那年夏天走进我生活的,那时候的我还正在上大三,整天跟着一帮疯丫头没日没夜地玩,很少回家,即使是放了暑假,我也会想方设法在学校附近找些事做。那是一个奇怪的暑假,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以“野孩子”自居 …

街口

    天气好像是在立夏之后便倏地炎热起来,天空高远,阳光明媚,清风和煦。街边的树渐渐蓬勃生长为绿色的海洋,从一个街口望向另一个街口,远处,只剩下点点绿色交汇。   巷子里很静,很少有人过往,寻常小镇向来都是如此。   记得,我就是在这样一片葱郁与宁静里遇见了你。以致于,现在,当我走进这个场景,恍惚间觉得,你会在下一个转角口出现。   当然,这已是不可能的了。   人们说时间是最伟大的幻术师,无论 …

错误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郑愁予《错误》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阳春三月,一个美好的季节,一个美丽的女子,在繁华的江南,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地 …

【流年】饿(微型小说)

  一 旺财垂头丧气地一步一步走在回家的路上,羞愧地想着,今天借粮没有借到,孩子们又得饿肚子。   月亮还没有完全升起,像旺财的身体一样懒洋洋地挂在树梢,小路上一片寂静,只有旺财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九月冷冷清清的空气中充满了寒意,肚里没粮的人们早早躲在被窝里抵御寒冷。玉米快成熟了,孱弱地耸立在路旁,但玉米棒子还是吐着长长的红缨,散发着一股一股浓浓的嫩香,勾引得旺财鼻子痒痒的。旺财用劲儿吸了几下鼻子, …

3/12。学生

  一树清辉         学校并不太好,但在学校里我仍然会看到默默上进的学生。写作课上第一排的一个女生在上课的时候奋笔写英语单词,让做练习的时候立刻也拿出本来写。课后聊天,知道她要参加六月份的四级考试,女生一看就是乖乖学习的样子,所以上课我也默许她的开小差,只要她能过期末的考试就行。            另一个女孩是选修课上的,每次来也坐第一排,上课时也奋笔疾书,笔记本记得满满的,课后聊天, …

越来越小的世界里还好有你

  人的一生总会遇见两个人,一个人惊艳了时光,一个人温柔了岁月。   —题记 有没有那么一刻,你觉得所有的时光静止,都只是为了眼前的美好。   宁静的午后,一把昙花老木椅子带着她的主人晃悠悠远离喧嚣,斑驳的日光照射在椅子上映射到人的身上,那是一位瘦削的满头银发的老奶奶,老奶奶轻轻地抚摸着手里那张泛黄的纸张。在阳光的照射下老奶奶的周身晕起幸福的光圈,眼角的细纹似乎也在欢快的跳动着。 从N …

南城故事

  {林加} 第一章   【1】     三月十二日,植树节,陈先生的生日这天,他们结婚了。  婚期是陈先生定的,他之前和程小姐商量的时候说:“不能定在情人节那天,也不能定在你生日那天。”   程小姐奇怪的问:“为什么?”  “因为结婚纪念日我得送你一个礼物,如果日子重了,以后两个节日我就只能送你一个礼物,你多亏啊。”   程小姐琢磨了一会儿,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那也不能定在白□人节和你生日那天 …

明年见

  我以一种慵懒的神态望着街角的路灯,左手弯里的波斯猫轻舔着指甲。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好久不见,不如我们明年见吧。 二零一六年最后一天,你明年的计划表做好了吗?明年又有什么愿望呢?今年的是不可能了吧…… 今天昨天晚上,我和室友说我们一起跨年吧,室友突然很认真的对我说:“对不起,明天他可能过来和我一起。” “我开玩笑的啊!你还当真了,再说,零点你还不是要在寝室里和我一起过,你是逃不掉的,嘿嘿嘿。 …

只是青丝不复还

  季错/   {林加}   季错真不记得有多久没有把头发剪短了,这几乎要算做对一个虚无的承诺的过分执拗,曾经有一个人那般纯粹地待她过,也是他许下给她安定的承诺。   那时候林加还叫林加,住在北京的一家旧四合院里,念的是北京二中的高三。   她是几乎把等待当作一种习惯的,几乎要以为那是真的了。   林加有一张干净清秀的脸,肤色极白,衬着黑顺浓密的长发,给人一种分明的感觉。   是的,几乎。   林 …

烟花易冷

  苏小伊昨晚一直没有睡好。 写在之前   梦里全是与他在一起的场景。大片大片的烟花散开、再落下。璀璨而夺目。 ***        曾看到这样一段话: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地下城,把不会重来的往事放在里面,把不会再见的人放在里面。然后在遗忘的时候,可以写一封信,寄给已经消失的那些年。   记得那时苏小伊喜欢扎很低很低的羊角辫,俗气却依然清丽的面容活像一朵野菊花。   然而,就是那样两眸的交叠,对望而 …

独卧空城心易碎

  清泽说,来到这里,心都开朗了;   他将她拥入怀中。   我的浅儿是什么时候找到我的呢?   红裙女子倚在城门外的枫树下,片片红枫悠悠飘落。她望向北方,琥珀色的瞳孔失了焦距。   春生是个温婉的女子,她的笑总透着忧郁,其实她的心中没有伤。她的话很少,偶尔的一两句皆是教训我的,她说,卿儿你该学会独立;她说,卿儿你很顽皮。她的话让我感觉很温暖,一种家的温暖。   “浅的心思公主还不懂吗?”红裙女子 …

握住爱情的走向

  恩爱沦为过眼云烟,吵架成了家常便饭。就在这节骨眼儿上,杜茉莉怀孕了。张大拿以养胎之名勒令老婆在家静养,这份霸道的柔情,令濒临绝境的爱情貌似起死回生。等到儿子出生后,看着粉嫩欢实的小家伙,杜茉莉开始觉得,经营好家庭其实也蛮有成就感。 哈文李咏晒复古婚纱照   回到家,听着她的质疑,张大拿急了:“你怎么什么都管,又不缺你钱花,我的事以后你少操心。”这句话,搭配不可一世的表情,霹雳般震醒了杜茉莉。结 …

茉莉人生

  图书馆里有一棵盆栽茉莉,干有手臂粗,管理员伺弄得好,一年四季开着花,一阵阵散播着幽香。只要图书馆开门纳客,溜溜就一定要带着一杯茶来,而且一定要坐在茉莉花边,一边饮茶看书,一边沐浴花香。那么多的同学在谈恋爱,逛商场,压马路,溜溜却象茉莉一样,悄悄蜷缩起她的青春。朦胧中,她似乎在等着谁,那是个潇洒多才、目光如寒星般的、表面有点桀骜不驯的男孩子,他正在红尘路上匆匆走来,最后与她在这里相逢。 有人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