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何夕

  她回到了江南小镇,父母宽容度的接纳了她。第一年,她不敢回到过去的记忆,只是别人不经意的一句,她就会泪水浸满衣衫;第二年她不再去雨巷也不再去烟波荡漾的江边,她开始了找工作;随着父母年龄越来越大,她学会了坚强的对待生活,她每天忘我的工作,只是想好好的孝顺父母并忘却那段难忘的记忆;到了第五年又是一个月圆之时,小楼昨夜的东风吹皱她的容颜,把她的思念如珠帘般卷起,似水流年,容颜易老,她倦了,她也累了,她 …

安然别泪

  望一朵凋落残败的花,默默无言。   粉紫晕染着洁白,似喇叭状的花朵,细小的花蕊好像羸弱无力的孩子躲在花苞里,而花瓣上星星点点的呈土黄色的枯死的皮肤,却无声暴露了它命不久矣的难言无奈的真实。   它有它的芬芳,即使凋落,即使死亡,它依旧芳香四溢。   她有她的爱情,即使凋落,即使死亡,她依旧相信爱情。   一出图书馆,她立即感到一股温热的夹杂着花粉的芳香扑鼻而来。望着拐角处那几棵林立高大的梧桐树 …

闹分手的时候,他一句“我曾经想过和你结婚”。瞬间泪崩。

  之前豆瓣上有小伙伴在小组里发布如下一段话,并提出了一个问题,豆瓣其他小伙伴相继回复,往下看。   和男票6年多了。最终还是过不了七年之痒。六年间几乎和他经历了所有电视剧才有的情节。   上个月,我实在受不了他对我的种种事情,也是积累了挺久的了。终于和他提了分手。(LZ不是会轻易说分手的人)心里很难受,但总有点侥幸心理,会觉得我们和好。我也天天照常上班,虽然一个月没联系了我也不会哭哭啼啼(我本来 …

或者,不见

Part 1 又是一夜未眠,下了一夜一天的雨,气温骤然下降,进入冬季深圳也开始慢慢转冷了。 曾经以为失眠与我无缘,最近却开始一夜复一夜的无眠。在网上停停走走,一段一段的文字写了删删了又写。 进入邮箱,里面的邮件太多是来自于你或者是她。很多都没有回复,不是不想回只是我不知道我们现在这样还该怎么回复。正准备退出的时候,看到有新的邮件,点开,很淡很淡的一段话,小影说北方开始结冰了而他又开始沾花惹草了,开 …

此生不能与你共

  1.   天有些阴,北风吹起,有些冷,我缩了缩拎着外卖的手,无精打采的走在街上,韩正扬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   “干嘛呢?”他声音轻快。   “正拿着外卖走在回家的马路上。”   我望了望街边光秃秃的行道树,感觉有些失落,怕是再也看不到春天落叶的香樟了。   “最近还好吗?”   2.   我和韩正扬是大学同学,严格的说他是我学长,但他学建筑的读五年,所以我们一起面临了毕业找工作的迷茫。 …

有一些感情你不会了解

  1、   大成是我见过最不会拒绝别人的人。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手里还有一家书店。那时我刚毕业,没事就去他那儿蹭书,但无论待多久,他都不会介意,甚至没看完的书问他借,只要保证不弄脏,他都一概同意。   时间久了,我渐渐知道他其实不是书店的老板。   书店是个女人开的,每逢周末她都会来书店找大成。她开着一辆白色的奔驰车,穿着打扮很阔气。一开始我以为她是大成的女人,后来有次她带着小孩来,叫大成哥哥 …

你是我最大的幸福与痛苦

  饭桌上,妈突然问我,“你和然然怎么样了?”   我抬头看了眼母亲,随又低头默默吃饭不语音。   母亲又道“然然是个好孩子,马上就要回国了,你到时候一定要去机场接他。”   “你俩也算青梅竹马了,然然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也大了,你要是能和他在一起,我就放一百个心了。”   “妈!”   “这孩子,行行行,害羞了,妈不说了。”   “妈,我吃饱了,先回房了。”   “就吃这点?现在的年轻人啊,就知道 …

寂寞差点荒芜了婚姻

一 我一直不敢再想这个叫诚山的男人,却也一直忘不了。 我和老公孟景文是2010年结的婚, 2012世界经济再次出现泡沫,身处外企的他工资一减再减,我不免抱怨生活水平下降,这更加给了他压力。 孟景文私下跟我商量:“还是辞职吧,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再说为了将来也得努力一把,是不是?”开始我没同意,一直鼓励他坚持住。可越来越恶劣的国际环境令他一再失望,孟景文固执地办了离职手续,当他把那点遣散金交给我时,我 …

古瓷迷解读古瓷片上的秘密

  在我们瓷片族中,朱友山绝对算得上一个大家。 “你看,这明明是一条龙,但龙头上画的是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脸,看上去比较凶。这是明朝崇祯年间烧制的,意思是,大明王朝要灭亡了,所以,那时候烧的龙都比较怪异……”68岁的曹宏德是个古瓷迷,他把收藏的瓷片设计了一个小屏风,闲下来的时候,就研究这些古瓷片上的秘密。   朱友山玩瓷片的时候,根本没人意识到古代的碎瓷片能玩──他在市住建局上班,有一次去工地上量土方 …

王林走了,我们需要改变什么?

  我听说那位名扬海内外的“气功大师”阳寿已尽,深感困惑。困惑于这么一位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大师”竟然会生病,而且会因病折寿,一命呜呼;看来人就是人,吃的是五谷杂粮,说的是人话,做的是人事,本来就没有神仙的本事,何必整天装神弄鬼,用一些所谓的“法术”忽悠头脑不清楚的名利客呢?   其实,至于这位大师究竟有没有“召唤”蛇仙的本领,我没有亲眼见过。不过,之前饭桌上听某君说得有头有尾,竟昏昏然有些相信 …

默待花开

【暗香飘近知那边】 谁人清晨,他就如许的和一个女人站在我眼前,爸爸让我喊谁人女人“妈妈”。妈妈——这是个生疏的词,看着眼前微笑地望着我的女人,我没开口,她也没有求全谴责,反而慰藉我爸,然后指着阁下的他说:“他叫齐子翊,是你哥哥,以后有什么事,他都市帮你的,你们要好好相处啊。” 自那天起,除了爸爸,他成了我第二个打仗密切的男生,乃至,他比爸爸更照顾我。一开始,我并反面他语言,冷静地看着他为我做的事, …

只有一件事,陪你看永远

  -1-   小小的QQ空间终于更新了。   她说,过去常听人说,我们放不下的其实不是你,而是和你在一起时养成的习惯。可是这些年我已经放下所有习惯了,可我还是放不下你。   我突然想到,小小已经很久没有发过说说了,她的上一条说说还停在2012年的冬天。   “笑一下转身而去,抬头望着天空找勇气,告诉自己不再喜欢你,可是风太冷,抱着肩膀哭成大SB。”   那天是她和羔羊分手的日子。   而在此之前 …

田野西施的爱情

1 今晚,江雄晃到“丽人”自助餐厅来,是想找一个女人排解寂寞。一个月前,他和老婆离婚了,因为老婆劈腿。 “丽人”餐厅是A城离异丧偶妇女的集中地。到婚介所,首先得让你交费,再让你等消息,最后见到的女人,说不定还是婚托。惟有在丽人吃自助餐交友,只要交28元自助餐费用,就可以随意交流。 江雄是从同事阿黄那里得知“丽人”的。 吃自助餐时,江雄望着手里的油条不满地说:“这油条硬得可以撬锁了!”他刚说完,就听 …

夏至未有期

  1.有故事的同学   乌苏里江终于结束了长达五个月之久的封冻期。   夏至看着眼前原本平整光洁的江面,在一声声“噼里啪啦”之后,出现了如同电雷般的裂纹,然后就是“轰——”地一下,冰层壮烈地被汹涌的江水覆没。   不过两秒钟的时间。   夏至舒了一口气。要看到这样壮观的破冰场面,不只需要运气和耐心,还需要一份傻气。   而夏至不巧多的就是这一份傻气。   她已经每天早上都在这儿蹲点整整三十二天。 …

伸长触摸阳光,如笑脸一般温暖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今天去看了《陆垚知马俐》,虽然是部喜剧,但剧里一晃数十年的时间转换,让我情不自禁想到了“时间”这个词。 今天去看了《陆垚知马俐》,虽然是部喜剧,但剧里一晃数十年的时间转换,让我情不自禁想到了“时间”这个词。   “ 发先和你们分享陆垚知马俐的歌词 ” “ 发先和你们分享陆垚知马俐的歌词 ”   “ 我要的不是你爱我 “ 我要的不是你爱我   也不是你恨我 回来一路上想了很多,事实上毕业以后,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