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中)

高考四天前,陈阳和高彩凤约定他们步行去距离学校十几里的灵泉寺求神拜佛,保佑他俩胜利通过高考,跳出农门。天高云淡,风和日丽,他俩走出气氛紧张的学校,像两只快活的小鸟,一路上有说有笑迈进了千河北岸镶嵌在半山坡的寺庙大门。寺内空寂无人,阴森可怖。他俩大着胆子,径直来到布满灰尘的观世音菩萨像跟前。高彩凤在功德箱里放了五元香火钱,突然“扑通”一声跪在神像脚下,陈阳也跟着跪下。他们神情庄重,抬头望着菩萨似笑非 …

一个字,我妈听出了我所有情绪

  正上着班,姐从老家打来电话,让我无论如何回去一趟。姐在电话里显得异常焦急,说话的语气很急迫。 文 云中尘   会有什么事呢?撂下电话,我不免感到纳闷。上星期天我刚去了一趟老家,母亲的身体好好的,家里也没其他变故。但听姐的口气家中又像是出了什么事,她又不便在电话中详说。看来我不回去一趟是不行了。   我跟单位请了假,便驱车赶往乡下老家。老家其实并不远,急行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01   打老远就 …

倾城

  那年他上大学,自我介绍的时候说:“你们好,我叫凌九城,九是凌九城的九,凌是凌九城的凌…”他试着开一个蹩脚的玩笑,结果还把语序弄错了。他在那儿愣了一秒,然后又清了清喉咙,像是要清走所有的嘲弄。接着他肃然着,“凌是凌九城的凌,九是凌九城的九。”他停顿了一下,最后一字一顿的说:“城是雨城的城。”   当时我在台下,听完了他的话,哭了。 重阳节一过,思家的情绪突然就来了。   ——林袅 老家,对我来说 …

我把狼当成了心中的宝

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父母也是普普通通的农民。在父母传统的教育方式下,我是一个典型的传统女孩,初中不敢和男生接触,师范有了朦朦胧胧的爱恋,但却将他压抑在心底。工作后的第一年,我遇到了他,可他却是一只多情的狼,而我还把他当成心中的宝,一直,一直都那他当心中的宝…… 我是路边的一棵小草,没有绿叶的生机盎然,没有红花的姣好面容,更没有什么优异的特质,一个字“俗”。他是一棵大树,枝 …

邂逅

  她陪她病重的丈夫在省城就医。双休日,照例女儿来接替她守候,让她出去散散心。 84岁的爷爷去北京了。   离开家乡50多年了,这是生她养她的地方,在这里她留下了足迹,抛却了梦想,而今,多少次留连于街市,潜意识中在寻找失去的过往。 我的爷爷今年应该是84岁了,说应该是因为不确定。之前我问过他到底多大了,他的生日是哪天,他说不记得自己是具体哪年生的了,更不记得自己的生日,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84岁了。 …

小青蛙的爱情

  小时候,他们是一个村的,村里有一条小河,很清澈,一直流向远方,据说汇入了大海。每天放学后,男孩和女孩都会去河边玩,那里有许多小蝌蚪,游来游去,玩没尽兴了,听到爸爸妈妈的呼唤,就跑回家。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不舍昼夜,不止小蝌蚪变趁了青蛙,而且男孩女孩都上了大学。女孩特别有才,在学生会里当主席。渐渐地,男孩与女孩疏远了,小蝌蚪也长大了,它们各自在水里找到了天堂! 目录   故事似乎就这样被定格 …

恋上棒棒糖

  她喜欢糖果,也喜欢收藏,家里面各式各样的糖果堆满了房间,每天都会推开那扇门,看着对成小山的糖果,傻傻的笑着,沉浸在糖果给的甜蜜中。却没想到,有一天,可以用一根棒棒糖换取一段美好姻缘。 图片来自网络   周末的早晨,柔和的阳光投射到窗上,透过海蓝色的窗帘,照在她熟睡的脸庞上,睡梦中的人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挂着甜蜜的笑,突然,一阵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早上,沫沫眯着眼睛从被子里爬出来,打着呵欠,拖着 …

欠一个勇敢

  我想讲一个 女追男的故事 有的小孩吃药打针多,有的小孩几乎不怎么生病。以前以为纯粹是天生的,就这种身体素质。   现在 我的思绪万千 如果不把这个故事说完 我一定会睡不着觉 其实不然!   对于我来说 所有勇敢追求爱情的姑娘 都是好汉子 因为 我永远都做不到这样 可乐姑娘 就是这样的一个好汉子 我对她的崇拜 如滔滔江水 连绵不绝 我的女儿,在十多个月时生病,之后抵抗力下降,总是咳嗽,吃了药之后 …

钢的琴

  那天,当其他人被日全食吸引,只有你注意到我的离开,人群中你的凝视,然后我们四目相对,你不知道我将去往哪里。 “啊……”孙曼大叫一声,从睡梦中惊醒。她从床上坐起来,看向窗户,窗帘好好的,纹丝未动。窗外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她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一点。   又是夜,最寻常不过的十二点,一点,两点~这么拖着,望着窗外发呆,斑驳的树影,树影的晃动让我知道这个冬天很冷,一直寻不到花的枯叶之蝶,体 …

像风吹过八千里,不问归期

 记得...... 晴好的一天,曾经冰冷冷的男孩准备向一个女孩给予承诺.男孩之所以冰冷是因为从小我行我素,他拥有英俊的外表,矫健的身体,迷人的眼神,阳光的微笑.....不夸张的说他是理想中的完美情人.也许在别人看来这样的人应该很高傲,不可一世....可他受家庭影响正直,严肃,低调 开学影子就大四了,走在校园里,她总是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大概是再也见不到喜欢的人了,于是身边的一切就都失了颜色。 可想 …

小男孩拉瑞

  Part 2   上小学了,第一天分班级的时候,我在一年级一班,段小楼在一年级二班。那么多小男孩,我乐呀,很快就把自己是段小楼媳妇的事情抛到脑后了。我挥舞着自己小色爪,很快就抓了一个长的白白净净的小男生坐在自己身边,并时不时的捏捏人家的小脸。小男孩眼里有泪水在打转转。我可不管,反正我这么捏段小楼的时候,他总是笑。   最后的最后,那个长相白净的小男孩放声大哭。老师就把他从我身 边调开了。    …

这一次的离别也许就是此生的永别

  她陪她病重的丈夫在省城就医。双休日,照例女儿来接替她守候,让她出去散散心。 84岁的爷爷去北京了。   离开家乡50多年了,这是生她养她的地方,在这里她留下了足迹,抛却了梦想,而今,多少次留连于街市,潜意识中在寻找失去的过往。 我的爷爷今年应该是84岁了,说应该是因为不确定。之前我问过他到底多大了,他的生日是哪天,他说不记得自己是具体哪年生的了,更不记得自己的生日,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84岁了。 …

【都市】你好,莫小七(2)红颜殇

  初次见麦的时候,是在七年前一个酒吧的晚上。当时恰好与许久不见的朋友在酒吧碰面,喝些酒,说些话,听刺耳的器乐,誓要疯狂一回。   酒吧不是个特别能吸引我的地方,往往因嘈杂与气味不适的理由拒绝友人的邀请,除非主观意识行动的情况下,近乎与它无缘。 图片来自于网络,向原图作者致敬   记得麦与男友坐在离吧台不远的沙发上,侧身与男友相对,彼此间散发出的爱情荷尔蒙在滋滋作响。友人还玩笑的说然我赶紧找一个, …

假如我们有个孩子

1 山脚下,有一个院落,院子里有一片桑葚树。有一口老水井。正是桑葚成熟的季节。女人早早起床去不远的集市卖桑葚了。只留下男人和两个孩子。 小淘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淘气,他“噔噔噔”跑过去,抱住一位正和同行人边走边聊的男人的腿,就喊:“爸爸,爸爸。” 女人临走时嘱咐男人要看好孩子。“孩他爹,我去赶集了,你可要看好孩子,别老玩那该死的王者荣耀。”男人呲着牙,一脸讨好的说:“老婆,我哪光玩了,我不还要看着俩孩 …

风花雪月

  【1】 直到后来他才明白,在台下观看爱情舞台剧的观众永远上不了舞台,就算上去了,唯一能做的也只是为演员送一束鲜花。   当下流行的劲爆歌曲,五光十色的闪烁灯光,还有熙熙攘攘的男男女女。 一 辰九暗恋了小䒩八年,从小䒩高中到小䒩大学毕业,辰九都一直默默关注着小䒩。 在辰九眼里,小䒩是一位敢爱敢恨的女孩儿,不像自己这么懦弱,始终上不了爱情舞台剧上,只能做一位台下的观众。 每次看到小䒩在朋友圈晒交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