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楼台

我叫白羽。 那一刻,繁华落锦,烟花三月盛开,他和她,终是修成正果。等了许多年,她终究是熬出了头,魂牵梦绕的男子就在面前,可是,看起来却不胜从前那般熟悉,那夜,风雨交加,落红不知何处去。 不及月,在她的葬礼上,他却没有出现,呵,是她妄想了半生。 “尘世眷鸟天涯栖 隔江听泪烟雨愁花集 月圆时分残灯如火 人难聚寂寞无行路 情事变迁难婵娟 看花惜别言未尽 冷窗对影轻舞玉筝 弦自听孤单人忐忑 问世间谁管离别 …

残阳无辉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Part 13天子岗  Part 10   出发 半晌过后,在王辰风的极力鼓动下,众人终于开始重新起程。此时,正是上午十点,天空中射下的阳光开始渐渐地有了温度,好在易晏等人皆是在林中穿行,略感疲惫的同时,倒也没有多少炎热之感。 2003年4月14日星期五,下午二时四十五分,桐庐某职业高中放学铃声准时响起。同学们收拾了一番整个星期都未整理过的行囊后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学校。 队伍前方,仔仔与王辰风二 …

原来真爱是用来怀念的,越是失去越是眷恋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春天快结束的时候,他们已经熟稔了起来。连良在学校外做兼职,带了几个成教班。小暖就替他做些杂事,跑腿整理之类的。连良要分些工资给小暖,她总是不要。他就请她吃饭,她喜欢和他一起吃饭,听他讲他的成长他小时候的糗事还有他曾经养过的一条小狗。 夜里,小暖在台灯下给连良写信。宿舍里很安静,好像只有笔走过沙沙的声响,小暖觉得忧伤是永远也倒不完的沙漏,不停地涌出,很凉薄地疼痛。她把那些信放到连良家的信箱里 …

陈年旧事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二.何小甜篇】 “说得你好像很喜欢我一样。”   陈年决心发出那封邮件时,何小甜刚好在酝酿最后一口深呼吸,然后终于鼓足勇气对易冉说出了长埋已久的话。 收到何小甜的回复时,陈年正把手机搁在电脑边上,边喝水边听陈母在电话里絮叨。   陈年写下的一笔一划通通化作电磁波,然后在抵达何小甜的邮箱时恢复原样,文采与风度俱佳,但已无法呈现写信人是如何破釜沉舟般放胆赌这一把。而何小甜对易冉说出的话也不过就是 …

君若归去,后会无期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后你还是蹲下身,对她说:“我背你去。” 体育课后我独自走在回教室的路上,榆凉从班里出来揉了揉眼睛看见我咧开嘴冲我跑过来,“哎呀,亲爱的,我刚考完试呢。你怎么今天没跟你的魏楚晨一起呢?”我这才想起来,你背着许言若去医务室还没回来,我说:“许言若扭伤脚了,我让楚晨背她去医务室了。” 榆凉瞪大眼睛看着我,然后使劲用手指头戳我的头,榆凉说“苏暖,你智商不是挺高的么,可是你的情商是负么?只要不是傻子都能 …

银链

  经过一番沉思后,寒浅心终于懂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杜晟熙阴差阳错地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骂他那么小人竟然随意的调查别人的身世。 寒浅心破涕为笑说:“哎呦呦,这亏你的,都不知道该谢谢你还是说你的,总之我要会课室了!” 啊?什么情况?杜晟熙心想。 周围的人群知道刚才有人在恶作剧,他们反而从自己的班级走出来向群蜜蜂似的拥在走廊上,杜晟熙看着人群,突然地嘴角染上一丝阴险的笑,他慢慢靠 …

狐狸戒指

  她走了,带走了所有属于她的东西。我环顾一下空荡荡的屋子,角落里的桌子上放着一枚戒指,是她留下的惟一东西。戒指是我买给她的,并不是鸽子蛋,只是一枚普通的水钻戒指。戒指的图案是一只妖娆的狐狸。那只狐狸制作得精致逼真,媚眼如丝。还记得她看到这枚戒指时,眼睛里满满都是欢喜。我就买下送给她,她戴上戒指时,嘴角荡漾着最甜蜜的微笑。她抱着我在我的耳边说,我爱你,一生一世。温柔的话语还在耳边,甜蜜的镜头还印在 …

银链

  周围的人群知道刚才有人在恶作剧,他们反而从自己的班级走出来向群蜜蜂似的拥在走廊上,杜晟熙看着人群,突然地嘴角染上一丝阴险的笑,他慢慢靠近寒浅心用他有力的双手死钳着她的肩膀,不好! 寒浅心突然意识到了来者不善,善着不来的说法。寒浅心尝试着挣扎,试着逃开他的魔抓,可是这些都是徒劳的。他以掩耳不迅盗铃之速轻碰她的唇,寒浅心瞪大眼睛看着他“这是你欠我的,上次的事我不会就此罢手的!”他轻声说,这声音仅有 …

天早灰蓝,想告别偏未晚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仰仰是个宝,丢了不好找  蕴藏了一季的心事,落下厚厚的一叠,安放在银灰色的梦境里。我遇见你,那婆娑时节里明媚的阳光。 1。  从遂宁到内江的那段路途一直颠簸不停,货车一路往北追赶着天空的乌云驶向那座城,雨滴落到车窗上溅起一朵朵透明的花,瞬间消逝不见。 当我的手指隔着岁月的味道穿越仰仰那如花美眷的流年时,夏天的季风怎么也吹不散黏稠的空气,除了时间,一切都是静止。  澳门新葡亰76500,我和 …

听说爱情回来过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1. 纪年从来都是个固执的人,这样的人,也许也是容易伤人的吧,希安走的时候纪年没有去送车,也没有听她的解释,就这样任她离开,也只固执地扭过头去不去回望,生生地把痛烂在心里。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与江湖。 纪年一直都作着这样一个梦,梦里有个女人那样对她笑着,衣着,面孔都是模糊的,只一双漂亮的带着水汽的眼睛倒映着她仰视她的样子,梦里的她盯着她的眼,唤她希安,而她只是笑,隐约有着酒窝,可是身影却总 …

爱一个人的时候心是瞎的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是从三月开始,小暖每个星期都给连良送彩票。他不明究竟,但望着她的时候,是浅浅的笑意。小暖也笑了,她送他彩票,是希望自己能给他带来好运。 春天快结束的时候,他们已经熟稔了起来。连良在学校外做兼职,带了几个成教班。小暖就替他做些杂事,跑腿整理之类的。连良要分些工资给小暖,她总是不要。他就请她吃饭,她喜欢和他一起吃饭,听他讲他的成长他小时候的糗事还有他曾经养过的一条小狗。 连良教的是一门选修课, …

同居的爱情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这不知是第几天了,女孩像婴儿似的蜷缩在沙发上,眼角还未干的泪水又变得湿润。由于很久没有收拾,屋子像女孩一样凌乱。女孩坐起来点了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闭上眼睛泪水如潮水般涌来。     已经是早晨了,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女孩憔悴的脸上。这不算一张漂亮的脸,削瘦的脸颊淡,红色的嘴唇也许是过分伤心有些发白,挺直的鼻子,两只漆黑明亮的眼睛,如今已是泪眼朦胧,长长的的睫毛稍稍翘起,柔软的长发变得很凌 …

残阳无辉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Part 16 羁绊之始 Part 13天子岗 天子岗半山腰一处大石上面,宋君杰、俞一鸣、林若涵、童艳琳以及李思思五人焦急万分,三位女生更是吓得眼睛都红了,年纪不过双十的他们何曾经历过这种事情。在藤条断开,王辰风二人摔落山崖的那一瞬间,他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呆了! 半晌过后,在王辰风的极力鼓动下,众人终于开始重新起程。此时,正是上午十点,天空中射下的阳光开始渐渐地有了温度,好在易晏等人皆是在 …

残阳无辉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Part 13天子岗  Part 10   出发 半晌过后,在王辰风的极力鼓动下,众人终于开始重新起程。此时,正是上午十点,天空中射下的阳光开始渐渐地有了温度,好在易晏等人皆是在林中穿行,略感疲惫的同时,倒也没有多少炎热之感。 2003年4月14日星期五,下午二时四十五分,桐庐某职业高中放学铃声准时响起。同学们收拾了一番整个星期都未整理过的行囊后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学校。 队伍前方,仔仔与王辰风二 …

原来真爱是用来怀念的,越是失去越是眷恋

 夜里,小暖在台灯下给连良写信。宿舍里很安静,好像只有笔走过沙沙的声响,小暖觉得忧伤是永远也倒不完的沙漏,不停地涌出,很凉薄地疼痛。她把那些信放到连良家的信箱里去,她亦去连良家找他,后来连连良都表现出了冷淡。他说,小暖,可以不打扰吗?他的言语里已经不再那么顾及小暖的心情了。他说的时候,她只是无辜而茫然地看着他,她想,兰茗和他吵架了吧。 春天快结束的时候,他们已经熟稔了起来。连良在学校外做兼职,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