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村庄

  落日的余晖从远处的山顶柔柔的射过来,轻轻地泻在空荡荡的小村庄。高大的柏杨树影斑斑驳驳地披盖在一间简陋的土胚房上。 南粤高州,浮山岭秀,鉴江水美,曾被赞美为“山如簪碧玉,水似带青罗”。然而,这里也曾被人形容为穷山恶水。老辈说,都怪这地理环境:八山一水一分田。这“一分田”,怎么养活全县近200万人口?那时候,乡民们简陋的餐桌上,经常是一大锅稀粥水,旁边放着一盘煮番薯。   屋子里,陈岩正对着桌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