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

  素琴坐在床边看着电视,电视这几天正在热播《激情燃烧的岁月》。“这种感觉我有过几回。”旺林忽然唱了一句;旺林记得好像这么一首歌,却只记住了这一句。素琴站起身看了一眼旺林,转身进厨房沏了杯茶水放在床头柜上。“喝点茶水解解酒,别在吐哪儿都是”。素琴温柔的对旺林说了一句话。呆呆的又进入了《激情燃烧的岁月》世界里;旺林瞟了一眼素琴也呆呆进入了《激情燃烧的岁月》世界。        我上了楼,门没关,我推 …

陈年旧事

  “说得你好像很喜欢我一样。” 昨晚梦见和爷爷在田里走着,我挽着他的手,走到湖边时,他蹲下来,剪下自己的一小撮头发放在湖边,挑起小把土,洒在上面,一把又一把,我看见爷爷的身体在抖动,脸憋得通红,慌忙地想从包里拿纸巾,可是觉得有些不妥,然后就蹲下来拍着他的背,说,阿公,不要哭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也哭了。爷爷说,帮他剪头发的那个人已经死了,他想留下几根头发。然后爷爷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笔记本,黑皮 …

耿耿于怀

  我叫梁羽涵,别人都说我是个很失败的人。从小到大,一直是普通而又平凡的存在。读书那会儿,年年功课班级里吊车尾,常常成为周围同学的笑柄。等到了工作,又是三番五次地出差错,好几次差点都快保不住饭碗了。而在个人感情问题上,好不容易谈上了恋爱,却因为各种阴差阳错的原因,最终还是无奈分手了……而她,下个礼拜就要结婚了……   今天,正是她大婚的日子,我没有收到请柬,但我却自发地去了婚礼现场。为的,就是在她 …

情断百丈崖

  二十年后,在远离双方故乡的另一座城市,凌东和方进重逢,他们相约一起看海。海水一阵阵翻滚着向岸边扑来,泛起雪白的浪花。           情断百丈崖   凌东的脸沉静而肃穆,头发染成深棕色,卷曲婉约,她始终喜欢这样的风格,不管外面流行的是直发,还是上面直下面卷的发型。她始终坚持这样的形象,自然也不是为了讨好男人。她太忙碌了,每天脑子里不断有新的安排,她太匆忙了,不知道在赶什么路,去追赶什么样的 …

我曾站在这凝望你

  一 摘要: 烟小沫是向日葵公主,就是那种天天笑得阳光灿烂的女孩子。但是夏落总是说:聒噪到要死。夏落是烟小沫喜欢的男生,有清秀的脸庞,却有着富家公子独有的高傲和任性,但他举手投足,都会引起小女生的尖叫。每当烟小沫 …   十年了,我时常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路上时便会想起你,脑海的另一个自己不停地反问自己值不值得,不停追问那没有结果的答案。实际上,对你的爱,还是一直低微至尘埃。 烟小沫是向 …

爱到最后是心痛

嫣然遇见林秋叶是在一个冬天的早晨,裹在大衣里面还在瑟瑟发抖的嫣然漫无目的的走着,然后看见了在湖边作画的林秋叶。 一 不知是哪根筋不对,明明已经走过好远的嫣然又转身走了回来。静静的站在他的后面看着他画画。他的画很美,碧水凌波的湖面上,两只鸭子正在戏水。 摸着陶阿丽的脸庞,林嗣淼咧着嘴笑了,很温柔的。指尖触到嘴唇,被一丝粗糙惊醒,面对陶阿丽的这幅肖像,林嗣淼捻了捻手上的颜料,没有了她给他的温暖,不觉地 …

很多事没有来日方长,很多人只会乍然离场

  小错曾经对小夕说: 据小夕说,她是爱过馒头的,可爱情真的抵不过现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见小夕不屑的撇了一下嘴,也许连小夕自己都未察觉。   “我们的情感太过深远。 我可以说是小夕与馒头俩人的情路见证者、虽说两人间的爱情很平淡、并未有何曲折荡然之处,可却也算代表了当今都市男女的爱情主流之一。   就像生命没有尽头的草原。” 在外人看来、馒头这样一个老土、单纯、懒散的穷屌丝、能够找到小夕那样一个优 …

手机.五百块.一克拉

  (一)   王文强是一位很帅气的小伙子,他在新街口一家超市工作。王文强今年23岁,超市的一位大姐姐给他介绍了一位女朋友,两人认识了一段时间,约定今天晚上见面。 春节回老家,陪爸爸妈妈欢欢喜喜过了大年。正月初五,抱着三岁半的儿子上火车,赶时间返回上班。买了实名制的两张火车票,分别印着我和媳妇的大名:曾二牛、陈小花,车厢后打着:无座。快哭了,媳妇,赶紧跑。火车进站了,就停两分钟!   王文强兴奋地 …

一树梨花开太白

  蓝坪与钟艳是古城一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人儿。男才女貌,天生匹配。难得有情人。   钟艳一天上山斩柴,给一条水蝻蛇缠住淫乱,连衣裤都缠烂了,幸亏有古二爷与二娘上山放牛发现,抬到古城卫生院。       一   那天蓝坪赶到医院探钟艳,见爆牙英护士从钟艳两腿间掏出一碗蛇精,人们七嘴八舌议论,古二爷与二娘正在吊春蛇剥皮,边打边说:“这淫蛇,该死,奸人家闺女,呸,我剥你皮拆你骨”,看热闹的人围个水泄不 …

张翰与付媛媛

  夜里男生寝室都会聊天。 “哦,好。”英子小声的回答道。   3. 一个文字小白的写作,一段朴实简单的故事,一段真挚的感情。   1. 终于到了开学的那一天,虎子早早就来了红旗的家,等红旗一起去学校。   第三天我发现他在床上睡觉。 “奶奶!我走了。”红旗拔高了声音,对着屋子里面的身影说道。红旗没有等到奶奶的回答声,被母亲拉着出了门,她们一起走到了村口,马车早已等在那儿。   大二下半学期,张瀚 …

曼珠之语

  初次见麦的时候,是在七年前一个酒吧的晚上。当时恰好与许久不见的朋友在酒吧碰面,喝些酒,说些话,听刺耳的器乐,誓要疯狂一回。   酒吧不是个特别能吸引我的地方,往往因嘈杂与气味不适的理由拒绝友人的邀请,除非主观意识行动的情况下,近乎与它无缘。 丹砂   记得麦与男友坐在离吧台不远的沙发上,侧身与男友相对,彼此间散发出的爱情荷尔蒙在滋滋作响。友人还玩笑的说然我赶紧找一个,便也可以这样欢愉尽兴了。 …

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里

  顺河街开了一家花店,生意不是很好,隔三岔五李阳都会忍痛往街角的垃圾桶扔一些快凋谢枯萎的花朵。   彼岸花开彼岸    序 她突然出现在这个城市。   情人节过后,李阳的玫瑰花还没有卖完,焉塌塌的,李阳只好拿去处理。在垃圾桶旁边有一位穿着环卫服正在清洁的男人,四十多岁,满脸的沧桑。他看见李阳手中的玫瑰花,迟迟地说:“妹子,这些花你都不要了吗?”李阳点头。他说:“你能把它们都给我吗?”反正这些花都 …

爱看小说网

澳门新葡亰76500,邻居的林阿婆与我婆婆是对好姐妹,常听婆婆谈起她。 村庄尘土的浑浊被雨掩盖了,暗绿色里传来平常没有的喜悦味道。雨所带来生机与活力,温暖着寒冷的村庄。暗绿色被打得弯了腰,丝毫没骨气;土地,被抹成一团,也不生气。于是引得人也狂热而欣喜了。请你看,一个女人,头发很整齐地束着,嘴很标准地笑着,鼻子很用力地去嗅着本不存在的喜悦气息。她在等人,等谁呢。自古年轻女性等的就是丈夫,因为丈夫是她 …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最是繁丝摇落后, 第一章, 相遇即错过 第二章, 错过即永别 第三章, 永别即再见 第四章, 再见即别离 第五章, 我知道那只是回忆 第六章, 青春的尾巴,在指尖流逝 第七章, 原谅我捧花出席,只是为了错过你 第八章, 泪,累,泪滴成魔 第九章, 相逢一笑,我们还是曾经的模样 第十章, 让我以朋友的名义,来爱你 第十一章, 离别笙箫魔 第十二章, 我以为的只是以为 第十三章, 原谅我,不懂爱 …

在最美的年华遇见了你,却在现实的爱情里死亡

 初秋的南方有了些许的凉意,阳光暖暖的照着,可是一一感觉很冷很冷。窗外刺眼的光,喧闹的人群,车来车往,“这个世界永远是这么不随人愿……”。一一狠狠的敲到了几下键盘,留下了这几个字,然后是长长的省略号,省略了内心所有的压抑与不满。 白木槿带着对徐安的爱,死在了自己的爱情里,从此天堂里又多了一个为爱情等待的傻女人。    …… 我突然想起笛安在《告别天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