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神(二)

  我喜欢海,无可救药的喜欢着。为此,我到了一个海滨城市开始我下半生的生活。 下雨了。零零碎碎的雨滴打在高速行驶的车上,视界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   大成挺喜欢雨天。雨天里人们不愿意打着伞前往公交车站或地铁站,只好拦出租车,所以每逢雨天,大成的收入比晴天里多很多。而且大成觉得外面风雨飘摇的,反倒衬托了车里的温馨。雨天里他开着他的车飞驰在城市大道上,觉得每辆经过的车都在用雨刮器和他打招呼。   这 …

伞神(二)

我喜欢海,无可救药的喜欢着。为此,我到了一个海滨城市开始我下半生的生活。 下雨了。零零碎碎的雨滴打在高速行驶的车上,视界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 这个城市的生活乏味而散漫,生活简单的只有上班和下班。我喜欢下班之后散着步走回家,路上能闻到不远的地方海水淡淡的腥味,那对我来说却是世上最香甜的味道。路边有许多欧式的建筑,有着淡淡的黄色的古老砖墙,有时候我一边走着就会一边产生错觉觉得自己好象生活在一个欧洲小 …

爱与人生都艰难

  他深夜时给我微信上留言,我第二天才看到,那条语音里是带哭腔的胡言乱语,那条文字是简短的“我就是希望她幸福。”几个字把我的心脏割成一片片,疼得没办法呼吸。 文/筱安时光   我十四岁那年就认识他,一转眼这交情竟有了十三年。那时八月里的夏天,我和闺蜜去她伯父的避暑山庄小住,恰巧遇见他,他瘦得像个猴子,人却白白净净,少言寡语,连笑都没什么重量。他正眼也不瞧我一眼,却只顾往我闺蜜旁边凑,两个人避开我, …

[ 时 光 ] 画

    爱是擦肩而过的回眸。 一生一世待一人   香城是个美丽的地方,九月的时候就会开满桂花,满城的香气,腻人的甜。穿城而过的河岸边总是有三三两两的人喝茶,或者乘凉。偶尔也有老人垂钓,身边还时常跑过三三两两的小孩。 1   回想起他,她眼角眉梢处皆是柔情。   从中学到高中他一直是全年级的前三名。老师不管,同学羡慕。而他,只喜欢画。从小一起上艺术班的几个孩子都在,有书法,有漫画,有水墨画,而他只画 …

梵高先生

  我是一幅油画。就像人有年龄一样,画也有岁数。我经历了五十个春夏秋冬,依照某种说法,已是天命之年。   这个年龄的我特别喜欢回忆。 光   五十年前,初夏午后,简陋的画室。一条白色的浴巾搭在宽大的藤椅上,她斜躺在浴巾里,一双腿勾住藤椅左扶手,脚悬空垂在椅外,右胳膊撑住藤椅右扶手,头舒适地枕在右手掌里。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将一片柔和的橘色光影投映在她的胴体上。她的脸微微朝向窗口,因为羞怯,脸颊上久 …

狂沙已成诗,水墨能作画

  水墨消失了。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最苦涩的伤口我如何掩埋。   三年之后,水墨又出现了。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最难熬的日子我如何用笑容掩盖。   消失的时候,她是一个面带桃花的姑娘。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最炙热的感情我把它熄灭时的悲哀。   出现的时候,她是一个结着愁怨的少妇。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无数个黑夜我失眠眼睁睁看着天边泛白时的无奈。   “秋天把旧叶子揉掉了,你要听新故事吗。” 橙子小姐对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