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元的戒指,蛋炒饭的爱情

那是一段快乐的日子,两个人口袋里只有一百元。      很突然地去了他的城市,两手空空,我说,我们就这样在一起吧。他抱着我。紧紧的。      他的一个朋友因为打官司借了他的积蓄。所以,他的钱所剩无几。      我们在一个很安静的小区里租了一套房子,买了必需品后,打开钱包,数了一下,只有一百块。      他说,没关系的,可以去朋友那里借一点。等发了工资就好了。      我说,不借,借第一次, …

藏在墙缝里的温柔

    常常陷入昏睡,梦魇像是生活一般层出不穷。沈谦把身体靠在床沿,一双暗淡的眼睑不知望向了哪里。爱情像是一堵墙,把人捆扎牵制着无法逃脱。她把眼睛闭上,隔壁又响起了音乐声,透过墙壁与空气传入耳朵里。   每个凌晨,这样的声音总会响起,温柔的刺破黑夜,搅乱她的梦境,让她每日如出一辙的生活里平添出一份色彩。   沈谦常想,隔壁是住着一个怎样的人呢?她不敢问,怕事实不如自己想象,空扰了一场好梦。   爱 …

我是你身体长出的妖娆的花(一)

     遇见沈寒,是必然。 就像,寒夜中,两只觅食的狼,饥饿到了极点,发现同类血肉原来也可充饥,所以彼此撕咬。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如若不为终生相守,那必为一场厮杀,红男绿女,假爱为名,歇斯底里,直到,两败俱伤,苟延残喘。譬如,沈寒,和子葵。 子葵从背后抱住沈寒,纤细柔长的手,如茂密青藤,攀上他的身,指甲上妖冶的红,刻在沈寒胸口,如她久久不愈的心伤,疼痛异常! 今晚留下,她语气婉切,尖尖的下巴, …

2四

  1.偷包贼的告白 紫念蝶抱着包走到了失主旁,关切的问“看看丢什么东西了没有”失主是一名二十多岁的漂亮白领,他翻了一下包,说道“没丢什么谢谢,里面都是公司的文件”   “鸣冤鸣冤,我要鸣冤,堂堂的钱大警官竟然偷了人家的心还不肯还!”楼下的女人明眸顾盼,姿容秀丽,若是站着不动,婉然一个古代的大家闺秀,但此时却偏偏一手插腰,一手举着大喇叭真情告白,她微微仰头,露出尖若刀削的下巴,一头浓密的齐腰黑发随 …

忘掉她,像忘记一朵花

  严格说来,在爱斯基摩人生活的区域里是没有花的,除非你把雪花也当作花。但是,爱斯基摩人分明是一个喜欢和陶醉于花的民族。花,举凡我们知道的花,全都千姿百态千娇百媚地生长在他们的心里。谁能怀疑生长在心里的花比生长在尘土中的花更美丽呢?在加拿大冬天的极地里,经常可以见到行路的人,他们要去一个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捕获猎物。你走向前去问他们苦吗?他们笑一笑,平静地告诉你:“不苦,花儿在等待。”你若问他们:“ …

夏风继续吹

  我叫东辞,二十八岁,男,爱好男。   其实确切来说我的爱好也不是男,只不过是我的喜欢的人恰好是个男人。   一   我回去我们曾经的家。   站在院子里,夜色渐浓,夏风吹来,身后的白杨树的声音哗啦啦,哗啦啦。我们一起养过的那只狗在我身边伏着,静静地看着我。   我塞着耳机听《死了都要爱》。   这首歌刚刚风靡大江南北的时候我甚至没有仔细听完一遍,只记得一句死了都要爱。我和他都是如此,越多人追捧 …

像风筝掠过天空

  (1)   我认识两个三晴。   韩驰说着就逼过来,把三晴挤压在自己怀里。三晴挣扎,却挣不脱,韩驰的手箍起来就像锁,她被困在他的城下。   叫三睛的人可不多,那个三睛也很美,只是不如你年轻。   韩驰把她的呼吸纳入自己的口中。他迷恋她的呼吸。   与韩驰认识了3年,三晴对韩驰的爱,就像是风筝对蓝天的迷恋。那时,他们还算年轻,时间于他们来说,叫做无限。爱情对他们来说,叫做花儿。   三晴希望,那 …

爱在一纸婚约后

  在房子里建一个家   我和康健的组合是相亲的成果,洞房花烛,春宵一度之后,我们都有几分迷茫。说实话,我都有几分羡慕那些传说中的一夜情,一夜之后,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可是,我们却要以夫妻的名义走完余生。想想,既觉得荒唐,也觉得有些恐慌。好在,海南的风景、旅行团的热闹和紧张而劳累的行程化解了这份半生不熟的尴尬。   但蜜月总是要结束的,回到日常生活,不适还是纷至沓来—家务的分工、回彼此父母家时的不适 …

癞蛤蟆的爱情

  女人年轻时是唱戏的,她的扮相好嗓子好,是剧团的台柱子。男人是普通的工人,个子矮沉默寡言,是个老实忠厚的好人。女人是不愿意嫁给男人的,无奈两家大人是世交,女人拗不过父母,只好含泪下嫁。   女人在台上轻舒广袖唱不完小姐与书生缠绵悱恻的爱情,回到家看到男人木纳呆笨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她不带孩子不做饭,还摔碟子摔碗对男人横挑鼻子竖挑眼。男人只是低眉顺眼做家务,尽力讨女人喜欢。男人觉得娶了个画里的 …

爱情不是上弦月

 就在那个夜晚,天空挂着一钩上弦月,她平静地提出了分手。尽管他并不愿意,但她却格外坚决。于她而言,和他的爱情,便是那一钩上弦月,尽管在月亮的某一些部分,它能散发光芒,给她温暖,但在更多的部分里,给她的却是一大片无法接受的暗黑。   因为那次相亲,她认识了他。   两人都已经过了憧憬恋爱的年纪,也到了刻不容缓的岁数,因此尽管在第一眼中,她并没有找到动心的感觉。但想了想,还是继续和他保持了联系。    …

无纸化爱情

  那年春节,他决定带她回老家。     他们在北京打工,他是拉货司机,她在私企做文员,两人已经三个年头没有回家了。儿子的相片一张一张从老家寄过来,一次一个样儿,她看着照片,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每到这个时候,他就安慰她说,今年春节一定回去。     临行前,他给她买了身新衣裳,大红的羽绒服,把她打扮得像个漂亮的新娘。两个人开着货车,欢天喜地地上了路。     广播里不停地说,南方地区遭遇了罕见的 …

爱你24个小时

  我心里的火更旺了,气呼呼地跑回父母家,义愤填膺地向爸妈控诉他的恶劣行径。末了,我愤愤地嚷:“这就是你们挑的好男人,他说他爱我,但只爱24个小时。我可真悲哀,挑来选去的,最后嫁的人,却只爱过我24个小时。我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他嘟哝一句:“什么爱不爱的,都老夫老妻了。”拿着勺子转身又回了厨房。我不甘心地追过去,跑到他面前,揪住他的耳朵,一副不回答便誓不罢休的模样。他痛得哇哇直叫,情急之 …

那个夏天,我们没有再见

  如果你把爱写成兵临城下的不朽传奇,我一定会披荆斩棘地奔赴而来。   那一年的那个夏天   那一年的那个夏天   感情的戏,我不会演技,在这路口,我只会等待,以至于在等待中错失了太多的美好。这一转身就是一辈子,一辈子太久,久的让我们在那一年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我们离散在六月,离别时,我们都未回眸,害怕一旦回望就会不舍的离开对方。那一年,我们是是无忌惮的快乐着;这一年,我们隔在天涯海角,再未谋面 …

温暖的地铁

        那年,他和她,因爱情留在了北京。     如果不是她,他可以回家乡做一个公务员;如果不是他,她可以回老家做一名中学教师,但为了爱情,他们留了下来。     4年恋爱不是说放手就能放手的,他们没有选择劳燕分飞,而是选择了为自己的爱情坚守。所以,他们没日没夜地干着,为的是在北京有自己小小的天地。     他和她,都与别人合租了房子,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相见的时候只有周末。      …

谁偷走了我的爱情

  香香和欣欣是一对18岁双胞胎姐妹,两人都有着同样乌黑靓丽的披肩长发;一样清纯无辜的丹凤眼;薄薄的诱人的红唇;火辣性感的身材!   如果她们俩不说话,谁也搞不清楚谁是谁!姐姐香香性格恬静,喜欢诗歌喜欢小说;妹妹欣欣性格开朗,喜欢明星和时尚!   家里两朵小花到了含苞待放的妙龄,自然吸引了村里村外很多慕名而来的追求者,但是姐妹两谁也看不上!村里的长舌妇们嘴上说,她们两都是山沟里落难的凤凰,总有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