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的爱情

女人下了班,独自到菜场去买菜。那天,她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大家做拿手菜吃。刚好,朋友的家就在那个菜场附近。 菜场还是菜场,像所有小区里的菜场一样,她不常来菜市场,一般情况下,她更喜欢去超市,那里更干净整洁,更符合她的喜好。 走过一个卖蔬菜的摊子,她停下来,挑选着西红柿。“您男朋友好久没有来啦!”她抬起头来,确定是有人在和她说话。是这个摊子的老板,一个发胖的、皮肤黝黑的中年妇女,“那时候他天天都 …

用爱挑战你

   第一章初遇 现在才发现那段爱在我心中从未离开。尽管我千百次的掩饰这份爱,但,当我再次回到曾经承载爱的地方,深藏的记忆又再次被崛起。 有时候,相爱的人不能再一起,不是有人阻止,而是他们身上背负着太多的责任与情债,不是不爱,而是无法去爱。 电视剧的剧情永远都会在生活中上演,只不过是,生活中的剧情更复杂一些,更出人意料;而且,永远不会有剧情透漏给你接下来会上演什么,只能是作为剧情中的主角听从命运这 …

那些在画室的岁月啊

谁人红瓦小屋子下盛满了寥寂与无助。 尤其是在这渐深的秋。夜色袭来时,混合着一些凉风和树叶,一起砸在这荒芜的窗棂上。 一丝呜咽的声音,克制着逐步荡漾开来,近了,近了。然后琴声突转,琴弦已端。它蒙受不住这呜咽的发作。 她哭了,她是嘉鱼。她哭在这冷静的秋暮里。 画室里的绝望岁月,我从来没有那样孤寂过,我爱的人后来不知去哪里了,他的长袍换了多少个,我将永远的不能知晓。 她第一次见到寒奕的画时,受惊之于又佩 …

爱是风落花开

 遇见你的时候,我以为你的笑容是春暖花开。那一刹那,风笑了,我却哭了。                                                                        —莫怜         阳光透过稀疏的云隙倾泻而下,洒在莫怜的脸上。         皎白纤细的十指在眼前忧伤的划过优美的弧度,遮住长长交叠的睫毛,烙在那一汪秋水深邃的黑色眸子中。于是, …

残阳无辉

Part  19  无声的约定         平静的过了一个晚上,第二日用过午餐之后,众人便带着感慨的心情开始起程回家了。        昨日那场雨来的突然,去的倒也干脆,丝毫没有拖沓之感。在这雨后的第二日,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在道路上显得潮湿烦人,反倒是因这雨后的天晴,使地面有了恰到好处的干燥,让行人可以感受到淡淡的泥土芳香的同时,也使人心情不甚愉悦。        水泥路上,易晏双手插袋,嘴里 …

我爱他,却失去了他

澳门新葡亰76500, 这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仙界,允许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   但人间有人间规律,生老病死。仙界也有仙界的规律,只要是一律私下凡间的,永不允返天。(但派下界的就例外)   这个有人情味的仙界千年来有一对很甜蜜的情侣,相爱一千年了,却还如最初般的恩爱。女孩美丽善良,男孩帅气多才,像人间的男才女貌天生一对之称般的一样,是仙界众仙称赞的仙界的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与爱幸福的象征。   可有一天 …

水墨青花

  “乔非……”,我爱你。   (九)   我还没因你笑的最灿烂,你怎么忍心让我因你哭的最伤心。   一诺做了长长的一个梦,梦见爷爷的离去,电闪雷鸣的场景都极尽清晰。梦见苏墨搂着宋辰跟她告别。还梦见一个人,在大雾里,影影绰绰,向她招手,却怎么也追不上,她看不清他的脸,赶不上他的脚步,只能任他越走越远。   嘴里不停的呢喃,却是满脸的泪花,大鸟轻轻擦拭着她不断涌出的温热液体,却总也擦不干净。他从来不 …

一个人守一座城

   弱冠之年。他们偶然在城中的烟花之际相遇,从此,他甚是喜欢那座城,只是因为那个人。他渡山,渡水,却始终渡不过那扇门。他大放厥词,弃盛世芳华,心甘静候伊人。初起经年,信心满满,都未曾动摇。这城中之人也并非铁石,只觉此缘并非三生定。可总有年少贪恋之心,又怎能说得明,道得清。便作沉默不应。   而立之年。身处桃缘,周遭芳艳扑香,便不再心守一城,可城中之人却好感倍增,也不曾道破。只是误以为,十年之久, …

春杏枝头少年郎

      “咦?浅儿?”一个声音惊奇道。     浅儿也有些诧异,看到他只是个包子铺老板,厌烦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他反问:“我怎么不知道?”     他接着道:“我好久都没看见你了,现在看你穿的,倒像个有钱人。” 澳门新葡亰76500,    浅儿仔细询问,才知道,自己也许缺失了一部分记忆。     毕竟才过了多久,自己不可能忘却。而且仔细想想,外婆也是贫穷人家,自己除非在 …

我是你身体长出的妖娆的花(一)

     遇见沈寒,是必然。 就像,寒夜中,两只觅食的狼,饥饿到了极点,发现同类血肉原来也可充饥,所以彼此撕咬。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如若不为终生相守,那必为一场厮杀,红男绿女,假爱为名,歇斯底里,直到,两败俱伤,苟延残喘。譬如,沈寒,和子葵。 子葵从背后抱住沈寒,纤细柔长的手,如茂密青藤,攀上他的身,指甲上妖冶的红,刻在沈寒胸口,如她久久不愈的心伤,疼痛异常! 今晚留下,她语气婉切,尖尖的下巴, …

别错过那个宠你的人

  此刻,她坐在我对面,轻轻地端起小瓷杯,微微翘着兰花指,小口地吮着咖啡。岁月就像是指尖滑落的水滴,在她身上似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虽年届不惑,但依然温婉美丽。论不上大家闺秀,但也是有些情趣的。闲暇之余,她喜欢弹弹琴,读读诗。唯一遗憾的是她至今仍是孑然一身。二十多岁时,亲朋好友张罗着帮她相过几回亲,但最终都无疾而终。旁人都说她眼界高,但究竟是什么缘故,不得而知。过了三十,做媒的人渐渐少了,她的日子倒 …

如果你看到我的寻人启事

     1999年的夏天,我走在热得快要化掉的水泥地上,架一副黑框眼镜,抓着一个厚厚的黑皮笔记本。    那时候《昕薇》和《瑞丽》这种东西完全不会出现在16岁高中女生的生活中,但我已经懂得用黑色营造气势吓人。某些方面,我很天才。我是优等生,你知道的。这是一道蛊,戴上了一次就欲罢不能。    玉兰树的白色花朵薰得人奄奄欲睡,这是一个连小狗都热得躲到校长办公室苟延残喘的午后。世界很安静,但是这并不妨 …

橡皮与铅笔的前尘往事

澳门新葡亰76500,     女画家还是小女孩的时候,拥有了第一个图画本、第一支铅笔、第一块橡皮。    图画本是16开的,在日光下自得就像雪,产自大洋彼岸一个遥远美丽的国度。铅笔第一眼就爱上了图画本,她勇敢地去找钻刀,她愿意用削去足尖的 疼痛换取在图画本身上舞蹈的资格。    尽管每一个线条都是优雅的,身体里却有一种疼痛在蔓延。铅笔忍耐着,在图画本上跳着舞步。因疼痛与紧张,她的身体僵硬成一条直 …

君若归去,后会无期

  后你还是蹲下身,对她说:“我背你去。”   体育课后我独自走在回教室的路上,榆凉从班里出来揉了揉眼睛看见我咧开嘴冲我跑过来,“哎呀,亲爱的,我刚考完试呢。你怎么今天没跟你的魏楚晨一起呢?”我这才想起来,你背着许言若去医务室还没回来,我说:“许言若扭伤脚了,我让楚晨背她去医务室了。”   榆凉瞪大眼睛看着我,然后使劲用手指头戳我的头,榆凉说“苏暖,你智商不是挺高的么,可是你的情商是负么?只要不是 …

我一直在原地等你

  伟伟真的失踪了     秋天的阳光从浓绿的树叶缝里透过来,打在长兴路北端的“牛自然”超市的招牌上,招牌被人细心擦拭过了,隔着老远的距离望去,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牛自然站在自家的超市门口,从近处细细望到路口,还是早上7点半,这只是一条短短的小街,行人并不多。牛自然就像20年来的每一天一样,仔细辨认每一个人。他一边看一边又闷闷地想:就算他站在自己面前,过了20年,自己还能认出来吗? 20年的时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