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旧事

  “说得你好像很喜欢我一样。” 昨晚梦见和爷爷在田里走着,我挽着他的手,走到湖边时,他蹲下来,剪下自己的一小撮头发放在湖边,挑起小把土,洒在上面,一把又一把,我看见爷爷的身体在抖动,脸憋得通红,慌忙地想从包里拿纸巾,可是觉得有些不妥,然后就蹲下来拍着他的背,说,阿公,不要哭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也哭了。爷爷说,帮他剪头发的那个人已经死了,他想留下几根头发。然后爷爷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笔记本,黑皮 …

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你

  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总会遇到一些人,陪你走过一段路,在或短或长的时间里。有的人可能是过眼云烟,有的人可能陪你走了部分路程,有的人可能走了又来。 刚刚下楼去打开水,推开寝室门,发现对面的寝室门敞开着,好奇的瞅了一眼。真特么干净宽敞啊,甚至没有一丝多余的灰尘。   人来人往,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陪我们最终走到最后,而陪我们走到最后的人,一定是最值得珍惜的。谨以此书致敬那些曾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人,感谢在最 …

苦茶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最苦涩的伤口我如何掩埋。 茶,有一种淡淡的清香,也有一种涩涩的苦味。饮茶品茗是一种艺术的享受,那茶叶又苦又涩,品起来却让人觉得津津有味,回味无穷。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最难熬的日子我如何用笑容掩盖。 古人云:茶要趁热细啜,先闻其香,后尝其味,这样才能品到茶的真滋味,才能尝到那苦涩中的清甜。杨绛先生说要细味那苦涩中的一点回甘。品茶的艺术确实高深。而茶于我却是有着说不出的味道, …

二灵儿,二灵儿

  有句英文这样说:“Now sleeps the crimson petal,now the white”,意即“绯红的花瓣和雪白的花瓣如今都睡着了”。我喜欢这句话,是因为这意象像极了爹爹为我们建造的石头房子的门廊——我永远都记得每到春天来临,门廊上无数的鲜妍花朵,在微风中安卧,仿佛我们兄妹睡熟的童年。    我的家乡在豫北农村,山清水秀却也贫穷落后。小时候,家里的房子是土坯墙,茅草的屋檐,下雨 …

再见

    再见,我把你拉走,用我一生的真情把你养壮。 静静地躺在留固泰康福利院治疗室的病床上,热热的矿泥紧紧吸附在颈椎处,暂时缓解了颈椎的疼痛,舒缓的音乐传到了治疗室:那是我小时侯 ,常坐在父亲肩头, 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 ,父亲是那拉车的牛, 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 忘不了一声长叹..嘹亮的歌声把我的心一下子带到了父亲的身边。 宁然又一次听到了敲门声。那单调而又急促的声音。让她无名的烦躁,无名的苦 …

臭了的鸭蛋

  母亲回头望了望我,说那你小心,随即一步一步消失在阳光里。 飞驰了两三个小时,下午四点多钟,我到了市火车站。一段旅途又开始了,虽然它不长,但是也要勇敢去面对。   小学毕业后,我到镇上读初中。开学那天,母亲起了个大早。她为我找来一个星期的换洗衣服,又为我煮了两个鸡蛋。整个早上,母亲提着围裙绕着我的行李箱团团转。钥匙、钢笔、本子,她像个老太婆一般念叨着。出门前,她又把箱子打开,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 …

王萍18岁那年嫁给我

  就那一瞬间,男人爱上女人。那叫做一见钟情。从此结下了一生的劣缘。从婚外恋到人夫人妻人父人母。从花前月下到柴米油盐。梦与现实总是存在着反差。 这篇文章写给我曾经的妻子王萍,我知道她不会玩贴吧百度什么的,所以她永远不会看到吧!   半辈子过去了,洗尽了铅华,止了喧哗。沉淀下来的似乎只有怨恨。她恨他,恨得有条有理,恨得理直气壮。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可他!为了嫖赌卖了女儿。当然,他也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

我镜头里的人啊,你在哪里?

  租房奇遇 时间像一匹骏马,跑得极快,我只能紧紧抓住它的几根鬃毛,于学习之余的空隙,去看海。冬季的海与平时不同,独有一份特殊的气质,如同一位沉稳冷静的智者。有时汹涌澎湃,有时微波袅袅,有时不动声色……淡季,人真的很少,海可不会顾及人类的好恶,它生生不息,潮涨潮退,日出日落,云起云消…… 澳门新葡亰76500,  喜欢海,喜欢海边偶遇各具性格、各藏故事的人。   那年夏天,我失恋了。冲动之下我辞掉 …

一些小事情

  有些事,不一定都要说出来,说出来了,反而会被别人嘲笑 人活着世上不是来让你感恩这个世界的 是让你怨恨这个世界 满腔抱怨着人生的不公平抱怨自己活着的脆弱 有钱人不屑一顾的东西自己就是放手一搏也拥有不到 自己拼死护卫着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就是一文不值 有时候也许死才是一种解脱.   有些事,不用说出来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知道就好,如果你说了说明你很愚蠢 我知道自己的思想有问题 有可能是家族遗传的有 …

一篮鸡蛋

  我插队的那个村子名叫长湾村,是个只有二十来户人家的小村子。贫协组长姓朱名建伯,五十来岁,人憨厚,大字不识一个,是个作田的好手,我就住在建伯家的侧屋。 文/枫叶如霞   建伯两个儿子,老大已经结婚,那时他家媳妇挺着个大肚子,正待生娃,建伯妈因为媳妇快生娃了,那一段时间很少出工,多数时间在家里操持家务,喂猪养鸡摸菜园。建伯妈养了五六只鸡,每天都有蛋捡。早晨放鸡出笼前,建伯妈总会逐一的抓起一只鸡,抠 …

狐狸戒指

  接下来的日子,我大口喝酒,抽烟,让自己像正常人一样活着。 我真的疯魔了,真的,真的……   那枚戒指就在我的裤兜里揣着,每到夜深人静,我就会拿出来看,那只狐狸的颜色更好看了,浑身闪耀着光芒。那天晚上,我拿着戒指睡着了,睡梦中我觉得有双温柔无比的手在抚摸我的头发、我的脸颊、我的鼻子、我的嘴。还有个温柔的声音对我说,现如今痴情的男人太少了,她真的不懂珍惜。 或爱他体贴的笑;   我爱你,我愿意为你 …

纸飞机飞不出城市

  你一定要坐真的飞机,飞很远很远,青春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是要飞翔才美的。 到了初三已经有学生早恋了,有男生追女生的,也有女生追男生的,李明长得最帅,班里有两个女生都喜欢他,其实这也正常,连我们男生都喜欢他,更何况女生呢?其实当时并没有羡慕那些早恋的同学,因为他们经常闹矛盾,几天都不说话,突然有一天又腻在一起说笑,感觉挺痛苦挺麻烦的,同学之间还是简简单单的好。   毕业了需要写同学录,大家写的 …

最昂贵的爱情

  下班途中,总能经过一间中学,那一条被秋叶铺满的金黄色的道路上挤满了下课放学的穿着校服的男孩女孩们,伫立着焦急等待的家长们,道路旁停着一溜串的私家车。 带着母亲逛了一圈环球港,母亲感叹这大城市只有数不清的人和车,地铁的拥挤,超市收银前的长队,城市最不缺的就是人。母亲问我:“这地方,有认识的熟人吗?”我笑:“左右邻居,楼上楼下有没有人都不知道呢。”母亲沉默了。   有些日子了吧,每当我踩着红色高跟 …

人潮拥挤,我们没能相遇

  默默喜欢了他很久 齐阳。   我是苏景朵,暗恋隔壁班的帅哥林向阳。那种暗恋是豆蔻梢头初见的心悦相知,羞涩懵懂却真实。当林向阳迎面走来的时候,我装作若无其事地和米夏说着最新的八卦。直到他完全走过去了,我才听到一旁的米夏生气地数落我:“花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我要结婚了,明天。   那一刻,我的心里眼里只有林向阳。那些空气里缓缓流动的青草香,还有校园里的人来人往,都只不过是朦胧的布景。 …

二叔

  那年他上大学,自我介绍的时候说:“你们好,我叫凌九城,九是凌九城的九,凌是凌九城的凌…”他试着开一个蹩脚的玩笑,结果还把语序弄错了。他在那儿愣了一秒,然后又清了清喉咙,像是要清走所有的嘲弄。接着他肃然着,“凌是凌九城的凌,九是凌九城的九。”他停顿了一下,最后一字一顿的说:“城是雨城的城。” 二叔生前我不叫他二叔,我喊他,大叔。   当时我在台下,听完了他的话,哭了。 在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