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未有期

  1.有故事的同学   乌苏里江终于结束了长达五个月之久的封冻期。 早上出门,微凉的风吹来,已经很明显地感受到秋天了。   夏至看着眼前原本平整光洁的江面,在一声声“噼里啪啦”之后,出现了如同电雷般的裂纹,然后就是“轰——”地一下,冰层壮烈地被汹涌的江水覆没。 大榕树黄色的叶子扑簌簌,落了一地。小区新近多了一个二十多岁的清洁工小哥,一早就开始清扫落叶。年约50多岁的那位女清洁工很喜欢和人打招呼, …

毕业骊歌

申城的早春,最高气温20°,有猫慵懒的在太阳下踱着步,陌生的人群,大街上行色匆匆。 课桌上拙劣的笔迹欺骗了夏至未至 外滩白渡桥上,一对情侣在摄影师的镜头前笑的眉眼如花。白纱随风飘呀飘。 夹在信封里的情书俩三行 几个月后,当陌仪站在神父面前说着yes I do的时候,她怎么也忘不掉当初拒绝他的少年,尽管她的赵先生和当初那个少年一样都姓zhao。 映刻此间少年沉于暮晚的挂念 那么就让她最后一次怀念他吧 …

有一种爱情,亘古永恒

    一辆架子车,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大的三十开外,挺拔黢黑,精瘦的脸上目光炯炯。小的十三四岁,一张娃娃脸上稚气未脱。两只眼睛黑亮有神。 大的架辕,小的用一根粗糙的麻绳拉捎。车上陡坡。 大的说,娃子,再往绳头拉拉。你还小,力气还没长全呢?能帮爹拉一把。爹就轻送多了。 小的回过头,整张脸上都是豆大的汗珠。他用胖乎的手甩一把汗。又抓紧了肩上的麻绳。看一看爹,就要勾到地面上的头。一使劲,就把绳子往怀里又 …

夏至未有期

  1.有故事的同学        (一)   乌苏里江终于结束了长达五个月之久的封冻期。       九月的太阳很毒辣,就算坐在没有阳光直射的教室角落,也无可避免的闷热难当。   夏至看着眼前原本平整光洁的江面,在一声声“噼里啪啦”之后,出现了如同电雷般的裂纹,然后就是“轰——”地一下,冰层壮烈地被汹涌的江水覆没。       班主任老郑站在讲台上,面无表情的宣布了新学期的第一项举措,换位置。即 …

单车少年

申城的早春,最高气温20°,有猫慵懒的在太阳下踱着步,陌生的人群,大街上行色匆匆。 外滩白渡桥上,一对情侣在摄影师的镜头前笑的眉眼如花。白纱随风飘呀飘。 图片来自网络 几个月后,当陌仪站在神父面前说着yes I do的时候,她怎么也忘不掉当初拒绝他的少年,尽管她的赵先生和当初那个少年一样都姓zhao。 文丨赵自力 那么就让她最后一次怀念他吧。 01 暗恋,从虐人开始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我的暗恋 …

春杏枝头少年郎

        “您拿好。”送走了一位客人,卖冰糖葫芦的李大娘擦了擦汗。还没来得及歇一会,就听见一个清脆如出谷黄鹂般的声音喊道:www.haiyawenxue.com“李大娘,我要两串糖葫芦!”     不用猜,就知道这是谁。她一边包着糖葫芦,一边道:“每次都要两串糖葫芦,你吃的完吗?”     浅儿摸了摸被刚才沿途商贩们给她的东西吃的圆滚滚的肚皮,嘿嘿地笑着。     李大娘把糖葫芦递给她,推回 …

春杏枝头少年郎

  她低眉顺眼地随着小玉走了。她额前的乌发遮住她藏着冷意的眼睛——那娘当初受的苦,我这些年受的苦,就这样被你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五在府中的日子很清闲。偶尔那个血缘上她要称之为父亲的人,找她去说说话。也就是虚伪的见面。不知道他有什么企图,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良心发现,在这个时候接她来享福。她偶尔会想,夏末到底去了哪呢?他会不会回来?她想回那个院子看看。但她每次想出府的时候,却都遭到阻拦。看他们戒备的神色 …

葡萄故事坊

  葡萄故事坊的老板是个姑娘,还是个很好看的姑娘。没有人知道故事坊是什么时候开的,也没有人知道姑娘叫什么。有人说,他们年轻的时候,葡萄坊就在咧,   壹 有人说,姑娘是妖,因为岁月在她身上不留痕迹。   她也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抱着她说话了。刚开始她的确讨厌,甚至不屑他的诉说。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还隐隐期待着他每天的到来。至少有他,她也不会再无聊,或寂寞了。 即便如此,葡萄故事坊的生意仍然火爆:不 …

单车少年

申城的早春,最高气温20°,有猫慵懒的在太阳下踱着步,陌生的人群,大街上行色匆匆。 01 外滩白渡桥上,一对情侣在摄影师的镜头前笑的眉眼如花。白纱随风飘呀飘。 几乎是一夜之间,共享单车充满了我们这个三四线的北方小城,黄的绿的橙的五彩的,刚开始是整整齐齐地均匀地排在马路边,三五天后,就像小分子一样扩散到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几个月后,当陌仪站在神父面前说着yes I do的时候,她怎么也忘不掉当初拒 …

故乡(2014)

  零七年小城下雪,是漫长宁静过后依旧宁静的一天。 近日抽时间读了野夫的江上的母亲。看了最近的书评说,买此书或只因近日乡愁太浓。本希望能消解思乡之情,可是却更有一种钻心的痛,一种痛彻心底的悲伤,时常不知觉间泪眼迷糊,好像是黑夜中呦呦自语的悲苦的声音,一点点的吞噬自己。   城北有小镇,挖地为渠,引水成河,河水空明如镜,倒映出整座小镇的宁静。河岸树自成荫,花鸟随行。雪落半空成霰,凝水成晶化做帘。 掩 …

【青春】未闻花开(12)

申城的早春,最高气温20°,有猫慵懒的在太阳下踱着步,陌生的人群,大街上行色匆匆。 文 | 陌尘 外滩白渡桥上,一对情侣在摄影师的镜头前笑的眉眼如花。白纱随风飘呀飘。 几个月后,当陌仪站在神父面前说着yes I do的时候,她怎么也忘不掉当初拒绝他的少年,尽管她的赵先生和当初那个少年一样都姓zhao。 上一篇:你终还是骗了我 那么就让她最后一次怀念他吧。 陌,为什么我的心会疼 -1- “嘿,你们俩 …

春杏枝头少年郎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她低眉顺眼地随着小玉走了。她额前的乌发遮住她藏着冷意的眼睛——那娘当初受的苦,我这些年受的苦,就这样被你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五在府中的日子很清闲。偶尔那个血缘上她要称之为父亲的人,找她去说说话。也就是虚伪的见面。不知道他有什么企图,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良心发现,在这个时候接她来享福。她偶尔会想,夏末到底去了哪呢?他会不会回来?她想回那个院子看看。但她每次想出府的时候,却都遭到阻拦。看他们戒备的神色 …

春杏枝头少年郎

    她轻轻与他十指相扣,就像当初那样。感受到手上的温度渐渐流失,她的眼泪更加汹涌。     “我爱你。”夏末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像是一句誓言。     身旁少年的身体从脚开始,渐渐消失,那笑容却是恒久不变。琥珀色的眸子中,只有自己。     我也爱你。 澳门新葡亰76500,    想起那时初见,他飘逸若仙,眼神澄澈干净仿佛不属于尘世。但她不知为何,觉得他离自己很近很近,他的温柔只对她一人。 …

春杏枝头少年郎 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您拿好。”送走了一位客人,卖冰糖葫芦的李大娘擦了擦汗。还没来得及歇一会,就听见一个清脆如出谷黄鹂般的声音喊道:“李大娘,我要两串糖葫芦!”不用猜,就知道这是谁。她一边包着糖葫芦,一边道:“每次都要两串糖葫芦,你吃的完吗?”浅儿摸了摸被刚才沿途商贩们给她的东西吃的圆滚滚的肚皮,嘿嘿地笑着。李大娘把糖葫芦递给她,推回她拿着几文钱的手,熟稔地说:“我不要你的钱。小孩子,多吃点东西好,看你瘦的。”浅 …

沧离

  1   壹 我在山顶握着大刀,紧张望向山间小道,等待唐僧的到来。   她也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抱着她说话了。刚开始她的确讨厌,甚至不屑他的诉说。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还隐隐期待着他每天的到来。至少有他,她也不会再无聊,或寂寞了。 作为一个修为不够的小妖,想想一会儿要独自把唐僧绑起送到大王,从此在妖界扬名立万,内心既紧张又兴奋。   “阿花,我就要离开这里了。阿爹让我到村子外去拜师学艺。他说只有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