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青花 (一)

  “福州,你给我记住了。”   乔非的到来,一诺心底的某一处开始慢慢融化,就像春天到来,河面上的冰。   寒假开学后的相处变得顺理成章。一起吃饭,泡图书馆,他给她拎壶,送她到宿舍楼下。没有牵手,没有其他。   大鸟告诉他,对待一诺,要慢慢来。   篮球场上,一诺捧着《雄辩术原理》看苏墨打球。   “你不去医院见习?”一诺很是纳闷准毕业生乔非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与自己耗在一起。   “一诺,你这女朋 …

水墨青花

  “别怕,会有人来找我们的。”   十岁,苏墨为她挨了苏爸爸的一顿揍,整个暑假只能在房间弹钢琴。   “苏墨哥哥,你这个年纪应该好好读书对吧。”   “嗯。”   “早恋是不是应该扼杀在摇篮里。”   “嗯。”   十五岁,苏墨因为她交给苏妈妈的那份情书,被杜绝了与一切女同学的来往。   一诺的二十岁,苏墨是讨债来了。   这场接风,她只记住了一个人,两件事,他有女朋友了,他回来是办手续的,要去 …

水墨青花

  “别怕,会有人来找我们的。”   十岁,苏墨为她挨了苏爸爸的一顿揍,整个暑假只能在房间弹钢琴。   “苏墨哥哥,你这个年纪应该好好读书对吧。”   “嗯。”   “早恋是不是应该扼杀在摇篮里。”   “嗯。”   十五岁,苏墨因为她交给苏妈妈的那份情书,被杜绝了与一切女同学的来往。   一诺的二十岁,苏墨是讨债来了。   这场接风,她只记住了一个人,两件事,他有女朋友了,他回来是办手续的,要去 …

水墨青花

每天早晨六点,湖畔传来法语的朗读声。他在对岸,依稀可辨。一来二往,竟成了习惯。   有时会捡到不小心落下的笔记,那隽秀的字体让他赞叹不已。有时会看到她对着湖面里盛开的睡莲发呆,那落寞的表情让他想拥她入怀。他陪伴了她一年多的光阴,她浑然不知。   她不知道大鸟从哪里捡到她丢失的笔记,她纳闷大鸟知道她感冒发烧。更诧异一个医学院的学生竟然知道王蒙先生要来学校举行讲座。   思念不需结果,它只是证明在心里 …

水墨青花 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福州,你给我记住了。”   乔非的到来,一诺心底的某一处开始慢慢融化,就像春天到来,河面上的冰。   寒假开学后的相处变得顺理成章。一起吃饭,泡图书馆,他给她拎壶,送她到宿舍楼下。没有牵手,没有其他。   大鸟告诉他,对待一诺,要慢慢来。   篮球场上,一诺捧着《雄辩术原理》看苏墨打球。   “你不去医院见习?”一诺很是纳闷准毕业生乔非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与自己耗在一起。   “一诺,你这女朋 …

水墨青花 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福州,你给我记住了。”   乔非的到来,一诺心底的某一处开始慢慢融化,就像春天到来,河面上的冰。   寒假开学后的相处变得顺理成章。一起吃饭,泡图书馆,他给她拎壶,送她到宿舍楼下。没有牵手,没有其他。   大鸟告诉他,对待一诺,要慢慢来。   篮球场上,一诺捧着《雄辩术原理》看苏墨打球。   “你不去医院见习?”一诺很是纳闷准毕业生乔非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与自己耗在一起。   “一诺,你这女朋 …

水墨青花

   (一)   对于乔非所说的一见钟情,一诺给它定义为见色起意。   遇见乔非是在那年的冬日,干冷的天气,没有落日,也没有余晖,凄凄凉凉,恰似一诺彼时的心情。有些人的离开,带走了她世界里全部的阳光。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走出书店,一诺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向上拉了拉围巾,来不及抱怨一声真冷,手揣进兜里倾着身子向站牌走去。海边城市,冬天的风更是肆虐,恨不得在你身上割几道口子才肯罢休。   路两 …

水墨青花

编辑评语 爱像水墨青花,何惧刹那芳华。(作者自评) 每天早晨六点,湖畔传来法语的朗读声。他在对岸,依稀可辨。一来二往,竟成了习惯。   有时会捡到不小心落下的笔记,那隽秀的字体让他赞叹不已。有时会看到她对着湖面里盛开的睡莲发呆,那落寞的表情让他想拥她入怀。他陪伴了她一年多的光阴,她浑然不知。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她不知道大鸟从哪里捡到她丢失的笔记,她纳闷大鸟知道她感冒发烧。更诧异一个医学院的 …

水墨青花

  “福州,你给我记住了。”   乔非的到来,一诺心底的某一处开始慢慢融化,就像春天到来,河面上的冰。   寒假开学后的相处变得顺理成章。一起吃饭,泡图书馆,他给她拎壶,送她到宿舍楼下。没有牵手,没有其他。   大鸟告诉他,对待一诺,要慢慢来。   篮球场上,一诺捧着《雄辩术原理》看苏墨打球。   “你不去医院见习?”一诺很是纳闷准毕业生乔非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与自己耗在一起。   “一诺,你这女朋 …

水墨青花

  “别怕,会有人来找我们的。”   十岁,苏墨为她挨了苏爸爸的一顿揍,整个暑假只能在房间弹钢琴。   “苏墨哥哥,你这个年纪应该好好读书对吧。”   “嗯。”   “早恋是不是应该扼杀在摇篮里。”   “嗯。”   十五岁,苏墨因为她交给苏妈妈的那份情书,被杜绝了与一切女同学的来往。   一诺的二十岁,苏墨是讨债来了。   这场接风,她只记住了一个人,两件事,他有女朋友了,他回来是办手续的,要去 …

水墨青花

  “福州,你给我记住了。”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乔非的到来,一诺心底的某一处开始慢慢融化,就像春天到来,河面上的冰。   寒假开学后的相处变得顺理成章。一起吃饭,泡图书馆,他给她拎壶,送她到宿舍楼下。没有牵手,没有其他。   大鸟告诉他,对待一诺,要慢慢来。   篮球场上,一诺捧着《雄辩术原理》看苏墨打球。   “你不去医院见习?”一诺很是纳闷准毕业生乔非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与自己耗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