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姑娘们的爱情

  走不完的长巷,原来也就那么长。 很想用自己的方式,去讲述一下身边姑娘的爱情。   题记。 作为一个大龄青年,身边的玩伴大都不小了,多多少少都有了或者有过恋爱的经历,都有过属于她们自己的爱情故事。   有一个地方叫做很多人的四年一个人的四年。我也是突然梦回,不然可能就此永远埋没在时间的车轮下。 那些逝去的爱情,或许有一天真的会被当事人淡忘,变成不咸不淡的回忆。但每一段感情都有其存在的意义,所以也 …

大学时期的爱情

  第三种,是自视甚高型的。一次暑假开学后,一位男同学愤愤不平地对我说,他是跟一位女生一起乘火车回校的。在车上闲聊时,那女生很有些不屑地说,咱们系的男生要家庭没家庭,要模样没模样,要才华没才华,有啥可牛的啊?一个个没数的。解释一下,她说的那个“家庭”,指的是家庭条件。对这种显失公允的评价,那哥们儿很是不忿。“我看八成是因为没人追她,她的心理有些变态了。”说完这事儿之后,他又有些恶狠很地补充道。 总 …

青春随想(一)

  走不完的长巷,原来也就那么长。 这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的故事。<p> 男孩和女孩的相遇是在小学时期,在同一个班级里过了四年,然后男孩换了班,之后他们就一直没有见过。男孩跟女孩的父母是朋友,在一次高考后的饭局中,男孩再一次遇见了那个女孩,这个时候男孩高考失利,只能读大专,而那个女孩是一名艺术生,上的是二本学校,可奇妙的是他们还是在同一所学校。 男孩经历过一次感情,也就是所谓的初恋。而 …

摇晃

  这完全称得上是奇遇:柳浪和苏堤,这两个昔日的情敌,事隔十六年,居然在远离家乡的一列火车上相遇了。他们在同一节车厢,两个都是下铺。四目相对的一刹那,两个人都怔住了。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丁凡   “你是……柳浪?”苏堤先开了口,并且犹豫地伸出手来。 □讲述:恋风   柳浪把手伸过去,有些局促地握了他一下,说:“没想到没想到,你去……” □性别:女   “哦,出差,顺便去L市看看朋友。你呢? …

时间里的手机——苏瑾的高考记忆

  走不完的长巷,原来也就那么长。   题记。 01 苏瑾忽然有些紧张。 身旁并没有人,但她仍然用力搓了搓手,手心的汗带着手掌发出“哧溜”的声音。 手机“嘟——嘟——”响了很久,没人接。电话自动挂断的那一刻,她竟如释重负。   有一个地方叫做很多人的四年一个人的四年。我也是突然梦回,不然可能就此永远埋没在时间的车轮下。 02 苏瑾高中时有一个诺基亚手机,非智能的那种,只能打电话发短信,平时用作闹钟 …

此生不再重逢

  走不完的长巷,原来也就那么长。 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化,都在按照既定的程序有条不紊的运转着。连突然闯入过去的自己,都被否认和排斥得一干二净。   题记。 我依旧坚持那四年我过得很好很好,拥有许多人渴望却得不到的东西,即使背负着与此相配的代价。我很早就学会了藏匿哀伤,孤独得像一个王。   有一个地方叫做很多人的四年一个人的四年。我也是突然梦回,不然可能就此永远埋没在时间的车轮下。 而后时间的手翻云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