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怀念的是那个那么爱你的我

  那三年,我和王小冬成了“最佳损友”。     好吧,我必须承认,王小冬是一个聪明的家伙。所以我讨厌他,讨厌他取代我成了班主任最爱的学生,讨厌他总是自作主张地认为我适合穿什么样的衣服,配什么样的鞋子,讨厌他的身上带有大都市人那种莫名的优越感。 上大学后,去了一次长春,那天在街头看到一个人特别像他,我忍不住跟着他,我同学问我怎么了,我说看到了故人,我同学说不可能啊,’这是长春啊,那个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