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骊歌

申城的早春,最高气温20°,有猫慵懒的在太阳下踱着步,陌生的人群,大街上行色匆匆。 课桌上拙劣的笔迹欺骗了夏至未至 外滩白渡桥上,一对情侣在摄影师的镜头前笑的眉眼如花。白纱随风飘呀飘。 夹在信封里的情书俩三行 几个月后,当陌仪站在神父面前说着yes I do的时候,她怎么也忘不掉当初拒绝他的少年,尽管她的赵先生和当初那个少年一样都姓zhao。 映刻此间少年沉于暮晚的挂念 那么就让她最后一次怀念他吧 …

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

  【 以下是一部青春电影。讲一对逗比小情侣,小呆和朵朵的故事。 】 武昌的高校,黄鹤楼省博的历史底蕴,武汉司机的热情,还有江汉路的租界风情,都是我爱上武汉的理由。   剧情一:武汉,光谷鲁巷,某处麦当劳 一座城市代表着一种声音,而武汉传递给我的声音是一种大中华,华夏民族的声音和气魄。   1 算算这是我第四次来到武汉了,这次同行的伙伴就是我的闺蜜——冬瓜   2014年,冬天,小呆回武汉,坐在光 …

别错过那个宠你的人

  此刻,她坐在我对面,轻轻地端起小瓷杯,微微翘着兰花指,小口地吮着咖啡。岁月就像是指尖滑落的水滴,在她身上似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虽年届不惑,但依然温婉美丽。论不上大家闺秀,但也是有些情趣的。闲暇之余,她喜欢弹弹琴,读读诗。唯一遗憾的是她至今仍是孑然一身。二十多岁时,亲朋好友张罗着帮她相过几回亲,但最终都无疾而终。旁人都说她眼界高,但究竟是什么缘故,不得而知。过了三十,做媒的人渐渐少了,她的日子倒 …

升神记之第五章俏语温言

  【1】 对于那些害人虫,你不打,他就不倒。你让他们一寸,他们便要进一尺。哪怕轻尘想做个好好先生呢,从此以后也是不能了。   当我还是少年时,我才跟他相遇,那是在夏天,他就像那抹阳光刺进了我的世界。当他热情、毫无忌惮地与我说:“我是若晨,交个朋友吧?”我的心就砰然震动,但是还是不自觉的举起画板,躲进那片阴影里。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轻尘想到王小龙对自己所做的种种:欺凌(让黄毛啐他)、诬陷(那本黄 …

曼珠之语

  初次见麦的时候,是在七年前一个酒吧的晚上。当时恰好与许久不见的朋友在酒吧碰面,喝些酒,说些话,听刺耳的器乐,誓要疯狂一回。   酒吧不是个特别能吸引我的地方,往往因嘈杂与气味不适的理由拒绝友人的邀请,除非主观意识行动的情况下,近乎与它无缘。 丹砂   记得麦与男友坐在离吧台不远的沙发上,侧身与男友相对,彼此间散发出的爱情荷尔蒙在滋滋作响。友人还玩笑的说然我赶紧找一个,便也可以这样欢愉尽兴了。 …

心有欢喜听音乐——民谣篇

  认识温先生之前,我是个只会听听陈绮贞和张悬的伪民谣爱好者,以为小众的音乐就是民谣,对民谣音乐的定义仅仅限于弹几个吉他和弦。 我喜欢听民谣与摇滚   直到我21岁那年,温先生走进了我的生活。 我喜欢民谣摇滚不是因为它小众,为了显示自己多么有逼格与众不同;也不会因为它独特,而觉得自己看上去会是有故事的女同学,更不会因为它火了被大家熟知之后就不再哼唱。我喜欢它只是单纯觉得它的每一句歌词都可以走进我的 …

渴望爱的人,全部爱的很英勇

  他爱过一个短发姑娘。   她脸庞瘦瘦的,眼睛大大的,显出干净的模样。她不爱化妆,皮肤很好,喜欢在胸前别一枚亮晶晶的胸针。没人打扰的时候,她可以安静地坐一下午。他问她在想些什么,她说,只是听听周围的声音,想些无关紧要的事。 文/木呓   他从未强烈地爱过一个人。所以,他从没有强烈地爱她。 夏寒38岁时遇见28岁的刘溪,那天他开车回家,看到路边有个女孩边走边哭。那是个很冷的冬夜,北方的风呼呼的吹着 …

云与月

  卢卡这时候还在听歌,是在二手店里淘来的旧胶碟,用破旧的二手唱机播放,那种纯粹浑厚的音质总给他一种平静的响受。 阳光飘散在空气中,并着浇花的水珠落下,啪哒啪哒的微弱水声被纸张翻动的灵魂所卷走。天难得的晴了,巷口露天的咖啡馆零零散散的坐着来吃早茶的人,一杯咖啡一碟面包,慢悠悠的吃着,低着头看报。   这不是台好看的机器,带着一个大喇叭,黯淡的颜色褪去了大半,总觉得残留,机身上那道明显的刮痕被那个用 …

玉兰

  恭喜你,亲爱的萧伊静,你生下一只可爱的“猴子”,从此你便身为人母,慈爱的母亲。你的孩子聪明可爱,未来还会飞黄腾达帅气潇洒。在这个看脸的年代,无疑,你的美丽容颜给他带来了一生骄傲的资本。你的善良宽容也会给他带来绝好的家庭教育,让他人生路走的更坦然。 (自己写的,就酱)   “兄弟们,走,今晚我管酒。”  我该怎样开始这个故事?毕竟这个拐角只是这座城市中那么多不起眼的拐角之一而已。   “哟,今儿 …

春潮

  我们是等待戈多的人还是推石头的西西弗,这都不重要,倘若一个人可以在曼哈顿感到自在,又何必一定要去晒墨脱的太阳。   –题记 1   十一月初的芜城,天气冷,秋雨是昏黄的,日光灯凉而乏味的光。那个悠长的梦里全是湿润的、滑腻的青苔,像蛇的皮肤一样,冷冰冰的触觉总是在半夜里将我惊醒。我心情低迷,已经过了一月有余,仍然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邵天坐在地铁站旁的候车椅上,左手上拿着一杯豆浆,右手 …

若阳光明媚,如影相随

Part1 我是一个自由自在,随处拍点小东西的流浪者。每天游走在不同的角落,收集着处处的芬芳与瞬间的光彩。在我眼里,相机就像真实的魔术师,既能让时光倒退,还能将时光定格在某个时间点。真实里带着若隐若现。      我喜欢在阳光下采点聚焦,因为我一如既往的认为阳光下的万物都具有最饱满的活力,而在阳光的映射下,他们都会散发出最纯真的浪漫色彩和生命的质感。比如在阳光下翩翩飞舞的蝴蝶,拍打着翅膀时的自由与 …

《蓦然回首,流年已逝》(二)

  【文案】   “忆昔去年春,江边曾会君。今日重来访,不见知音人。但见一抔土,惨然伤我心……”堂上醒木一拍,全场寂静。 目录      上一章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我把我的姓氏送给你(下) 郗柠是个行动派,打定主意的那天晚上,她爬上了小夜每晚看星星的那棵树。这是她第一次尝试爬树,中间有好几次都差点摔了下去,饶是这样,树上的人依旧没有要帮她一把的意思。 最后,一身狼狈的郗柠终于爬上树杈, …

时光短浅,此去经年

  静沐说“在所有他在或者不在的时光里,我始终,一意孤行的回忆着他。”    梨和他的男朋友沐同居在一间不足三十平米的屋子里,梨为了生活更好出去打工,老板娘是个热心肠的人,但是表面上又让人生畏,初到哪里时梨负责简单的收拾东西,看管东西,时间久了老板娘看着她不错有让她帮着看货入库记账算账,虽然忙一点但是收入也是不错的。   彼时,晚风穿过繁茂的枝桠,吹动她的青丝,夕阳的朦胧里,带着浅淡微笑的她,目光 …

新疆并不远

  马新疆站在架子板上,头顶是毒辣辣的日头。 “新疆,上砖!”新疆答应了一声,急忙抱砖过去。“新疆,来灰!”新疆赶紧抓铁锨把灰盆盛满。新疆今年初中毕业,没考上重点高中,爹妈都说再复习一年,可是新疆不想复习了。李小晴去市里学美发,想让新疆一块去。新疆说:“等我攒够钱再说吧。”   李小晴眼睛又大又黑,像两颗带着亮光的葡萄。长长的睫毛一眨巴,马新疆心里就开始擂鼓。 此时此刻,在这条灯火落幕的街道上行走 …

年终奖是钻戒「奇思妙想」

  砸伤了人   周波是一家公司的职员,这天晚上,他和同事聚餐,饭后几个男人溜达回家。突然,周波提议说:“咱来打赌吧,谁输了,下次聚餐谁请客!” 老板一改往日吝啬,给每个员工发了一枚钻戒,出手之豪绰,前所未有,大家惊讶之余,纷纷欣然受之,个中缘由,无人深思。   可怎么打赌呢?正巧,前面有个窨井没有盖子,旁边还有一堆破砖头。周波便说:“咱就赌往窨井里扔砖头吧,每人一次机会,谁没扔进去,谁请客。怎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