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株蔓过墙壁的爬山虎

  杜苏苏一个人住,租了间离公司不远的小公寓。不大的空间,摆了几样很简单的家具,看起来,也算是个窝了。 杜苏苏最喜欢的是那个向南的阳台。花盆里种了几株爬山虎,已经悄悄爬了半面墙。下班回来,杜苏苏会倚在围栏上,吸一支烟。傍晚的风,缓缓地吹着,远处有闲散人声传上来,熟稔而又让人心生寂寞。 杜苏苏的隔壁住着对男女。杜苏苏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结婚了。总之,两个人守在一起,三天恩爱,两天吵架。有时,半夜三更 …

暧昧如花,只开一季

  一 沈素心穿着七寸高的高跟鞋,站在街边叫车。时逢下班高峰期,天又飘着雨,那些车鱼一样在她的眼前游来游去,却没有一辆肯为她停下来。倒是飞起来的泥点,溅到她漂亮的长裙上,刚刚在美发屋里做过的发型,被雨丝打湿,软软地贴在额上,狼狈而又难受。 她掏出手机,皱着眉,扫了一眼上面的时间,再拦不到车,只怕真的要迟到了。最要好的闺密今天结婚,晚上在香厨坊宴请知心好友,自己怎么可以迟到? 正在左顾右盼的时候,一 …

爱上独处时的自己

1、 突然有一天我们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我们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了拍马溜须、学会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记得以前这类人可是我们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没错,我们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猝不及防。    也许当初的我们从来都是以最温柔、最包容的心来待人接物。我们以为对方也会以美好的情节作为回馈,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在我们成长的路上那些看起来貌似宽容、善良的前辈们给我们最多的似乎也就只有无视和质疑了吧。 …

一个人,两段情

  她出身梨园世家,5岁学艺,7岁登台,12岁公演,14岁已在上海滩声名鹊起。18岁那年,为了唱响京城,心高气傲的她选择了北上。她不知道,一场恋爱正在前方静静地等她。 那个男子被一群人簇拥着,是临风的树,是海上的月。人生初相遇,擦肩而过,四目交汇,如电光石火,擦燃一段爱。那男子也看到了她,早在她登台试声时,他已在下面赞叹不已。他冲她一望、一笑,她便呆住了,只喊了一声:“梅大爷……” 在台上,他是花 …

我和爱敏有个约会

    肯德基是我工作的场所,我不是里面的什么大人物,一个普通的骑手而已。不经意间时间就从我的车轮下溜走,恍恍惚惚的人生让人迷糊。期待一切都会改变,时空却不曾改变。抬头看也只能只看见苍白的云雾在已经变得灰蒙的天空流动逝去。     今年的夏天的炎热没有带给我深刻的记忆,就悄然离去,凉爽的天气提醒我这已经是秋天了。秋天在我看来只是伤感的化身,在这个伤感的季节总是触碰我心灵最深的记忆,全部的伪装顷刻间 …

itemprop=”name”>红军强渡大渡河的英雄壮举,为世人所折服

赵金泰想造一条能够横渡漕河的船,因为他想和李凤珍搞对象。 参谋回答:“迫击炮已经架好了。”刘伯承说:“叫赵章成瞄准对岸那两个碉堡。我们就几发炮弹了,听命令,一定要打准。”这时,刘伯承取出怀表看了看,正好9点整。他抬头对杨得志说:“开始!”杨得志大声说:“同志们!千万红军的希望,就在你们身上。坚决地渡过河去,消灭对岸的敌人!”然后下达命令:“轻、重机枪掩护,强渡开始!”嘹亮的冲锋号吹响了。轻、重机枪 …

人生若只如初见

  当我翻过几页书想要看看窗外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一张阳光般的笑脸,刹那间竟然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男人辞去朝九晚五的工作。用积蓄,在安静街开了一间名为“最末”的咖啡馆。装修男人参与其中。木制地板。露出红砖的墙体。桌椅没有上漆,露出木的纹路。用一些废品做成装饰,充满艺术感。   不过海和雨水,也是不错的搭配。他自言自语。           女人只有30分钟的午餐时间。她会前往最末 …

张学良饱受骚扰之苦:请可怜可怜我,晚上放我走

  那个辽源州的商务会长啊,后来就是我的岳父,他跟我父亲非常地好,他看中了我父亲。人们常说慧眼识真金,他说我父亲这人可不是个平常人,他将来一定会有作为,就给我订亲家。我太太比我大三岁,就订亲了。我们那时候都要订亲,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什么样的,所以,我跟我太太就是不太和气的。 我的孙子、孙女好多呢,那些乱七八糟的都是我太太把我放纵的。 我跟你说什么道理,我跟我太太啊,我不喜欢我的太太,我们是媒妁之言、 …

春杏枝头少年郎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她低眉顺眼地随着小玉走了。她额前的乌发遮住她藏着冷意的眼睛——那娘当初受的苦,我这些年受的苦,就这样被你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五在府中的日子很清闲。偶尔那个血缘上她要称之为父亲的人,找她去说说话。也就是虚伪的见面。不知道他有什么企图,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良心发现,在这个时候接她来享福。她偶尔会想,夏末到底去了哪呢?他会不会回来?她想回那个院子看看。但她每次想出府的时候,却都遭到阻拦。看他们戒备的神色 …

“围”城

   弱冠之年。他们偶然在城中的烟花之际相遇,从此,他甚是喜欢那座城,只是因为那个人。他渡山,渡水,却始终渡不过那扇门。他大放厥词,弃盛世芳华,心甘静候伊人。初起经年,信心满满,都未曾动摇。这城中之人也并非铁石,只觉此缘并非三生定。可总有年少贪恋之心,又怎能说得明,道得清。便作沉默不应。   而立之年。身处桃缘,周遭芳艳扑香,便不再心守一城,可城中之人却好感倍增,也不曾道破。只是误以为,十年之久, …

募捐

 <一>   早上和朋友唱完歌,刚从玉树KTV出来不多久,阴沉沉的天空就飘起了雪花来。   这是新年过后,2012年的第一场雪。   昨天晚上我留意了一下天气预报,预报说今天是晴天的,谁知道竟然下了雪。   一阵寒风吹过,从衣领灌进身体,疯狂的汲取身体里最后一点温暖。我把衣领竖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向里缩了缩脖子。林晓凤把粉茸茸的毛大衣紧了紧,带上了我新年时送她的那顶毛茸茸的帽子,整个人看起来很可爱极 …

春杏枝头少年郎

    她轻轻与他十指相扣,就像当初那样。感受到手上的温度渐渐流失,她的眼泪更加汹涌。     “我爱你。”夏末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像是一句誓言。     身旁少年的身体从脚开始,渐渐消失,那笑容却是恒久不变。琥珀色的眸子中,只有自己。     我也爱你。 澳门新葡亰76500,    想起那时初见,他飘逸若仙,眼神澄澈干净仿佛不属于尘世。但她不知为何,觉得他离自己很近很近,他的温柔只对她一人。 …

水墨青花 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福州,你给我记住了。”   乔非的到来,一诺心底的某一处开始慢慢融化,就像春天到来,河面上的冰。   寒假开学后的相处变得顺理成章。一起吃饭,泡图书馆,他给她拎壶,送她到宿舍楼下。没有牵手,没有其他。   大鸟告诉他,对待一诺,要慢慢来。   篮球场上,一诺捧着《雄辩术原理》看苏墨打球。   “你不去医院见习?”一诺很是纳闷准毕业生乔非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与自己耗在一起。   “一诺,你这女朋 …

避雨

    晚上下起大雨,在郊外的一名女子跑到一间破庙避雨。 天很冷,她的外衣湿了,穿在身上更加冷,便凉在一边,讲庙里的稻草堆在一起,坐在上面卷缩着。 手脚冰冷,那是刺骨的痛,她忽然想起自己外衣有一盒火柴,她马上把周围的木条木棍堆在一起,瑟瑟地从外衣掏出被打湿的火柴盒。 她打开火柴盒,发现里面的二十根火柴湿了。她还是不死心,一根一根拿出来划,试到第十八根的时候,火柴燃了,她眼前一亮,快速伸向木堆想引燃 …

十元的戒指,蛋炒饭的爱情

  他也喜欢闻太阳的味道。但是,他更喜欢抱着我,闻我的味道。      他说,那是一个好老婆的味道。      我们在十五天里,花了八十五元。      他坐公车花了二十六元。早餐,三十元。中餐,我没吃。晚餐,二十九元。      他发了工资,带我去逛街,他说,你想要什么呢,让我买给你。      我带他去我每次买菜时经过的一个小闹区,那里有很多小摊,我指着小盒子里的一个戒指,我说,要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