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回来的老婆

  婚后一个月,他回到城里继续做建筑工。她一定要跟来。于是,他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干活,她在脚手架下给他和工友们煮饭。很少的一点伙食费,她尽力做出可口的饭菜。而每隔十来天,她定会包一次荠菜馄饨,她知道那是他最爱吃的。   包馄饨那天,她要早早起来,赶去菜场买回一车小山似的新鲜荠菜,然后洗切。忙活一天,当晚上男人们疲惫地回来时,大锅里的馄饨正在翻滚。他狼吞虎咽地大嚼起馄饨,倍感幸福。晚上,他扳过她苗条 …

苏景朵爱了你这么多年

  默默喜欢了他很久   我是苏景朵,暗恋隔壁班的帅哥林向阳。那种暗恋是豆蔻梢头初见的心悦相知,羞涩懵懂却真实。当林向阳迎面走来的时候,我装作若无其事地和米夏说着最新的八卦。直到他完全走过去了,我才听到一旁的米夏生气地数落我:“花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那一刻,我的心里眼里只有林向阳。那些空气里缓缓流动的青草香,还有校园里的人来人往,都只不过是朦胧的布景。   今天的林向阳穿一件红色毛 …

无纸化爱情

  那年春节,他决定带她回老家。     他们在北京打工,他是拉货司机,她在私企做文员,两人已经三个年头没有回家了。儿子的相片一张一张从老家寄过来,一次一个样儿,她看着照片,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每到这个时候,他就安慰她说,今年春节一定回去。     临行前,他给她买了身新衣裳,大红的羽绒服,把她打扮得像个漂亮的新娘。两个人开着货车,欢天喜地地上了路。     广播里不停地说,南方地区遭遇了罕见的 …

海上生明月

  天渐渐暗了下来。西边的一抹晚霞,如血一般殷红,娇艳漂亮;渐渐地,失去了血色,变成浓浓的一片黑。东边,一轮明月升上天空。月亮从地平线上先露出半个脸庞,发出淡色的红,像巧妮出嫁时脸上的红晕。后来慢慢地爬上天空,越爬越高,静谧的挂在树梢上,皎洁而明晰,隐隐能看到上面的阴影。那阴影像一个女人坐在一棵树下纺棉花。         今天,是8月15日是我国的第二个传统节日,大家都叫它中秋节,中秋节最主要的 …

做我的天使好吗?

  一位穿着时尚的美女坐到了男孩的身边,勾心的对着男孩笑着,暧昧地对着男孩吐气,男孩抬头看到一张美丽又娇艳的脸,不知怎么的,从心里伸起了一种想吐的感觉,把酒钱一扔,疯地似跑出了酒吧。   女孩低下头沉默地守卫着她的习惯,男孩转身摔门而去,室里的女孩,无声地流下了眼泪……她的心很痛,她没有告诉男孩,有些习惯,是永远也改不了的……   男孩悄悄的把自己股份的一半卖给了别人,而他也从董事长变成了投资者, …

左耳前传 第13章 饶雪漫 在线阅读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每天晚上放学回家的路上总是很匆忙,底着头用力地走,最怕碰到情侣,那样我就要绕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只是觉得我是在为爱让路。 放学到家打开电脑,QQ亮了,第一条信息就是时漆发来的:“我不明白你这什么要这么做!” “什么?”猫猫有些不明白。 “日记是私人的东西,你居然拿出去发表!” “那是我的事,你管不着!” “写了我,我就要管!” 秦猫猫的眼泪汪在眼眶里,字噼呖啪 …

王小山的爱情

  满身疲惫的王小山坐在马扎上,托着瘦瘦的腮帮子,望着不远处的一家酒店门口发呆。那里,正清晰地传来一阵阵喧天动地的锣鼓声。那是酒店为新人结婚而奏响的喜庆之乐。   王小山不由地就想起了女友柳青。   柳青是他的女友。王小山来城里之前,柳青就是他的女友了。柳青和他一个村的。柳青的爸爸还是村长呢。这让王小山很神气。都成了村长的未来女婿了,能不神气?当然,王小山很清楚,其实村长是不怎么把自己放在眼里的, …

昙花一般等待爱情

  第一章 新进职员张佳禾向你报到   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萧笠抬起头来,恰好看见一双清澈的眼睛正张得大大的看着自己。眼角有一颗盈盈欲滴的泪痣,整张脸没有任何修饰打扮,给人清清爽爽的感觉。“你终于发觉我了……”对面的女孩子一双眼睛纯净无杂地看着萧笠面前的职务牌,“你是经营部的主管对吧?”萧笠实在想不出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孩子,脸色一沉:“小姐,这是公司办公室,请不要随便乱闯,要我叫保安吗?”那 …

用爱取暖

  杨怡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滴滴答答的下着的雨滴,心里感到更加烦躁了。现在是不是应该打电话跟黄德分手呢?   还记得自已和黄德相遇是在一辆长途汽车上,那时自已晕车晕的迷迷糊糊的,坐在自己旁边的黄德笑着递了瓶水过来,出于礼貌便与他交谈了起来,才发现两人居然是在同一所大学读书,于是下车前就相互交换了电话号码。   于是,两人在学校的交往越来越多,渐渐地,情不自禁的堕入了爱河。有时两人就牵着手在学校里 …

爱是恒久幽静的花

  他们的爱倒像是亲情。 中文名:塞缪尔·贝克特   认识前,他们各自皆曾有过爱。可那些如同秋日中花骨朵般的爱,尚未来得及绽放就在寒风里萎谢了。但他们认为,即便如此只是令爱情之花盛开的暖风儿还没吹拂过来。他们相信一定会有这么一天。 外文名:Samuel Beckett   可不是,1932年3月的一天,那是一个阳光明媚蛱蝶飞舞的日子。她来到一个公园,选择了一个美丽幽静处,支起画板开始写生。她专心致 …

爱你24个小时

  我和老公毕杰其实完全是两种人,他是个有点天然呆的理科男,不解风情,不懂情趣,不会说甜言蜜语,更不知浪漫为何物。我却是讲情调重品位的文艺女生,爱幻想,情绪化,注重生活细节,向往浪漫动人的爱情。   一开始,我当然看不上他这样拙嘴笨舌的理科男。我的前几任男友,个个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琴棋书画诗酒花,聊起来如行云流水。可是一进入现实生活,我看着张口巴黎时装流行趋势、闭口弗洛伊德的文艺小生们,面对着坏掉 …

17.霸王龙换了新发型 龙日一,你死定了2 小妮子

  我正在和周公牵手走进庄周梦蝴蝶的时候,手机“嘀嘀”地叫了起来。谁呀?我恨恨地转过身,眯着眼睛打开信息一看,又是苏小鱼这家伙!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上课铃叮铃铃铃地大叫了起来,大家立刻正襟危坐,小红豆老师走进了教室,他脸上的美丽青春痘还是开得很旺盛呢,嘻嘻。O—O‘奇怪,我怎么老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拨我??一?’是从墙壁方向发出的。但是扭头去看,除了白白的墙壁什么东西都没有,真是邪门。更邪门的是,当 …

再见是我的眷恋

  当初看巴金老人的《家》时,印象最深的便是那句“”分离,永远的分离,这种情形比死别还要难堪。 转自新^O^心(^_^)(日志)其实是那年的自己   春末的季节犹受人备爱,一只白鹭在窗前觅食已好些天了,观者深切地俯下头颅,看它用极为优雅的姿势来扬起风采。 2013-8-18 10:01   我记得很多年前,我也是观者中的一位,和着夏普。那时周边景色堪为“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 …

那个夏天,我们没有再见

  如果你把爱写成兵临城下的不朽传奇,我一定会披荆斩棘地奔赴而来。   那一年的那个夏天   感情的戏,我不会演技,在这路口,我只会等待,以至于在等待中错失了太多的美好。这一转身就是一辈子,一辈子太久,久的让我们在那一年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我们离散在六月,离别时,我们都未回眸,害怕一旦回望就会不舍的离开对方。那一年,我们是是无忌惮的快乐着;这一年,我们隔在天涯海角,再未谋面。这些年,我都一直深深 …

【舞文弄墨】修路

  落日的余晖从远处的山顶柔柔的射过来,轻轻地泻在空荡荡的小村庄。高大的柏杨树影斑斑驳驳地披盖在一间简陋的土胚房上。 马占山姓马,可他一见了马就犯愁。    大山深处的马铃村,每到黄昏,那大大小小的马就在村后的马铃坡上悠闲地吃着草,渴了就往坡下走——有条清澈的河流从山里蜿蜒而来。那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啊,青山绿水间,马铃声声响,野花阵阵香,清泉汩汩流,映衬着夕阳的美景,真真是文人笔下“无思无虑”的桃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