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永红:苹果的味道

曾经有一位老人在黄土高坡的梯田上经营了一片苹果园。每当春天来临,果树萌发出稚嫩的毛茸茸的灰白色的幼芽。待这些幼芽长成椭圆形的嫩绿色的小叶片时,叶片中间就长出一簇簇白色的花蕾。花蕾一天天地长大起来,开出一朵朵的白花。在果树花盛开期间,果园里满是白茫茫的一片,到处飘逸着果花的幽香。花期里,老人忙得疏花。花期结束,果树上便结出众多的毛绒绒的小苹果。待确保幼果健康的情况下,老人又忙着蔬果。蔬果之后,老人便忙着给果树施肥、浇灌、杀虫、套袋。待苹果接近成熟时,老人还得忙着除袋。在老人的辛劳和精心务养下,果树长的干壮冠扩,枝繁叶茂,果实累累。每当苹果成熟的季节,整个果园里的果树上都挂满了一张张红扑扑的笑脸,微风过处,浓郁的果香扑鼻而来,招来许多人采摘。

办公楼外的护坡上,长了一棵小苹果树,也不知长了几年,有一米多高了,细细的枝杆伸出了墙外。
站在办公桌前透过窗户正好可以看到那棵小苹果树,不经意间,那棵小树的枝头竟挂满了红红的小苹果。一群放学回家的孩子发现了这棵小果树,小家伙们肯定是闻到了苹果的香味,一时间,那堵墙上热闹非凡,墙头爬满了圆圆的小脑袋,他们个个垂涎欲滴的看着那些近在咫尺,却吃不到嘴的红苹果。只见孩子们拿手拽,用小棍勾,可那些顽皮的小苹果怎么也到不了小家伙的手中,看着即将到嘴的美味就这样放弃,真是太可惜了。这时,有两个胆大的,翻过矮墙,跳到苹果树边的台阶上,三下五除二,小苹果树在摇摇晃晃中被小家伙们摘光了果实,分发战利品后,咬着清脆香甜的苹果,蹦蹦跳跳回家去了。
看着眼前这群欢乐的身影,我不禁想起小时侯家中院子里的苹果树,在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院子里的果树可是给我们姐妹带来了无穷的快乐。每年当那些苹果树开始结青涩小苹果的时候,看着树梢挂着的小苹果,甚是可爱,忍不住就想摘来咬一口,一口下去也只是尝到青青淡淡的味道。过了一个多月看着苹果一天天长大,总是忍不住要去偷吃,满口的咬下去,啊,又苦又涩!即便是这样,也抵挡不住苹果被我们偷吃的诱惑,总是过几天就要摘一个尝尝,看她变甜了没有,似乎那些小小的苹果一夜之间就可以长大,我们也能快快的吃到又香又甜的苹果。在我们姐妹的翘首期盼中,苹果终于成熟啦!那些幸存下来的,高高挂在枝头够不着的红红的脸蛋,才吊人的胃口呢!好不容易等到摘下来了,还没等大人们尝一口,就被我们姐妹一抢而光,妈妈也总是乐呵呵的嗔怪我们一群馋嘴的小丫头。可以说我们姐妹就是在吃着这些青、苦、涩、甜的果子中长大的。如今,我们姐们都已长大成人,想吃苹果再也不用等着、盼着、看着了,但那些买回来的苹果却总也找不到小时候那样的感觉了。可仔细想想,这人生的道路,不也和苹果一样,饱含了青、苦、涩、甜……,也才使我们真正懂得了生活的含义和做人的道理,才使我们逐渐走向成熟。

在果园里最高处的一级梯田里长着一棵高大的苹果树。此树主干的枝梢上结着一颗体格硕大,形状浑圆的苹果。其色红润,其表靓丽,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引人入胜。她高高地独居枝头,高傲地仰着头,目不俯视,眺望着远方,似乎充满了期待。

时入中秋,到了苹果采摘的季节,老人开始收获自己一年的希望了。一天,老人来到这棵果树下,踩着梯子上去摘苹果。树下部的果子全被摘掉了,然后老人站在梯子上,踮起脚,一探一探地欲摘那树梢上的红苹果,可是怎么也够不着。老人便对着那颗苹果树说:“红苹果,红苹果,你快下来,让我带你快回家吧。”

红苹果独立枝头,心不在焉地向着远方东张西望,不肖一顾地说:“我才不跟你回去呢。你家里穷成那样,连我安身的地方都没有,我跟你回去干嘛?”

老人听到这话,唉声感叹道:“哎,真是世道变了,连个苹果都嫌贫爱富澳门新葡亰76500,!”老人只好摇摇头,伤感地走下梯子,离开了这棵果树。

澳门新葡亰76500 1

又一天,一个农民模样的小伙子来到果园。小伙子身材高大壮实,五官端庄,皮肤黝黑,性格内向,为人憨厚、实诚,但他也有一颗火热的心。当小伙子发现独居树梢之上的红苹果后,他便来到果树下想把她摘回家。他想尽办法,可就是怎么也够不着她。于是他双手握住树干使劲儿地摇晃,企图把那颗红苹果摇晃下来,然而他的努力全是徒劳。红苹果依旧高高地挂在树梢上,随风飘摇着,红扑扑的脸蛋在阳光下依旧光彩照人。她依旧眺望着远方,似乎还是在期待着什么。

小伙离开树冠下,走出树荫,站在树旁,抬头仰望着树梢上的红苹果,嘴里念念有词地道:“红苹果,红苹果,请你下来吧,让我带你回家去。”

红苹果独立枝头,头也不低地对小伙说:“看你那傻大个样儿,土不拉几,黑不溜秋的,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响屁,还想让我跟你回家,简直是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小伙子被红苹果数落了一番,无地自容地头也不敢抬,只好恢悻悻地离开了。

又过了几天,从山外来了一位小伙子。他五短身材,瘦骨伶仃,留着鸡冠头,染着黄毛,穿着一身时尚的黑西装,上衣外套敞开着,脚上蹬着一双名牌黑皮鞋,鞋面上落了一层厚厚的尘土,双手插在两侧的裤兜里,迈着罗圈腿,摇头晃脑地来到这棵果树下。他仰起头,望着树梢上的红苹果,垂涎三尺,极欲得到那颗红苹果。然后,他急屁火烧地绕着那棵苹果树绕了几圈,可是毫无办法。之后,他捡来一根棍子,踮起脚,仰着脖子,一跳一跳地想把红苹果打下来,可是最终还是无可奈何。最后,无奈之余,他仰视着红苹果,祈求道:“红苹果,红苹果,请你下来,让我带你回家吧。我爸爸可有万贯家财,就我一个儿子,如果你跟我回去,将来的家财都是你我的。”

红苹果依然高傲地居于枝头,望着远方,对他连瞟一眼都不瞟一眼,然后说:“看你那小样,尖嘴猴腮的,站没站相,走路还迈着个罗圈腿,兴头晃脑地。一个男人,没一点出息,只靠着老爸活着。万一有一天你老爸倒霉了,你家破产了,你靠谁呢?快快走开吧!别丢人现眼了。”

听了红苹果的话,小伙子只好迈着他的罗圈腿,焉头耷脑地灰溜溜地离开了果园。

又几日之后的一天,一位身材清瘦的高个子小伙子从山外而来。小伙子留着分头,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发蜡铮亮,油光可鉴,面部白皙,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穿一身毛料高档西装,打着暗红色的领带,脚穿一双油光铮亮的皮鞋,说话彬彬有礼,一看就是一名有学问的知识分子。待他来到这棵苹果树下,他仰望着树梢上的红苹果,毕恭毕敬地向着红苹果微微鞠了个躬,仰视着红苹果,自我介绍道:“鄙人,姓郭,名兴,家居延州,美国哈佛大学博士生,现在京城工作。今日有幸到此遇见您。想请您下来与我同去京城,怎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