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回百转的爱恋

 

  
艾佳是某中学六年级的班主任老师。今年27岁。相貌中等,属于站在人群中容易被忽略的那种。再加上工作很忙,所以一直没有男朋友。父母一直催她赶紧找个男朋友,并且还时不时给她安排个相亲什么的。这让艾佳不胜其烦。因为她对相亲本来就很排斥。最重要的是她的心里埋藏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她爱上了她们家的“房客”——安小文。
安小文一年前租住在她们家里。因为她们家是三室两厅,一百五十多平。艾佳是独生女,经常不在家,父母就想出租一个卧室,觉得这样房间能充分利用,还能赚一些生活费。刚开始,父母跟艾佳商量的时候,艾佳不同意。艾佳觉得让一个陌生人住在家里,简直是不可思议。她觉得父母年龄大了,万一房客是坏人呢?那麻烦可就大了。所以坚决投了反对票。父母拗不过她,也就没再提房客的事。
艾佳以为父母放弃了租房的念头。谁知没过多少日子,她下班回家,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小伙子笑着做了自我介绍:“你就是艾佳吧。我叫安小文,是你们家的“房客”www.haiyawenxue.com
。伯父伯母去买菜了,他们要我转告你。”
“哦,谢谢。”艾佳说完回了自己的卧室。关上门,她立刻给父亲打电话“你们怎么回事?我不是不让你们往外租房吗?你们又不是有两套房子,往外租一套。你们就这么一套房子,还要租出去一间,那不等于没有隐私了吗?我不管,你们怎么把人请进来的,还怎么请回去。”艾佳说完生气的挂断了电话。
吃了晚饭,艾佳见安小文进了房间,就让父母解释为什么这么做。谁知父亲一脸高深莫测的微笑:“佳佳,你先别生气。你听我说。就在两天前,我的老战友安立新打电话给我,他的儿子安小文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网络公司上班。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一个人在外面住,,他们有些担心他吃不好,想让他在咱们家借住一段时间。当然人家是要给房租给生活费的。你想我们是那么好的朋友,我能收钱吗?再说了,人家只是住一段时间,又不是常住。”
“虽然是这样,不用再担心引狼入室,但我还是觉得别扭。家里突然多出个男孩子,还要一个桌上吃饭。哎,这貌似家人的陌生人!真悲催呀!”艾佳很无奈。
这时艾佳的母亲说话了,“佳佳,前两天我上网,才知道现在有很多人把自己多余的房间租给陌生人住。有的人还因此成为朋友了呢?这还是一种时尚呢?怎么,你不知道?杂志上也说了,这叫做‘住在隔壁的陌生人。’”
艾佳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教授母亲是幸还是不幸?她的思想永不落伍,永远时尚,甚至比她这个做女儿的心态还年轻。她有时候就会想,母亲那么智慧漂亮,父亲年轻时也是一表人才,而她却长的那么安全。她有时候真怀疑她是不是父母的亲生女儿。否则为什么父母的优良基因,她没有得到丝毫的遗传呢?当然有时候跟母亲开玩笑,她也会提出这个疑问,母亲就会很严肃的说,“你当然是我们的亲生女儿了。真是个傻丫头,就会胡思乱想。”每当这时,艾佳就会做趴在母亲肩上做悲伤状,还不忘说一句:“我真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了上帝,让他老人家这么对待我。”这时母亲就会微笑着对艾佳说:“艾佳是世界上最善良可爱的女孩。上帝都起了嫉妒心,所以才会把美貌给你减了几分。不过,佳佳,你要记住,没有不老的容颜,只有不老的心灵。心灵美才是永恒的美。”
自从安子文住在艾佳的家里,艾佳的父母比以前更开心了。因为安子文很会讨两个老人的欢心。有时候帮艾佳的母亲修个水管,有时候又帮忙修个电脑什么的,每次还都能修好。艾佳的母亲对这个既勤快又能干的年轻人很是满意。艾佳的父亲喜欢下象棋,安子文也喜欢。两个人没事的时候就在一起过过招。安子文对艾老的棋艺相当的佩服。艾老每次和安子文对弈,总是专心致志,心无旁骛。面对一局中的千变万化,艾老也总能坦然以对,沉着冷静。两个人对弈,各有输赢。不过还是艾老赢的次数多些。艾老对安子文的出奇制胜也大为赞赏,常说后生可畏。两三个月的时间,安子文就融入了这个“新家”,俨然就是这个家庭的一员。
不过在这期间,艾佳却有些讨厌安子文。她觉得父母对安子文太好了,简直把她这个亲生女儿忘记了。二十多年来,她自己独享着父母对她的万千宠爱,现在突然冒出个陌生人来要分享那份爱,她心中有中莫名的不舒服,酸溜溜的像喝了一瓶子醋,怎么看都觉得安子文特不顺眼。
记得有一次吃饭的时候,艾佳的母亲为安子文夹了一块带鱼,艾佳就生气的放下碗筷,回到卧室不吃饭了。艾佳的母亲似乎明白了艾佳的想法,走到卧室去劝她。“佳佳,怎么了?又耍小孩子脾气。不就是块儿带鱼吗?我再给你夹一块儿,怎么样?快走吧,要不然安子文会笑你小气的。”艾佳说:“随他怎么笑话,我才懒得管呢。我才是您的亲生女儿,您别搞错了就好。”艾佳的母亲不禁笑了:“怎么你就长不大呢?还像个几岁的孩子。我当然知道你是我的亲生女儿了。子文他不是客人吗?有什么好计较的。你呀,就是瞎吃醋。”艾佳这才随着母亲出来吃饭。
安子文心知肚明,见艾佳重新坐下吃饭,连忙带了一块儿带鱼放到艾佳的碗里。“佳佳姐,你吃。”艾佳竟有些不好意思了:“谢谢。”“不用跟我客气,我这叫借花献佛。”安子文笑着说。
这天,艾佳回到家里,看到一大堆东西摆在客厅的茶几上。有营养品,烟酒,还有一套裙子。“妈,我回来了。我们家来客人了?”艾佳冲着厨房喊了一句。“没有来客人。你是说茶几上的东西吧,那是子文买的。”艾佳的妈妈在厨房说了一句。艾佳来到厨房:“妈,他怎么想起给我们家买东西了?”艾佳好奇的问。“佳佳,其实子文这个孩子还是很懂事的。自从住到我们家里,没少买东西。今天买点水果,明天买条鲤鱼的。我对他说,‘以后不要总买东西了,年轻人用钱的地方多着呢。’他却说那只是对我们聊表谢意。佳佳,我看子文这孩子虽然比你小几岁,人情世故方面却懂得不少,比实际年龄成熟不少。这方面你可得跟他多学学。别总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哼,我都当他是小屁孩,我跟他学什么?”艾佳不服气,“不管他心理年龄多大,至少我比他早出生几年,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吧。论资排辈起来,他还是要叫我姐。”
那是一款白色的套裙。艾佳穿上在镜子面前照了照,觉得镜子里的人很可爱。那是我吗?看起来才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她觉得安子文眼光不错,裙子很适合她。平时她不怎么打扮,经常是白衬衫,牛仔裤。这次穿上裙子,她觉得自己跟平时完全不一样了,多出了一些优雅和女人味。就是这条裙子,让艾佳对安子文的印象改变了不少。她觉得自己对安子文以前不太友好,该找个机会表示一下歉意。
星期天。艾佳告诉母亲,她想约安子文晚上在外面吃饭,对安子文表示谢意。艾佳的母亲很高兴,说:“那我就不给你俩做饭了,你们好好玩。”安子文第一次收到艾佳约他一起吃饭的短信,心中开心不已。他想:“这个丫头终于不再敌视我了。”
这段时间住在艾佳的家里,他对艾佳有了更多的了解。艾佳是个性格单纯的女孩,不矫揉造作,很真实。虽然不漂亮,但也很可爱。他觉得这就够了。一开始父亲给他艾佳的照片,他对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那么一个普通的女孩。可是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对艾佳有了那种特殊的感觉。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艾佳在阳光海岸订了位子。两个人竟然是前后相差不到五分钟都到了。艾佳穿着那套安子文买的白色套裙,把一头浓密的黑发披在脑后。脸上也稍稍修饰了一下,画了淡妆。看起来恰到好处。安子文则是白衬衫,卡其色西裤。一副深色墨镜让他看起来有了些酷酷的感觉。艾佳觉得今天的安子文有着别样的帅气,安子文也眼前一亮,画了淡妆的艾佳竟然能划到漂亮女人的行列了。这是安子文从来没看到过的。因为艾佳平时从不化妆。

 

  两个人都有些愣神儿。还是安子文先开口了:“不用这么正式,在家里吃也挺好的。”艾佳说:“你不知道,我这个人很难开口道歉的。在家里当着我爸妈的面,我哪能张的开口。所以只有我们俩小聚一下了。”艾佳举起酒杯:“第一,我对我以前对你的偏见和不友好表示歉意;第二,我对你给我们家买的礼物表示感谢。来,让我们干杯!”安子文也举起杯,碰了一下,说:“干杯!”
安子文放下酒杯,“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当然。”艾佳很爽快。
“我爱上一个女孩,可是我不知道她对我有没有感觉。”安子文认真的说。
艾佳一瞬间竟然感到无比的失落。“哦,他已经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了。可是我好像也是在今天对他有感觉了。为什么会这样呢?真是造化弄人呀。”艾佳轻轻的叹了口气。
艾佳有点走神。“你说我该怎么办?”安子文见艾佳不吱声又问了一句。
艾佳回过神来。“你可以向她表白呀。”
“可是我怕她拒绝。”安子文说。
“不管怎样,总要试试吧。”艾佳说:“即使她拒绝了你,又能怎样?至少你有了明确的答复,不再受胡思乱想的煎熬。”
“好了,不谈我了。你呢,你心目中的男朋友是什么样子呢?”安子文转了话题。
“怎么说呢,似乎是有一个模糊的影像,也有一些具体的标准儿。比如身高,比如学历等等。可是这一切标准儿在感觉面前都变得没有了意义。只可惜我爱的人早已心有所属。”艾佳说出来心中轻松了不少。
安小文不知道艾佳所指的就是他。“那你就走出那段感情,去寻找真正属于你的爱情。”
那顿饭吃了很长时间。他们两个人好像都有些不舍得离开。
自从那次吃饭后两个人没怎么单独说过话。艾佳以为安子文有了心上人,安子文也以为艾佳早已心有所属。
艾佳的母亲看着两个人自从一块儿吃饭后,似乎不怎么说话了。艾佳的母亲一看两个人没戏,就想张罗着给艾佳相亲。艾佳的父亲也没办法。毕竟孩子们的婚姻大事还是要孩子们自己做主。他又想起多年前他和安子文父亲的对话,那时候,两个孩子才几岁。“以后他们长大了,就让他们成亲,这样咱们的关系会一直延续下去。”安子文的父亲说。
“好啊,不过那是那么多年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好。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万一两个人长大了彼此不喜欢,我们也不能强迫呀。”现在看来,他们的苦心安排——让安子文住在家里,让他们有机会多了解,也没什么作用了。
其实因为安子文小艾佳几岁,所以艾佳毕业后,安子文那边没有一点消息,艾佳的父亲也就没有把当时的话当真,还安排艾佳相了几次亲。可惜都没能成。正在着急的时候,安子文的父亲却写来了信:
艾兄:
一切还好吗?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现在小文毕业了,我想咱们可以实现咱们的约定了。你把佳佳的照片寄过来,我先让小文看看,然后我让小文去你家,让他们好好相处一段时间。看能不能处出感情。你看怎么样?望兄尽快回复!
弟安立新
看完来信,他很高兴,立刻给艾佳的母亲商量。艾佳的母亲也很开心。他们很快回复了安立新。不过他们决定先瞒着艾佳。这才有开头安小文住到艾佳的那一段。
至于安小文,当时听完他父亲说的话,大笑不已。“你们真够老土的,这可是现代社会啊。我怎么觉得我好像是穿越到了古代呢?”不过安小文又觉得这事挺刺激,就又接了一句:“我去,佳佳长得这么安全。我们不会有什么事。再说我得让你不失信于艾伯伯,不是吗?”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现在安小文决定离开。心情却跟来时大不相同。来时是游戏的心情,走时却背负了沉重的爱。他没想到他会爱上艾佳。他觉得即使艾佳心有所属,他也要表明心迹。他发了一条短信息:佳佳,我爱你。就在那天我们一块儿吃饭的时候,我想告诉你。可是你说你有爱的人了。可能我们还是无缘吧。即使我们的父母极力撮合。
艾佳收到短信,心中激动不已。“原来他心中爱的就是我。”艾佳立刻回复了安小文:小文,我也爱你。这也是我吃饭那天想要说的。谢谢你能爱我。我是这么普通,你却长得那么帅气。
看到艾佳的回复,安小文高兴的差点儿跳了起来。他立马又回复了一条:佳佳,你记住,你永远是最可爱的。我就是那个爱你的灵魂和你脸上皱纹的人。当你老了,我依然爱你!
艾佳的眼泪流了出来。安小文居然引用了叶芝的话。她又想起了爱尔兰作家叶芝的那首她最喜欢的《当你老了》:…………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者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
艾佳觉得安小文就是自己二十多年来苦苦寻找的那个人。那个懂得她的人———只说她可爱的人。
安小文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母。安立新夫妇立即表示要马上给他们办订婚仪式。艾佳的父母也很高兴两个年轻人最终能走到一起。当然艾佳最后才从母亲那里知道了真情的来龙去脉。不过她想这些都不重要了,四位老人的苦心成就了他们两个人的真爱,这就够了。

编辑评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