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看到我的寻人启事

   
 1999年的夏天,我走在热得快要化掉的水泥地上,架一副黑框眼镜,抓着一个厚厚的黑皮笔记本。 

  那时候《昕薇》和《瑞丽》这种东西完全不会出现在16岁高中女生的生活中,但我已经懂得用黑色营造气势吓人。某些方面,我很天才。我是优等生,你知道的。这是一道蛊,戴上了一次就欲罢不能。 

  玉兰树的白色花朵薰得人奄奄欲睡,这是一个连小狗都热得躲到校长办公室苟延残喘的午后。世界很安静,但是这并不妨碍教学楼一二三四五楼那些探出头来的人窃窃私语。 

  “风纪部长又出来制造噩梦啦。” 

  “乱讲,是慈禧太后好吧,这个绰号还真适合她!” 

  “看她手上那个黑色本子,那就是传说中的“死亡笔记”哦,上了笔记的名单就准备倒大霉吧……” 

  “不知道哪个倒霉孩子又要撞枪口上了……” 

  我尽可能地挺直了脊梁,虽然太阳已经把我的头晒得像颗爆米花一样炸开,我仍然坚持着不快不慢的节奏。因为,优等生的人生是不允许出现一点意外的。 

  这种出个门都需要置生死于度外的天气,发生火灾的概率是千分之五,地震是万分之三,而UFO突然坠地,把我砸个头破血流的概率,是千万分之一。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不大可能出现意外的日子。 

  然后下一秒左连城的出现,再一次证明了:人生的意外是无处不在的。

 

  二

 

  当时,由校门通往教学楼的那条唯一道路已经被我走了三分之二,途中拦下十三个午自习迟到的学生,无数个班级金闪闪的流动红旗就在我毫不留情的大笔一挥下乘鹤归西。我手握生杀大权,走得君临天下。然后,砰一声,撞在一个人的身上。 

  “哇哇哇”像电视剧安排的所有老套情节一样,一个排在男五号之外,长得尖嘴猴腮的男生跳到我面前,冲我大叫:“你没长眼睛啊,你知道撞了我老大有什么后果么?” 

  我看了一眼他那个眉清目秀却捧了一大把红玫瑰四处张望的老大,摇摇头。
尖嘴猴腮被我无所谓的态度噎着了,气急败坏地跳起来:你不知道我老大是谁? 

  我继续摇头。 

  尖嘴猴腮终于像一头野兽一样爆发:左连城!你居然不认识打遍天下无敌手,风魔万千美少女的A中第一帅左连城?说完他得意地看着我。 

  “哦。”我终于点头,然后无比认真地打开我黑色的“死亡笔记”:“谢谢你告诉我名字,他迟到15分钟,扣一
点五分。” 

  “啪”,左连城手里的玫瑰花掉在地上,他眯起眼睛像发现一头活恐龙一样上下打量我,显然也被吓了一大跳。 

  后来左连城不止一次地告诉我,1999年6月23日这一天遭遇我,绝对比王菲会嫁给李亚鹏还要传奇。 

  那一天,带着一帮人要去追A中校花苏清彩的左连城,打扮得像明星那样型男一枚潮人一条地站在我对面,大声地说:“让一让啊,四眼妹,别耽误我干正事。” 

  我很配合地往旁挪了挪。 

  他眉开眼笑地说好,这才乖嘛! 

  我面无表情地打开传说中的死亡笔记,拿起笔:“你辱骂攻击学生干部,再多扣一分。” 

  踩着我的太后步扬长而去时,我注意到左连城的脸瞬间扭曲成麻花的模样。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背后一个庞然大物砰然坠地的声音。 

  三个钟头后,在八卦传播得比火箭还要快的食堂里,我知道了慈禧太后和A中一帅的世纪决战全部被高傲地从楼上探出头的苏清彩看在眼里,看着左连城因为被太阳晒得久了一条条贴在额上的头发,美人呵呵笑了两声,然后一句话也没说,留给他一个绝尘而去的背影。 

  大家极其兴奋地开始议论:这次左连城势必要杀了慈禧太后的! 

  又有人感叹:可惜了,左连城要是和苏清彩在一起多好,那绝对是A中最养眼的一对,天作之合啊! 

  真遗憾,我还以为我和乔路明是这个学校最拉风的一对呢,连老师当面都要夸我们是金童玉女。当然,背后我们被叫做美人和野兽,这我也是知道的。 

  很显然,野兽是我。温柔清瘦,一个眼神就让BH花痴心跳飙到250的乔路明才是美人。

 

  三

 

  接下来的日子,传说中杀人不眨眼,势力大得叫A中的一条狗去抓耗子狗就不敢去啃骨头的左连城明显没有让群众失望。虽然除去我的校服裙子莫名其妙地短了两公分,宿舍楼下的自行车换了三个轮胎,开水瓶里呱呱雀跃着四只青蛙…….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当然,我这里说的大事是指杀人放火。 

  不,不对,凭借美色。左连城还蛊惑班里一个女生在化学实验课的时候,对我试管里的**澳门新葡亰76500,动了一下小手脚。等我顶着一个爆炸过后留下的蘑菇头去水房清洗时,他很悠闲地靠在水池边看着我,吹个口哨:“嘿,美人,弄新发型啦?很不错。” 

  此时全世界都在屏气凝神地等着看慈禧太后发飚。 

  很抱歉,我让他们失望了。 

  因为我失恋了。 

  我青梅竹马的男朋友乔路明,以一场劈腿无声地宣告,我们over了。 

  嗯,确实是无声。因为我把乔路明家的门捶得地动山摇之后,只有一张纤弱无骨的小手朝我摆了两下,示意我进去坐。 

  于是我沉默地坐着,看新欢的眉眼楚楚,细腰长腿。 

  “乔路明不在。”新欢的语气似乎还很遗憾。 

  我也很遗憾,因为我是在包里揣着一瓶从实验室偷来的硫酸进来的。乔路明不在,直接让A中所有关注我们的好心人,失去了见识慈禧太后是个大大大恶人的机会。 

  就在我失望地跨出门口的时候,洗手间传来了抽水马桶的响声。 

  “唰——”很突兀的一声。 

  我突然觉得很恶心。 

  所有的感情,那些干净得像一个玻璃娃娃一样的喜,怒,哀,乐。就随着这么“唰——”的一声,好像一下子全部被冲走了,什么也不剩下。 

  这时候我的心才开始慢慢地浸入冰冷的砒霜里。最让我难过的不是他劈腿,而是他居然连面对面给我一个解释都不敢。 

  新欢倒是大气多了,她甚至拍了拍我的肩。不知怎么,我突然想起了她呵呵笑着拍拍左连城肩的样子。那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头,当时,是不是也和我一样,突然有租一架飞机从天上掉下来的想法? 

  这场战争输得太惨了,谁叫我的对手是A中传说中不进娱乐圈,是为了给张柏芝和李嘉欣留一条活路的苏清彩呢。 

  天黑了下来,我第一次知道夏天的晚上也会很冷。人一冷就容易变得矫情,于是我坐在学校人工湖的护栏上去抓前面的一只萤火虫。 

  然后——我掉进湖里了。 

  水很冷,湖很深,夜很静,我不会游泳。 

  我真想哭,要知道我要是这么死了,乔路明该有多震撼啊。他肯定说:我的魅力怎么那么大啊,你居然为了我寻死。 

  我不想背负这样的冤屈死掉,所以我拼命地挣扎,等我挣扎得再没有力气之后,一只手圈住了我的脖子,把我往岸上拉。 

  迷糊中我感觉被人放在了地上,然后那人左右拍打我的脸,间或在我的腿肚子上踢两脚。见我还不醒,他开始自言自语:“是不是得做人工呼吸啊这。” 

  我毛骨悚然地睁眼,立刻就看到了左连城忧愤的脸。他看了我半分钟,然后一把激动地抓住我的手:“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脆弱,会被我逼上绝路啊。我再也不整你了,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啊……” 

  我一个激灵,就这样一口气没提上来,彻底昏了过去。

 

 四

 

  在我因为感冒赖在家里三天后再回到学校的时候,我是很怕大家议论我为乔路明自杀这回事的。那乔路明会不会太得意了一点?他凭什么这么得意啊。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因为这个新闻现在早已是明日黄花,目前A中最炙手可热的话题是:因为那次世纪决战后,左连城很没有欣赏水平地瞬间看上了我。然后,他一直默默地尾随我。在我有危险的时候奋不顾身舍己为人,抱着昏迷不醒的我仰天长啸泪流满面。 

  切,左连城尾随我可不是为了担心我出事,而是为了给我制造事故。 

  对此左连城坦然承认:是的,我在那埋伏了一个半钟头就是为了看你踩到我涂在路上的502? 

  我说你可真够阴的,那后来呢?那502被哪个倒霉孩子踩着了? 

  左连城幽幽看向远方,半响才把目光收回来:我自己。鞋子拔不掉现在还留在路上。我可是光着脚抱着昏了的你冲到医务室,这件事是大家都看见了的。左连城无比忧伤地看着我:大家都看见我大半夜衣衫不整地抱着你在路上狂奔,你得为我的名誉负责。 

  我翻个白眼,左连城得寸进尺地凑过来取下我的眼镜,你不带眼镜可漂亮多了,这是韩红和章子怡的区别啊。 

  这句话话音未落,我就看见苏清彩牵着乔路明在不远处坐下了。我全身细胞蠢蠢欲动,耳边听得左连城还在不断聒躁,就心不在焉地点头敷衍他:恩,恩。 

  从食堂出来的时候左连城突然拉住我的手,我凶神恶煞地甩开:干什么,你这个流氓? 

  流氓?左连城诧异又无辜地看着我:男女朋友牵手不是很正常的吗? 

  “谁是你女朋友?”我甩甩头发。 

  左连城凑上来看我,然后用特别忧伤又特别欠扁的表情看着我:“沈希颜同学,做人可不能这样啊。刚才我问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你很郑重地回答我:“嗯。”我这个人不爱强人所难,又再次严肃地问你:“这可是你自愿的,可不能反悔。”你便再次深情地回答我:“嗯”……” 

  刚才坐在周围桌子的所有人突然蹿出来,都证明了这一点。 

  我被这个晴天霹雳击中的时候,一个把这个荒唐事件直接变成事实的关键性人物出现了。他就是我的前男友乔路明同学。 

  在我东拉西扯企图摆脱对面用看猎物眼神一样盯着我的左连城的时候,乔路明走过来,幽幽地,像一只将死不死的鬼一样无比矫情地说了一句:希颜,祝你幸福,比我幸福。 

  这直接导致了空气中此起彼伏的干呕声以及,我迅速把手挂在左连城身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