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过往

  一番收拾,从眼妆到唇底。千挑万选,试了这件试那件。最后她颓废地倒在沙发上。又不是她大喜打扮得花枝招展给谁看。

陈景聿的母亲李琳是南城副市长李子彬的独生女,陈学武因为当年看好了市郊的一块地而找上了李子彬,三番四次的接触之后,李琳爱上了当时儒雅正派的陈学武,不顾李子彬和家人的反对非要和陈学武在一起,并且在陈学武酒醉后爬上了陈学武的床。

  她意兴阑珊地拨电话给男伴,然后奔赴刑场般认命地走出单元楼。

李琳怀孕两个月后,直接拿出了体检单给李子彬,李子彬既生气又心疼,没办法把女儿嫁给了陈学武。

  初秋冲淡盛夏的余凉,微风一阵,让衣衫单薄的她瑟瑟发抖,她漫无目地走,像是冥界的一缕幽魂。

陈学武不爱她,婚后的陈学武对李琳倒也算是相敬如宾,陈景聿出生后更是全心全意照顾孩子,连晚上睡觉都是和儿子一个房间,直接和李琳分了居。李琳自知陈学武不爱她,只是为了孩子才没和她离婚,陈景聿上小学之后,李琳干脆破罐子破摔懒得管他和孩子,每天吃喝玩乐由着性子当阔太太。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耳边的喧嚣似幻如影。那极其稚嫩细腻的声线却溜进她耳朵里。“哥哥,给我买这个拨浪鼓好不好。”那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小女孩正撅着嘴巴在撒娇。

陈景聿小时候因为缺少母爱,所以性格孤僻不爱说话,班主任孙莞没少特殊照顾他,陈学武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了陈景睿的母亲孙莞,孙莞是南方人,性格有着江南水乡女子特有的温柔甜美,人又知书达理心地善良,陈学武当时就觉得自己恋爱了,私下疯狂的追求她,却隐瞒了自己的婚姻状况,只说自己离婚了。孙莞当年正是多情的年纪,再加上陈学武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热情追求,过了一段时间后两人便确定了关系。

  她不可思议地回头,恍若看到了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女孩用同样温软的口气说“哥哥,我决定了,谁给我买那个拨浪鼓,我就嫁给谁。”

陈学武在老城区买了套房子给孙莞,除去出差在外的时间便经常待在孙莞那里,后来孙莞怀孕了,陈学武更是全心全意照顾她。孙莞怀孕八个月的时候陈学武去国外出差,没想到李琳带着四五个男人找上了门,甩了孙莞五六个耳光,让人把她家砸了个稀巴烂,出了一通气之后带着人走了。附近邻居开门进屋看见孙莞趴在地上身下一滩血赶忙送了医院。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孙莞生了个男孩,也就是现在的陈景睿,可她却没能在手术台上醒过来。医院联系了孙莞的邻居想找亲属,可邻居根本不知道。后来没办法,医院便把孩子送到了星星孤儿院。李院长看到这个有点早产的男孩心疼的不行,见他瘦瘦小小的,便取了个
石头 的名字,希望他以后会长得壮实一些。

  后来,在她十六岁的生日party上,她收到了一份礼物,是檀香木制成的拨浪鼓,正反面映着的梅花树还有着当年的神采。而署名是龙飞凤舞的三个字:苏怀锦。

陈景睿九岁的时候,有一天李院长说带他去见个小朋友,开了院长房间的门看见一个大概五六岁,抱着小熊玩偶的小女孩面无表情呆呆地站在地上,大大的眼睛,白白的小脸,扎着一个歪辫子,陈景睿九岁的时候已经长得有点壮了,女孩站在他对面看起来就像颗豆芽菜。

  苏怀锦?这名字好生熟悉,是因为她没忘记前几日的请柬上就有这几个字。还有两个字是什么来着,她蛾眉微蹙,记忆闪现,是……冷月。呵,原来是她,原来果真是她。

李院长告诉陈景睿,这是新来的小朋友叫作柒柒,她的父母刚刚去世了,她的心情不太好不爱说话,你是男子汉又是哥哥以后替院长好好照顾她好不好?

  秋风萧瑟,她惊觉已泪湿满面。

陈景睿看着女孩大眼睛里自己的身影,重重的点了点头。从那以后,陈景睿除了去厕所走到哪都带着她。柒柒刚来的三个月里一句话不肯说,陈景睿记得院长说她父母刚去世心情不好,便每天晚上睡觉时都轻轻搂着她,拍着她的肩膀哄她睡觉,后来有天晚上,陈景睿给柒柒洗了手和脸之后把她塞进被窝里,转身想去倒掉洗脸水,却看见柒柒的小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角。然后轻轻的喊他
哥哥 。

  当她一身蕾丝黑短裙挽着男伴的胳膊出现在酒席上时,父母的脸色暗了又暗。

陈景睿惊呆了,这句哥哥是她这三个月里说的第一句话。回头去看柒柒,这丫头满脸眼泪的又喊了一句
哥哥

  她凭借着多年驰骋职场的经验和阅历,收放自如地应付那些商场老手。可凡是劝酒的人多会加上这一句:怀玉与冷月多年姐妹,此次真是锦上添花。

陈景睿从被子里把柒柒拉起来,手足无措的用袖子给她擦眼泪。

  她面上平淡如水,心里却冷笑连连。当年的“苏家家丑”弄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这番话语终究是逃不了挖苦嘲笑冷眼观戏的意味。

怎么了柒柒 你别哭 告诉哥哥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时隔多年,她再次见到他的情景,竟是她倚在门旁吞云吐雾,而他一如当年丰神俊朗,一样的目若星辰,深邃而平静,像是一口千年古井不起一丝波澜。只是眼角眉梢带了些许不同于往昔的讥讽。

柒柒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的掉,她抓着陈景睿的衣服,抽噎噎的说
哥哥 爸爸妈妈不见了 我是个坏孩子 我把爸爸妈妈弄丢了……

  空气凝固在那一刹那,在他似笑非笑的眸中,在她面无表情的伪装里。

陈景睿想起院长说起过当时柒柒一家发生的事故,觉得这丫头是想家人了,把她带进怀里,轻声哄着她

  哥……新婚大喜……这些年,你过得还好么?终于,她鼓起勇气打破了沉默。

柒柒乖,你不是坏孩子,他们只是迷路了,会来找你的。

  ”你说呢?我亲爱的怀玉——妹妹。”他猛地靠近,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眼神锋利如刀,似是要将她生吞活剥。

柒柒在他怀里痛哭,陈景睿只能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哄她。

  他蓦然伸手掐住她的脖颈,她瞪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他疯狂的举措“就这样,每天窒息般地生活在背叛的仇恨和心痛中,你说我过得好吗?”他嘲弄地看着她渐渐眼中噙满泪水。他贴近她耳侧咬牙切齿说,苏怀玉,我恨你。

一夜痛哭过后,小丫头似乎像是从梦里醒了过来,渐渐开始爱说爱笑,和其他的小朋友一样玩闹闯祸,只是变得更加依赖陈景睿。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她知道,因为那懵懂的年少。

陈景睿16岁的时候,他打工回来还没进门,远远的就看见孤儿院门口停着两辆黑色轿车,李院长正站在门口和一个男人说着什么,看见陈景睿回来了,门口的男人回头一步步走向他。

  十几年的朝夕共处,感动与心动交织的点点滴滴。那时他们还一个恃才放旷,另一个不懂世态炎凉。却毅然地双手紧握,像是飞蛾扑火,寻求一瞬的温暖,却也不自量力。

你是…石头?

  当年月下缠绵缱倦,如今已化作烟尘,随风而去。

你是谁?

  年少痴情,在父母歇斯底里地哭喊中消失殆尽。海誓山盟,在父母步步为营地算计里支离破碎。明明他们之间无亲缘血故,却牵扯出不忍回首的一宗宗一件件。

两人异口同声的问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2

我是陈学武,你的父亲,我找了你很久。石头,跟我回家吧。

  她永远都忘不了冷月刀片划过的手腕上一串串如盛开的蔷薇般妖冶的红。那些伪造的书信录音和照片,那些自以为是救赎他人,伪善丑陋的嘴脸。

陈景睿看着对面和他长得相似的脸,脑袋里像是放了一场焰火噼里啪啦的响。

  记忆定格在那一刻,离别前的争吵。他怒不可遏地将那些ps出她和陌生男子亲密的令人发指的照片悉数甩到她脸上。他一瞬间面目狰狞的可怕”苏怀玉,这就是你给我的不离不弃。”

我可以带我妹妹一起走么?

  那一刻,她心如死灰。

你说的是那个叫柒柒的女孩子么?

  她努力地让泪水倒流,同样的冷笑着质问“苏怀锦,这就是你给我的此生不疑。”而后决绝地转身,所有的苦果让自己细细品味。

  多少年后再回首,他的恨意让她入坠冰窖。她只能让泪水肆意打转,强忍着悲痛欲绝说“或许,我本就不该回来,就该按照当年所说的……此生不见。”

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要先带你走,然后再回来接她。

  他侧身的手掌紧握,青筋暴起。她一闪身脱离了那个愤怒的气场。

陈景睿不相信他的话,刚想转身离开,就看见13岁的柒柒放学回来了。

  她打定主意迅速逃跑,他目光停驻,一字一句敲打在她心上“玉儿,回来吧……我们不计前嫌,从新开始好不好……”

哥,你在等我么?

  生平第一次,听到他用祈求的语气和她说话。

嗯 我在等你呢。

  她回头看见他悲痛中闪耀着希冀的眸子,她多么多么想回应一声简单的好。可是在那一瞬间过往的记忆如放电影般一幕幕闪现,冷月的痛彻心扉,苏母的苦苦哀求,苏父的咄咄相逼。匹夫无罪,怀玉有罪。她爱他便是罪。这样的爱情穷途末路,像梦一样无边无际没有终点。再一次的重蹈覆辙,谁又知是死是活。安静地,在耳边呼呼的风声中泪水花了妆容。

看着柒柒蹦蹦跳跳走到他旁边,他伸手摘了她的书包背在肩上。

  那年,她十六,他十八,他说“等我,等我娶你,带着你最爱的铃木花。”

哥 这位叔叔是谁啊?这叔叔是不是来接你的啊?

  这年,她二十六,他二十八,她说“哥照顾好嫂子。她才应是你一生的牵挂。”

嗯 是 不过我还没决定和他走

为什么啊?这是好事啊!

柒柒想让我跟他走么?

虽然不太想你离开我,可是你和叔叔走之后就不用一天打两份工了,而且等你长大了,就可以来接我了呀……

陈学武走上前,对柒柒说

柒柒你说的对,我带你石头哥哥走了之后会让他去上学,等他长大了就可以来接你回家了。

嗯 那哥哥你就跟着叔叔走吧,我在这里等你来接我,李奶奶会照顾我的
你放心吧!

后来的后来,陈学武带他走了,下半年的时候陈学武送他出国继续学业。

陈景睿完成学业回国时,第一时间去了孤儿院,可是没想到孤儿院已经拆迁了….

发现找不到柒柒的时候,他便开始和陈学武生气,如果当年他没有来接他,也许也不会找不到柒柒。

两人因为这事吵了无数次,陈景睿一气之下从家里搬了出来,也没去陈学武的公司上班,自己直接去了大哥朋友的公司当小职员混日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