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若归去,后会无期

 

  
  1)我遇见爱情却不是通往你的未来
  接到榆凉的电话时我正和方乾至在走廊上一起办黑板报,四周的学生来来往往,嘈杂的声音让她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榆凉?你说什么?我这边很吵,等会再打给你好么?”我用一只手堵住左耳,右耳仔细的去听榆凉的声音。
  “苏暖,魏楚晨和许言若订婚了。”榆凉大声喊道,语气中有说不出的难过和惋惜。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接着耳边就剩下一阵尖锐的回声。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那颗心砰砰的跳动着,撕扯着我全身上下的神经。
  魏楚晨和许言若订婚了。
  这是在我清醒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紧接着便是墨一般的浓黑弥散在眼前。
  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就是医务室有些泛黄的屋顶,接着就是方乾至那张疲惫的脸,他看见我醒来,原本黯淡的瞳孔绽放出光芒,他握着我的手紧张的说:“我以为你怎么了呢,突然就晕倒了。怎么样,现在有哪不舒服么?”我轻轻摇了摇头,安静的看着他,这个少年,一直小心翼翼的照顾着我,把我捧在手心视若珍宝,那双眼睛里盛了满满的爱意却对我只字未提。
  鼻子涌上了酸意,我瞪大眼睛看着他:“方乾至,你喜欢我么?”
  我看着方乾至由惊讶到小麦色的脸上爬上微微的红晕最后他点点头说:“是,苏暖,我喜欢你。那么你呢?”
  “我想吃兰琪轩的红豆糕,买回来我告诉你好么?”我吐吐舌头故作神秘的对他说。
  “恩,好。”他起身拉好外套拉链,临出门的时候还回头对我笑了笑,幸福的,知足的,却让我的眼泪在他关上门的时候猝不及防的掉了下来。
  从我们学校到兰琪轩来回要一个小时的路程,而我用这60分钟,3600秒来回忆你给我两年的光景,然后狠狠的忘掉。
  是的,魏楚晨,我要忘掉你然后爱别人。
  
  2)败类如你,无耻如斯
  初见你的时候是在高一下学期,大家都在成绩榜前滔滔不绝的讨论我们这一届未来的保送生,不过就是探讨一下你和我在未来的光景中会怎样的激烈拼搏最终站在胜利的顶端,带着属于A市骄傲的明远中学保送到英国剑桥。
  而我却站在黑压压的人群外安静的等着去看成绩榜的榆凉。你就悄声悄息的站在我的后面,轻轻拍拍我的肩膀:“苏暖,你猜你和我谁会是那个保送生呢?”
  我转过头迎着阳光眯着眼睛看着你,这是我第一次见你,哪怕上学期入学时大家已经传得沸沸扬扬,高一(2)班的魏楚晨貌似潘安,才惊八斗,引无数少女为之倾慕。而我对你的了解,也只限于入学时你比我高了0.5分的中招分数。
  我曾无数次想过你的样子,而你此时就站在我的面前时,我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你。
  魏楚晨,你真的是我所见过为数不多的好看的男子。你背对着阳光对我微笑,唇红齿白,明眸皓齿。

澳门新葡亰76500 1

  我冲你微微一笑,“魏楚晨,你不觉得你太过自信了么?”
澳门新葡亰76500,  你点点头,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嗯。我自信到明远的校花苏暖也一定会是我的囊中物。”
  我惊愕的看着你自信的侧脸,楚晨,我曾暗暗发誓将来我苏暖要嫁之人必定是人中龙凤,而你那时的笑脸就像是暗夜的一道流星,灼灼日光也稍逊一筹。
  即使那时我笑靥如花鄙夷的对你说,“败类如你,无耻如斯。”
  可是你必定不知道那时我的心跳已经超过了周围喧闹的议论声,只是我骄傲,我们都骄傲,我们都是从小长在光环下,所以绝不允许自己在人前有一丝失误。
  那天告别你之后大家便传得沸沸扬扬,校贴吧里一篇叫做:当天之骄子魏楚晨遇上大众女神苏暖的帖子已经连续一周登在首榜,帖子首页还有那日你站在我面前对我笑的灿烂模样。
  榆凉看完帖子扯着我激动的说,“苏暖啊,你们看着还真是男才女貌,绝配啊。”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眼睛瞟到那张照片,不可不说那张照片拍的真有技术含量。
  我站在台阶上微笑着看着你,你微微弯着腰站在我面前,暖暖的太阳把你嘴角那一抹笑衬托的有些暧昧。
  画面真美好,怪不得贴吧上那么多人说,魏楚晨和苏暖是天作之合。
  我在埋头温习功课,而榆凉却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尖叫:“苏暖,你看。”我鄙视的看了她一眼凑到她身边,直到看清楚电脑屏幕上那篇帖子里你的大名旁边一行五号正楷字:
  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3)我是暖间少年,你是初晨姑娘
  我们谁都没有戳破那最后一层窗户纸,而我每天都生活在各种女生的羡慕嫉妒恨中。
  说到底我心里是有些小小的不平衡,我们只不过是两条平行线偶尔相交了一下又迅速的分开了,就像火车的两条铁轨总有交汇的地方最后还是要各奔东西。你又不是我的谁谁凭什么我要接受那些女生的敌视。
  十月份的时候学校开始了一轮新的学生代表选举,而我们共同竞争的是学生会主席。
  我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看见你穿着深蓝色的校服背靠着墙对我痞痞的笑,你说:“苏暖,你说咱俩是不是上辈子是冤家,怎么我的对手总是你。”
  我抬眼看了你一眼,准备离开的时候你伸出一只手拦着我。
  “听说你玩电动很厉害的,这样,我们出去比试一下,你赢了我就自动退出竞选,如果我赢了,你就答应我一个条件,如何?”你脸上的表情分明写着,我必胜利四个字。我当时也是头脑发热就一把答应了。
  只是楚晨,你了解我就如同你了解自己身体的每一个构造一样。所以你故意使用激将法,因为你知道我们都把赢看的那么重要。小小说
  所以一向有洁癖的我会和你一起去学校操场翻墙。你站在下面看着因为恐高站在墙头上瑟瑟发抖的我,即使是晚上,我也看见你坚定的眼神,你张开手臂说:“苏暖,勇敢点跳下来,我在下面接着你。”
  我也就相信你,闭上眼鼓足勇气跳下去,直到扑到那个温暖的怀抱,清新的柠檬香漫进鼻翼,我那颗悬着的心才缓缓落回。你一只手轻轻拍着我的背,温润的嗓音轻声说:“不怕不怕,没事了,我在呢,我在呢。”
  我委屈的眼泪渗在你的外套上,这是你不知道的。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去了市中心的电玩城,你甩着一叠粉红色的人民币拽拽的对我说:“尽情玩,哥哥有的是钱。”
  我们一起玩暴力摩托,一起玩鼓神,一起玩青蛙跳,一起抓娃娃。你高兴的像个孩子,在系统提示过关的时候你会兴奋的抱着我说:“苏暖,你真是我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