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孑立于瘦风途经的路口,妍的长发再飘不起诗意的温柔。或许,人生的悲哀不是陌世相隔,而是彼此明白相爱时却再不能回头。
——题记(文:雨袂独舞)

“梧桐细雨晚风清,落寞印染孤支行,黄花愁乱憔悴落,暮色凛然慰心听。”

【一】
妍和源是同村人,他们俩人的家距离不到半里路。从小学到高中毕业,妍和源一直是同班同学,源是班长,妍是副班长,俩人学习成绩几乎不分上下,很多时候,他和她会并列第一。
在妍的记忆里,源从来都是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模样,源的样子几乎影响了妍一生对男人的审美观念。
妍应该算是早熟的。五年级的时候,妍忽然发现自己莫明地深深喜欢上了源,只是,妍虽芳心暗许,内心波澜起伏,但表面上对待源还是一如往昔,所以源从不曾将妍的内心秘密看破。
妍和源俩家离学校不远,上学、放学他们走的是同一条乡间泥路。
从五年级开始,无论上学,还是放学,妍都选择走在源的后面。雨天www.haiyawenxue.com,妍会把自己的脚踩在源留下的脚印里,阴、晴天,妍会在源身后悄悄学源走路的模样,每当发现源回头的时候,妍就赶紧复原回自己的走路姿势。
在路上,妍还喜欢做另外一件事,很多时候,她,或是折一小枝柳枝,或是拔一棵小草,然后把柳叶或是小草叶一片一片撕扯下来,在撕扯的同时,妍会默默地交替念叨“源喜欢妍”、“源不喜欢妍”……每次必须是最后一片叶子代表“源喜欢妍”妍才肯罢休,否则,妍一定会再找新的柳枝,或是小草,从头再来一遍。
那时,于妍每天最快乐的时光就是与源同路行,即使雨天,妍的心空照样有明媚一片。
从五年级到高中毕业,有一首纯情的歌无数次在妍的心、梦里辗转低回……
如今,妍已记不清那时发生的很多很多事,妍只清楚地记得那时源的双眸澄澈明净,源的背影如诗、如画,那时的天空总是很蓝,很蓝。

冬至的腊梅,含苞待放,零散的枝桠,邂逅了整个寒冬,就犹如你我的遇见,茫茫人海,只此一眼,却诺永恒。

【二】
在学校宣传栏的橱窗里,妍和源的名字经常并排在一起,那时妍时常会一个人流连、伫立在那橱窗前,傻傻地盯着自己和源的名字看,看着,看着,妍,忍不住偷偷地笑……
原本高考的时候妍的父母希望妍报考金融学院,而妍在源最要好的朋友峰那里打听到源打算将来从医,因此妍在志愿表上毫不犹豫地填写上西安医科大学,最后,妍如愿以偿拿到了西安医科大学的通知书,而源却进入了西安金融学院。
妍的心里一度失落无限。
从此,妍和源很少遇见。
因为怕羞,后来妍每次看见源,要么绕道而行,要么就是把头转向一侧,装作没看见,然后继续走自己的路。让妍纳闷的是,大学四年期间,即使在路上遇见源,源也从不跟自己打招呼,俩人似乎很有默契,每次都是无声地擦肩而过,只是俩人反方向行走后,在妍有意回头时,十有八九源也正回眸……

夜静下,在拉长的身影下浮华孤单,时至今日,你的到来,点亮了双眸的明媚,如果可以,我愿意在这尘世渲染中关上心门,揽清风入梦,只为你一个人过往这人间的烟火。

【三】
也许是因为妍长得清纯可爱,也许是因为妍冰雪聪明,大学里追妍的男生特别多,但,妍从不给任何人机会,因为妍的心里,梦里只有一个人。
在大学里,妍做很多事都是有始无终,惟有一件事妍从不愿耽误,那就是每天临睡前妍会把自己的心语写在一张彩纸上,然后小心地折叠成星星,储存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罐内,那时妍只期待将来有机会把满满的一罐星星亲手递到源的手里。
当妍看到自己的同学成双结对出入时,妍总是会悄悄躲在一个隐秘的校园角落,斟一杯烈酒,让整个寂寞醉成一醉方休。
尽管许多时候妍也感觉寂寞和失落,眼光深处总有一抹空蒙的烟霭,但是,因为妍闻说源也始终是独身一人,所以妍在素笺上画出了苏堤的花红柳绿,画出了西湖烟波里的一叶小舟,在独我的世界里,固守着最初的心性和纯情。

岁月如诗,为你写诗,我提笔落墨,只为一抹微笑与往事相拥,用笔尖流露的灵魂寂寞最深处的美丽,诗中有清风,诗中有烟火,用时光去轻盈生命的厚重,在初遇的流年里相融。

【四】
大学毕业分配工作后,妍和源平时各自住在自己的工作单位,俩人只有放长假时才回家,因此妍和源遇见的机会越来越少。
其实,工作后妍从来不曾放弃过等待,可是,源始终没有任何表示,而妍的父母毕竟是乡村传统人,于是在父母的再三催促下,28岁的妍仓促地相亲,定亲,嫁往异乡。
澳门新葡亰76500,在妍婚后一年左右,源也在父母逼迫下成了家。
风起云涌处,妍的柔情和梦想散落了一地……
妍和源婚后都不太幸福。
日子,就这样淡淡地、缓缓地流过。
当落寞惆怅了昨日的风景,妍的心情再回不到杨柳风轻的日子。
从此,妍把关于对源的一切回忆和幻想全部封存,不再轻易触及,因为妍知道,所有往事都已化作一缕云烟,渐行渐远。
接下来的岁月,妍依然有梦,只是妍的梦里多了一声叹息。

人生起落,因为有了遇见的温暖,所有的日子都浸染着花香与露水,给自己的内心一个约定,在岁月浮沉中不屈不挠,用微笑铭记美好,即便青丝变白发,回忆的画面依然会浮现出你的葱茏。

【五】
妍32岁那年的夏天,妍和源俩人在车站遇见,但是,妍望见源以后没有靠近,而是选择在三十米开外处安静地站着……
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之前还是烈日炎炎,忽然间,天空乌云翻滚,雨,很快倾斜而下,而且越下越大。
妍有伞,而源没带,车站上除了站牌什么都没有,妍当时很想走过去与源共撑一把伞,但女人的矜持最终让妍打消了冒出的念头,大约五、六分钟后,浑身湿透的源飞快地来到妍的跟前。
“妍,让我借你伞避一下雨,好吗?”
“嗯”,妍,轻声回答。
伞下,两人的脸几乎同时红了……接着,有两三分钟尴尬的沉默。
第一次,妍和源靠得如此的近。那一刻,妍闻到了她曾经一直深深渴望的气息。
“妍,你,还好吗?”源打破了沉默。
“嗯,还算可以吧!”
“其实——其实——我,我——很想——”源因为紧张说话突然结巴起来。
“源,你想说什么?”妍微笑着看着源。
“哦,妍,其实我很想问你,为什么我当初告诉你我喜欢你,你却始终没有回应?”
“你说什么啊?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你喜欢我?”
“在高二的时候,你不是问我借过一本《红楼梦》么,你有没有看到书中夹着的一张小纸条?”
“没有啊!因为我自己也有《红楼梦》的书,所以,借了以后我几乎没有翻动。

每首歌都有着独特的韵律,有时候听多了反而觉得是无字的流年,脑海中与风邂逅的日子,让每朵花更加温婉,让每滴雨更加清新。

澳门新葡亰76500 1

时常在想,世间美好的事情,就是在生命的路上遇到一个如心合意的人,在文字中相依,在流年中作梦,在岁月中相伴,不在乎风景,也不管风雨,只为一刹那的回眸,仍是那个最初遇见的你,一朝遇见,此生,你将不再走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