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脚印

  男孩和女孩是在网上认识的,是男孩加的女孩。

夜深了,窗外下起了小雪。何晓彦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11点半了。她挪动了一下站僵了的脚,向马路上看去,马路上积了薄薄一层雪。像一块白色的沙在路灯下散发着惨白而凄冷的光。
  何小妍已经四天没睡觉了,她的双眼通红,头昏昏胀胀的,可是她就是睡不着,一躺下就感觉老公还在身边。
  一滴泪啪嗒掉在了窗台上,在空旷的屋子里清晰刺耳,她的心一阵抽搐,老公再也回不来了,他死了,早上还好好的出去,晚上就再也没回来,他坐的公交车发生了车祸,一车人没几个生还,老公不是那个幸运儿,他死的很惨,半边头都撞没了。
  又是一滴泪落下了,啪塔一声惊得她心跳,难道以后的日子就要这样孤孤单单度过,她认真摇摇头,她不能,她不能没有老公的怀抱,不能过没有他的日子。
  何晓彦转身走向门口,她的步子有些蹒跚,可她不怕,连外衣都没穿她走出了家门,一股刺骨的寒风夹杂着雪花朝何晓彦扑面而来,她打了一个冷颤,可她没有退缩,一直走到公交站,午夜应该还有一班公交车车,她想坐。
  似乎是雪天路滑,公交车来的很慢,远远的瞧它向一位步履蹒跚的老妪,艰难的朝这边驶来。何晓彦没有挥手,车慢慢停在了她的身边。
  “上不上?”司机很凶地吼了一嗓子,何晓彦才回过神来跳上车,车里没有其他乘客,何晓彦随意坐在了一个座位上,一抬头正好撞上司机在倒车镜里看她的眼睛。
  她的心猛然一跳,突然感觉似乎有不为知的危险正向她靠近。
  “到哪?”司机突然问道。
  “终点。”何晓彦闷闷地说道。
  “终点?那可是郊区了?”司机惊讶地回头望了她一眼,这一眼包含着许多东西,何晓彦似乎没看懂。
  车车缓缓地启动了,下一站司机没有停,因为站台上没有人等候,车继续向前开,很快又到了下一个站台,站台边站着一个人,他拼命的伸手挥着,可是司机竟然踩下了油门,车如脱缰的野马奔腾出去,何晓彦连忙抓住把手,皱着眉问:“有人上车。”
  “是吗?我没看见。”
  何晓彦第一反应是司机在撒谎,他的神色让何晓彦感到害怕,她站起来走到车门口,在快到下一站的时候她喊:“我要下车。”
  车没停,何晓彦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大声拍打着车门高喊:“我要下车……”
  司机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把车开得飞快,何晓彦几乎要抓住门把手才能站稳。公交车一路狂奔后突然停了下来,可是门没开。
  “开门。”何晓彦大吼,司机没动。
  “开门!”何晓彦的声音颤抖了。
  司机动了,他慢慢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一个板子,黑夜下他的脸明暗不清,看上去就像一只饥饿的野兽,正向她一步步走来。
  “你要干什么?”何晓彦用力地推拉着车门,可惜车门死死地关着,不管她怎么用力都纹风不动。
  “你很美!”司机走到了她身后,伸手抓住了她的头发放在鼻子上用力闻了闻。
  “别靠近我……”何晓彦疯了一样扭过身子,抵在车门上。
  司机一脸淫笑地靠上来,用手里的板子指了指何晓彦的头说:“不想受伤就老实点。”
  何晓彦不敢动了,她看得出这个雄壮的男人绝不是在吓唬她。
  司机另一只长满老茧的手摸在了她的脸上,何晓彦一阵恶心,尖叫道:“滚开……”
  “听话,我会好好疼你的。”司机突然剧烈的喘息着,他拿着板子的手压在了何晓彦的胸和另一只胳膊上,何晓彦想要挣扎,可是她的另一只手被司机死死地抓住,按在了头上。
  司机那张臭嘴,正在想她靠近,她拼命地大喊:“救命……救命呀……”
  车窗外的雪越下越大了,一阵不算大的敲窗户声,吓得司机浑身一抖。
  他抬起了头,脸色逐渐变色,一张血肉模糊的脸上一双愤怒的眼睛睁瞪着他,像是要把他活吞生吃了一般。
  “妈呀……”司机大叫,手一抖松开了何晓彦,何晓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怕极了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窗户咔嚓一下碎了,一双满是鲜血的手抓住车窗边,一个残缺不全的身体正慢慢爬进来,司机惊叫着向他挥出了手中的板子,可是还没等打到他,他突然跳到了他的面前,抓着了他的胳膊,他手中的板子掉在了地上,他惊恐地瞪大眼睛,嚎叫着晕了过去。
  那人慢慢转过身子,他慢慢走近何晓彦,他想伸手拉着她起来,可是他犹豫了。
  “老公是你吗?”何晓彦不知道何时抬起了头,她看着那张恐怖的脸,激动地问。
  “嗯!”那人点点头,头上的皮啪嗒掉在了他们之间,他嚎叫一声,扭身要跑,何晓彦一下子扑上去搂住了他的腰。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老公!我想你了。”她的声音哽咽,深情流露。
  “我……我知道。”他的声音沙哑难听,再不似以前。
  “老公我要和你去……”何晓彦紧紧抱着他,不肯撒手。
  “我更希望你好好活着,你还不知道你的肚子里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为了他,好好活着。”他挣脱了她的胳膊,身影已经到了车外,隔着车窗他深情地看了她一眼,何晓彦慌忙跑到驾驶室打开了车门,跳下了车,可是她还是晚了一步,老公的身影已经慢慢消失在风雪之中,只留下一串血红的脚印……

  男孩跟女孩很投缘,总是聊到很晚,关系也就日渐好起来了。

  终于,在某一天,男孩主动跟女孩说:”我想见你。“说来也巧,他们住在同一个城市,只隔了几条街。女孩同意了,他们约定了时间约定了地点。

  到了他们约定的那一天,女孩坐着7路车赶到目的地,在那等了好久好久,却不见男孩的到来。

  女孩很失望,转身走到站台。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在寒风吹拂下,发丝凌乱了。大街上只有几个低着头快步疾走的人,谁都没有注意到那个在风中冻得发抖的女孩。

  刺骨的寒风中夹杂着雪花,女孩的脸是不正常的红,那条为了见男孩才戴起来的格子调围巾上落满了雪花。

  像雪中的小精灵,像云中的小天使,却又那么弱不禁风,瘦弱的身子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

  女孩吸了吸鼻子,不让鼻涕流下来:”混蛋!“她咒骂着,愤愤地扬起小拳头挥了几下。随着气愤那张娃娃脸朦胧在呼出的热气中,可爱极了。

  ”呼。“一辆车呼啸而过,把地上的积雪压出车胎印,而新的雪又落下来,渐渐盖住了原本的印子。

  女孩站在站台,等着7路公交车。

  不一会儿,公交车来了,在积雪上缓缓行驶,像一位拄着拐杖的老爷爷。

  车门打开,女孩走了进去,车里开着空调,巨大的温差让她觉得很不适应。

  空荡荡的公交车里没有一位乘客,显得安静而孤寂。

  女孩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坐了下来,看着窗外的雪景。一颗颗树向后退,就像是人,总会有错过的时候。

  她在心里骂着男孩,但又为男孩找着借口:”他一定是有什么事不能过来吧!或者是堵车了他不能过来!恩,一定是这样!“她都不觉得自己为男孩找的借口很可笑,这么个大雪天何来的堵车?

  司机大叔很敬业,每到一站都会停下来。

  到了某站,一个男生冲进来。

  他拍拍身上的雪花,好看的脸上有着一丝读不出的情愫,细细一看好似着急。

  女孩眨眨眼睛,本有的一丝睡意完全没了。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男生仿佛察觉到了那一线目光,抬起头来,看见了角落里的女孩。

  女孩脸一红,把目光投向窗外倒退的景色。

  男生轻轻走过去,发现女孩磕着眼,好像睡着了。

  他坐在了女孩一旁的位置。

  女孩只是浅眠,明显感觉到座垫的下陷,她惊得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对着自己微笑的男孩。

  她尴尬地笑笑,不自在的往里面挪了挪。

  感受到女孩的小动作,男生忍俊不禁,这是把他当什么了?

  ”我打扰到你睡觉了么?“在空荡荡的车厢内这句话显得很凸几。

  女孩转过头来,感觉有点好笑,却又有点小紧张,赶忙道:”没,没有!“

  男生轻笑,夸奖道:”你很可爱。“这是真话,她确实很可爱。

  ”谢谢!“女孩胆子大起来:”你也很帅啊!“毫不在意什么,就这么大着胆子说出来。

  男生有那么些惊讶,他以为女孩不会多说什么的:”谢谢!“

  ”你到哪去?“女孩本就不是怕生的姑娘,聊天也就是她得强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