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波动了我的心 而我却只能仰望

  告别

是谁波动了我的心
而我却只能仰望。你就像池里的莲花,洁白无暇,偏偏飘动,是那么的美丽,是那么的可爱。你随风飘荡的姿态,轻轻的撞进我的心房,我小心翼翼的在远处观看,却不敢走近你的身旁。

  一

你在黑夜中矗立,微黄的月光流到你洁白的叶上,轻轻的缓缓的,是那么的柔和,是那么小心翼翼,深怕弄痛了娇弱的你。我真想成为那一缕月光,走近你的身旁,轻轻的抚摸你,闻着你独有的体香,哪怕只有一秒的停驻便流入那黑暗的池塘。在我眼里你的周围是一片黑暗,因为我的眼里只有在月光中散发光芒的你,我的心里也只有你在轻轻的飘荡。月夜下你轻盈的摇晃,飘散出柔和的光芒,月亮变成你的倒影,你散发的香成了漫天的星光。我陶醉在你的星光下,不知时间的流失……

  谈话

当你看到一缕微光从远处飘来,你随风舞动,偏偏起舞,是那么的开心兴奋。那一缕光芒慢慢的飞来在你的身边舞动,你随着光芒的舞动而飞舞,你们是那么的开心,我知道你们是多时不见的情侣,而我对于你来说只是一个不相干的路人,或者说你根本不知道有我的存在。这时我更加不敢出现在光芒中哪怕只是一缕微光,我只会努力的把自己塞进黑暗,永远黑暗的角落。

  久未联系的朋友深夜里打电话问候我。

你们是累了吗?肯定是累了。不然那一缕光芒怎么会在你的怀抱。你们相偎而依在微风中轻轻摇晃,是那么的和谐和美丽。我心里痛着,我知道我要走了,因为我知道我在这里是多么的不和谐就算我的全部都隐藏在黑暗中。我轻轻的挪动双脚,小心翼翼的移动身体生怕惊动和谐的你们。当我全身转过去时,我突然感觉到你的目光向我这黑暗的角落看来,你的目光是那么的温暖,能融化万年的寒冰。我激动的慢慢的转过头,然而我却没对上你的目光,因为你能融化万年寒冰的目光不是看向我而是给了他的发角。这时我仰天悲痛,泪水从脸庞滑落。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他说,最近好吗?

我独自走在黑暗的小道,慢慢的不知方向。虫儿仿佛知道我的悲伤全部为我而沉默,天空仿佛也知道我的悲伤陪我一起哭泣。我拼命的向前跑去,泪水和雨水融合洒落在空中,渐渐的我累了,是的我累了。我不想整天满脑子是你,我不想心时不时的要痛一次。我要寻找一个黑暗的角落,我要仰天躺着细数天上落下的雨滴,我要忘掉你的笑脸,我要我的心走出那永远的黑暗。但可能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用这雨水洗涤我的心灵,我要把我心中满满的你给洗掉,我要让我的心变的空荡荡的,或者直接冲走我的心,这样我就不会再想起你,我就不会再心痛。现在我眼里的不是泪水,我肯定我眼里的不是泪水,因为我的心已不再是一颗完整的心……

  只这样几个平凡简单的字,霎时就让电话这头的我内心湿润,酸涩难言,静默了片刻才答:“不好”。语调幽幽,满怀一言难尽之感,同时又因他此间问了这样一句贴心的话而感动盈怀。有时候,语言含有特别魔力,不在它力量的磅礴,剧烈撞击,而是它用柔软且无声的触角缓缓攀爬,直到将心包裹上浓到化不开的绿。往事在舌尖徘徊良久,顿了顿,还是压在心头,只跟他倾诉情绪。

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我摇摇头甩掉发上的雨水,我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我是谁,我微皱着眉头想着。我努力的回想着,我双手抱膝的努力回想,想忆起一点点过去。天还在下雨,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在为我的失忆而哭泣,而我呢?不悲伤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心空空的没有一点感觉。

  “有时候,我很高兴能成为现在的自己。我是说在与一系列的悲伤、难过、不知所措等负面情绪的长久纠缠后,突然间就得到了一些道理,不见天日的情绪顷刻间灰飞烟灭,人生顿时开朗,仿佛自己又重新拥有了力量,那些丢失掉的勇气又源源不断地回到身体里。”

我慢慢的站起来,看着这陌生的世界,我该往哪去呢,我环顾四周心里疑惑着,我听着雨声,这雨声太美妙了,我不由自主的陶醉在这雨声之中,于是我闭着眼在这雨天中走着,我不知道我会去哪,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是喜欢在雨中行走的感觉,冰凉的雨水冲刷着身体,从体外凉到心里,脑子里空荡荡的一切都不想,耳边唯有雨声。

  他静听着不说话,我继续补充:“但从灰暗到明朗的过程,非常难熬,各种思绪缠绕在一起犹如翻涌的乌云,铺天盖地的向我压来,那种感觉让人难以喘息,又仿佛溺水,抓不住凭靠。只想哭,狠狠地大哭,哭到无法呼吸。”

我不知道我走了多久,我只知道当我睁开眼睛时,我站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而我的面前时一个池塘,池塘里有一朵美丽的荷花,她是那么的美丽,就像仙女一般,我渐渐的看的呆住了,不知不觉中泪水滑落,我用手擦着眼睛,我看着手里的湿润,我不确定这是泪水还是雨水。眼里的泪水越来越止不住,我慢慢的向那朵荷花走去,我微微俯身问:“美丽的花我认识你吗”?你摇摇头。我再次的问,那我怎么看见你会哭呀,你还是摇摇头。我失望的离你而去,走进那黑暗的角落,远远的看着你,任泪水滑落……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一旦撑过那段时期,就进入一个新的阶段,那些久久不能消散的悲观情绪遇光而散。我又活了过来。”

  听我说完,他说了个词——破茧而出。

  我恍然大悟。历年积累的不甘、埋怨、不明白……种种不肯接受的残余情绪烟消云散。跋山涉水,翻山越岭,所有伤筋动骨的征途都只为遇见那一刻的破茧,成蝶。这一历程仿佛是光,昭示希望,所有的困顿、束缚都只是暂时,冲破重围后一定能看到碧海蓝天。也因此明白,这段漆黑的隧道不是没有尽头,更明白,完成,意味着蜕变——告别过去的残骸,得到一个崭新的自我。

  这便是我理解中的成长——揭下这一副千疮百孔的旧日盔甲,即便它已与肌肤连成一体,即便这一过程撕心裂肺,然后换上更坚固的保护,再看着它渐渐与身体融合、剥离,过程周而复始。

  二

  风景

  我喜欢独自走那条路,即便已走过千百次。次数与路程的结果,姑且可以算作我已行了万里路吧。灰色的道路安安静静地平躺在大地,除去日渐一日的破损,它毫无变化。我喜欢的是道旁风景,树木与房舍将这段枯燥路程装饰得锦缎般华美。

  仍然清晰地记得那次在滂沱大雨里独自骑车回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