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站在这凝望你

  一

摘要:
烟小沫是向日葵公主,就是那种天天笑得阳光灿烂的女孩子。但是夏落总是说:聒噪到要死。夏落是烟小沫喜欢的男生,有清秀的脸庞,却有着富家公子独有的高傲和任性,但他举手投足,都会引起小女生的尖叫。每当烟小沫

  十年了,我时常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路上时便会想起你,脑海的另一个自己不停地反问自己值不值得,不停追问那没有结果的答案。实际上,对你的爱,还是一直低微至尘埃。

烟小沫是向日葵公主,就是那种天天笑得阳光灿烂的女孩子。但是夏落总是说:聒噪到要死。

  在出国之前,我回到了你我相遇的那所城,那所我们一同生活了三年的学校。听着琵琶语,走过你曾走过的街道,去了我们曾一起走过的路,我想只有这样才能捕获你曾在这里所遗留的气息。

夏落是烟小沫喜欢的男生,有清秀的脸庞,却有着富家公子独有的高傲和任性,但他举手投足,都会引起小女生的尖叫。

  这是现在的我所能做的,也是我还能唯一能这样做的事情,以此来证明我们有过怎么样的关系,又或者证明曾经的我到底有多爱你。在我的眼里,你记不记得我都无所谓了,之所以站在这里,只是为了让自己感受到曾如此卑微站在这凝望过一个人。

每当烟小沫看见,都不屑地挑挑眉说:”肤浅的人。”声音和夏落一样的高傲,毋庸置疑。

  落日的余晖下,看着阳光把我的影子拉长,在落寞中捡回过往的曾经。或许,离开这所城后,我轻微的气息也将如同你的消失我眼前般,就此消散,而我是否也真的能做到不再爱你了。

因为这句话是夏落的口头禅,被烟小沫学了去。男生对这个女生也无可奈何,他只是一直在想自己的运气怎么会那么背,被烟小沫缠了快要一年。

  二

大大小小的告白将近500次,情书送了不下100封,还像牛皮糖一样黏在自己身边,唠唠叨叨的。她空有一副好脸蛋,却是一点儿也不温柔,个暴力女。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想到这里,夏公子就会埋怨老天不公–派了个魔女来整他。

  时间过得真快,在下个月底举办一场同学聚会,我本来想着我要以怎么样的姿态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成熟?文雅?温柔娴淑……还是亦如曾经这般不曾改变?对不起,亲爱的,我决定放弃了这个念头,就像多年前你所说的感觉我总在逃避某些东西一样的逃避。是的,我只是在逃避对你的情感,你不曾知道,如此这般,那又如何?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你再次听到我的名字,隐约间会想起我,想起有那么一个女生的存在,只是想不起长什么模样。又或者你什么都已经想不起了,不过没关系,只要能从其他同学的口中听到我的名字,对我来说就已足够。我承认,我的确有点固执得可笑。

  如今回想,与你见面在什么时候,我也忘了,没想到我连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也会忘记。虽然我们是在同一个班级,但知道你的名字也是一个月后,有点奇怪,明明在一个班级却并不知道同班同学的名字。或许是因为我的生性古怪,与我无关的事情从来都懒得去理,更何况是一位不曾有交集的人。

烟小沫和夏落最初相遇的时候是在初秋。

  还记得那天,阳光懒散,一个人闲来无聊便坐在靠近篮球场的那棵树下。随意翻阅随身携带的书籍,就这样,毫无防备,一个篮球刚好滚到了我的脚边。只是突然的抬头,与你的目光相触,短短的一瞬间,我却感觉时间似乎定格了一样。眼睛掠过你的身上,瞬间被你的眼眸吸引,心里瞬间起了涟漪。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孩般低下了头。你似乎并不在意,定是因为有很多女生这样看着骄纵惯坏的你。我以为你会把球捡起来后直接走远,没想到你会开口问了我一句:“同学,我们好像是一个班的吧,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叫谢子川。”

那天恰好是烟小沫16岁的最后一天,她心情很好,踩着小碎步翘课去树林里睡觉。

  “许静。”我冷冷回答。

可悲的是,烟小沫躺在一棵树下却发现一只小强,顿时一声尖叫,惊醒了在树上睡觉的夏落,以至于他没有掌握好平衡而完成了一项自由落体运动,并且正好砸到了呈石膏状的烟小沫。

  “嗯,人和名字一样。”你调皮般的对我说这句话,有点戏谑。

砰–

  “嗯。是吗,谢谢!”这是我一贯的作风,外冷内热。语气中透露出懒得理睬的高傲。

结果就是夏落砸到了烟小沫身上,而烟小沫又压到了小强身上。

  我的不冷不热似乎让场面有点尴尬,毕竟我是不太爱言语的女生,能不说话时就尽量不说话。你有点难为情的低下了头,然后玩弄手心了篮球。我想,你定是第一次遇见像我这般无趣的女生吧,还是应该说你比较腼腆?可能是我的自作多情的幻想吧。就这样顿了几秒,还好你的队友叫了你一下,打破了这沉默的尴尬。

不过烟小沫并没有注意到被压扁的小强,而是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夏落。

  你转身走的那一瞬间,回转过头一脸诚恳的和我说了句:“许静,认识你真高兴。”

初秋的温度让人感到舒适,残留着夏天味道的阳光透过树叶零星地洒在夏落的身上,使他看上去好像是从天堂里来的天使。烟小沫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里某个地方微微一颤。

  这是第一次有人和我说想要认识我,有点吃惊,脸上瞬间布满了红晕。看着残余的阳光洒落在你的身上,把你的背影拉得欣长,我竟有一种戏剧性的错觉,毫无预兆,彻底沉沦。“谢子川……谢子川……”我心里一直默念你的名字,生怕一不小心就轻易忘记。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算是意义上的相识,没有过多的话语,仅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

夏落从女孩身上一跃而起,头也不回地径直走出树林。

  我想,要是当时你的球没有滚落在我脚边,或者你没有和我说认识我是件高兴的事,那我就不会知道你的存在,也不会记住你的名字,可惜,没有太多的如果。我更愿意去相信是一种缘分。

“喂,你还没有给我医药费1烟小沫站起来,扯着嗓子对着快要消失的背影喊。

  三

被压到的小腿还在隐隐作痛,于是烟小沫一瘸一拐地去追。但一转眼,背影就消失了。于是烟小沫很不服气地对着空气挥了两拳。

  日子波澜不惊,没有太多的忧伤与悲哀,毕竟生活不是小说或电视剧,哪来那么多偶像剧的剧情。偶尔与你在班级上见面,你都会“嗨!”一声朝我微笑。我会故意把脸转向一边当没看到,其实还是忍不住背地里偷笑。

有人说,16岁时如果没有爱情就不会完整。从那一刻起,烟小沫的16岁,变得完整起来。

  在大学,有一种特别无聊的课程叫:“马克思主义哲学”,这课程的专门提供给学生聊天,睡觉,旷课的课程。我靠在临窗的位置,从窗外看下去,看着人来人往的校园,然而,在偌大的校园里,我始终的孤独的一个人。我抬头看着天空,正处于无尽的遐想时,你坐到了我的身边,吓我一跳。

  你凑近我的身旁低声和我说:“许静同学,在盯着天空发什么呆呢,每次都这样,和你打招呼干嘛总不理我。小脑袋瓜子在想什么呢?”回转过脸,便看到你温润的笑脸,干净又美好。感觉你的语气中透露点暧昧。

接着,文理科分班。

  “没想什么,就是静静的发呆。”我盯着你眼睛回答。

烟小沫抱着大书包坐在位子上东张西望,笑得像朵向日葵一样。窗外的阳光很好,所以向日葵公主烟小沫也更加灿烂起来。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2

听到桌椅拉动的声音,烟小沫抬起头,看见了面无表情的夏落;他把书包”咚”的一下扔在桌子上,坐在她旁边。

  “哦。”

今天真是自己的幸运日,烟小沫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那天她什么也没有听进去,一直在看夏落。她很奇怪为什么男生也能有这样精致的脸,简直无可挑剔。

  和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有点相似,至少是同样的尴尬,这样的场景维持的几秒,你再次的开口打破了可怕的寂静,你说:“真想不明白你脑袋里想的事什么,我们来聊聊吧,上这课快闷死了。”

“你老是看我干什么?”

  “聊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埃”

  “嗯……要不我们逃课吧?”

“哦。”

  我犹豫了一下,在思考要不要和你一起逃课,毕竟这么多年来,虽然我成绩不好,但至少从来没有逃过课。

“夏落,我是认真的。”烟小沫嘟起嘴,”人家可是认真地向你告白,你一个’哦’字算什么啊?”

  我都还没来得及反应,你就拉着我的走偷偷溜出了偌大的教室。这是我第一次成为别人口中的坏学生,也是第一次牵着男生的手,是不是所有男生的手都会像你手般的温暖,有着说不出踏实安全的感觉。

“不算什么。”

  随你穿过大街小巷,你走得太快,我拼命似的跟上的你脚步。或许是因为我走得太慢了,你再次回转过头伸手握着我冰冷的手。那一刻,你的手握住了我整个荒凉的青春。你感觉到了我的不安,慰藉似的说:“许静同学,你该不会是第一次逃课吧?”

“你1烟小沫正准备伸出她万恶的魔爪去揪夏落的耳朵,正好班主任走了进来。

  “嗯,还真的是第一次,你打破了我乖乖女的形象了。”我叹了口气回答。

“烟小沫!夏落!如果不想上课就去下面给我跑十圈!交头接耳像什么话1

  “听说,在读书的时候没有逃过课的青春是不完整,你应该感谢我。”你调皮的冲我说了这话。

于是向日葵公主就带着标准的向日葵微笑,优雅地晃悠着出门呼吸新鲜空气,身后是仍旧没有表情的夏落。

  “呵呵,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跟你跑出来,真傻,我能说我后悔了吗?”语气中表明了我的无奈。

这两个人都不是乖学生,所以很默契地坐在操场上晒太阳。

  “不能,可能是因为我比较重要。”你一脸认真。

远处跑来一个男生,向烟小沫打招呼:”怎么啦,葵公主,又被老班踢出来啦?”

  我自然的“切”一声,不在意的笑了笑,努力的把你说的这句话当成一句玩笑,心里却犹如惊慌的小鹿东奔西窜。

“哼,我愿意啊,你管得着吗?”然后她拾起一块石头砸过去。

  这是我们第二次真正有意义的交集,是不是在疑问我们在那天下午有什么样的故事发生,很遗憾并没有。我们不过是在街上随意乱逛,静静的度过一个闷热的下午。只是从那一刻开始,我们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普通朋友,而那天的场景在我未来的脑海中占据了重要的部分。

“不和你说了,我闪了。”男生躲过了石头,背影越来越远。

  四

“夏落,你怎么总不说话埃”感觉到旁边的人一直像块木头,烟小沫瞪着眼看向他。

  从那次逃课后,我们间的关系并没有像小说的情节般从此一日千里,又或者你会喜欢上我,然后我们就像校园里的小情侣般在一起。我们不过是再次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轨迹,我不知道在你生活中充当什么样的角色,我们貌似熟悉,却是不曾靠近的陌路。

其实夏落一直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生,竟然还被叫做向日葵公主,没有一点儿气质,真是侮辱了这个名字。

  你我两次的交集,对你来说是并没有太多的意义,我不过是班上的同学一个普通的朋友,但对我来说,却是在心底长出了一朵花蕾,含苞待放。我想我定是爱上你了,毫无迟疑。但我不会告诉你,而我不过是无数个暗恋你的女生中的其中一个,就算说出来,也只会显得有点唐突。

“你不要天天木着一张脸嘛!常常像我这样笑哦1烟小沫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不过从那天开始,我就偷偷关注你的一切,对你的生活想要打听并不难,我们在同一个班级,而且你还是学校里的篮球校队队长,每次在打篮球的时候身边都会有一群女生围在篮球场上为你惊叫。所以你关于你的一切都显得轻而易举,但你对我的生活却一无所知。

竟然有几分像向日葵呢。夏落正在发呆,却突然被烟小沫揪住耳朵:”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我也曾去球场上看过你打球,那是学校的一场联谊赛,在球场上的你真的不一样,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微微上扬,高挺的鼻梁,加上深邃的眸子,显得有点傲岸不逊,和往日见你的感觉完全不同。球场上像是你一个人的舞台,只见你轻易的把球旋转在身边,接着右手单独抛去球,篮球在半空中划出了优美的弧线,“砰”一声,完美入篮。每次完美的投篮都能引来无数的尖叫,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你吧。比赛的结果很明显的胜利,看着你被一群女生围着,而我只是远远的站着,不曾靠近。

夏落很生气地甩开她的手,跳下双杠回教室,远远地对着烟小沫喊:”烟小沫你这个暴力女,真是不可理喻1

  因为那场比赛,你显得更加出名了,偶尔我走在校道时也会无意间听到女生们对你八卦的议论。就连同宿舍的女生也会在宿舍里讨论你的事情,只是我从不参与,每次都假装不在乎的看书,然后竖起耳朵来听关于你的一切。

  再见面,也是在一周后,这并不奇怪,大学的生活又不是整天都有课程,也不是所有的学生都会像我这般只要有课都会来上。那天,在校园的小店里门口看到你牵着一个女孩的手,是你先看到我的,你笑着朝我挥了挥手,一脸幸福。只是我的目光没有定落在你的身上,而是你身边可爱的女生,皮肤白净,就像是瓷娃娃般,大大的眼眸,水灵灵的感觉,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女生。我认识她,外语系的系花林苏夏,也听舍友说过你们的事,我起初以为只是一般的言论,没想到却是真的。

今年的秋天特别美好。烟小沫这样想着,”吧唧吧唧”啃着一根波板糖,坐在双杠上晃悠着腿,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她眯起眼睛,看着对面的夏落挥汗如雨地打篮球,软软的头发在风中微微飞扬起来,那些散落在树下的阳光好像都洒在了他身上。

  凝望着你们走远的背影,真是般配。从那一刻,我开始注意了自己的不足,在乎了自己的其貌不扬。我希望有一天站在你左边位置的人会是我,我也渴望能有那么一天变成你身边的林苏夏般美好的女生。

一场比赛下来,烟小沫抱着早准备好的茶水,蹦蹦跳跳地去找夏落,可是,那里已经挤不下她了。

  五

夕阳下,笑得眉眼弯弯的女孩子温柔地为男孩子擦汗,男孩子也笑起来,一脸的阳光。

  有些人,一眼便是一万年,有些爱,是否注定只能掩于岁月,止于唇间。如果我没有爱上你,有或者我不自卑,然后站在你面前大声的和你说,谢子川,我许静已经爱上你了,怎么办?往后的你我的故事是否会更美好。

这样的场景,又有谁能忍心出来破坏?于是阳光照射不到的阴影里,烟小沫落寞地转身,水瓶”砰”地一声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但从那次开始,我经常能看到你和林苏夏走在校园的各处角落,她也经常会出现在我们的教室门口,轻声的叫着“子川,子川……”每次听到她的声音,你都会笑着走出去,然后温柔轻呢的用手抚摸她的长发……

是不是因为向日葵的太过招摇,所以那么脱俗的花也会让人讨厌?她问自己,到底要不要放弃夏落?

  凝望着你走远的背影,心底泛起了一阵阵的疼痛。或许,这就是我们的之间的隔阂,你始终都不会爱上我,我们注定不会是同一路人,这是无法逆转的事实,始终的荒芜。

说不定那个女生是夏落的妹妹,不一定是他的女朋友嘛!况且,向日葵本来就应该坚持,不放弃。烟小沫这样安慰自己。

  我承认自己有点傻,我开始讨厌阳光,因为它会把我本黝黑的皮肤晒得更黑,从不接触化妆品的我,用了大半的生活费买了昂贵的胭脂,换下一成不变的牛仔裤和白T恤穿上了不曾碰触的裙子,放下高高绑起的马尾,做了当下最流行的烟花烫。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人儿,妩媚而陌生。

于是向日葵公主烟小沫对着空气挥了两拳,昂首挺胸转身而去。

  我开始学插花,学舞蹈,学画画……只要是林苏夏会的事情,我都努力的去学,我知道这有点像东施效颦,但只要能让你能注意到我,无论我做什么都无所谓。

  对于我一夜间的改变,舍友都无法理解,更多的是在八卦我是否爱上了某个男生,我微笑不语。

“夏落,我喜欢你1烟小沫拿着大喇叭站在走廊上大声告白,手里还举着一面小旗:夏落是烟小沫的至爱!

  毕竟是在男多女少的理工学院,在路过男生宿舍时我开始听到了男生的口哨声,就连同你也注意到了我的改变。

这样夏落起码有点儿感动吧。烟小沫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看着夏落走出教室,然后张开双臂甜蜜蜜地说:”夏落,我好喜欢你1

  那天,我正抱着一大束向日葵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一个漂亮的女生手捧着一大束的花的确是引人注目的。我不再自卑,更像一个高傲的公主,很多人会猜想这些花定是喜欢的男生所送的花。然而,这并不是男生送的,而是我自己在花店里一株一株精挑细选的送给自己的礼物。也并非没有男生的追求,只是都被我一一拒绝了,因为我的心始终都只有你一个人,是的,只有你。

不过话一说出来她就后悔了,因为昨天见到的女孩子从人群中走出来,很自然地挽住了夏落的胳膊。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3

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烟小沫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狼狈。

  远处的你迎面走来,站在我的面前,好像我们间好久没有像这样靠近的站在一起了吧,你一脸的疑惑看着我,问道:“许静,你喜欢的是向日葵?”

夏落的神情坚定起来,他说:”烟小沫,别再纠缠我了,我有女朋友了。”

  “嗯,你喜欢么?要不要送你?”我抬头看着比我高一半截的我,我不喜欢这感觉,就像是向日葵抬头仰望着太阳。

烟小沫看向旁边的女孩子,顺直的头发,白色的上衣,笑起来的时候很甜美。她说:”我叫安小七。”

  “还是算了,毕竟是其他男生送你的,我拿着也怪变扭的。有时间么,去走走,或者请你吃饭吧。”你一脸期待的等待我的回答。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公主吧,连对情敌说话也那么有气质。不过向日葵低头也只有一瞬间。之后,向日葵公主烟小沫又抬起头,像公主一样高傲地微笑。

  “好啊!”我故作一脸的无所谓,其实,我等你这话等了很久了,只是你不知道。

“夏落,不管怎么样,我都一样爱你。”她的眼睛闪亮如星,神情坚定不移。

  坐在学校旁的那家日本的料理店,喝着奇怪的麦子茶,有点苦涩的感觉,我一点也不喜欢。

夏落心里一震,恍惚觉得,暴力女烟小沫真的像株向日葵,在阳光下,昂扬向上,永不放弃。但他还是说出冰冷的话:”随你吧。”然后转身离开。

  在我对面的你好奇问道:“我怎么发现你变了,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每次看你都觉得你是个奇怪的女生,总喜欢抬头仰望天空,真的很奇怪唉。”

烟小沫看向窗外,天空很纯净,像透明的玻璃糖纸,一闪一闪地印在她的眼睛里。然后她终于忍不住,蹲下来哭了。

  我笑了笑,极力掩饰坐在你面前的紧张,假装固有的淡定,其实手心却一直在冒汗,思考了下回道:“哦,是吗,你不说我还真没有发现,嗯,突然我好像也发现自己变奇怪了,有点陌生了,不过你好奇的不更应该是我为什么会喜欢向日葵么?要不要告诉你关于向日葵的传说。”

这样的暗恋,还能持续下去吗?烟小沫躺在天台上,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你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夏落好像一点儿都不喜欢自己呢,他和安小七在一起,很幸福吧。

  我低头抚摸了下放我身旁的向日葵,像是在回忆一个遥远的故事,其实我那一刻所想到的却是你我第一次相识的场景。轻呼了一口气,说:“那你听好咯,曾经有一位水泽仙女,一天,她在树林里遇见了正在狩猎的太阳神阿波罗,她只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疯狂地爱上了他。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不过有点可惜,阿波罗连正眼也不瞧她一下就走了。那位仙女热切地盼望有一天阿波罗能对她说说话,但她从那次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于是她只能每天注视着天空,看着阿波罗驾着金碧辉煌的日车划过天空。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阿波罗的行程,直到他下山。每天每天,她就这样呆坐着,头发散乱,面容憔悴。一到日出,她便望向太阳。后来,众神怜悯她,把她变成一大朵金黄色的向日葵。永远向着太阳。所以向日葵的花语是沉默的爱。”说完,我偷偷关注你的表情。然而你却一如既往。

如果到秋天的结束还追不上他,就放弃吧。烟小沫这样对自己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似懂非懂得回答。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你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瞬间的失落。

秋日的午后很宁静。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来,格外刺耳。不知道为什么,烟小沫的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手忙脚乱地去接,是爸爸打过来的越洋电话。

  “那你找到你的太阳了吗?”你随口问问,可能也只是为了配合我讲了那么久的故事。

“爸,有什么事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