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风落花开

 遇见你的时候,我以为你的笑容是春暖花开。那一刹那,风笑了,我却哭了。

我消失了你也不知道我的存在;我落泪了你也看不到我的伤痕;我放弃了你也看不到我的付出;我沉默了你也听不到我的心声。爱一个人有时候总有些悲哀
总是认为自己可以高傲的说句无所谓,结果并不如愿;总是认为自己毫无愧疚问心无愧,事实不是如此;总感觉自己用日志能真情流露,但字里行间却少有人发现
景物依旧,人事已非,曾经的相依相偎,已如风里的烟尘飘散在时光的脚步,留下了想念在记忆的扉页,铭心刻骨。忘不了你的温柔,忘不了你的喃喃呓语,忘不了
总是会很久都看不到阳光蓝天和白云,断断续续的雨一直连绵很多天,时大时小,时紧时慢,让人的心变的很凄凉很无奈,特别是夜里,突然的一阵急雨会敲的门窗很响,让人的心变的紧张而狂乱无法入睡如果有上天,哭泣的人会止住泪水的溢出吗?如果有上天,会为为人生奋斗打拼,而最终除了满怀伤痛无奈的一颗死心和被失去意义的灵魂所包裹的伤痕累累的身躯之外而一无所有的人送去希望和需求品吗?万般无奈之下,用仅剩下的一口气,在心中念着祈祷词,祈求无能的上天。或许此时不再需要物质,只求得内心不要在痛苦之中死去。世间没有上天,失败者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茫茫人海中,凭靠着失败后得到的教训一点点走向成功。人的意识无法直接改变自己的处境,但可以改变自己看待周围环境的角度和态度。
夜,用黑暗将每个角落都隐没在它的朦胧里,那么美丽,也那么冷酷。紧闭双眼,有你的曾经便在脑海里不断的浮现,没有征兆,无法停滞,我慌乱的摇头,双臂于胸前紧紧地环抱,奢望力气能够驱开你的影子,好把自己在想念的苦楚中解脱出来,可是,越挣扎,思念便愈加浓烈,直到我无法呼吸,直到没有一丝力气,泪水在不经意间滑落双颊。幽深的夜色,偌大的红尘,熙攘穿梭的人群,为何在我眼前一瞬间变的冷清、疏远,心智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模糊;表情时而伤感,时而喜悦,在相知的轮回里,我们遇见,在离散的煎熬中,我终于懂得了情爱的因果,明了了相思的真谛,你你我我,凡身肉体,彼此相遇又匆匆分离,也许,这份相思带来的苦,痛彻心扉,却也是一种别样的甜蜜。我,因了等待,从青丝到白头,也许,不会有太过圆满的结果,但为了一个人,真爱一世,相思余生,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一个人一生能爱几次?为什么我这么爱你你却我幻想着望着你可以不说话不流泪,可以在心里对自己说只要你幸福就好了。可是我始终无法开心,我还是放不下啊。
我很痛苦不能告诉你我爱你,我想你,只能在心里就这样压抑着。想你是一种美丽的痛,就像一场永远不会醒来的梦,它是一种哀伤的情感却又是残忍的,那种近在咫尺却又远隔天涯的距离感,那种注定不能在一起的宿命感,让我感到像针扎在心里的那种疼痛和绝望到底的无助,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感受这种痛的。
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人的一生可以爱几次?一个人的一生也许会遇到一个她爱也爱她的人也许不能遇到,但不管是谁爱谁多一点他们都是幸福的,因为他们在一起。
困惑、忧愁接踵而来。原来一切都归因于时间碾碎了记忆,岁月匆匆枯萎了我的青春,往事如风,总在夕阳中渐渐散去,抓不住飞逝的是我们的青春年华。
梦,用美妙的幻境把现实拖入畅想的憧憬中,那么迷人,也那么残忍。它会将所有的迷恋放入童话般的世界里,这里没有伤心的过往,没有泪水的陪伴,也没有孤单的酸楚。有的只是洋溢甜蜜的笑脸,有的只是温馨的拥抱和那自始至终、天老地荒的诉说。多么渴望能走入幸福的梦境,哪怕是短短的一瞬,也让我的内心有片刻的安逸与恬静。诚然,梦就是梦,无论多么美好,终归是梦。而在梦醒时分,还得接受红尘浮浮沉沉的安排,只不过,于我而言,怎样的命运都接受,唯独爱情不接受安排,我宁肯沉浸在相思的海洋中,任由自己慵懒地躲在悲伤的角落,也不放逐梦想去流浪,我坚信,相思的根不经过四季的轮回,也会获得新生,结出硕果。
我想去旅行,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旅行消失在这个忧伤的城市,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所有认识与不认识我的人都找不到我的地方,在那里,月色的纯白不再会变得阴暗。
人生有两种境界,一种是痛而不言,另一种是笑而不语。当我走在这破旧的古城中,我辗转在这两种境界之中,之后,心头绕上来的静谧感让我心中的那些情、那些事一下子淡忘了许多,比如那压榨式的疼,和那些过去的感动;此刻,已都被抛向了九霄,觅不得踪迹。我无法明白,何时我的心情有了这么多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此多现实中的无奈和疼痛,就这样释然了吗?那空旷的视野下有着多少神秘而古老的乐章,是我此刻无法揣测的。我所能感知的只是:心很静,前所未有的平静。
对的时间里遇见对的人是一生的幸福,错的时间里遇见错的人是一生的痛苦。然而错的时间里遇见对的人却是一辈子的遗憾!
那日从别人的故事里回过神来,我便止不住地沉沦于忧伤,什么是永远?不过只是经久以后的回忆。在一首低沉的音乐中冥想,我想到了你,想你的好,突然之间不知该怎么去爱你,我该如何妥善安放这份深情才不会失去?都说珍惜拥有,而当我拥有你的全天下那刻起,我就注定了为你一世倾心。
世上最深情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在一起,如若你在,才是我的天下。我爱你,只是思念总是伴着泪水,我本红尘来,还归红尘去,只是那一世,纵我是浸满泪水苦涩的莲心一句话听过千遍万遍不曾厌倦,那就是我爱你;一段情缱绻一生一世不忍离别,那就是爱情
每每无聊伤感的时候总想写些什么,可也有人认为我是作秀,认为我在乞讨怜悯。呵呵,纵欲吧。只是现实中不想说太多,因为那些只会成为你们所谓的解释,静谧的夜,思绪在爱情的海洋里漫游。丝丝心语轻起微澜,荡漾无限缱绻深情。美好的情愫在如水的月光下徜徉甜甜的、媚媚的、暖暖的。
本文出自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莫怜

        阳光透过稀疏的云隙倾泻而下,洒在莫怜的脸上。

       
皎白纤细的十指在眼前忧伤的划过优美的弧度,遮住长长交叠的睫毛,烙在那一汪秋水深邃的黑色眸子中。于是,一整天空的悲伤倾泻而下。

       
你曾说过我们相遇是你今生最大的幸;你也曾说过会带着我一起去看流浪的星星,穿越在陌生的城市;你还说过喜欢看我的笑容,因为里面藏有许多的忧伤,会让你用一辈子小心翼翼的呵护我……可是,当人世间一场繁华随风逝后,我曾深爱的你,你现在在哪里过的还好吗?

        谢枫,我曾那么用力爱着的人,我想你了。

 

一 初遇

       
莫怜第一次遇见谢枫的时候是谢枫在她面前最糗的时候。而这,是莫怜一生中最自豪的事情了。

  那一天,微风,细雨。本应唯美的初遇却不是一般想来那么美好的场景,反而充满尴尬。

  大家一下课就都匆匆地从教室赶往操场。于是,有了莫怜与谢枫的第一次遇见。

  莫怜安静地随着汹涌的人潮一步一步向前走去,耳边时不时传来大家对在这种天气居然还要出操的抱怨声。

  墨黑的眼眸安静如水,仿佛沉淀进一世界的寂寞。这种细雨,最是能够挑起潜藏在人心底深处的伤怀。

  一个人走,周围一群陌生人,喧嚣之中独自孤单,任悲伤随雨淋湿眼脸。这感觉,挺好。

  莫怜轻轻扯出一个微笑。

  就是在那时,莫怜看见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谢枫,从斜对面跑来;一群凶神恶煞的男生在后面猛追。这时,谢枫正回着头看身后追的人。

  等谢枫再次转过头的时候,他眼看着就要撞在了莫怜身上。

  莫怜看着迎面而来的危险,明明心里有些惶恐,眸子却不自的依旧浅浅笑着。

  谢枫一怔,然后对莫怜轻轻一笑。谁知,笑还没有结束,谢枫刚准备侧身,便脚下一滑,成功的扑到在地。

  莫怜的眸子愕然了一下,然后抿嘴一笑。

  如果仅仅是这样,莫怜肯定不会在之后对谢枫存在有很深很深的印象。也就不会有以后那许多年的不能释怀的爱了。

  眸子中的惊愕还没有散去,莫怜便看见谢枫顺势在地上一翻,以一个很令人感觉舒服的姿势定格在那儿。不到一秒,谢枫转过头看向莫怜。然后,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随后匆匆移开目光看向身后,目露凶光。

  莫怜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那些原本追他的一群人都停了下来,正尴尬的看着他。

  谢枫威严的喊了一声别跑,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追杀过去了……

  这便是莫怜记忆中与谢枫的第一次相遇,充满了喜感的相遇。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它后来的结局。

  几天之后,莫怜终于知道了那天跌倒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学校风云人物,篮球队长谢枫。

 

 

二惜遇

       
原本这也不足以让莫怜对谢枫产生什么更深层次的感情,但是生活却总偏偏让他们莫名其妙的相遇,各种各样场合,各种各样意外。到最后,谁都不得不慨叹这两个人是真的有缘。真正的感情没有一样是没有经历过时间的洗礼的。所以虽然他们从没有说过话,但是过多的相遇终是让他们在彼此的心底烙下了自己的存在。

 

        当谢枫对莫怜露出笑容的那一刻,莫怜看见了天使温煦的目光。

       
莫怜以为这一生的幸福至此就可以尘埃落定,然后便岁月悠悠再不用管它什么地久天长,人世沧桑了。

        莫怜轻轻抿起嘴角,有阳光掉落在她的眼影,明媚了谢枫整个世界。

       
擦肩而过之后,谢枫才想起自己一个劲只顾着傻笑,居然忘了问那女孩的名字了。转过身,压抑着心脏的跳动,他颤抖着嘴唇开口:“喂,你叫什么名字?”

       
莫怜一怔,然后剩下满满的欣喜。转过身,她调皮的看着他:“你想知道我的名字?”

        谢枫脸微微泛红的点点头。

       
“恩……下次见面如果你还记得问的话,我就告诉你哦。”莫怜转过身离开,风轻轻撩起她耳畔的发梢,定格在美好。

        风滑落一地。悄悄。

       
转过身,夕阳荼靡似火。也许下一刻便会将世间燃烧成寂寞。只是,却早已经被人们遗忘,在再不愿提起了的年少轻狂。

   

三错遇

  “你好,我叫谢枫。”他嘴畔那缕阳光般温煦的浅笑绽放的一刹那,有那么一瞬间,莫怜是真的以为自己找到了一生的幸福。于是她调皮地道“我的名字叫莫怜哦。”

  当风缠绵着这句话萦绕在谢枫耳畔时,他终于真正知道自己彻底沦陷。逃无可逃。

   
只是当时的他们都不知道,两只手心连接在一起的不一定是幸福,因为这世间的是非太多,而幸福太脆弱,经不起一点点的错过。

        一世韶光,半生苍老。

       
比朋友多一点,离情人差一点。这是最尴尬的位置。蓦然回首,莫怜才发现自己和谢枫就处在这个最不清不楚难舍难分的位置。彼时,时光的沙漏已经滤尽生命中仅残存的温暖。风,渐渐深了。

        金色镀尽年华,幸福停伫瞬间。

       
拈着指心淡粉似霞的花瓣,那柔韧的触觉,像是情人间的流连,叫人难以舍弃。眯起眼,视线渐渐模糊。氤氲泪光中,一幕幕回忆肆意舞乱……他与自己在晨曦温暖的微风中褪色成浅蓝的天空下一路摇摇晃晃走过鹅卵石堆砌的小路,白色的帆布鞋轻巧的踢起光滑的小石子,就这样子经过了一路,笑声很轻很轻,快乐却很深很深;下课热闹的走廊,偶尔的遇见,两个人彼此噙挂在嘴角默契的微笑,然后温馨的问好,美好了一整个的青葱年月;栀子花开落的季节,传说中恋人的思念会悄悄在天边缠绵成线,他陪自己一起去捡拾花瓣,青春的风铃叮叮当当就这样把许多最美好的祝愿埋葬在了懵懂的风中……校园转角的冰淇淋店,维尼小熊安静的端坐在无人的空位,淡淡泛起的白气隐藏出落寞的微笑……直到……再没有人再会回来的时候。

       
一直不曾明白的真相终于揭晓,一直伸手可及的幸福原来真的只是梦幻泡影,一直以为的真命天子原来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只是过客,也只能是个过客……当她经过那座熟悉冰激凌店看见谢枫亲切的拉着一个陌生女孩的时候,所有的所有,灰飞烟灭。

        原来,相遇是错。

四晚遇                                                                  
  

春光不知闲人老,

错将天真当年华。

柔情化景随风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