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阳无辉

Part  19
 无声的约定

 Part 16 羁绊之始

        平静的过了一个晚上,第二日用过午餐之后,众人便带着感慨的心情开始起程回家了。

天子岗半山腰一处大石上面,宋君杰、俞一鸣、林若涵、童艳琳以及李思思五人焦急万分,三位女生更是吓得眼睛都红了,年纪不过双十的他们何曾经历过这种事情。在藤条断开,王辰风二人摔落山崖的那一瞬间,他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呆了!

       昨日那场雨来的突然,去的倒也干脆,丝毫没有拖沓之感。在这雨后的第二日,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在道路上显得潮湿烦人,反倒是因这雨后的天晴,使地面有了恰到好处的干燥,让行人可以感受到淡淡的泥土芳香的同时,也使人心情不甚愉悦。

“怎么办!怎么办!?”童艳琳惊恐的神色清晰的落入众人双眼。

       水泥路上,易晏双手插袋,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乐,似乎心情很是不错。在他身后,林若涵、童艳琳与李思思手挽手,并肩走着。

“都是我的错!……”林若涵一边哭一边懊悔。

       谈笑中,林若涵抬目看着易晏那在阳光下显得有些不羁的背影,目光有了不同。

看到大家都惊慌失措的神色,沉默寡言的俞一鸣立即说道:

       …………

“君杰,我们俩先过去看看,山上树藤杂草那么多,也许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糟!”

       天子岗一役,就这样随着众人的离去,在感慨中结束了。几人身后遥远处的那座山岗依然盎然耸立着,没人知道在那里有座山崖,在山崖上曾经有三朵娇艳的兰花,因为这几朵花儿,将两条年轻的命运牢牢地绑在了一起。

“可是这么大的风,我们轻易过不去!大家快去找些藤草过来,否则以目前的情况我们根本就走不到崖边!”宋君杰说着往一棵硕大的松树那里走去,在其上,一根比之方才更为粗大的藤条挂在上面。

       如今的山崖边,除却一些杂草在微风的吹拂下,瑟瑟摆弄外,已是空空如野。不过,在来年,这里或许还会绽放出那曾经拥有的过的灿烂。只是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是否还会有宿命的邂逅等待着它们。

随着天空渐渐变暗,铅云如墨一般越压越低。山风在这令人压抑的环境中叫嚣着,而原本的阳光早在起风之时就隐没进了厚厚云层之中,不见踪影。或许正如宋君杰说的,再过不久,便会有一场大雨落下,到时,众人的处境将更为糟糕!

       随着天子岗事件的落幕,大家也都重新回到了日常的学院生活。不过经此一事,不管是易晏,还是王辰风,只要是当日共同度过那一日的几人,随着彼此的联系,一种名为“羁绊”的东西在众人无所觉察中渐渐产生,并在持续的日子里,越结越深……

大约一刻钟过后,在五人合力之下,终于制成了一根长约二十余米的长藤。

学院中,许是因毕业的临近,高中三年级的同学们,心绪也是愈加低沉。渐渐地,“同学录”成为了班级中唯一热门的话题。

俞一鸣用力拉扯了一下长藤,确认了它的牢固后对着众人开口:

这一日,易晏正趴在课桌上面,填写着班上一位同学拿给他的“同学录”。写到一半,无聊的易晏翻阅起了之前的同学所填写的内容。突然,一个名字映入了易晏的眼帘。

“李思思,你们三个女生先跟在我们后面,小心点!”

细细地看着这位同学所填写的内容,易晏时不时的露出傻笑。纯真的笑容中有着一丝期待,有着一丝欣慰。

此时的天子岗已不像刚才众人休息时那般平和温柔了,狂风如愤怒的天帝一般,从天空不断拍向山岗,吹动大片树木的同时,也给宋君杰一行人的前行带来了极大的阻碍。

目光在色彩斑斓的页面上缓缓流动,最后,在一行用蓝色水笔所写的字迹上面停留——“我们能在一起吗?”在它左侧,十个黑色字体工工正正的写于纸上:最想知道的事情是什么?

狂风乱舞中,宋君杰他们艰难的向着悬崖走去。在临近崖边约二十米处,俞一鸣停下脚步,对身后三女说道:

含笑中,易晏翻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页,并在其中一个问题后面重重地留下了几个字——对于喜欢的人最想说的一句话:我们会在一起!

“就这里吧,再往前就不安全了。你们三个在这里帮我们拉着长藤,我和宋君杰过去。记住,别松手!”

写完,易晏带着一丝微笑盒上了“同学录”,继续保持着趴在桌上的姿势,并撇向林若涵的方向,目光闪动。

见三女立马紧张的点了点头,俞一鸣和宋君杰抓着长藤慢慢的往前走去。

似有所察觉的林若涵,侧过身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四目相交,迸发出了一抹只有他们能够看到的光芒。

…………

忽然,两人都笑了起来。那笑容很真,很真……

与此同时,高约三百余米的悬崖上,离崖顶不到五米处,一条手臂粗细的树根从崖壁内破土而出。在它上面一只带有些许血迹的手牢牢的将其抓住。若是仔细看去,分明可以看到这只狠狠抓着树根的手,正有一丝丝的鲜血顺着树根往下滴着。似乎是因其用力过度,从而造成了更为严重的损伤。

Part  20  
 那一年……

往下望去,只见一人单手抓着树根,还有一只手竟然拉着另一人!这两人凌空悬挂在那里,山风从他们身畔席卷而过,发出呼啸之声的同时,也令他们的身体愈加摇晃,境况异常惊险!

光阴如梭,而在这最后两个月里,更显如此。一个月,就在众人倒计时中悄然而过。

这两人,正是因采摘“九节兰”而滚落山崖的王辰风与易晏!

一个月的时间,说来不长,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短暂。但对于即将因毕业而分离的同学们而言,这最后的几个月是显得格外珍贵与不舍的。多数同学正盘算着毕业之后计划及考试的准备,也有不少忙于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记录着这同窗三年之中的点点滴滴。同学录、大头贴、记事本这类用以留住回忆的物品,其盛行程度一时间到达了巅峰。使班级里增添些许热闹的同时,却也徒增了不少的伤感。

“辰风,你赶快放手,我可以试着去抓住那些树枝,运气好的话不会有事!”焦急的呼喊声从易晏口中传出,被风一吹,立刻消失无踪,使得正向山崖赶来的宋君杰二人无法听到。

这一个月,对于大多同学而言,除了临近考试的紧迫以外,那种因即将离别而带来的伤感也在渐渐蔓延。而对于易晏,这短短的一个月,却是非同寻常的一段时间。

“不行,这么高的山崖摔下去怎么可能没事!”王辰风低头看了一眼崖底,果断的回道。

在易晏接连不断的各种“攻势”下,终于在2006年5月13日这一天,林涵若答应了易晏,两人走到了一起。

“那个树根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到时候两个人都会掉下去!”易晏露出愧疚的神色。

五月的天气,炎阳开始初现,白天的温度在经过一日的洗礼之后,到了夜晚却是显得格外清凉惬意。林涵若清晰地记得,在那一天傍晚,两人默默坐在学校篮球场上,在夕阳的余辉中感受着初夏的气息。晚风吹过,吹动了他单薄的衣衫,也撩起了她那乌黑的长发。顿时,一种属于青春的气息弥漫空中,久久不散。

“再坚持一会儿,仔仔他们肯定会来找我们的!”王辰风低沉的声音中透露出一丝坚决!

她更是记得,当时他对她说了一句话,一句改变两个人共同命运的话:

山风越来越大,天空更是时不时的飘过几道闪电,轰轰的雷声在众人焦虑的情绪中从天边缓缓传来……

“不管是夕阳动人的余辉,还是黄昏伤感的暮霭,我都渴望与一个人分享和品尝,而那个人,只能是你!”

 

那一句,很真……

Part 17 营救

就这样,两人抛开了一切的顾虑,在那暮色来临中,一双不同的手因为同一个理由紧紧地牵在了一起。

“哗啦!”

那一刻,很静……

又一道粗大的雷电闪过,将远处那片已暗淡无光的天边映照出短暂的光明。

两人抬头,望向天边。那里,最后一抹夕阳即将被暮色代替,一弯金黄色的月亮渐渐出现在两人目光尽头。晚霞如同彩衣一般,披散在远处的山峦之上,一群飞鸟啼叫着穿过淡淡的月光,飞向远处。

“辰风,你还是放手吧,树根快支撑不住了!”易晏看着那已然出现数条裂痕的树根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声音。

那一幕,很美……

而回应他的,只有那只死死拉着他的手似乎握得更紧了一些。

最终,在暮色即将彻底笼罩大地的时候,两道身影,牵着手,渐渐地消失在了月光的尽头。

“易晏!老王!”

那一年,他20岁,她19岁……

“辰风!”

Part
 21      涵之泪

……

最后的半个月,在林易二人相濡以沫中缓缓流逝。在这临近毕业前夕,两人自打相识之初,发生了第一次的争执。

正在此时,一阵模糊的呼喊声从山崖上面隐隐传来。

这一日,刚考完试的易晏正于座位之中拿着一张五颜六色的彩页细细观阅着。其上描述的正是易晏即将踏入的新一片天地——一所名为XX职业学院的九流大学。

“是仔仔他们!”王辰风的声音激动中显得有些颤抖,“君杰!”

林若涵走到易晏身旁,瞥了一眼其拿着的彩页,双目一丝暗淡闪过。

“仔仔!”

“易晏。”林若涵轻声叫唤道。

“君杰!我们在这儿!!!”

“若涵,怎么了?”易晏放下手的彩页看向林若涵。

崖顶,距离悬崖边四五米左右,宋君杰和俞一鸣正在不断叫唤着,狂风在他们周身肆虐,使他们举步为艰。

“明天就要毕业了呢……”她的声音显得有些踌躇。

“君……杰……”

不知是听出了林若涵的话外之音,还是看到了林若涵那显得有些委屈的神色,易晏双手握住林若涵,微笑着说道:“放心吧,就算我去其它地方,也肯定是邻近的城市,而且我也会常回来的啊。”

正往前走的宋君杰身体一顿,疑惑地说道:

“易晏,你能不能不要去别的城市,在桐庐也可以感受社会生活的啊。”

“我好像听到有人喊我……”

早在一个多月前,林若涵就已知道在毕业后,为了提前在社会上面经历一番,易晏会与王辰风、宋君杰一起去别的城市找工作。曾经的她也因这件事而深深的忧虑过,但在那一天,在易晏说出那句话后,她放下了,她释怀了。她觉得,两个人若是真心想在一起,那么,不管身在何处,心都是相连的。然而,她错了。她毕竟只是一个女孩子,一个与其它任何女孩一样,渴望能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渴望被人疼爱,被人捧在手心的女孩,而这个人,她也希望是易晏,就如易晏说的那一句“那个人,只能是你!”。

“仔仔!君杰!”

她想过去理解,在这时间以来她也是一直这么告诉自己。可是随着离校的日子渐渐逼近,林若涵终于再也无法保持那份刻意的理智了。

随着临近,那呼喊声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

“其实我们已经打算好了,趁暑假三个月时间去义乌,君杰的姐姐在当地一家网络公司当经理,等放假了直接过去,也少了在茫茫市场上面找工作的麻烦了。

“老王,这是老王的声音!!”宋君杰显得非常激动。

我知道你想我留在桐庐,你不舍,我也想和你在一起啊!可是我已经答应他们,而且君杰姐姐那里也已经说好了,如果我突然不去了,别人会怎么看我呢?”当时的易晏,根本就不明白一个女孩想要的是什么,初次恋爱的他更不懂该如何去经营一段感情。

“辰风,易晏,你们在哪儿!”

其实她们想要的很简单,不会考虑明天会如何,将来又会如何,只是单纯的希望能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能在想念对方的时候能触碰到对方的脸。

“我们在这儿!”

“可是,可是我就是不想你去嘛!”林若涵眼眶微微泛红。

当仔仔抓着长藤闻声来到悬崖边,并趴着身体往下看去时,便看到了王辰风与易晏在风中摇摇欲坠的这一幕,顿时,他倒吸一口气,连忙喊到:

“若涵,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要去的吗?”易晏微微诧异。

“君杰,赶紧将那根藤条拿给我!”仔仔指着另一边那根已然断掉的藤条对着宋君杰喊道。

“易晏,我们本来在一起的时间就不长,几个月后你又要去大学了,那个时候想见面就更不容易。而你现在又就要去别的地方,我怎么办?”林若涵几乎是抽噎着说道。

宋君杰见状捡起那根仍然还有近十米长的藤条递给了仔仔。

还未在一起时,林若涵或许还能保持着自己的理智,坚持着那份刻意,但当两只手牵到了一起后,纯真简单的她,其小女儿姿态便在易晏面前显露的淋漓尽致。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若涵,就算我去了义乌,也会可以回来看你的啊,而且你若是愿意,也可以和我们一起去义乌啊。”易晏终究还是太过稚嫩,全然不明白一段感的建立是不易的,而要维系则更为艰难。

十分钟过后,在宋君杰和俞一鸣的帮助下,易晏二人终于艰难的从崖壁上面爬了上来。

“我姑姑已经帮我找了一份工作了,拖了好多关系才进去,我不能去义乌!”

易晏蹲坐在崖边,喘着大气,望着数米外的悬崖,一阵心悸。

“那你有空的时候可以来义乌玩的啊,反正本来就不远。”

远处三位女生见到他们两人安全的从悬崖上面爬了上来,不禁都松了口气。林若涵双眸闪着泪花,紧紧抓着衣襟的小手也终于缓缓地松了开来。

“易晏,你喜欢我吗?你真的喜欢我吗?!”见易晏丝毫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林若涵开始激动起来。

“好了,稍微休息一下就行了,还是赶快离开这里,不安全。”这时,仔仔催促道。

“我当然喜欢你啊!”

“嗯,老王,易晏咱们走吧。”

“那你就别去!”

“喂,李思思,你们三个抓牢一点,我们过来了!”

“若涵……”

见宋君杰向着她们喊道,三女又重新牢牢握紧了手中的长藤。

“我不管,你要去的话我们就分手!”

这时,正要迈步的易晏突然脚步一顿,目光望向另一边,开口说道:

几滴泪水顺着林若涵青涩的脸庞,流过嘴角,滴落到了易晏的课桌上,扩散出一圈浅浅的痕迹。易晏下意识的用手指轻轻抹去,试图擦干其上的湿漉。

“等等!”

“若涵,你别这样,我们好好说。”

Part 18 林若涵的转变

“易晏,如果你非要去,就别来和我说话了!”说着,林若涵猛然甩头转身,含泪中奔出了教室。

宽阔的大石上面,易晏他们七人迎风站立其上,与之前不同的是,此时在三女手中各自多了一朵淡青色的“九节兰”。

易晏起身刚欲追去,目光不经意间略过课桌上面仍未擦干的几滴眼泪,停顿下来。指尖划过,摩擦的热量带走了上面的湿润,却无法抹去那一圈淡淡的泪痕。

林若涵捧着兰花,不言不语,臻首朝着地面,以此掩盖她此时脸上的羞涩与那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动。

易晏重新坐到了座位之中,凝视着桌面上那一圈圈淡淡的痕迹,若有所思。

“易晏,看不出来嘛!这么木纳的你也会做这么浪漫的事!”童艳琳闻着花香说道。

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林若涵面无表情的回到了教室,只是微微泛肿的双眼分明告诉别人,她在不久之前曾哭过。

“等你看出来,咱们就不用回去了。好了,大家赶紧下山,马上就要下暴雨了!”王辰风说着率先抬步向山下走去。

前排的李思思很快发现了这一不正常的情况,立马转头望向易晏,投来责问的眼光。

易晏快步来到王辰风身边,低声说了一声:“辰风,谢谢!”

坐于身后的王辰风此时也察觉到了不对,拍了拍易晏问道:“易晏,你和林涵若怎么了?她看上去怎么好像哭过似的,你们吵架了?”

“你说什么呢!”王辰风没回头,继续向前走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