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屋爱情》连载–05

  杜苏苏一个人住,租了间离公司不远的小公寓。不大的空间,摆了几样很简单的家具,看起来,也算是个窝了。
杜苏苏最喜欢的是那个向南的阳台。花盆里种了几株爬山虎,已经悄悄爬了半面墙。下班回来,杜苏苏会倚在围栏上,吸一支烟。傍晚的风,缓缓地吹着,远处有闲散人声传上来,熟稔而又让人心生寂寞。
杜苏苏的隔壁住着对男女。杜苏苏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结婚了。总之,两个人守在一起,三天恩爱,两天吵架。有时,半夜三更的就吵开了,砸锅摔碗好不热闹。争吵的内容,大多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什么朋友的婚事礼金给多了,或是男人买错了女人喜欢的牌子。老房子,隔音差。杜苏苏听的一清二楚。
不过,杜苏苏不颇。听着哭来喊去的叫骂声,充满了生活气,反倒觉得不那么孤独。
隔壁吵架的尾声,多半是女人摔门而去,男人站在厨房的水槽前洗碗筷。水槽就在窗下,没有碗筷,他便开着水龙头,在哗哗的水声里,一动不动地站着,一点不担心飞涨的水价。
杜苏苏的阳台和隔壁厨房的窗子,刚好在一个折角里,可以90度侧望。有时,杜苏苏在阳台上吸烟,会看见他。
是个周末。杜苏苏在梦里就听见了热闹的争吵声。这一次,女人有了新骂词,用高音唱腔喊着:“去死吧,银行卡也能丢。你是神马神兽啊你!”
接着“砰”的关了门,高跟鞋在走廊里踩出一串R&B。
大早晨的,杜苏苏的懒觉却睡不成了,,她胡乱套了件睡衣,去阳台燃了一支烟。男人依旧站在厨房,开着水,看着窗外闷声不响。脸上的表情,还真和神兽有点像。
杜苏苏忍不住搭讪说:“嗨,闭着呢,我这里有脏盘子可以借给你洗。”
男人瞥了她一眼说:“好。”
男人有一双驯良的眼睛和一双勤快的手。他很是佩服杜苏苏,一个人住也可以把房间摧残的像斗殴现场。
“你从来都不打扫的吗?”
“一个星期一次啊。”
“唉,现在的女人啊。你比我家里的还可怕。”
男人真心感慨,眉心锁着把黑漆漆地怨气。他一边洗碗,一边和杜苏苏讲情史。可能是闷压的太久,收拾了厨房,整理了客厅,依然倾诉的意犹耒尽。他说两个人在一起五年的索碎细节。
她爱玩,他守家。吵吵闹闹,分分合合,女人始终因为没有一套房子,不肯嫁给他。
男人说:“现在的女人,怎么都现实成这样7呢,没房子就不嫁,什么心态?现在上海的房价,是人买的吗?”
杜苏苏倚在门框,懒洋洋地说:“女人等一套房子结婚,不过分的。她还跟着你,就说明她爱你。好好珍惜吧。”
男人忽然停下手,说:“谢谢。”
“你帮我收拾家,怎么还谢我呢?”
“我感觉自己已经快受不了她了。可是和你聊完,我到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她。”
杜苏苏打趣地说:“我以后失业了,就开家心理诊所,专门让人来收拾家减压。”
那一天,隔壁的窗子里溢出煎炒烹炸的香气。女人回来了,没有继续争吵。

上一章  聚餐(上)

 

  没想到回来的是萧冬。

 

  “你们好热闹啊,大老远在外面就听到你们说话。”

  萧冬的出现,刘晓雅有些惊讶。“你不是上夜班吗?”

  “我今天转班了。”萧冬面带微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今天安排他转班了。”

  陈翔是萧冬的顶头上司,所以他的工作自然也由他安排。

  “萧冬,回得刚好,快来吃饭。我们刚开始吃。”周雨琦大方向萧冬发出邀请。

  “好啊。”他脸色仍挂着淡淡微笑。

  坐在刘晓雅旁边的李阳菲靠着周雨琦挪出一点位置。

  萧冬进厨房洗了手,拿出一副碗筷,找了条四方矮凳子,在空出的那个位置坐下。

  “哇,你们谁做的饭菜啊?”看着桌上的几个碗,萧冬是一脸惊喜。

  “刘晓雅做的。看不出来吧。”周雨琦指了刘晓雅说。

  “味道真不错。”这时陈翔也是连连称赞。

  “回来就有饭吃,我还是第一次呢。”萧冬笑嘻嘻的说。

  莫名的夸赞让一向性格内敛的刘晓雅一阵脸红。“只是简单的做了几道,你们吃着好就行。”

  这时萧冬突然站起来,“我去买瓶啤酒吧,感觉有饭有菜还得有酒才好。”

  陈翔也在一旁点头。“去吧。去吧。反正你这里离超市近,快去快回。”

  边吃饭,边喝酒。

  这应该是大部分男性同胞的习惯。

  说完,萧冬便起身离开了。

  刘晓雅看了一眼李阳菲,从萧冬回来她就没有说话,全程只是低着头吃饭。不知道,萧冬的突然回来,是不是也影响着她……

  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就算真的有什么,估计她都会藏在心里。

  别人又怎么看得出来……

  “吃饭,吃饭,边吃边等。”陈翔一边说,一边往周雨琦碗里夹了一块刚刚挑过刺的鱼。

  他总是能细心的做着一个男朋友该做的事。

  超市就在离市场不远的地方。

  所以,萧冬很快就抱回了几瓶啤酒和一大瓶可乐。

  刘晓雅也起身给女士们每人一个一次性杯子,李阳菲帮忙倒着可乐。萧冬和陈翔就一人一瓶啤酒。

  “来,干一个。”周雨琦咧着嘴喊着。

  “干。”

  “干。”

  喝的喝啤酒,干的干可乐。

  气氛开始变得融洽。

  周雨琦一直东拉西扯的说着以前在学校的事,李阳菲小时候的事,笑得东倒西歪的。

  有她的地方气场都会变得不一样。

  她的笑容,就像太阳花一样,感染着身边的人。

  一瓶啤酒下肚,萧冬和陈翔更是变得话多起来。

  他们聊工作,也聊感情。

  甚至像女人一样,聊八卦……

  一顿饭洋洋洒洒,吃到晚上近十点才散场。

  因为第二天还要上班,刘晓雅让陈翔送李阳菲她们先回宿舍。

  剩下的卫生便留给刘晓雅。

  李阳菲她们离开后,出租房里只剩下刘晓雅和萧冬两个人,气氛突然开始变得怪异。

  刘晓雅在心里猛地跳出一句话,孤男寡女独处一室!!!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晕死!

  这几天刘晓雅晚上都是一个人,习惯性冲凉的时候都会把门反锁。

  可今天有两个人在。

  而且还是和一个男的……

  妈呀!

  于是,脑袋里瞬间出现电视,小说里那些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后发生的各种情节戏码。

  情节堪比鬼片。

  刘晓雅为之一愣。

  她在心里暗叹,当初租房子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这个问题。

  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