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青花

  “别怕,会有人来找我们的。”  
十岁,苏墨为她挨了苏爸爸的一顿揍,整个暑假只能在房间弹钢琴。  
“苏墨哥哥,你这个年纪应该好好读书对吧。”  
“嗯。”  
“早恋是不是应该扼杀在摇篮里。”  
“嗯。”  
十五岁,苏墨因为她交给苏妈妈的那份情书,被杜绝了与一切女同学的来往。  
一诺的二十岁,苏墨是讨债来了。  
这场接风,她只记住了一个人,两件事,他有女朋友了,他回来是办手续的,要去英国读研究生。  
不知道酒会是怎样结束的,她喝了很多酒,看到苏墨谈笑风生,靠在他怀里的宋辰笑靥如花。  
苏墨哥哥,她是你的独一,而你却是我的无二。  
兜兜转转,少时的相濡以沫,如今的相忘于江湖。  
(三)  
他说爱你的时候是无心之过,别轻易感动。  
过了元旦,就进入了期末考试。图书馆,自习室,貌似全部人都忙了起来。往日喧嚣的校园此时冷冷清清。  
“我叫乔非,欠你99元的乔非。”  
原想俩人的交集不过那场偶遇。显然她低估了乔非的存在感。  
她去上自习,桌上会莫名出现一杯热奶茶,抬头对面是嘴角含笑的他。  
她去图书馆,踮起脚拿夸美纽斯的《大教学论》,一只修长的手不费劲的抽下。回身,仍是他。  
图书馆很安静,睡眠质量一向很差的一诺曾一度将图书馆作为补觉的最佳场所。  
冬日午后日光正当好,明亮的大玻璃窗下,浮尘小小的,碎碎的。一诺很不客气的打起了瞌睡。  
微笑爬上了坐在对面乔非的嘴角。  
感受到目光注视的灼热,一诺睁开了眼睛。  
粲然的光芒中,逐渐清晰了面孔,阳光越过窗棂抚摸他笔直的肩线,挂在嘴角的那一抹笑容堪比三月春风。一诺承认,在这样的时光里,对面是很美的风景。  
“等期末过后我们交往吧。”一诺发誓,这是她20年来说过的最不负责任的话。她只知道他叫乔非,他说他对她一见钟情。  
若你不肯放弃,终有一天,时间会告诉你,一念执着那么多余。她拿这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苏墨的离开。  
之后的一个多星期,乔非仿若人间蒸发,再也没出现于一诺的视野。她怀疑那几天是不是一场梦。梦里有一个人叫乔非,他说,他欠她99元。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的时候,天上飘起了雪,苏墨哥哥的胳膊会疼么,五岁时的那场事故,她害苏墨留下了这个毛病。  
“一诺,期末考试结束了,我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乔非的出现打断了一诺的沉思。  
“好。”简单的一个字,乔非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地。  
“乔非,临床医学。”  
“周一诺,汉语言文学。”  
“你认识大鸟?”一诺刚反应过来,大鸟好像也是临床医学专业的。  
“室友。”乔非也不隐瞒。  
“你处心积虑。”  
“你也可以理解为用心良苦。”  
后来,一诺知道,自己被大鸟卖了。  
大鸟的反驳是,一诺你应该知恩图报,苏墨回来那天是乔非把她背回学校的。“一诺,乔非很适合你,忘了苏墨,他当你是妹妹。”  
有些事一开始就是错的,可只有到最后才不得不承认。  
寒假总是不期然而至。就像无声飘落的雪花,装点了世界,泥泞了道路。  
接到乔非的电话时,一诺正在收拾行李,晚上的火车。  
乔非责怪她没事先通知,她说车票是十天前就订好了的,那时他们还没确定关系。  
“一诺,你都不问我回不回去,你知道我家是哪里的么?”乔非很受伤。  
因为没有放在心里,所以表现出来漠不关心。  
不知道他的身世,不知道为什么喜欢自己,抛开男朋友的身份,她对他一无所知。她也有过纳闷,明年就要毕业的他为何扯上她谈一场“黄昏恋”。  
“我送你。”话筒那边传来瓮瓮的声音。乔非有时真佩服自己在一诺身上的好脾气。  
不等一诺答话,电话就挂掉了。一诺,如果我用你待我的方式来待你,恐怕你早就离开了。  
(四)  
那些刻在椅子背后的爱情,像水泥上的花朵,开出寂寞的森林。  
“乔非,你的信。”这是本周大鸟第三次作为信鸽了。“你小子真是命好,春天里开不败的桃花,秋天里收不完的菠菜,这么多的妹子主动投怀送抱。”大鸟很是不平。  
家世好,学习好,能力强,这些他都忍了,偏偏又生得一副好皮相。说不嫉妒乔非那是鬼都不信。  
可这人从不恃宠而骄,对朋友又慷慨大方。大鸟这个信鸽当的也算是心甘情愿吧。  
接过信,乔非顺手丢进了抽屉。实验室里的事情都已经够忙了,哪有时间对付这些儿女私情。  
“被小妹妹看到那心不得碎一地啊。”大鸟啧啧的惋惜。  
乔非轻轻一笑,低头专心对付小白鼠。  
第一次见到一诺是九月,新生刚刚开学,她来找大鸟,从窗户望过去,一个精灵般的女孩正低着头用脚搓着地,时不时的撩一下吹散的头发。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后来,他从那眼神中读到了失落,望着她渐渐走远的背影,乔非的心里猛地一抽。  
旁敲侧击的,他从大鸟那知道她叫周一诺,一诺千金的一诺。她为了苏墨而来。  

  “乔非……”,我爱你。  
(九)  
我还没因你笑的最灿烂,你怎么忍心让我因你哭的最伤心。  
一诺做了长长的一个梦,梦见爷爷的离去,电闪雷鸣的场景都极尽清晰。梦见苏墨搂着宋辰跟她告别。还梦见一个人,在大雾里,影影绰绰,向她招手,却怎么也追不上,她看不清他的脸,赶不上他的脚步,只能任他越走越远。  
嘴里不停的呢喃,却是满脸的泪花,大鸟轻轻擦拭着她不断涌出的温热液体,却总也擦不干净。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可以在睡梦中流这么多的泪。看着她在痛苦的挣扎去不愿意醒来,他知道,有个人出现在她的梦里,即使痛苦,也好过醒来的永远别离。  
乔非的同学在学校为他举行了一个送别仪式。仪式在校园的湖畔举行,蜡烛环绕着的相框里,那个英气逼人的青年,有着世上最温暖的笑脸。  
2011年7月25日大雨告别  
锥心泣血的别离,文字上也只有浅浅的一笔。  
(十)  
有些事,不管怎么努力,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这份记忆永远鲜活。  
大鸟从乔非的遗物里拿出一本日记给一诺。厚厚的一本,带着时间的印记。一张照片掉出来,那是一诺军训时被罚站军姿的样子。翻开日记本,里面夹着好多自己都不知道的照片,每张照片背面都写着日期和当时的情景。滑落的泪晕湿了隽秀的字,也晕湿了想忘都忘不了的回忆。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2008年9月3日,新生开学的第二天,她像一只精灵闯入了我居住的森林……  
2009年9月19日,真希望在烈日下被罚站的是我……  
2009年10月9日,今天在湖对面听到她读法语,真是勤奋,以后是不是可以经常看到她了?期待……  
2009年12月23日,昨天是她的生日,我今天才知道,生日快乐,一诺……  
2010年3月4日,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她,寒假不知道她长胖了没有……  
……  
……  
2010年9月7日,跟苏墨摊牌了,消除了一个假想敌,可以去追她了……  
2010年12月20日,保研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终于落实了,可以留在她身边了……  
2010年12月22日,苏墨带了女朋友回来,对她是不小的打击,背着她心里莫名的安心,后悔自己没早点表白……  
2010年12月24日,自己搭讪的手段真是拙劣……  
2010年1月9日,她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一诺,我会给你我所能给的幸福……  
……  
……  
2011年7月22日,明天回家,心里有很多不舍,一诺,我有多爱你,你知道吗?  
“乔非,我知道,全世界都知道我爱谁,你知道吗?”  
“乔非,你还欠我99。”  
“乔非,红颜易逝,伊不离君不弃。青色烟雨,孤影等你归来。”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编辑评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