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迎春花开了

      是一座属于北方的小城,所以比起南方来,这里的春天来的要晚一些。只是有人不知道,这座小城其实也是有春天的。
 <一>2012.1.20
  冬天来了,雪花就顺理成章的飘了起来,然后一如既往的覆盖着北方这座小城,一切都安静的像睡着了一样。就连火炉上的火苗也无精打采起来。
  林小寞刚吃完早饭,韩晓池就给他打电话来了。韩晓池在电话那头调皮的对林小寞说:小寞,你说,今天带我出去玩的,你看,下雪了,你说你怎么怎么办?”
  林小寞拿着手机走出房间,对着电话说:“嘻嘻,傻妞,要不要我给你免费亲一下?
  庭院里刮起了一阵小风,将地面上的薄薄的雪花回旋着卷起,然后卷到墙角。林小寞想,如果日子就这样安静,甜美多好。没有烦恼。如果和韩晓池一起看着这场小雪,应该很温馨。
  林小寞把手放进口袋,准备回到房间,手机就响了,是一条短信,韩晓池发来的“小寞哥哥,对不起呀,我又让你失望了。我想你很失落…可是今天天气真的很冷,改天我们再一起出去玩,好吗?”
  林小寞抬起头,凝望着白茫茫的天空,连眸子深处都是茫茫的一片,视网膜上空白的显示不出任何画面。
  林小寞按了回复,然后快速的打了一串字:“宝贝儿,我们两天没有见面了,我挺想你的…呵呵,今天确实有些冷嗯,等天气好了,我们再一起出去玩吧…注意保暖…”
  然后发送出去。无法摆脱。

他们说,生日快乐, 在凌晨4点的时候。那些话语在满是天光的夜里盛大开放,一如盛大的成长,他们就这样呵护着我, 在坚忍而漫长的路途上。

回到房间,林小寞躺在床上,一阵空虚一阵失落。他要的韩晓池给不了,不是韩晓池的错。因为的确下雪了,天冷,也不方便出门。
  可是不就是一场小雪吗?林小寞想出去,想见他的池儿,他想跳出总是被失落宅出的囚笼。
  闭上眼睛脑袋里满满是韩晓池的身影。调皮的,任性的,哭泣或是可爱的。他想池儿这个傻丫头。很想。几乎想到骨子里,恨不得揉进自己的五脏六腑。
  小寞爱她,所以尽管一再的失落,还是那么想念他的傻丫头。这种想念像水草一样。泅住了溺水的人,让其浮不上来
  <二>2012.1.27
  过完年,天气开始好转起来。只是气温还是很冷,是冬天没有过去,还是这个冬天原本就很冷?
  坐上公开往市中心的交车,林小寞就拿出手机找了徐誉滕的《爱若去了》听了起来,然后把一个耳机塞进韩晓池的耳朵。
  韩小池转过头来,微笑着没有说话,然后惯例的躺在小寞的左肩,向车窗外看去。
  林小寞搂着他的池儿,他多么怕失去他的池儿。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心疼起来,心疼自己深爱着的池儿。

我匆忙惊醒, 却睡意全无, 就像从未睡着过 。 我想我其实一直在等这一天, 等待这样一个有着巨大疼痛却又巨大快乐的时刻, 我想我为了等它的到来, 经常在深夜里飞奔着, 找寻着, 期待着, 那些夜晚,我已经数不清, 只是记得那些绝望的疼痛在从没有天光的夜里放肆的盛开, 盛开 , 一点点的覆盖在心里,  密不透风, 见不得一丝天光。

澳门新葡亰76500 1

我坐在天光的背影后, 看者天光远走的越来越不可以计量的距离,  我是多么的渴望这一刻的疼痛, 满心绝望的等待, 我真的很担心我还能不能追上远走了的天光,  我怕来不及 , 我提起裙摆, 拼命的踏着天光的脚印, 不顾一切的追逐。

澳门新葡亰76500,  林小寞摸着韩晓池头发时,韩晓池转过头来看着小寞,小寞也刚好看着她。
  林小寞想,这样一个天使一样的女子,自己怎么能忍心让她难过?自己怎么能丢下她远离她的世界?
  韩晓池心中涌起阵阵暖意,她在想,如果公交车就这样一直行驶下去,永远不停,和现在心爱的小寞就这样一起该多好。
  林小寞吻了韩晓池,韩晓池害羞的说:“车上有好多人呢…”
  林小寞温柔的看着怀里的池儿说,“没关系,他们不认识我们…”
  然后又吻了上去,韩晓池没有拒绝。她开始迎合着小寞。她在想,“小寞,只要你快乐就好,我可以尽力改变自己,习惯你的一切。只要你能开心,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驾驶员从后视镜里看到他们俩拥吻,然后林小寞闭上了眼睛,装作没有看到。
  <三>2012.1.7
  韩晓池在KTV包厢里已经唱了一个多小时的歌。她说她嗓子疼。林小寞又给她开了一瓶啤酒,递了过去。然后自己点歌曲唱了起来。
  天已经黑了三个时辰了,他们依然在市中心的KTV。
  屏幕上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
  林小寞用他充满磁性的声音唱着《爱若去了》,听起来很是忧伤。
  韩晓池看着屏幕上的字幕“爱若去了,就由他吧…至少精彩过后点点滴滴的余烬,能够陪着梦醒来是一杯清茶”,不知道心里想的什么。
  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在林小寞的脸上,覆盖着浅浅的忧伤。韩晓池不喜欢忧伤的林小寞。这样是韩晓池所不想看到的。她只希望林小寞能够开心快乐。至少和自己在一起是这样的。
  韩晓池摸着小寞的脸,说,别这样…好吗?
  然后吻上了林小寞的唇。
  林小寞没有想到他的池儿会主动吻他,他觉得不可思议。心里某个柔软的部位狠狠的颤动着。
  韩晓池在想,爱一个人,我固然会倾其所有给他,前提是这个人必须能够陪我过一辈子。
  在床上林小寞吻着韩晓池的唇,在她的身边躺了下来。他在想,池儿,你这辈子就是我的了。就算我没有多少快乐,我也会把自己仅剩的快乐,来试图换取你所有的悲伤。
  “小寞…我害怕…我怕怀孕…”
  “没事,有我呢!”
  “……”
  夜色沉重,宾馆里的一个人沉重的呼吸,一个人还没有睡着,翻来覆去。
  相爱容易,相守难。而有些没有良心的人,得之,弃之。
  男欢女爱,两情相悦,人之常情。他们彼此深爱着对方。很纯洁,神圣的是让升华了爱情。而有的却只是为了一己私欲,为了发泄。这种人就亵渎了神圣的爱情。

路途的风把我的头发弄乱了, 让原本温顺的生命变的想摆脱宿命的坚忍, 那些不怀好意的东西, 让我遍体鳞伤 ,血从破裂的地方流出, 像极了血色的罂粟花 ,绽放的不安一世 。不管我怎么追逐, 我依旧只能看者天光远走, 而束手无策, 我知道有些事情我们一只无能为力, 然而我这么固执, 这是我的劫难。 我满身鲜血, 嘴角却诡异的开着灿烂的花朵, 像个嗜血的孩童。 我是这么的开心, 因为我多么的爱她, 我这么固执的追逐着天光是为了等待变的强大, 强大到可以不让她受任何的伤害, 我是多么的想告诉她,  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可是我还没说 我就看见她 隐忍了一生的疼痛和忧伤, 突然全部崩塌, 这是一场庞大的崩塌, 毫无预知, 我手足无措, 我想肯定是我做错了什么,可是我想了很久, 依旧毫无头绪, 我该怎么办呢。

  <四>2012.2.13
  已经立春了。可是北城的天气还是那么冷。
  韩晓池刚把林小寞送的暖宝宝插上电,林小寞就打电话来了。
  “宝贝儿,我今天就回家了。你别担心,有我在呢!”
  韩晓池还是挺庆幸的,自己的男朋友并不是个不负责的男人,他会回来陪着自己一起面对自己怀孕这个问题。
  韩晓池前一个夜晚做梦,梦到自己被林小寞抛弃了。然后一个人去做人流。遭很多人另类的目光,那种审视,嘲弄让她觉得全世界都不要她了。

他们说,亲爱的, 别太担心, 我们会陪着你的。  这是一群多么天真而又美好的孩子呵 这是我在奔跑的路上, 不小心检到的, 当我破破烂烂, 筋疲力尽的从他们身边跑过时, 他们就这样天真的心疼的看着我, 说, 亲爱的, 别太担心, 我们会陪着你的。  我停下来, 我是很想给他们一个微笑的, 可是我却看见泪水如冬季了的雪花般纷繁, 在转身的那一刻, 怎么止也止不住。 他们手足无措的看着我说 哦,亲爱的,我们不是故意的。看着他们一脸的歉疚,我想这是多么好的一群孩子,上帝为什么不让我早一点遇到他们呢,现在我依旧心满意足。

  韩晓池说:“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嗯,你说南城的迎春花开了对吧?那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是北城的春天却迟迟没有来。韩晓池不知道这场春天什么时候能够来。她不知道。因为她怀了孩子,林小寞的孩子。
  “嗯嗯,是啊,南城的迎春花开了。北城的应该也快开了。春天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林小寞说

他们牵着我的手, 说, 我们回家吧。 他们的手真的温暖如兄长, 让我看见迎春花开 小而美丽着。 我点点头, 说, 我能不能把她也接过来呢? 因为她也没有家, 他们说, 好。 我们一起长大, 长大了就可以给她一个家了, 好不好? 泪就落了下来, 为了这天大的幸福。 在生命里 ,只有她和迎春花,只能给动力和温暖, 却没有理解。 那些人都认为这个孩子固执的不可救药, 只有这群孩子有天真而又美好的理解和温暖。 他们说, 太累了就停下来, 我们会陪着你。 温柔如兄长温暖如花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