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惜我不是你的青梅竹马

 

遇见他的时候,我才刚上小学一年级。

  白色
初识你,那是7岁,那时的我还是一个拖着鼻涕到处乱跑的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的总是带着一身的泥巴。
彼时的你,是一个穿着白衬衫,头发总是梳得一丝不苟的样子,每天站在班级里对着我们指手画脚,一副小汉奸的样子,十足老师的小走狗的派头。
后来,老师安排我们同桌,布置作文叫《我的同桌》。
我写到:我的同桌是一个严于律己的人,他的头发总是梳得一丝不挂……
于是老师在课堂上把我的作文念了出来,并说我思想肮脏。我发誓,那时的我真的不知道一丝不苟和一丝不挂的区别。
于是在大家的哄笑中,我们就此结下梁子。
此后的日子里,你总是对我不理不睬。偶尔我和你说话,你还会向老师打小报告,在老师批评我的时候,站在老师旁边,向我眨眼睛,一派小人得志的样子。

我只记得,在四年级的时候,来了一个新班主任,于是我和他都成为了班长。

9岁时,妹妹青眉上一年级,每天都与我一同回家,她牵着我的手,很快乐的唱着老师教的歌。
然后你走到了我们面前,你说,杨青竹,老师说你的作业明天一定要交。
我狠狠的瞪了你一眼,说,要你多管闲事。
你讪讪的的样子,一下子说不出来什么了。
这时青眉忽然说,谢谢你,大哥哥,我会提醒姐姐的。
一边说,青眉还一边对着你笑。你拍拍她的肩膀,说,谢谢你。然后似乎很快乐地走开了。
那应该是你和青眉第一次见面吧。
从那以后,你总是跟在我们后面,对着青眉不停的说话。
你看,小学时的你看见可爱的青眉就露出一副小色狼的样子,真令我鄙视。

有一次,我和他同时被叫去办公室,不记得是因为什么事了,总之我们那天都是抄课文到手抽筋。

小学时的我们似乎都是一派无忧的样子,会为了很小的事情互相记恨,不理睬。
那些日子是纯白色的美好吧。

小学的时候,我们经常因为帮老师做事而有交集,我也经常听说班上某个女孩子又喜欢他了,当时也有个男孩子喜欢了我三年。我并没有在意,但是缘分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

灰色
初中的时候,我是班级的坏女孩,总是逃课和一些小混混坐在街边对着来往的车辆吹口哨,引来无数人的白眼。偶尔也会坐在学校操场的双杠上,见到你,打一个很响亮的口哨,向你打招呼。
那时我们的“血海深仇”似乎都被彼此遗忘。你看,我们都是如此健忘的小孩。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我们之间最常见的对白就是,楚竹马,明早作业借我抄。
而你总是一脸严肃地说,杨青竹,你不要这样,和他们在一起,对你没好处的……
长篇大论的道理听得我头痛。
你走后,夜叉跳过来问我,谁呀,这么拽。
我说,以前一同桌。
同桌,他阴阳怪气的声音。唱起了《同桌的你》。
引来大家的哄笑。
从此他们见到你便阴阳怪气的喊同桌。
你总是一脸通红的匆匆走过,不再理睬我。
而我总是淡淡的笑着看着这一切。

初中是划地段分配的,爸妈本来想要让我去更好的学校上学,我不同意,于是我便在开学那天的分班表上看见了他的名字。我当时还觉得怎么又和他一个班啊。

那时候,你是王子,而我不是公主,甚至连灰姑娘都算不上……

初一上学期的时候,我坐在前排,他坐在后排。我们只是偶尔聊聊天,开开玩笑。我依然能够听到班上某个女孩子喜欢他的八卦。而我呢,却暗恋另外一个男生,直到后来的表白被拒绝。

初三时,青眉刚刚升入初中。
开学的第一天,她就在门口站着等我放学。
她说,姐姐,我们又可以一起回家了。
街对面夜叉正向我挥手。我冲着他摆了摆手,拉起青眉的手,回家。

初一下学期,班主任把他调到了我后面。于是我们便经常聊天,我还老欺负他,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以后的我们会如此尴尬。

妹妹青眉小我两岁,是个很女孩子的女孩子。她总是会拉着我的手甜甜的叫我姐姐,然后微笑,看着她的笑容似乎人都会变得温柔起来。
我想,或许因为我是如此乖张,所以上天才赐了一个公主般的女孩补偿给爸妈吧。

他很擅长社交,每天课间都会出去找朋友。而我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位子上,看着他的背影远去。

每天与青眉一同上学放学,渐渐的也变得乖巧起来。
一天放学,你同青眉一起站在门口。
青眉拉着我说,姐姐,我请了楚哥哥帮你复习,这样你就能考到一个好的学校了。
我没说话,看了看你。
你说,青眉说以后我们三个一起学习,这样我也可以好好看看初一的内容。
你在说青眉的时候,语气是那样轻柔。
看着青眉祈求的眼神,我点了点头。对于青眉的要求,我总是无法拒绝。就好像一个忠诚的侍女无法拒绝公主一样。
那天后,每日放学,我们都一同回家。青眉走在中间,左边是你,右边是我,她总是很开心的唱着歌,亦如小学时的样子。

后来,我开始意识到,我喜欢上他了。

我做题,你在一旁检查,你说,杨青竹,其实你还是挺聪明的。
我笑了笑,说,可是我依然会说你一丝不挂。
你也笑了起来。
青眉坐在旁边,听着我们的对话,把脑袋凑过来好奇地问,什么一丝不挂?
你敲敲她的头,说,小孩子懂什么。
她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接着写起作业来。
忽然间很开心,似乎有了属于我们的秘密。

我跟最好的朋友说起这事,她说,你去表白吧。我笑着没说话,心里却在计划着怎么表白。

就是这样一点一点保存着我们之间那些细小的情节,存放在记忆里,温存自己,温暖回忆。

再后来,他成为了我的同桌。当时他可是一百万个不乐意啊,说什么成了我的同桌一定会被我欺负的,我则在一旁看着座位表。

每晚你回家的时候青眉都会吵着送你,送你回来后,青眉都会拉着我说很多关于你说的话,还有你唱的歌。我们同校同班那么久,似乎我对你还是一无所知的。
有一天,青眉病了,你走的时候,我穿好衣服,说,青眉,今天我送楚竹马回去了。
青眉点了点头。
我们一前一后的走出去,一路无话,走到不远的巷子口,你说,回去吧,这条巷子太黑了,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我点了点头,看着你走远。
你走出巷子,回了头,看见依然站在那里的我,大声地说,回去吧,明天见。
我们之间隔着一条小巷,我站在这边,看着那边的你站在路灯下,看不清脸,只是昏暗的影子。
忽然间悲哀起来,张小娴说,世界上最悲哀的事就是,我站在你面前,而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我们呢?
即使我站在你面前告诉你,你也是不会相信的吧。
很快的转过身,拼了命般的跑了。

成为同桌后,我很少欺负他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感动了他,在某次班上的小恶霸欺负我的时候,他竟然去跟那个小恶霸打了一架。我受宠若惊,好朋友看着我一脸花痴,说:“你快去表白啊,他肯定喜欢你。”

强悍如我,对待任何事都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是只有在你面前会变得卑微,连自己都不能相信我竟会如此的悲哀。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俩之间便有了绯闻,每当有同学用这个打趣我俩,我就面红耳赤地跟人争辩,他却什么都不说。

中考时,你报了本市最好的高中,而我却选择了离家很远的一个需要住宿的学校。
考试过后,你来我家,你说,考完试了,出去走走吧。
青眉雀跃,好呀,楚哥哥,我也要去。
你面露难色,这……
我淡淡地说,你们去吧,我约了夜叉。
你怎么又和他们混在一起?你的语气有些生气。
关你什么事?我依然不温不火的说。
你有些愤然了,拉起青眉转身走了。
我忽然舒了一口气,似乎在你面前,我一直都紧绷着一根弦在伪装自己,像乌龟一样缩在自己的壳里,不敢探听你的世界。

好朋友提醒我:“你这样太明显了啊,知不知道越描越黑。”

暗红
日子在平淡中波涛汹涌的度过。

于是我也和他一样,不做解释,仿佛置身事外一样。

  

可是班上实习老师要走的那天,对班上同学都说了一段话,她是这么对我说的:“班上很多同学都说xxx喜欢你,可是我觉得你和你同桌更配。”我看了他一眼,把椅子挪开,他淡淡地来了一句:“得了便宜还卖乖。”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我们上课聊天,下课打闹,偶尔我还会陪他一起哼歌。

我离家住校,一周回一次家,每次回去,青眉都会拉着我说个不停,口中的主题都是你,她的小小心思我怎会不知。
只是你、我、她都不会点破罢了。

我还是没表白。

回到学校,课程繁琐,每日都是忙碌着的,晚上躺到床上似乎依然不能安眠,脑中浮现的都是你和青眉的身影,你和她站在我身边,快乐的笑着。
一日梦中,我们面对面站着,我很大声的问你喜欢我还是青眉,青眉就站在不远处,你看了看我毫不犹豫的走向她。
心忽然被利器刺了一下,一下子醒了过来,发现枕头湿了一片。
怅然的笑了笑,原来终究还是这样的。

最美好的回忆都是在初三那年。他长高了,我需要仰视他了。

此后就减少了回家的次数,推脱学习忙碌,爸妈也不多问,只是青眉时不时的打电话来,姐姐姐姐的叫着。
她,依然是快乐无忧的公主。
不回家的周末夜叉都会来看我,我们依然坐在街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只是不再吹口哨。他初中毕业后就开始工作,他说他找了一个替人修理摩托车的工作,每天都一身油渍,脏兮兮的。
我拉起他的手闻了闻,笑着说,果然是劳动人民的味道。
他拍着我的肩膀哈哈大笑,骂我,进了高中就没有劳动人民的味了,一身腐朽的酸臭味,一副穷酸秀才的样子。
我们互相嘲讽,倒也乐得开心。

我开始壮着胆子拉着好朋友陪我一起等他,于是我和我的好朋友,他和他的好朋友,我们一起回家。

一个周末,你忽然出现在我的学校门口,手里提着很多零食。
我看着你忽然很开心很开心的笑了起来。
周围来往的人那么多,你一眼就看到了我。
你说,你那么久都没回家,我来看看你。
我接过你手里的东西,笑着说,看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你忽然结巴起来,我,我还有话要说。
我看着你,你说,你带我逛逛吧。
我点着头说好。

在那条一点都不浪漫的路上,我就在他后面,一边偷偷看着他和他朋友聊天,一边和好朋友犯着花痴。

那天我带你走那些我熟悉的大街小巷,其实这里能有多大呢?但是我们依然走了很久,聊了很多。
你唱歌给我听,唱你喜欢的《失恋布丁》,一边唱一边模仿女孩子哭泣的样子。
我哈哈大笑,原来楚竹马也可以这样搞笑。于是我就模仿刘欢唱歌的样子,长长的头发一甩一甩的,你也笑了起来。
忽然,你说,原来和你在一起也可以这么放松。
嗯?我抬眼看着你。
哦,你讪讪的说,以前一直都以为你特别讨厌我,从来都不太理睬我,原来和你在一起也可以这样哈哈大笑。
原来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人,我冲着你笑,我说,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你做晕倒的样子。
我们一同笑了起来。

他总是等到六点左右才收拾书包锁门回家,我也总是看着天上的夕阳等他一起回家。即使那条路一点都不浪漫,但我还是记得,在那条路上,我们的影子曾被拉的很长很长,我跟着他的影子,觉得很满足。

你走的时候,我送你坐公车,站在站牌下,霓虹灯一闪一闪的照在我们脸上。
你说,我有时间再来看你好吗?
我点了点头,说,好。

有一次,他放学被老师叫走,回来的时候以为我们已经先走了,便急匆匆去追,后来发现我们走在他后面,他就停下来等我们,直到看见我后才走在我身边。我本来因为没看见他心情很低落,再抬头看见他在我身边莫名很安心。

此后,偶尔周末你都会提着很多零食来看我,还美其名曰检查我是否好好学习。只是很奇怪,你出现的周末都看不到夜叉,我不禁猜想你们是不是约好了的两个人分别来看望我,好似探望病人一样。
青眉依然打电话来,她说,姐,课程好难,楚哥哥都不来帮我复习了。
姐,妈说让你回家。

一次重感冒,我的嗓子发炎,一个星期都说不出话。

周末时回家,妈妈做了很多菜。青眉围着我,开心的说着话。
晚上,青眉溜进我的房间,抱着她的玩具熊,说,姐,今天我想和你睡。
我挪了挪身子,让了个地方给她。
晚上,青眉靠着我的肩膀,说,姐,你睡了吗?
没,怎么了?
姐,你都不知道,最近楚哥哥总是很少来咱们家,我都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来看看我。
我刮了刮她的鼻子说,小傻瓜,你不知道高中课程很多,楚竹马又是重点高中的学生,当然忙了,你以为还可以像初中时一样嘻嘻哈哈的吗。
哦,青眉听了扁了扁嘴。
过了一会,她说,姐,你说我喜欢楚哥哥好不好?
身上忽然开始发冷,可是不能表露,既是早知道的情节又何必惊异呢?于是嘴上说,你个小丫头是不是早就喜欢楚竹马了?
嗯,青眉看着我,忽然有些害羞的说,自从楚哥哥帮我们补习开始。
人小鬼大,我点了点她的头,说,睡吧,明天姐还要早起回学校呢。
嗯,青眉笑了笑,转过身去,闭上眼睛,安稳的睡去。
而我却辗转了好久,想起那个梦,怅然失笑起来。

那一个星期我都没有听到他哼歌。

回到学校,上课下课,吃饭睡觉,日子依然如常。
周末,你来看我。我看见你,走过去,说,这周好多作业,恐怕没时间和你聊天了。
你看着我,没说话。
我接着说,还有,要是你有时间的话,拜托帮青眉补习,她说她现在的课程很难。
你依然没有说话。
我转身要走,你拉住我,把拿在手里东西塞进我手中,笑着说,我会去看青眉的,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然我下次来看你你要是变得面黄肌瘦我可不会理你的。
我接过东西,连再见都没有说,急匆匆的离去,低下头,不敢看你的脸。
瞥一眼,看见不远处的夜叉,我跑过去,跨上夜叉的摩托车,用很大的声音说,你怎么才来,害我等了那么久,走吧。
夜叉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你,没有说话,发动了摩托车。摩托车经过你身边时,我挥手抛掉了你带给我的东西,东西撒了一地,一颗布丁滚到了你脚下,你抬起脚把它踢走了。
我知道,那时候你一定很生气,看着我就这样走掉,不可理喻的样子。
王子如你,怎能忍受这样的无理。

嗓子慢慢恢复的时候正是考试期间,于是每场考完了,我总能看见他,然后死皮赖脸地跟在他后面。他也不烦我,跟我聊天,讲有趣的事,看着我笑。

那天我趴在夜叉背上哭了好久。
夜叉骂我笨,那么喜欢一个人竟都会隐瞒。
我讷讷的说,青眉喜欢他。青梅竹马才是一对。我怎么可能和妹妹说你不要喜欢楚竹马了,我喜欢他,从小到大,她都是我的公主,我怎么忍心伤害她?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夜叉什么都没说,点了一支烟,蹲在我旁边用力的吸着。
过了一会,我说,你是不是每周都会来看我?
夜叉看着我一脸无辜。
你别否认,我说,你是看见楚竹马就不敢出现吧?
夜叉挠挠头尴尬的笑着。他说,兄弟一场,我怕你受欺负,就来看看。
我捶了他一拳,说,你第一天认识我呀,我怎么可能受欺负?
夜叉笑着,谄媚地说,就知道竹姐欺负人,没听过别人欺负竹姐。
想死了是不是?我什么时候欺负人了?我挥起拳头要打夜叉。
他笑着跑开了,我追过去,嘻嘻哈哈一切消散。

那次考试,我超常发挥,直接从年级前五十蹦到年级前三十。

只是夜叉怎么对我我怎会不知,只不过他不点破我也就只能装傻罢了。一直都把自己的感情系在楚竹马身上,只有忽略了其他人。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终于能和他一个考场了。

  每个人都把感情系在一个人身上,看不到别人,只是,当维系的绳子断了才能明了其他人的目光……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3

紫色
高三那年,青眉考入你的高中,又成为了你的师妹。
打电话的时候,青眉无比崇拜地说,姐,我被人欺负,楚哥哥帮我好好教训了他们,真开心。楚哥哥为了我都不怕被处分。姐,你说楚哥哥是不是也喜欢我?
问问他就知道了。我淡淡地说。
姐,这周你回来吧,帮我想想怎么向楚哥哥告白。
这周有考试,回不去啊。
那怎么办呐,姐,你不在我一个人不行的。青眉撒娇地说。
可是真的回不去啊,青眉,挂电话了,我要上课了。等不及青眉回答,我就挂下了电话。靠着墙,慢慢地蹲下,眼睛里都是泪水,抬头努力望着天花板。不是说要哭的时候,抬起头眼泪就不会流下吗,可是似乎都是废话。

不久后的运动会,我特意换到他后排的位置。开了两天的运动会,我看了他两天的背影。

周末的时候,在学校门口看见了你。
你依然像以前一样提着很多东西,见到我依然会露出白白的牙齿微笑。
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你说,好久不见。
我点了点头,说,好久不见。
似乎我们变成了哀怨的两个人,彼此有怨恨却又不说话的看着对方。
我忽然笑了起来,我说,楚竹马,还有不到半年就高考了,你怎么还有闲心跑出来玩。
你看着我,眼神犀利,看得我很不自在。
我掏出烟,点了一支,你抢下我的烟,摔在地上,我瞪着你,又拿出一支,你接着抢走。三四次之后,你终于不再抢了,只是坐在那里看着我,看的我很心虚,只有把烟熄灭。
你说,杨青竹,非这样不可吗?
我不说话,转过头看着外面。

那两天我都拉着朋友跟着他一起回家。第一天是走路回去的,我走不快,他和朋友又走的很快,我们就在后面追啊追,我又是个路痴,好在朋友认路,他朋友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停下来等我,他在一旁只是说自己脚痛才停下来的,我心中窃喜。

其实我的倔强从来都是演给你看,我一直都在掩饰着自己的懦弱。

第二天是坐公车回去的,人太多,不知怎么的,就成了我侧面站在他前方,我只要一个侧头,就能挨着他的肩。他朋友喊他去坐,他说不坐,我们就一直那样站到了下车。天知道那个时候我的脸有多红。

你说,今天青眉给我一封信,她说她喜欢我。
哦,我知道。我淡淡地说。她很早就喜欢你了。和她认识那么久了,你还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吗?不用来征求我的意见,如果你们要在一起,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这就是你的答案?你看着我,一脸的不相信。
当然,她是我的妹妹,你是我的同学,难道我还要像古代人一样不准你们在一起吗?或许说现在学生应以学业为重,不能谈恋爱之类的话吗?你知道我最讨厌这样的话。
原来是这样。你喃喃的说,眼神黯淡了一下,失望的样子。

那时他的朋友已经都知道了我喜欢他的事情,但是谁也没吭声,却在QQ上狂喊我表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