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过来的女朋友还好吗

  流水汤汤,利潋坐在岸边,浸足于澈凉的河水,将他白皙细致的足踝浸得有些透明。利家的男子都是温和而又近乎不食人间烟火的美,颠倒众生。我是众生之一,自然也逃不出他的美。

01

“你到底怎么了?”刁哥细长的小眼睛里折射出的光,让我有点惧怕。

“没怎么。”我自顾自地把东西放到书桌上。

“你平时关门可没有这么犹豫。”刁哥目光如剑。

我所有的防备在一瞬间都松懈了下来,我顿了顿:“小洁说她有男朋友了,她还说我是个好人。”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告白吗?两性之间最重要的是暧昧,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告白!”刁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这不是没忍住吗,”我崩溃了,“感觉像辛辛苦苦种了一年的白菜,熟了却不能收。”

“看在你是我室友的份上,我再帮你一次。”

我立马俯首帖耳,摇尾乞怜。

刁哥眼咕噜一转,我知道他的“理性分析”又开始了。

  “利潋,你真像初嫁的小媳妇。”我抱着双臂痞痞地说。

02

“理性分析”是刁哥的独创,据说从初中研究至今,已历十载。此方法的核心是撩妹,研究内容包括妹子的表情,语气,衣着,发型,性格,肢体语言,星座血型。根据妹子及其周围环境准确定位,对症下药。

就拿我的女神小洁来说,在刁哥的案例分析里,被定义为卡哇伊型。这种类型的女生特点是活泼开朗,单纯可爱,但容易被人左右。按刁哥的说法,攻其弱点,只需故作深沉,刻意展现出我摩羯座严谨而优秀的一面即可。

刁哥给我的策略是主动出击,先入为主。在我已经发出邀约邀请进行到第四步的时候,自己很不争气地表白了。

我哀怨地仰望着刁哥。

“由于你告白了,等于把主动权移交到了女方的手里,事情变得难搞,但还没有到最坏。按照我的方法,你依然有五成胜算可以把她抢过来。”刁哥的目光变得幽冷。

“什么?抢?!”在我接受的十多年教育里,抢是一个带着罪恶的词汇。我一直相信爱情有先来后到,因为缘分使然。抢女朋友不但不地道,还会引发其他不好的事,特洛伊战争就是由抢女友引起的。

“好东西人人都要抢。不要抢的我还不稀罕呢。”刁哥微微一笑非但不倾城,而且有些猥琐,“你嫂子就是抢来的。”

5:30,刁哥的手机准时响了。我识趣地闭上了嘴。看着刁哥满脸是笑说着甜言蜜语,又想起当年在教学楼下碰到小洁,我从后面叫住了她,她在雪地里转了一圈,把我的心都快萌化了。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难道我该试试?

  利潋便低了头,红了脸,纤细的足撩拨着晶莹的河水,水面跃起更多的粼光。

03

在第二教学楼的A226室里,白小洁正心神不宁地反复打开手机网页又关闭。她对面坐着一个的女孩,正对着一本《管理策略》创建模型。她在备胎组织结构图上添加了“ATM机”男友,“情绪垃圾桶”男友和“劳动力”男友,她眯起一双狐狸一般的眼说:“你干嘛拒绝得那么干脆,听说他家里条件不错,目测身高有180,多个备胎有什么不好。”

白小洁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说罢,把收到的冰淇淋和蛋糕统统丢进了垃圾桶。

  “利潋,你以后嫁我吧,等我赚了钱就回来娶你。”我赤着脚踩着他的影子,眼光直直射到他纯黑的瞳仁里。

04

根据刁哥需要的“情报分析”,我从小洁班级的班长,社团主席等多处打听得来的消息,小洁和她男朋友是异地恋,已经两年。由于距离较远,她男朋友并不能常常来我们学校,但每学期都会出现一次。

我将这个“好消息”通知了刁哥,刁哥立刻给出了第一条妙计,“适当关心,缓解压力”。刚开始我很抵触,毕竟还没有从表白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但刁哥鼓励我说他的女朋友当时还没跟前男友分手,就是靠他坚持每天打电话抢来的,为了符合我一贯的“闷骚”形象,我决定继续用微信展现我“暖男”的一面。不过话题无非关乎学习,小洁也不会觉得有多尴尬。

刁哥顺带着po出了几张我打篮球的照片,因为某天小洁说她男朋友打球很帅。刁哥的撩妹宝典里写着,肯定对方男朋友的优点,然后适时展现出自己也有同样的优点,这便是第二招。小洁秒赞了我的帅照,评论道:“原来你还会打篮球啊?”我正打算回复:“因为你喜欢打篮球的男生啊。”刁哥制止了我。

“万万不可给她增加压力,要把压力转化到她男友身上。”刁哥双目放光,如一匹狼。

“把压力转化到她男友身上?”我瞬间又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我暗恋失败,还得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暗地里关心女神,坊间的流言蜚语让我这段时间倍感压力,这种感觉比高数挂科更让人难以承受。而根据刁哥的策略,不能对小洁透露心迹,我又未曾见过她的男友,怎么把压力转化到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身上,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你听过人际交往中的‘第三者效应’吗?”刁哥挑眉。

我一脸茫然地望着他。

接着刁哥开始给我上课了,简而言之,人与人发生矛盾都需要一个第三者作为媒介,这个第三者不是日程生活中所说的某类人,可能是一句话,一件事,却足以让感情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好好利用这个原理,你就可以成功地把压力转化到对手身上。现在11:30,今天就到这了,我洗澡去了。”刁哥起身打了个呵欠。

一瞬间我如醍醐灌顶,这刁哥真该去学心理学啊,怎么就学了土木呢。

  “真的么?”利潋如呓语般看着我。

05

11:30的校园湖畔的凉亭里,还坐着两个人。女孩子穿着很短的裙子坐在冰凉的石凳上,一阵风吹过,微微有些发抖。

男生见状脱下外套披在那女孩身上,女孩笑起来眼角上扬,像一只精明的狐狸:“他要是有你一半对我好就好了。”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06

“只要铲子下的好,没有墙角挖不倒。”在刁哥的激励下,我熬过了最艰难的几个月,但也成功取得了小洁的信任,我跟她之间是“纯洁”的友谊,我毫无非分之想。

在这几个月的时间内,我想尽办法占用小洁的个人时间,请客吃饭,看电影,听音乐会,就是不表白。

这一天,我终于等来了可以实现终极目标的契机,小洁和她的男朋友吵架了。

导火索是小洁男朋友初中的“绯闻”对象要到小洁男朋友的学校看樱花,小洁的男朋友因此推迟了来小洁的学校看小洁的行程。

“你说我是不是太小心眼了?初中的时候大家只是开开玩笑的事情,我竟然表现得这么敏感。可是我真的很在意他推迟了来看我的行程这件事。”微信那端的小洁很不安。

我努力安慰着小洁,心想:这样的渣男还留着干什么?还不削他?我正打算长篇大论控诉渣男的时候,刁哥又制止了我。

“她心里已经在控诉她男友了,你这样做只会让她更不快乐。你若是批判她男友,又是给她施压。”

“那我该怎么办?”

“很简单,你只需要说明你是不一样的,要是你有女朋友,你绝对不会跟其他女生牵扯不清就好。”

“就这样?那也太便宜渣男了!”我一瞬间真有种煮熟的鸭子要飞了的感觉。

“你要让女生开心,不能急功近利。如果你能成功让她开心,她男友发现她的情绪莫名其妙地变化,就会感受得到压力。”刁哥身上无形的气场深深地将我震慑。

我吃了根香蕉压压惊,许久才缓过劲来:“你说咱们这么做真的好吗?人说‘劝和不劝离’。”

刁哥轻蔑一笑:“她本来就是属于你的呀。难道你忍心看着她被渣男耽误青春?你这不是抢,是英雄救美。你嫂子以前就被一个渣男伤了心,幸亏我出现了。”

“话说我还没见过嫂子呢。什么时候大家吃个饭见见面啊?”

“这个过一阵吧,”刁哥突然显得有些窘迫,“对了,我最近接了两份家教,上个月欠你的1000块钱应该下周就能还上了。”

看着刁哥风一般地出了门,我心生疑惑,这刁哥家里也能算得上小康,怎么最近这么缺钱?

  “嗯,我修谦谦对天发誓!”我看着利潋,心里狂流口水。

07

下午5:30的女生宿舍楼里,一个女孩放下了手中的《商业谈判技巧》,准时拨通了“ATM机”男友的电话。

“亲爱的,你做完家教了?我想去屈臣氏。”

“我室友想见见你,要不改天去,先一起吃个饭?”

她嘟起小嘴,眯起狐狸眼:“不要啦,我怕见人。我室友小洁的男友给她寄了一大箱零食,我也想要嘛。小康的男友给她买的新款口红颜色可好看了,你还是陪我去逛街吧。”

  利潋便笑了,面若桃花,倾国倾城。

08

那天熄灯后我又收到了小洁的微信,大意是她已经吵累了,对那段感情失去了信心,问我该怎么办。

我虎躯一震,睡意全消,立刻摇醒了快要打鼾的刁哥。

刁哥说:“你打算怎么办?”

我得意洋洋:“当然是告诉她这样的渣男别留着过年了,赶紧分手跟哥过吧。”

在黑暗中我感到有人似乎白了我一眼:“小洁是个骄傲的女孩子,她虽然会对你倾诉你她的感受和遭遇,却不是奢求你的怜悯。相反,她希望的是在你眼中过得幸福。你若真那样说,她反而会立刻选择原谅渣男。你需要含蓄。”

我细细地揣摩着刁哥所说“含蓄”二字的含义,突然灵光一现。给小洁传了一首艾薇儿的〈how
you remind
me〉,这是一首重金属摇滚歌曲,歌词主要讲述了一个女孩发现爱情不能再带来快乐,对恋人失望的呐喊。

同时,艾薇儿也是小洁最喜欢的歌手之一。

凌晨两点是人最脆弱的时候,凌晨两点的小洁泪流满面地给男友发了两个字:分手。

在刁哥的鼾声中,我颤抖地发出了那几句决定生死攸关的话:“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努力让子变得更好,至少做一个不让你掉泪的人。如果可以,跟我在一起好吗?”

小洁说晚上发生了太多事,她需要整理好心情再考虑。我答应给她时间。

第二天早上,我买了肯德基早餐早早地站在女生宿舍楼下,我拨打了小洁的手机,却被挂断。

不一会儿便收到小洁的短信,她说经过反省,她发现自己并不适合恋爱,她对爱情已经丧失了信心。她说她依然喜欢着前任,所以她无法跟我在一起。

我把整袋早餐全部扔进了垃圾桶里,失魂落魄地逃回宿舍。

打开门却发现了更加失魂落魄的刁哥。

“刁哥你怎么了?”

“没怎么。”刁哥的气息很沉。

“你都这样了,就别瞒着兄弟了。”

“我说最近怎么连续买了这么多礼物她还和我吵。早上起来电话微信都拉黑了。两周前她微信改名我没在意,今天搜索微博链接才发现,原来是有人跟她改了情侣名啊。”刁哥歇斯底里。

在女生宿舍里,某个长着一双狐狸眼的女孩正在管理自己的备胎数据库,她把刁毅浩的名字从“ATM”男友那一行里除名,添加上了一个新的名字。

你用手段从别人那里抢来的最终会被另一个人以同样的手段抢走。而真正的好女孩,你根本抢不走。

Love-Triangle

  七年后,我仍记得利潋,颠倒众生的男子,于是我去了利家。

  利潋依旧一副温温和和的样子,垂着眼帘不敢看我,脸颊飞上两片绯红。

  “伯父伯母,请让我嫁给利潋。”语出惊四座。

  利潋正退向屋外,屋内我的父母与利家父母争执起来。爸妈决不肯同意。而利潋大的父母则拼命将利潋推给我。四个年过半百的人在屋里抢起两万元的存折——利潋的聘礼。只因为,利潋,是个美丽的精神病患者。

  我和利潋走在小树林里,初夏,真的很美。并排走在一起,即使穿了高跟鞋,我也只到他的眉。

  “修谦谦,你还娶我么?”

  利潋是个路痴,从我小时候见到他蹲在灌木丛中哭得梨花带水时我便知道。利潋一路上紧紧抓住我的手,任我拖着他在人流中穿梭,我突然错觉时间的定格,利潋在身边微笑地看着我,其他便是一片空白。

  利潋无事可做,每天待在家里,静静地任阳光流淌在窗外,他将时间切割,磨碎,却不知细碎了的时间如何吞咽。

  利潋第一次出门,买回一只极昂贵的紫水晶镶银边的花瓶,他一路小心翼翼地抱着,见了我便笑弯了眼,倾国倾城:“谦谦,送你。”万家灯火,在他身后黯然失色。

  “走了一天,累了吗?”我过去迎他,他轻轻对我说一句话,我的心“咯噔”一下,就像被人捅了一刀:“利潋,你这个白痴,那是我所有的存款!”

  我们喝了半个月的西北风,利潋立刻出现萎蔫状况,我一咬牙,向老板预支了工资。

  利潋很会做菜,只是他总在汤中滴下一滴自己的血,他说这样我就会一直爱他。我不以为然地朝他摆摆手,为他贴上创口帖。

  利潋发病时就蹲在阴影里,有一点点声响就会吓得他如深秋枯叶,瑟瑟发抖,就如多年前他救了我以后的情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