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想(一)

  走不完的长巷,原来也就那么长。

这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的故事。<p>
男孩和女孩的相遇是在小学时期,在同一个班级里过了四年,然后男孩换了班,之后他们就一直没有见过。男孩跟女孩的父母是朋友,在一次高考后的饭局中,男孩再一次遇见了那个女孩,这个时候男孩高考失利,只能读大专,而那个女孩是一名艺术生,上的是二本学校,可奇妙的是他们还是在同一所学校。
男孩经历过一次感情,也就是所谓的初恋。而那个女孩也刚刚分手,或许还是打不破毕业分手的魔咒,女孩的前男友去了另外一所大学。男孩刚进大学非常活跃,每天孜孜不倦地聊网友,见网友,或许是为了祛除失恋的阴影,他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的女孩都泡一遍。女孩也是疯狂地玩乐,哪里好玩去哪里,或许也是为了走出那个阴影。
军训之后他们再次在一起吃饭,饭桌上男孩习惯性地依次敬酒,他似乎很享受这种氛围,至少能感觉到自己进入了成人的世界。到了女孩这里,他已经有点微醺了,习惯性地举起酒杯,礼貌地敬了那个女孩一杯。回去的路上,他们是一起回去的。在穿过学校前面的那条马路的时候,女孩拉着他的胳膊走的,男孩当时有点腼腆,但还是随着女孩走过去。这是男孩第一次开始注意那个女孩。
军训的热闹过后,又回到了平静,似乎大学的无聊也慢慢地被感受到了。男孩开始频繁地约女孩,有时候是一起去逛街,有时候一起去看电影,有时候还一起去网吧。慢慢地男孩也开始了解女孩,他知道女孩高中谈了几次恋爱,他知道女孩最爱的还是那个毕业分手的前男友,他甚至知道了女孩跟他的初恋是一个班的。可是每当女孩问他有没有谈过恋爱的时候,他总会毫不犹豫地说没有。男孩开始以为自己喜欢上了那个女孩,但是他并不确定女孩是不是也喜欢他,于是在一次酒后他半开玩笑地向女孩表白了,女孩说她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个前男友,之后男孩再也没说过他喜欢她。
一次周末的晚上,女孩突然约男孩出来喝酒。男孩很惊讶,问女孩发生了什么事,女孩一开始不肯说,只是让他出来陪她喝酒。在酒桌上,女孩高兴地宣布她终于分手了,男孩不解地问女孩不是早就分手了么,女孩只是笑着说,这次是真的。那天晚上女孩喝了很多酒,男孩只能送女孩回寝室。在学校的路上,女孩哭了,她问男孩为什么她的前男友就是不喜欢她,为什么她的真心换来的不是真爱。男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能慢慢地安慰她。在那条昏黄的路上,女孩在前面边哭边走,男孩在后面沉默不语,路过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一对闹矛盾的小情侣。男孩看着女孩突然很想去抱抱她,给她温暖,可男孩发现自己始终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或许他的勇气全都给了他的初恋,他不敢去给女孩那个拥抱。
从那次之后女孩似乎真的忘了她的前男友,开始在大学里与异性交往,可男孩知道,女孩跟他一样,只是把那个人放在心底。女孩开始调侃男孩为什么还没找女朋友,男孩说他眼光太高,没有让他满意的。女孩说她太丑了以后要是嫁不出去怎么办,男孩说那我们以后还是去相亲吧,女孩笑得很开心。
他们有时候会一起坐汽车回家,女孩坐车的时候喜欢睡觉,男孩在一边玩着手机,听歌看窗外的风景。女孩睡着睡着慢慢地靠在了男孩的肩膀上,阳光照在女孩的脸上很安详,窗外的风把女孩的头发往男孩的脸上吹。男孩看着熟睡的女孩,有种想去吻她的冲动,可是他还是忍住了。男孩的肩膀似乎很舒服,女孩睡得很安稳。
两年过去了,男孩读的是专科,马上就要毕业实习了。男孩有时候会想着,在学校最后的时间要好好的对女孩,可每次男孩好像都在逃避着女孩,他再也没有约过女孩,也不主动找她聊天。男孩开始害怕,害怕他跟女孩牵扯太多,分开的时候会不舍。一个电闪雷鸣的晚上,外面下着暴雨,男孩在寝室里玩手机,突然女孩打了电话过来,不过只响了一下就挂了,男孩猜到可能是女孩被困在了哪里,让他去送伞。可是男孩迟迟没有回那个电话,如果是以前男孩肯定会屁颠屁颠地跑出去。男孩后来给女孩发了消息,问她是不是打过电话,女孩回了一个“嗯”,男孩心里莫名的有一种愧疚感,他问女孩怎么了,女孩没有回他。那条晚上男孩失眠了,手机一直循环着《恋人未满》一整夜。或许真的如果再近一点男孩就能跟女孩在一起,可是男孩认为自己没有那个能力。
那个时候薛之谦很火,男孩喜欢他的《演员》跟《绅士》。男孩觉得自己只能像个绅士一样远远看着那个女孩,只能给女孩恰到好处的温暖。又像个演员一样,装作一个绅士,跟女孩保持着微妙的距离。</p><p></p><p>男孩开始了他的实习生活,他开始为了各种各样的生活奔波,他越来越忙,甚至几年都没有见过女孩一面,也只是在空闲的时间里跟女孩在网上聊几句,问问各自的生活近况,然后又去忙自己的事。女孩在大学最后的时间里也谈过几次恋爱,可最终还是没有一次能够走到最后。后来女孩在他们大学所在的那个城市有了一份老师的工作,男孩说挺好的,女孩子当老师挺安稳的。女孩问男孩怎么样,男孩笑着说还不是那样混呗。有一次他们见面了,面对面坐在一起,女孩问男孩有没有找过女朋友,男孩还是那样说自己的眼光太高,而且自己还穷,没有去找。女孩笑着说那我们真的要去相亲了啊!男孩也笑了,我不急,反正还年轻,倒是你,你爸妈没逼你啊女孩说烦死了,现在她父母一跟她打电话就是说这些事,今天说找了一个同事的孩子看着还可以让她回来看看,明天又说让她自己也上点心,别每天只知道工作。哈哈澳门新葡亰76500,男孩笑着说这是真的要上心了,毕竟女孩还是等不起的。女孩突然说,我也感觉自己老了,可能真的没人要了,要是相亲都相不到怎么办?男孩说那你就只能认命咯,当一个灭绝师太哈哈,女孩望着男孩的眼睛,坚决地说我不要!突然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女孩就这样望着男孩,男孩开始感觉到有点不自在,他转过头看着窗外。</p><p>后来女孩真的去相亲了,可是真的没有一个让她满意的。女孩最后还是跟她们学校的一个老师在一起了,男孩听说那个老师挺有才的,人很帅,也很温柔,对女孩很好。男孩还是一个人,在很多个晚上他都会回想起在学校的时光,回想起在回家的车上女孩熟睡的脸庞。</p><p>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吗?我不知道,但我想这也许是一个最好的结局,至少对男孩来说。如果当年男孩最后能够勇敢再一次向女孩表白,或许会是另一种结局,也是另外一个故事了。</p>

  题记。

  有一个地方叫做很多人的四年一个人的四年。我也是突然梦回,不然可能就此永远埋没在时间的车轮下。

  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化,都在按照既定的程序有条不紊的运转着。连突然闯入过去的自己,都被否认和排斥得一干二净。

  我依旧坚持那四年我过得很好很好,拥有许多人渴望却得不到的东西,即使背负着与此相配的代价。我很早就学会了藏匿哀伤,孤独得像一个王。

  而后时间的手翻云覆雨,把原来的追逐换成了废弃篮球架上随风游荡的蛛网,把原来的憧憬变成了生着青色霉菌的角落,把跑不完的操场,缩小缩小最后短到不足一个恍惚走完的距离。

澳门新葡亰76500 1

  可是明明一切都没有变化。

  绚烂梦境的七彩颜色一层一层剥落,剩下空洞的轮廓和黑白的剪影。每当我努力的想要看清的时候,总是被蒙上一层捅不破的薄膜。身边的海市蜃楼也好空中楼阁也罢,明明就在眼前却永恒不变与自己无关。

  也不是不曾想起,这模糊的四年甚至十四年。很多人拥有的却只是一个人的很多年。

  我以为所有的未知依旧未知在等着我去探索,所有的障碍依旧高不可攀等着我去逾越。而当期待突然降临时,我才发现世界小成这样。连一个爽朗的笑,都可以撼动支撑的顶梁。

  Ⅰ

  转眼从大学毕业已经一年。鬼使神差的走回我的大学,确切的说是我曾经的大学,看到一群群小孩欢乐或者悲伤的面孔,突然很想念我的四年。

  我叫陈扬,其貌不扬,我的好基友于深每次在我自我介绍之后总会这样多此一举的加上这四个字。但是他说的的确是事实,我长得也算对得起观众,但也只是这样而已。

  我俩刚进大学的时候其实看彼此并不顺眼,其实我那时候看谁都不顺眼,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可能他并不知道,在学校大门旁边我看到他和他的家人也许是亲戚在说话,他情绪还很激动的样子,不时的从另外一个人手里抢着行李箱。我那时候刚从外面吃了饭回来,因为学校和家同城,爸妈并没有送我来学校。

  当时我心里看他特别不爽,没有原因。

  说远了。

  我想起来今天为什么要来学校了。昨天晚上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一条在说什么如果穿越回去你会对曾经的自己说些什么泛滥的调调。受于深的文艺气息熏陶也许在心里某处我还是有些矫情的吧,也许是时间空间突然对了,让我想起来一年之前的今天我们刚好从这里离开。

  可是如果是真的穿越来了,我能做些什么?

  毕业的小孩们三三两两的一群群的在一起从我身边走过。他们也许去吃饭也许去唱K也许去干啥,不关我的事。

  我只是突然觉得很失落,现在站在这里的只有我一个人。

  坐车回到家的时候才刚过正午,我打开电脑开始玩网游。然后觉得倦了的时候已是晚上8点。电话中途响过没接,拿起来一看显示电量低,屏幕上“蒙蒙”这两个字异常的大,刚准备拨回去却power
off。

澳门新葡亰76500 2

  不能怪我。不是我的错。

  蒙蒙是我的女朋友。从大一就在一起的女朋友。

  那个时候只是觉得她还算好看,时而温柔时而汉子的。也许前者占了大多数吧,也许又是后者,这样的女孩一般要求不高我当时这样想。可是后来她说,那叫王八看绿豆。

  我是王八?还是绿豆?

  我一直没问她。

  Ⅱ

  你们知道的,昨天晚上没给张蒙回电话不是我的错。但是今天早上手机开机的时候,我收到了她的短信。

  陈扬,我们分手吧。

  我回,“不是我的错,不能怪我。”

  然后收到,“你TM疯了吧。”

  我不知道怎么回。所以我给于深打了个电话。

  “于深,我们要分手了。”

  “早该了。你再不来上班你就要失业了。”

  “嘟……”

  这下我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了。

  张蒙和我说分手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这一次我却感觉如此的真实和害怕。想想昨天的一切,我突然意识到一切都是自找的。

  从学校回来以后,我再也想不起来还有什么事要做,脑袋里一片空白。按理说不该这样,我可是连续半年审计无误的审计师。可是后半年以后,再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集中精力做事情。仿佛以前在大学里挑灯夜战实习,黑眼圈绕地球一圈的人,不是我。

  当我盯着张蒙的短信发呆的时候门铃响了,在我还没到门口的时候门开了,是于深,他有我的钥匙我也有他的钥匙。

  于还没有喊出来,一个拳头就落在我的脸上。

  接着是很多个。

  醒过来时于深恨女儿嫁不出去的样子看着我,给我一盒豆浆和一块馒头。我吃完之后他依旧不说话,就那样死死的看着我。

  我说实话我瘆的慌。

  “于深。”

  “嗯?”

  “我是不是特别没出息。”

  “嗯。”

  “……”

  “而且还特别贱。”

  “比你还贱。”

  “……”

澳门新葡亰76500 3

  “我们真的分手了。”

  “你也失业了。”

  “你养我好了。”

  “我不认识你。”

  “我失业了?”

  “嗯。”

  “我要跳楼。”

  “这是二楼,跳下去最多半身不遂,去楼顶的话比较容易。还有,你的房租自己还清没?”

  “我不认识你。”

  之后的一周我都在不停的投简历,通知面试以后再被刷下来,如此循环往复。

  张蒙再也没有找过我。

  于深一直养着我。

  于深的钱包瘦成一道闪电之后我给我爸打了电话,爸说让我去帮他,考虑很久之后,我答应了。要考虑很久是因为那里到我和于深之前工作的地方很远。不在一个城市。

  搬家的那天于深不在,他有个业务要做。我把东西装进纸箱寄过去,然后看了一眼空洞的房子,深吸一口气以后,去了于深的公司。还他的钱和钥匙。

  Ⅲ

  上午,于深的办公室。

  一路上我一直在想要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他。是像以前那样傻傻笑了完事,还是忧伤的舍不得离开。

  远远的看到他,在电脑前面噼里啪啦的敲,他认真的样子很酷。上学的时候迷倒了不少女孩子。

  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女人。张蒙。

  我把装着钥匙和钱的信封放在前台,坐车直接去了爸爸那儿。我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看她的神情就知道,冷淡得像在听别人的故事。

  后来于深打过电话给我。

  没给我讲那天的事,我知道他是不想再在我面前提。

  再后来,我继续我的本业,但是,做得一塌糊涂。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分手。每次想起来,总觉得曾经在一起的将近4年时间,不是我生命里的。

  变故从半年前开始,在一如既往的早晨醒过来之后,看着眼前的床和房间,我突然觉得这一切都不是我的。像中毒了一样,之后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混沌中度过,没了魂一样。

  于深说我只是作死。

  张蒙说我装十三。

  我想都不是的,于深说的可能接近一些。

  时间再回到和于深初识的那天。

  从大门口悠悠的踱回宿舍,看到于深在宿舍里铺床。严肃,认真,别扭。我坐在床上荡着脚,开始和他说话,我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在大门口吵架,仅此而已。

  “我叫陈扬,本地的,你呢。”

  “于深。”

  “呃…”

  “……”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对话。后来他说他不想和我说话是因为看不惯我懒懒散散的样子,吵架的事没提,我再没问。

  他家在邻省,半天的火车就到学校。

  因为同宿舍的另外两个人和我们不是同一个年级,常常凑不到一块在宿舍,经常就我们俩各自躺着,相顾无言。

  他看小说,我听歌聊QQ。他写作业,我玩游戏。他睡觉,我写作业。

  直到有一天早上,我自然醒之后看手机发现已经上课了。再看他床上,他睡得像死猪,烫熟的死猪。

  毫无疑问,他发烧了。

  电视剧里小说里常有的剧情,我奋不顾身的帮他打热水买药买饭。猜中了开头猜不到结尾,等我回宿舍时他已经坐着喝开水吃药写假条了。

  然后我们成了好基友。

  Ⅳ

  时间依旧匀速前进,不急不缓。

  我在公司做不疼不痒的工作,一天一天,上班下班回家吃饭上网睡觉,偶尔和于深打个电话聊聊天。突然就忘了以前和张蒙在一起的时候,每天的时间都是怎么走的。日子恢复了平静,甚至很单调。

  感觉没错的话,这是夏天。七月流火。

  张蒙彻底从我生活中离开了,或者是我一直拒绝再想起关于她的所有,我扔掉了所有和她相关的东西,包括记忆。而这种突然把身体里一部分抽离的痛感,让我清醒过来。在被部门老板骂第十次的之后,我去买一堆考证的资料,每天下班之后把自己埋在房间里苦读。

  后来我想,只有那样的时候,张蒙才暂时彻底从我生活里消失了吧。

  数月之后,通过笔试,加上学校里的实习经验,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审计师。

  拿到证的时候那天晚上,我和于深坐在街边的大排档里,一边说着工作以来的事,一边说着粗口骂天骂地,最后喝得不省人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