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旧事

  “说得你好像很喜欢我一样。”

今天是辞职后的第一个周一,生物钟还是在七点钟把自己叫醒了。没了睡意,便起床开始洗漱收拾。

  收到何小甜的回复时,陈年正把手机搁在电脑边上,边喝水边听陈母在电话里絮叨。

洗完脸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觉得有点陌生。兴许是刚剪了短发的缘故,还没熟悉镜子里的这个人。水杯里还有半杯昨夜喝剩下的水,已经彻底凉下来了。端起水杯,却又开始咳嗽。已经感冒快一周了,A每晚打来电话都会问起,一直在嘱咐我吃药,但还是在等着它自己好起来。不想自己依赖上药物,一如不想自己依赖A一样。下楼吃早饭的时候,A发来微信,“新的一周开始了,加油哦!”盯着屏幕看了很久,打字框里的字换了又换,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手机装进口袋,在小区门口的沙县小吃要了碗馄饨。

  挂断电话,将水杯放在电脑旁,陈年继续一个字一个字看下去。

不开心的时候,很需要食物的安慰。但不确定此时自己是否不开心,所以也不知道是否需要食物的安慰。

  “记得你说过,你喜欢真性情的姑娘,所以当我有什么就说什么的时候,你觉得我动人得不可方物。但那是你想象中的我,或者是我表现在你面前的我,甚至只是我想成为的我。”

上周五辞职后,吃饭喝酒唱歌,和同事们一直玩到后半夜,打车把他们一个个送回家后,倒在床上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起来后头一直很疼,但还是很想回老家一趟。到家已是下午,爸爸和阿姨出去办事了,姐姐在家看电视。和她打了个招呼,倒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希望自己是个尊老爱幼富有同情心、天真可爱不谙世故的好姑娘,我还希望自己文采飞扬雅俗共赏,有足够强的吸引力让异性主动来搭讪。于是我在网上把自己塑造得善解人意得体端庄,有一副相当不错的相貌和身材,有一份说出来很体面的工作。但我并不是这样。”

没有和爸爸说自己辞职的事情,好像从他和妈妈离婚之后,就丧失了和他交流的能力。他照例问了我一些事情,多半是些不痛不痒的问题,我敷衍着也就过去了。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我和A说,今晚要早睡,八点钟之后就把手机静音了。早上醒来,好几个未接来电。想来,昨晚定是又喝多了。早饭后在街上闲逛了一会儿,不自觉的走到了高中学校门口,隐约能听见学校里课间的喧闹声。中午阿姨做了一桌子菜,说是我难得回来一趟,要多吃点。这些年,她对我一直很热情,但我却始终无法真正的接受她。

  “168cm是穿着10cm高的高跟鞋时的身高,白皙的皮肤是美颜相机拍出来的,后期还会用PS磨皮。我并没有去过著名的波尔多葡萄酒庄,不过我的家乡倒是有很多村民栽种了葡萄。我并不担心战争爆发时植被和稀有动物的保护工作,比起那些,我更在乎旱涝灾害会使全村人收成不好。我看《变形计》时流下的眼泪,是因为那个山村就是我的家乡,我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父母年迈的脸庞。”

下午在家听万青和老谢,A从微信上发来一首《guilin》。听完之后,莫名的哭了。每次听写家乡的后摇曲子,都会莫名的流泪。也不知道现在所处的地方能不能称之为家乡,因为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否还有我的家。

  “至于初识时我为什么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不是因为我心无城府,或者是有多信任你。只不过是觉得网络嘛,真亦假假亦真罢了,我在网上说我叫‘何小甜’,别人还不一定信呢。”

今天面试结束已经是傍晚了,回来的路上在路边看到一个老奶奶在卖葡萄,颜色很鲜,便买了些回来。老奶奶还送了我一些樱桃,红彤彤的樱桃和绿莹莹的葡萄放在一起很好看,只是葡萄太酸,吃了几颗就没了食欲。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还有一个事得坦白——我不知道对一个网友坦白这些有什么意义,可能这已经代表道别:我不是银行客户经理,我只是一个小职员,每天数着别人的钱,看着别人的梦一一实现。我被困在那个小小的格子间,望着玻璃窗外繁华热闹的世界,每每这时我都觉得自己就像玻璃罐里的蜜蜂,明明一片光明,却找不着出路。”

A说,咳嗽的时候不要吃太甜的,想来他是故意这么说的。

  “易冉便是这时出现在我面前。他骑着堆满包裹的摩托车来给我一个同事送快递,汗水渗满他的额头、脖颈、背脊、手臂,我想,他鞋袜里的双脚肯定也都出了汗。还有人在烈日炎炎下奔波,我却坐在冷气十足的银行里抱怨。”

  “我开始网购,因为这一片儿的快递都是由他送,我越来越期待和他的每一次见面,闻他身上从外面的世界带进来的味道,风雨,或者阳光,我都能从他身上闻到。”

  “两个月前他给我送快递时,顺手取出一包红薯干给我,说是从老家带过来的。那天我把红薯干全吃完了,到了晚上开始肚子疼,睡不着,便打开电脑打算看点儿婆媳剧,结果不小心点到了弹出的游戏页面。我从来没有放纵过,但好奇心一直是有的,于是我没有退出页面,而是点击了注册。”

  “后面的两个月,我有幻想过,和你发生点什么,毕竟你有钱,长得不错,话也多,我只要不时地附和几句,就不会冷场。”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突然,但的确就在写这封邮件的前一刻,我突然明白我们不可能的。网络的欺骗性已经使我们各自伪装出了最好的自己,但它的隐蔽性也使我们放松警惕,频繁的打情骂俏泄露了彼此的阴暗和猥琐,就像我曾告诉过你,我无数次幻想过被喜欢的男人压在墙上强吻自己还反抗的戏码,而你也坦白过希望有女人跪舔你的胯下。也许这是人之常情的欲望,但我无法想象这样的我们,见了面会是怎样的尴尬,更遑论成家。”

  “我喜欢妥帖地理好每一段关系,两个月的暧昧已经够多了。所以发完这封邮件,我会注销账号,游戏社区也不会再去,你不用回复了。”

  “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现实,也祝你早日找到吧。”

  “——发件人:何小甜。”

  陈年趴下去,像往常一样陷入沉默,却抑制不住地哭出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