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安归来

  【一】

图片发自网络

  就像在进行一场与生死的角逐,心脏在起伏的胸膛里剧烈跳动。

     
故事的主人公,夏安。出生在深秋,农历立冬与大雪中间,据说那天是世界问候日。所以夏安就出来问候这个世界了。有个亲姐姐,夏一,因为大家族的缘故,自己的爷爷已是长孙,爸爸是爷爷的长子,原本爷爷希望爸爸的第一个孩子是他自己的长孙,却没想是个丫头片子。于是随便糊弄起个名,第一个孩子就叫一好了,你们赶紧二三四的生。据说夏一出生那天,妈妈疼得死去活来,折腾了十几个小时才生出来,结果等候在外面的奶奶一听是个女孩,扭头就走了。从此不待见妈妈,直到夏安出生。他是个少爷!

  扑通,扑通,扑通……

     
家人的笑脸没有几天就阴霾了,夏安体弱,而且被检查出有先天性心脏病,活不长久。就算可以活个二十几年,也是个病秧子。关键的是,妈妈为了生夏安身体受损,可能以后都不能有孩子了。。。夏爷爷盼了两年,终于盼到了长子的长子,结果竟然是这样的悲剧。然而,可悲的是妈妈,即便之后夏安的二叔生了两个儿子,但是封建古董的爷爷永远只把夏安当宝贝,因为夏安的病,对夏安妈妈几乎比夏一出生后更为冷漠。

  废弃的地下室墙壁上到处都是半干枯的血迹,有人用扭曲的面孔看着他,一张脸破烂的像被吸干了水分撕成碎条的棉帛,没有了本来面目。

     
夏安的幼年,有祖奶奶的疼爱,爷爷的疼爱,姐姐的疼爱。但是好像没有爸爸妈妈的。夏安三岁那年冬天,病得非常严重,家人寻医无果,整天气压很低。夏妈妈因为受到打击和家人的冷嘲热讽,一时失去理智,把小小的夏安扔在里屋外的水缸里。当时下雪,水缸底部有水结了冰,夏安发着高烧哭声都虚弱到没有,更没有能力爬出来。幸好奶奶出来发现了他,于是有了奶奶和妈妈的世纪冲突。奶奶到了夏家其实日子也并没有好过,上有老婆婆掌管家族非常严厉,下自己有了儿媳妇但因为自己懦弱竟然也端不起婆婆的架势来。总之委屈了一辈子。就这样一次争吵后,奶奶喝农药自杀了。

  这可怕的样子无疑是让人惊惧的。扑通,心脏跳得似乎诡异地慢了半拍。身上的血液被人争先恐后的夺走,他能感觉到身体里的红色液体飞快的想要离开他。

     
彼时的妈妈也是年轻,一害怕之下也锁了门喝农药自杀,所幸抢救及时,捡回了命。于是,夏安有多受家人长辈的宠爱,妈妈就有多受长辈们的厌恶。爸爸是孝子,里外不是人。唯有躲在外面发奋地赚钱,希望自己的小家能够脱离那样的家族。

  又要死了么?男人想。

     
夏安其实并不叫夏安,或者说在他的家人那里。作为金孙,他的名字几乎和他的性命一样受到重视。没出生前,祖奶奶早就命人占卜算卦折腾了好一阵才按照家谱挑好了大名。可是这一切在夏安医院出生登记姓名时被妈妈随口一句就定在了户口本上。妈妈当时抱着小小的婴儿说:要什么金贵的名字有什么用,平平安安的就可以了。和他姐姐一样,单字:安。夏安。这事当然也让妈妈更遭恨。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夏安是那种骨子里都透着灵气聪明劲的小孩,从小因为身体差不能玩,整天被祖奶奶搂着听故事那种,结果记忆力超好,什么故事听一遍都能原原本本的复述,逗得老祖哈哈直乐。相比较而言,姐姐就是野孩子,整天撒丫子和小伙伴们跑在乡间田野,晚上一起和妈妈睡的时候,虽然姐姐羡慕弟弟今天又吃了多少美味的糕点,但弟弟更羡慕姐姐。只是他不能,就算是去堂伯家串个门,一时不见。祖奶奶也满村子的心肝啊肉的寻人了。

  这可真是幸福啊……

     
夏安的幼儿园只断断续续上了一个月,因为他时常生病,所以幼儿园的遗憾从来没得到过小红花;夏安的小学只上了五年,尽管他最终也顺利六年级升学毕业,因为他三年级时成绩太好跳级了,所以小学的遗憾埋到了后来,班里总是最小,因为生病瘦弱,显得更小。夏安的初中上了两年,因为生病,因为转学,所以初中的遗憾是与最好的小伙伴无情被分开。

  于是男人幸福的闭上了眼睛。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图片发自网络

  【二】

     
夏安12岁,夏一14岁,他们都初一。夏一是因为8岁一年级,正常六年小学毕业升初一;夏安因为7岁就读一年级,然后小学跳了一级。初一下学期,他们一家四口都从一个小乡村迁到R市,终于可以和爸爸生活在一起。那一年,夏安又生了一场大病,因为体质差,感冒发烧咳嗽流鼻血这样的小病几乎一年四季的跟着夏安。而夏一,简直就是壮实的女汉子,从小就无病无灾的。

  明亮的客厅里,身姿优雅的年轻女士似乎在整理仪容,只留给人一个背影。可对于夏安来说,就连背影都是奢侈的。

     
爸爸很爱夏一,因为夏一是女儿和爸爸亲,之前爸爸独自一人在R市闯荡,每逢回家,女儿早早等候在村头,老远就飞奔着迎接老爸。而夏安,从小就少见爸爸,一来爸爸一年也就回家一两次,每次回家还因为夏安可能被爷爷带着在外求医不一定见得到,就算夏安也在家,也是在祖奶奶和爷爷屋里的多。而且,从小夏安就怕爸爸,觉得爸爸是祖奶奶故事里那种土匪强盗的感觉,有杀气。

  “妈妈。”夏安站在年轻女士的身后,年轻的身体压来了一片阴影,他小心又贪婪的盯着镜子里女人的面孔。

     
妈妈很爱夏一,因为在老家的这十几年,丈夫在外一年也见不到几天,不受婆家人待见,只有女儿的笑脸慰藉了她孤单的心。而夏安,似乎就不是她的孩子一样,几乎不在她身边长大。加上夏安三岁那件事,尽管夏安太小没有记忆了,可这件事以及后来的婆婆死自己死后余生,都像恶魔般控制了她。很多时候,她都不敢和儿子那清澈纯净的眼睛对视。夏安很想黏着妈妈,可是他也觉察出妈妈并不和他亲近。

  单从面貌来说,两个人实在不像母子,因为他们都太年轻了,母亲长得甚至比儿子还要稚嫩,皮肤娇软。

     
好在,夏一最爱弟弟。夏安拥有最无私包容姐姐的爱。当他们在R市有了小家庭之后,也并没有感到不适应。每天都像跟屁虫一样拉着姐姐的衣角,走哪随哪。值得欣慰的是,他们同年级转学到R市后同班。

  年轻的母亲像是没听到夏安的话一样,自顾自的摆弄头发,表情一如既往的高洁。

     
中考那年,夏安和姐姐都顺利考上R市重点高中。只是中考前夕,最疼夏安的祖奶奶去世了。可爸爸妈妈为了不让姐弟俩分心,并没有带他们回去奔丧,等过了大半个月了,暑假姐弟俩想着回老家玩,妈妈才在饭桌上冷冰冰的说:你们老祖已经死了。

  哦,忘了说,她不会说话。

     
夏安躲在衣橱里哭了好几天。。。爸爸正出差根本管不着家里,而妈妈听见呜呜的哭声只会更加厌烦地说:哭哭哭。你再生病了看呢!只有夏一每天都哄着弟弟,端着饭碗一勺一勺地喂夏安,夏安呜咽着机械地吞着,每一口都和着眼泪。

  于是夏安温柔的扬起笑脸,吻了母亲的额头一下,道:“妈妈,我爱你。”

     
夏一很爱弟弟。她早就懂祖奶奶爷爷都不喜欢自己,也从小就从妈妈愤恨地话语里清楚原因就是自己是个女孩。她很明白弟弟是有多受宠,逢年过节团圆饭的时候自己猛盯着好吃的口水直流,弟弟却不停地有人喂着。可是,她不懂,爸爸妈妈为什么不喜欢弟弟?难道弟弟不是他们亲生的么?虽然5岁那年模糊的记忆力有妈妈突然发疯一样在大雪天把弟弟抱出去放在水缸里就回来锁上了门,后来妈妈和奶奶吵架。吵完那夜她就被舅舅接回外婆家,然后没过几天妈妈也回来外婆家,是舅舅和姨夫用板车拖回来的。妈妈似乎生病了。又过了很久之后爸爸才来接她们母女回家,奶奶就不见了。

  是的,她也没有触觉。

     
夏一问过妈妈很多次,但是妈妈从来听到就骂她瞎说乱问,要不然就自己直流眼泪不理她。她也就再也不敢问了。反正,能看到弟弟跟着自己傻乎乎的笑,生病了能好,就一切都好。

  行尸走肉般,保留着自己最矜持的优雅。

图片发自网络

  “妈妈,我们该上班了。”夏安说。他说的是:“我们。”

     
爸爸妈妈对夏安的态度转变在他高二那年。五月一天傍晚,夏安和夏一从物理老师家补习出来,准备骑车回家。夏安已经是个16岁的少年了,身体虽然还是很弱,可总有男孩子的调皮。本来和姐姐走在一起的,但一开自行车钥匙,书包一甩进车篓,就叮铃一声自己蹬出去很远了。夏一在后面紧赶慢赶地追着,一边喊小安慢一点,车多。夏安在前面调皮地喊着姐,你快点啊。

  【三】

     
在巷子要转到大马路上的一刹那,有辆大车急转进来,这时候夏安正好回头看姐姐,夏一好不容易赶上弟弟。眼看着弟弟的自行车就要撞上,夏一一瞬间奋不顾身地从自己的自行车跃起,扑开旁边的夏安。然后夏安“失忆”了。。。

  在一栋高而占地面积广的白色大楼周围,每隔五步就会有一个手上拿枪的警卫,若是行为可疑的陌生人靠近这里,他们恐怕会不问缘由立刻开枪。

     
他摔倒在地上,脑袋磕到路边一个摆摊的篮子;腿被自行车压住;身上多处擦伤,反正没啥大事。正常人处理下也就会晕乎几小时,但因为发高烧一直昏睡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星期才好。夏安醒来的时候,妈妈趴在他床边,阳光正好从窗帘缝隙漏进来照在妈妈头上。夏安躺久了身体有点僵硬,他费劲地侧了下身,看到妈妈头上已经有白头发了。他很认真地看了妈妈的脸,印象中他似乎没有这样的机会看妈妈,因为妈妈永远都没有一个笑脸甚至一个正脸给他。他突然很想摸摸妈妈的脸,像个小孩子一样冲着妈妈撒个娇。心里这样想着,手已经碰到了妈妈的额头。妈妈皱了皱眉,醒了。夏安手一缩,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害怕,但是妈妈就一直那样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是呀,妈妈在看他的眼睛,妈妈好像从来就没有这样看过他。夏安有点心虚地眼睛低下眼睑,但是他又不敢闭上眼。于是挣扎着坐起来。“妈。。。”后面一个妈字还没有秃噜出口,妈妈竟然做了这辈子他也没敢想的事,妈妈一把抱住了他,然后紧紧地搂着他。

  夏安就是在这里工作的,不是当警卫,而是在大楼里面的工作。

     
好像,要窒息了。。。夏安心扑扑地直打鼓,脑子里很乱,身体僵硬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但是他慢慢感受到妈妈的怀抱很温暖,有一种柔和的光一样,妈妈身上特殊的香味,是他小时候梦里面眷恋的。也许,这是夏安有记忆以来妈妈第一次这样抱着他。很舒服,很惬意,平常姐姐抱他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温暖。可妈妈的怀抱似乎比姐姐还要温暖更多。那,姐姐呢?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夏安的思绪终于被拉回当时,只记得自己回头看姐姐,只记得姐姐的脸色由愉悦变成担忧地惊恐,然后姐姐就扑向了自己。然后。然后呢?头很疼。忍不住哼哼了一下。。。这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肩头脖子里似乎都热热的湿湿的,是妈妈哭了么?妈妈怎么了?妈妈太奇怪了。。。。

  别看外面守卫这么多,里面却空荡的紧,走几步路,鞋子踩在地上的声音能传出老远。

     
一直过了很久很久。夏安都无法接受:姐姐为了救他,失去了自己的青春生命。夏一的18岁,事实上同为天蝎座的她16周岁还没有到。花季的时节,花期太短。像流星就这样短暂划过,留下一尾伤痛的心痕。

  夏安换上白大褂,左右手的口袋里各放了一支手术刀。在这种静的慎人的环境下,他一个人走在长廊里,脚步声

     
当然,爸爸妈妈更加接受不了,可夏一就这样永远离开了她们。为了夏安。当爸爸把蜷缩在房间好几天浑身凌乱的妈妈搂在怀里,哽咽着说出:你以后。。我们以后对儿子好一点吧。。就算。。就算为了女儿。。。的时候,夫妻倆泪如雨下。

  哒——

     
似乎,要用神奇这个词来形容。这之后的一家三口,爸爸妈妈夏安。过得就像普通家庭一样温暖,父慈子孝母温柔。他们一家约定:除了夏一的生日,谁也不要主动提起夏一,让她在天堂安心。夏安,从来没有过过生日,从小到大,祖奶奶在的时候,因为迷信夏安过完一个生日就少一年这个意思,不准给夏安过生日,只给偷偷摸摸让吃碗面。。到了R市,爸爸妈妈习惯了,也都不给夏安过生日。可夏一为了自己最疼最爱的弟弟,每年都辛苦存零花钱,又给爸爸按摩帮妈妈做家务换小费的,就为了给弟弟招呼同学们能一起过生日。夏一的生日比夏安早一天,夏安为了姐姐,发誓再也不要过生日了。可是,姐姐也永远不会再喊他小安了。。

  哒——

  哒——

  响亮而长。

  他走到尽头,打开最里面的一扇门走了进去。里面是有别人的。“早上好,老朋友。”夏安嘴角微扬,显得心情愉悦,而被他打招呼的人心情可不是那么好了。

  那人全身接近赤裸,只有重要部位被遮住。手脚被十公分的特制钉子钉在墙壁上,手腕脚腕
和腰被银色的钢环固定住,连带着他整个人也逃不开了。“老朋友”恐惧的挣扎,眼睛瞪大的恨不得撕裂眼角,他想要说什么,却只发出“啊啊”的声音。

  ——看,他没有舌头。

  夏安知道他的情况,所以只是温和一笑,话像是说给钉在墙上的人听的,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有最后一个了。”

  有其他的工作人员递给夏安手术刀,夏安随手拿起一把,便胡乱的往那个被抓住当实验体的倒霉鬼身上划着。

  伤口愈合的速度非常快,几乎一刀下去,伤口立马就愈合了,只有几滴色泽不太正常的鲜血粘在实验体原来被伤过的地方。

  “果然,不愧是不死之体。只是,谁能不死呢?”夏安的口气缅怀,像在思念着什么,最后所有的情绪合二为一,只化为一声叹息,而实验体痛苦扭曲的表情着实叫夏安兴奋。

  夏安拿起摆放在一堆手术刀中的枪,对准实验体的心脏连开三枪。实验体失去呼吸,瞳孔涣散,身体软软地搭在墙壁上。夏安站在旁边安静的等待,一刻钟后,实验体又睁开了眼睛,痛苦的拧着眉头,他能感觉到子弹还留在身体里。

  旁边有人记录,边记录边念给夏安听:“实验体第五十六次死亡,死亡时间为十五分三十秒,和上次的时间相比快了五分钟。”

  夏安点点头,所有人除了他自己全部都退了出去。

  随着门关闭的声音,夏安和实验体的目光对上,夏安笑了笑,实验体目光涣散没有任何反应。

  夏安的手指覆上实验体的脸颊,脸颊上的触感终于让实验体的眼神有了一丝色彩。

  “曾经这张脸的主人多么让我敬仰啊。”夏安用着拉家常的口气叫出了实验体的名字:“夏茫。”

  夏茫听懂了,第一次露出茫然的表情,而不是害怕。常年不见阳光使他的脸色病态的苍白,这张脸不知活了多少年岁,却显得格外年轻,和夏安有些相像。

  夏安温柔的将头凑过去,吻了吻夏茫的唇角,一碰即离,声音更近的在夏茫耳边响起,湿热的气息吹到夏茫耳朵上:“哥哥,你爱我吗。”

  夏茫的眼神动摇,在他点头之际夏安又扯出了个恶劣的笑容:“可我不爱你啊。”

  夏茫的眼睛又死寂无光了,用无光的眼睛,目送夏安离开。

  夏安转过身,习惯性的勾勾嘴角。

  骗你的。

  【四】

  “当年那件事和我没关系,夏安,夏安你相信我,我们是最忠诚的伙伴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