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北顾

  陈浩并没有搭理她,仍然推着单车向校门走去。

许海洋知道说错了话,凑过来。我转头,我不想让他看见我哭,可是他已经看见了。
“小楠,你别哭,我错了!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别哭!快别哭了!”
他越说,我的眼泪竟然越多。

  “你这样有意思吗”?

许海洋突然伸手把我揽在他胸前,“想哭就哭吧!把眼泪都留在今年,以后你就拿我妈当你妈,我就是你哥,这儿就是你的家,没人能欺负你。”

  曾经两人的深情相视,曾经两人再平凡不过的牵手漫步,至此以后,都遥不可及

我盯着窗外,这里离城里有段距离,所以城市的灯火不那么明亮,天空的星星就显得很明亮了。
我转头,在昏暗中看着许海洋,“海洋哥,这儿真好。”

  听到印染厂,陈浩愣住了,那所印染厂是梦舒她爸开办的。到现在他终于明白梦舒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也懂得她今天的得意是从何而来的了。

我说,“这么晚了,去哪儿呀?外头那么黑,我不去。”

  这天傍晚,陈浩和静一两人肩并肩的彳亍在树荫下,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夕阳的光束照在静一的脸上,清纯而又恬美。而此时的陈浩看到她的面容,却有些伤痛与心酸。他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出分手,他也不忍心,不舍得说出。

他又说“小心头,别碰着。”

  陈浩不知道她今天得意的原因是什么?他也懒得知道,抬起头,陈浩盯着梦舒问到:

“你说你,你向着谁呀?”许海洋说。

 

这个别墅是三层的,一楼是客厅,厨房什么的,还有李姐的房间。二层是钱阿姨住,其他房间似乎都空着。三层是许海洋住,我还从来没上去过。

  “呵呵,你少来这招。你有苏静一又怎么样?你们是男女朋友又怎样?我现在要你离开她“。

我一愣,这表不能要,我伸手去摘,随口问道,“多少钱。”

澳门新葡亰76500,  留下的静一早已泪如泉涌,陈浩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变得她可望而不可及。她甚至还没明白刚才这几十秒的情况,却已经失去了两年以来的幸福。她的无助感,也许是陈浩也无法感受到的。

聚散流年(24)阁楼

  “我们分手吧”。说完,他的手从静一手中伸了回来。

“香港买的,合人民币不到二十万吧。”

  听到陈浩的话,静一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而泪水却早已打湿了她的眼眶。她抬着头,疑惑地看着曾经和她山盟海誓过的男生,突然感觉好陌生。她不能理解陈浩为什么会说出分手。陈浩也想告诉她原因,但是他不能。这也许是对陈浩最大的折磨了。

我安静的坐着,慢慢适应这黑暗。阁楼的房顶大半是玻璃的,坐在那里,我渐渐可以看清外面,那是天空,是布满星星的天空。我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陈浩丢下这句话,甩头就走。

我愣住了,许海洋也愣了,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是的,我没有妈妈了,我那一刻忽然明白我为什么会喜欢钱阿姨,虽然她应该比我妈妈大十几岁,但是我心里觉得,如果妈妈还活着,应该也会是这个样子吧,应该也会这么疼我吧!

  “我?我怎么了?我马上可就是你的女朋友了”,梦舒故作惊讶的说。

澳门新葡亰76500 1

  说完,留下杵在那的陈浩。

我笑,耸耸肩,没有再打击他。

  梦舒边嚼着口香糖,边轻描淡写地回答:“我没想怎样啊,今天可是你主动找的我呦!”

我说,“我就是不能要!我妈知道了会骂死我的。”

  回到家,陈浩刚刚停好单车,他妈妈便迎上来对他说:

我很好奇,跟着他。

  强忍着的泪水静一还是没控制住,打湿了她那张邻家女孩般的面旁。

我一愣,他说“躺下,后头有垫子。”

  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柔和动听。

他说“来,这边。”

 

在那个冬天的夜晚,那个新旧交替的新年之夜,我忽然很希望,钱阿姨的提议能成真,我知道我爱上了许海洋,就在那个新年夜,我知道我爱上了他,如果之前我还在怀疑自己的心思,那么那一刻,当许海洋和我并肩在阁楼上看星星的时候,我不再怀疑,犹豫,我清清楚楚知道了自己的心意,我爱许海洋,而且我希望他也能够爱上我。

  果然是梦舒,她一阵小跑追在了陈浩前面:“我喊你,你装聋是不是”?梦舒追到陈浩面前说到。

许海洋说,“走,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你到底想怎样”?陈浩开口就问。

“你知道我妈不喜欢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我们第一次一起吃饭我就知道,我妈不喜欢她,苏静也不喜欢我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这样。我最开始还偶尔把他们凑到一起吃个饭,后来也就不弄了,大伙都不高兴。苏静来过一次家里,这房子刚买的时候来过一次,吃了顿饭。你都想不到,李姐也不喜欢她。李姐是我妈以前的老同事,可不是,我妈不喜欢的她也不喜欢。我后来再没带她来过。我周末回家吃顿饭的时候也不带着她。她让我早回去,我妈就很不满,要是听我妈的多待会儿,回去苏静又闹腾。”

  “我今天还就耍花招了”。梦舒把口香糖一吐,对陈浩吼到:”我想怎样,我昨天已经说过了,至于阿姨的工作能否保住,就看你的选择了,要么离开苏静一,和我在一起,阿姨继续工作,要么嘛,让阿姨继续去找其他工作吧”。

我看着他的书架,说“藏书不少呀。你不知道吗?书非借不能读也。”

  听到梦舒的话,果然和他想的一样,陈浩竟气的没说出话来。

那是一个不高的阁楼,没有办法站直身子。我爬上去的时候,许海洋已经坐下了,我坐在他身边,他回身把入口的翻板扣上,书房的灯光消失了。

  此时的静一,多需要自己的一个拥抱,可是他却不能给她。

许海洋继续滔滔不绝地说着他的星星,说冬天能看见什么星座,夏天又能看见什么星座,我听着,一言不发,心里却因为自己刚刚的念头而七上八下的,我忽然很想知道苏静是不是永远不会回来了。想着想着,我就忍不住问了出来。
“苏静还会回来吗?”问完这话,我也惊呆了。

  第二天回到学校,陈浩找到了梦舒。

许海洋很瘦,那肩膀趴起来也没那么舒服,不过那一刻的我是真心期望时间可以静止。

  还没等静一说话,陈浩接着说:我感觉我们还是分了吧”!面对着静一,他后退几步:”我不能再喜欢你了”。


  “陈浩”。

“这你就不懂了吧!就是因为是未来的儿媳妇,我妈简直就觉得苏静把我抢走了一样。你不一样,我妈知道我不爱你,所以你对她没威胁。”

  对于这份工作,母子俩都明白它的重要性,它是家里一切经济活动的保障,真的来之不易,弥足珍贵。

许海洋说“我弄的,买房子的时候我让人改造的。怎么样?这是在这个房子里最喜欢的地方,我妈都没上来过的地方。一是她怕高,而是我妈现在太胖了。”

  梦舒说完得意的瞟了一眼陈浩。

我心里一动,暗想:像我?估计那样你就不会喜欢了吧。

  的确,梦舒诸如此类的向陈浩表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手表没摔,我也没有。许海洋把我接住了。

  望着陈浩远去的背影,梦舒大声喊着:“我说了今天就不同了,咱们走着瞧”。

许海洋大约也想起了之前,沉默了。半晌说,“我妈是真喜欢你呢,这就是缘分吧!她把那块表竟然送你了,我还真没想到。”

  他是如此的喜欢静一,就像静一喜欢他一样。可是他也明白那份工作的重要性。

“你说的容易,苏静要像你这么好说话就好了,那个脾气倔得很。”

  “笑话,你今天出门没吃药吧”?

我没搭腔,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似乎说什么都不合适。

  静一是从南方来的女孩,江南水乡里给她带来了与生俱来的温柔与静淑。静一最爱对陈浩说的一句话曾经感动了他好久好久,至今回想起来,嘴角依旧会泛起幸福的微笑:

我愣了两秒钟才推开他,转头把表递给他,“这表我不能要。”

  “为什么?你怎么就不能喜欢……喜欢我了”?说完,静一早就泣不成声了。

我心想:那她为什么还要撮合呢?

 

和许海洋两个人在客厅里傻坐了一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都忍不住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