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颜其琛,独家宠爱:第二十七篇

 我们的青春,如烟火般灿烂,亦如烟火般落寞。纵然繁华,终将落幕。

第二十七篇:跨年·我会努力爱上你

莫晓楠想起林冬的这句话时,她正站在S市的中央广场上,看大朵大朵的烟花在天空绽放绚丽的色彩,看欢呼雀跃的人们。她吸了口气,终于,掏出手机。

墨听琛回到办公室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很久了,当他的目光落在沉睡的蔺颜身上时,连呼吸都小心翼翼,怕扰乱了她的美梦。

熟悉的铃声,是她最喜欢的歌《越单纯越幸福》。她记得林冬说,既然是你喜欢听的歌,那我就把它设为彩铃,这样你每次给我打电话都能听到了。想起这些,莫晓楠的嘴角上扬,轻轻微笑。

身上的毛毯大半都垂落在地,可她仍然睡得舒适,抱着另一半毛毯卷缩在沙发里,像一只小虾米。他记得书上说过,这样的睡姿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在睡梦中也不忘自我保护,令他不免有些心疼。

喂?陌生的女声。
莫晓楠有瞬间的窒息,她不知道她是否该继续这个电话。
喂?你找林冬吗?他睡了,你有事吗?
莫晓楠放下电话,她仰起头,看漫天绚烂的烟火,忽然,咧开嘴笑,她的眼角,泪光闪耀。

夜幕降临,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睡美人缓缓睁开眼。昏暗的灯光下,他背对着她俯身在桌上看文件。她愣了愣,他这是为了防止她滚下沙发吗?抬起手,才触到他的背脊,他偏过头,温柔地对她笑,“睡醒了?”

林冬找到莫晓楠的时候,天光微亮,清晨的寒风扑面,让人瑟瑟发抖。
莫晓楠斜靠在长椅上,沉沉睡去。她穿着单薄的外套,www.haiyawenxue.com脸颊已被冻的通红。
林冬看着这样的莫晓楠,满脸心疼。
晓楠,醒醒,咱们回家再睡,好吗?
莫晓楠没有醒,或者她醒了,却不想睁开眼睛。
林冬抱起她,原来,她小小的身躯蜷缩在他的怀里,原来,她是那么瘦小。

她尴尬的收回手,像做贼被抓包那样心虚,“我睡那么久,你也不叫醒我。”

莫晓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初冬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暖暖的照在身上,惬意安详。
林冬已经离开,桌上是他做好的饭菜,她最爱的糖醋排骨,红烧鱼块。莫晓楠苦涩的笑,她拿出手机,拨通那个从未拨过的号码,很快,电话通了。

“你醒了我怎么能看到睡美人呢。”其实他被那生分的动作刺痛了心,不过他很大度,他愿意给时间让她接受自己。尔后不着痕迹地摸摸她的头,来了个摸头杀,“我们去吃饭吧,我订了餐厅。”心里默默盘算着怎样和她度过跨年夜。

你终于还是找我了。清冷的男声,让人不寒而栗。
严肃,我们在一起吧。莫晓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泪滑落。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回到墨听琛公寓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路过玄关,他想上前与心爱的女子来个热吻,却被突如其来的电话打消了念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拿了毛毯往阳台去了。

晓楠,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费里伯伯,找我有什么事?”有心人都听得出他此时此刻对打电话来打扰属于他的良辰美景的人十分不满。

严肃和莫晓楠执手出现在林冬面前的时候,林冬的心仿佛被人生生割了一道口子,他听到心碎的声音。
莫晓楠礼貌的微笑,她说,林冬,从此以后,我们,就真的只是朋友了。

费里管家听他语气里的酸味就明白自己似乎做了‘坏事’。啧啧,摆明了是欲求不满呐!不过他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爱德华,你父亲…”

林冬想起,很多年前,莫晓楠问过他,林冬,难道我们之间,真的只能是朋友吗?
他记得自己的回答,当然,不然你还想是什么?那时,他不懂,也不知道天天跟在身边的莫晓楠,喜欢自己。

与此同时,曼彻斯特的庄园,墨先生两眼放光,见费里管家打完电话,迫不及待地问道:“费里,爱德华怎么说?”臭小子什么时候把颜丫头再带回来,他可想念她做的饭了呢!

是的,莫晓楠喜欢林冬,很多年。或许是从那个雪天,他把衣服披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刻开始,或许是那年夏天,他为她买了哈根达斯开始。总之,很多年。

费里管家掏出绢子擦擦脑门上的汗,支支吾吾回答说,“爱德华说他今年不回来陪你迎新年了,他要享受二人世界…让你别打扰…”越说越小声,最后有声变无声。

林冬终于知道,原来自己早就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了这个傻傻可爱的女孩。只是,他明白的太晚,太迟。

听到这回答,墨先生就不开心了,咕哝着,“享受什么二人世界,有本事明年造个小破孩出来!想当年我在他这个年纪,他都三岁了!一点都没有我当年的风范!不就是追个老婆吗?还磨磨蹭蹭的…”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莫晓楠想,这场青春,这场爱恋,真的像烟花,只是,青春落幕,烟花易冷,他们,终究不是对的人。

如果夫人还在世,你也不敢这样对夫人大吼大叫,爱德华分明是遗传了你啊,典型的妻管严…费里暗暗想着,却不敢说出口,他额上的汗流得更多了,擦汗的动作一直没停下。都说伴君如伴虎,那“童心未泯”的三岁墨老爷实在难伺候,他能选择去伴虎吗?费里无语问苍天。

另一边,伦敦。她披着毛毯站在阳台,远瞭泰晤士河边的夜景。这样的画面让他想到一个中国的传说:望夫石。不过,她瞭望的不是未归的丈夫,而是遥远的故国。

悄悄地走到她身后抱住她,将她牢牢锁在怀里。灼热气息扑面而来,洒在她的颈窝,他能感觉到怀抱里的柔软一阵敏感的悸动。

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

“中国春节快到了吧?”说话时嘴里吐出的气息落在她耳畔,她不自然的偏过头,加紧了抓他衣角的力道,“要不要我陪你回去过节?”他对她的反应很满意,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恶作剧得逞的笑。

“可是我不打算回去过节。”从她的语气中,他听出了淡淡的忧伤。加重搂她的力度,叹息一声,他真的越来越心疼她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