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翰与付媛媛

  夜里男生寝室都会聊天。

“哦,好。”英子小声的回答道。

  3.

一个文字小白的写作,一段朴实简单的故事,一段真挚的感情。

  1.

终于到了开学的那一天,虎子早早就来了红旗的家,等红旗一起去学校。

  第三天我发现他在床上睡觉。

“奶奶!我走了。”红旗拔高了声音,对着屋子里面的身影说道。红旗没有等到奶奶的回答声,被母亲拉着出了门,她们一起走到了村口,马车早已等在那儿。

  大二下半学期,张瀚觉得自己练成了。

“你不用管,我会想办法的,你要是再给我捣乱,看我怎么收拾你。”

  语气很抱歉。

“奶奶,我回来了。”

  10.

“你怎么走的这么早?我去找你的时候,你妈就说你走了。”虎子拉住红旗,气喘吁吁的说。

  两个礼拜后,张瀚停机了。

日子总是要过去了的,红旗也长大成人,任何事情都在变化,奶奶去世了,红旗终于努力在北京找了一份工作,把母亲从贫穷落后的小山村里接了出来,一起跟她看了天安门前的那面五星红旗,鲜艳的红,迎风飘扬,脑海里浮现了爸爸的笑脸,红旗默默的在心里说,爸,我带着妈妈终于看到了那面红旗,真的红啊!

  张瀚说,不。

“吃吃吃,就知道吃肉,吃那么多肉干什么?又不长肉,也不知道留给爷爷,爸爸和弟弟。”

  她站在店里。

“你们都去上学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英子失落的说,她也想去上学,也想跟红旗和虎子一起上下学。

  我只能看着他们两个人同时出现在我的朋友圈。

“我……她要去上学,哪里来的钱啊?自从梁子走了,家里负担一下子就重了,你要让我们喝西北风啊!”

  有天我在街上碰见了付媛媛。

到了过年的前一天,爷爷把大家都叫到一起宣布了小红旗开春去上学的事,爷爷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红旗奶奶就开始大呼大叫了。

  张瀚也不跟付媛媛摆酷了,因为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听到这样的话,刷,眼泪就留下来了。

  一开始路上我都在劝他,找到了能怎么样呢?

红旗快速逃离了奶奶的地方,跑去妈妈在的厨房,帮着妈妈煮饭,烧着灶火。

  大夫说好,于是缝针的时候没打麻药。

(3)

  张瀚开着车带我们转遍了北京城。

奶奶听到话,满意的笑了笑,拿着镰刀,背着背篓出去了。

  我们输得很惨。

(5)

  付媛媛也不再来送汉堡了。因为她总找不到张瀚。

没有等到妈妈的回答,就看见爷爷扛着锄头回来了,一身的泥土和杂草。

  9.

“哟,小红旗想要上学啊!好啊,不愧是我梁家人,等过完年就去上学,好不好?”爷爷打趣的声音中不失认真,摸着小红旗的头发。

  我拍张瀚的肩。

“对啊!我爷爷说的。”说到爷爷两个字的时候,小红旗满脸的自豪感。

  留在北京做兼职。

过了几十分钟,饭好了,英子叫回了妈妈,爷爷,爸爸。三代人围在一个桌子,两盘咸菜,一盘回锅肉,一锅野菜汤。英子拿起筷子刚夹一块回锅肉,就被英子妈打掉了。

  我点头。

“恩恩,我说的我说的。”母亲连连点头。

  服务员一直给我们白眼。

(2)

  自掏腰包给汉堡里加肉。

“对啊!婶儿,不是还有我嘛!我可是男子汉。”虎子故意举起高高的手臂,对母亲说。

  你太冲动了,工作可以请假啊,为什么非要辞呢?

“我可以自己挣钱缴学费,不用你管。”红旗大喊叫,作为一个大姑娘,她认为她有权掌握自己的人生。

  第五天他在图书馆。

母亲把所有要带的东西都打包放好,站在屋外嘱咐红旗,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一定好好学习,钱不够了寄信来。红旗连连说好,看了看屋里那佝偻的背影。

  续了两次杯,很默契的谁也没提到付媛媛。

“哦哦哦,我可以跟小红旗一起上下学了。”虎子大声的在田野上喊叫,这个也是过年带来了另一种效应。

  我说,付媛媛要结婚了。

这样的争吵过去了,小红旗可以去上学了,她很高兴,只是奶奶那恶狠狠的眼神让小红旗感到很害怕,不过这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没有什么比上学更开心的事了。

  张瀚出商场的时候很酷。

英子妈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就拿起碗喂弟弟们吃饭,英子不敢提她想要去上学的事,因为不允许,英子狠狠的瞪了自己弟弟,都是因为他们,大家都不喜欢我。

  付媛媛说,嗯,终于胖点了。

“好了,我们不说了,我们去村口的树上玩吧!”虎子打断了红旗和英子的谈话,拉着她们跑去村口。

  后来我问过付媛媛,知不知道我们在玩什么。

英子慢吞吞的走向灶房,看着奶奶满头汗水的挥着锅铲,奶奶偏头看了英子一眼,英子快步的走过去坐下,往灶口里扔材火,红得发热的光印在英子的脸上,营养不良的小脸越发的瘦弱。

  大雷生气了,说张瀚你要不带付媛媛我就不去了。

晚上的时候,母亲把红旗叫进她的房间里,给了她一些东西,说这是奶奶临终前留给她的。母亲也没有想到奶奶会这样做。

  张瀚说,我那时候连不加肉的汉堡都吃不起。我发誓要娶付媛媛。可是有一天我悄悄的来到这里,看见付媛媛在那么冷的天,连副手套都没有。

“谁跟你一起去啊!我自己去,好了,我要回家了,不然,奶奶又该骂我了。”红旗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和草,一摇一晃的走回家去,不等虎子。

  大雷说,操,张瀚你他妈就请我们吃这个!?

红旗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手中的东西,那些都是她小时候不要的头绳和头花,原本的她认为奶奶因为她是女孩子,所以一点儿也不喜欢她。现在她懂了。

  我说,张瀚你有点过分。

“妈,我回来了。”英子小心翼翼的说,每次这种时候,妈妈都会大发脾气。

  我们对面一个一直在默默抽烟的人站了起来。

“妈妈,我想去上学。”红旗满脸希冀的望着她。

  张瀚说操!再BB老子不去了。

“妈,你就同意红旗去上学吧!学费!学费我来挣,不花家里的一份钱。”母亲苦苦的哀求道。

  每天都来医院给张瀚道歉。

“你可以跟你妈妈说啊!你妈妈肯定会答应的。”小红旗跟英子建议到。

  所有人都不信。

“好了,你这个小淘气,别围着爷爷转,当心把爷爷转晕了。”红旗妈妈一脸宠溺的望着他们爷孙两,脸上是高兴的,但是她怕自己婆婆不同意,婆婆一直都抱怨没有给他们老梁家生一个大胖小子,希望到时候婆婆可以看在公公的面子能够让小红旗去上学,毕竟现在只有读书才有出路,一辈子不用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可以去看看美好的世界。

  他一次都没接。

时间过得真快,红旗已经小学毕业了,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文市中学,另外虎子也跟她考到了同一所学校。但是这个毕业的暑假,红旗爷爷去世了,因为之前生病一直没有痊愈,拖到最后熬不住了。

  所以张瀚一直就没出院。

那个夏天,红旗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爷爷走了,家里就是奶奶做主,红旗被迫要停学了,任凭红旗怎么说,奶奶还是不松口。

  借了三天,不借了。因为张瀚在街上看见了虎子和付媛媛在一起。

“哭哭哭,就知道哭,还吃不吃了!”英子爷爷大声的说,双目瞪圆,胡子都翘起来了。

  我说,都过去了,别提了。

“红旗,我们终于可以一起去上学了,你不知道上学可好玩了。”同村的虎子在红旗的身边说道,他们一起坐在田野上。

澳门新葡亰76500 1

“恩恩,好啊好啊!上学了!我一定要努力学习,带我爸去看真正的红旗,在天安门。”小红旗信誓旦旦的对着蓝天,对着白云,对着风,对着虎子说。

  带我跟大雷去参加比赛。

“红旗,等等我啊!等等我。”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喊声,上气不接下气的,红旗转过头去,发现是虎子。

  只有张瀚自娱自乐。

“好,好,好,爷爷最好了。”小红旗拍着手笑着围绕爷爷打转。

  付媛媛安慰张瀚,刚才你应该先用那个技能。你摁错了。

“红旗,你真的要去上学啊?”英子说。

  很酷。

开春了,小红旗背着自己崭新的书包走在去学校泥泞的路上,手里还拿着几个窝窝头,一边啃一边唱着歌儿。路上三三两两的学生洋溢着笑容,背着书包,手拉着手一起走在路上,这样的场景真好。

  一大早,几个人排队去阳台洗脸。

“没事没事,婶儿,你们慢慢来。”虎子一脸笑意,回答着母亲的话。

  我们在邯郸的一个商场里找到了付媛媛。

“虎子,来了,快坐吧!红旗马上就好了。”母亲招呼着虎子,给他端了水放在石桌上。

  付媛媛来学校找张瀚,被宿管拦在了男生宿舍楼下。

虎子和红旗并排一起走向学校里去,到校门口的时候,小红旗仰头看着那面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内心充满了自豪感,那是她爸爸买来的,这所小学是整个村子最好的,白的砖,红的墙,哪里都是欣欣向荣的样子。

  这次离学校近了一些。

“读什么!小学就够了,还想上初中,等过段日子,就去镇上给你找个厂子上班,给家里补贴家用。”奶奶气急败坏的说,好像没有解气还去打红旗。

  我还没找到工作,陪他去。

“回来了还不快去做饭,没看到弟弟在哭嘛!”跟英子说的情况一模一样,在英子妈的眼里只有弟弟们是最重要的,没有人喜欢自己,不管是爷爷奶奶,还是爸爸妈妈。

  第二天很早张瀚就消失了。

“妈,奶奶为什么这样?难道我不是她的孙女吗?”红旗抱着母亲说道。

  这次我们终于人数占了优势。

他们的话回荡在整个田野上,这是童年最好的声音,最真挚的誓言,红旗不会想到,未来,虎子是一直陪着她的那个人,从黑发到白发,从早晨到黑夜,从生到死,从云顶村到北京都市……一起走过很多很多时间。

  他回北京大雷从内蒙古赶了过来,我在香港登机。我们几乎同时落地。

奶奶听到学费不用家里拿,脸色放松了,摆摆手说:“这可是你说的呀!不能从我这里拿钱。”

  三个人在路边喝酒。

小红旗出生的那一年,红旗爸爸从镇上到村里的路上出车祸死了,手里还紧紧的攥着那面鲜红的五星红旗,那是村里小学第一面红旗,是真真的红啊!

  付媛媛还在楼下,拎着个保温桶。

(6)

  可张瀚还是流了鼻血。

(1)

  隔着很远对着我们笑。

“没事,没事,还有妈在呢!妈砸锅卖铁也让你读书。”红旗妈妈摸了摸她的头发,看不见的是焦急和无奈。

  却忽然想起,张瀚回北京那晚。

“可是……”英子嘟嘟囔囔的,因为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她妈妈说女孩子早晚要嫁人生孩子的,嫁人都是别人家的人,读书没有用,还不如把机会给弟弟们,男孩子有出息些。

  我说,你怎么总也不来找张翰了?

马车缓缓的前行,红旗回头看,母亲对她招了招手,红旗也笑着回应了,转过头去。马车渐行渐远,她们都没有看到村口那口水井处的身影,缓缓的对着红旗她们消失的村口摆手,在寒冷的清晨,显得越发的佝偻可怜。

  期末张瀚考了全班第三。

(4)

  付媛媛又笑,光顾旷工练打游戏了。

因为她们是血脉相连的人。

  6.

自此以后,红旗每天都在家和学校往返,每天都是快快乐乐。

  依旧小小的,冷冷清清。

“死丫头,还知道回来啊!一天到晚就在外面野,还不去帮你妈做饭。”红旗奶奶一直在哪里骂骂咧咧的。

  我要了付媛媛的电话。

“好啊,等我们长大了一起去。”虎子看着红旗一脸害羞的说。

  第四天他在图书馆。

“什么?_?让她去上学?我不同意,一个小丫头片子上什么学,到了年纪还不是要嫁人的,学什么学啊!”红旗奶奶泼辣的样子深深的印在了小红旗的眼里,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能去上学?

  张瀚哭了说:付媛媛要是跟我在一起,永远不能像她们一样。

                          完

  最后老板以为我是神经病,把我辞了。

英子跟红旗和虎子分手后就回家了,刚进家门,就听见弟弟们在嚎啕大哭,妈妈在一旁骂骂咧咧的。

  张瀚远远的跟她对视,却不过去。

红旗长到6岁了,该上学的年纪了,作为昔日英雄的女儿,红旗在这座村子里备受欢迎。

  张瀚很长一段时间不说话

“你瞎嚷嚷什么?_?我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我说了算,小红旗必须去上学,这个事就这么定了,你嚷嚷也没用。”爷爷很是愤怒的说,瞪着奶奶。

  11.

“好吧!好吧!我不送了,你们小心点。”母亲回答着话。

  我跟大雷陪不起了,因为他有付媛媛给他送饭。

“红旗,等等我啊!我就是要跟你一起去,你去哪我就去哪。”虎子一边跑一边说。

  张瀚又可以足不出户了。

第二天,大年初一,家家户户都挂起了红灯笼,贴对联,孩子们都穿上了新衣服,口袋里都攥着糖果,这是一年之中最幸福的时候了,孩子们都在路上打打闹闹,大人们都在忙活着团圆饭的准备,小红旗和同村的朋友在他们的游乐园里玩起游戏,你给我一颗糖,我给你一颗糖,这是农村淳朴的风俗。

  跟我想象中的差远了。

“今天可是我第一天上学,当然要早一点。”小红旗一副傲娇的小模样。

  毕业张瀚就被一家待遇很好的单位聘走了。

“别看了,快走吧!车要走了。”母亲拉了拉红旗的衣袖,让他跟虎子去赶车。

  最后付媛媛举起保温桶。

“你慢点啊!我在站在这里不动。”小红旗大声的对他说。

  我跟大雷都很羡慕。但张瀚饭量太大,我们连偷吃都没有机会。

红旗一起跟着母亲去镇上的纺纱厂工作,干了一个暑假,每天起早摸黑的,终于在开学之前挣够了学费,临近开学的时候,母亲把那一把钱给了红旗,嘱咐她,不要弄丢了。红旗拿着那满满的一把钱,放在了她的小金库里面,她知道这些钱都是用妈妈的血汗赚来的,她一定要好好的学习。

  风雨无阻。

“妈,你回去吧!我可以照顾我自己的。”红旗对母亲说。

  两个礼拜后,张瀚把我们约到了网吧。

  我在窗口叫她回去。

  我说,那你知道什么?

  大雷说,张瀚你挖人墙角,你不耻。

  他在东城,我在朝阳。很远。

  夜里男生寝室都会聊天。

  晚上没回来。

  年前张瀚来北京找我。

  13.

  付媛媛使劲把大雷往车站推,还是摇头。

  大雷安慰张瀚,没事,他们总是运气太好。

  当晚我们的运气终于好了起来,战无不胜。

  大雷说,张瀚你后悔吗?

  张瀚说,我逃婚了。

  我们在胡同里七拐八拐了一整天。

  张瀚的嘴也很快,当时玩魔兽世界我们都不让他开麦。

  张瀚的手很快,当时玩魔兽世界操作很厉害。

  我劝他们,一起去吧,大家省省够了。

  回了北京我玩命的给张瀚打电话。

  大雷问,张瀚你是不是作弊了?

  付媛媛应该像她们一样。

  14.

  我说,张瀚,大雷是为你好,你别生气。

  付媛媛说,我知道张瀚喝了我的汤,有次我看见了他牙上有菜叶。

  张瀚说,原来这里的汉堡里根本不加肉。

  换付媛媛来了。

  很酷。

  张瀚说,我不甘心。

  我说,你是来干嘛了?人就在那!你他妈的过去啊!

  张瀚到处借钱。

  我说,张瀚,大雷是无心的,你别急。

  付媛媛就默默的看他酷。

  于是开始一起攒钱。

  张瀚再也不玩游戏了。

  4.

  付媛媛还认识我。

  大声的回忆。

  又开始打游戏。

  我默默的抽烟。

澳门新葡亰76500,  到后来路上我都在劝他,张瀚你别哭,火车上这么多人呢。

  付媛媛走了。

  张瀚又喊,妈的大雷你怎么跑位的。呆逼!

  一点也不酷了。

  15.

  张瀚却不在商场门口了。

  张瀚说,磊子,带她出去太丢面子。

  不是售货员,而是老板。

  张瀚:我现在明白的有点晚了。

  张瀚喊,妈的磊子你怎么治疗的。呆逼!

  他打听到了付媛媛现在在哪儿。

  大雷说,付媛媛好像要回老家了。你还见她吗?

  我说:也许跟别人在一起也不能。

  我跟大雷说,那我们陪你。

  主动动手的人外号叫虎子。

  我很揪心的说了实话。

  看他们发着状态,却永远没有交集。

  大三,我们约好放假要去西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