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染槿衫(十六)

Part1

     
 剩下的日子就是玩了,我和郁夏找了个旅游公司确定路线,两家人一起出动游山玩水。

我是一个自由自在,随处拍点小东西的流浪者。每天游走在不同的角落,收集着处处的芬芳与瞬间的光彩。在我眼里,相机就像真实的魔术师,既能让时光倒退,还能将时光定格在某个时间点。真实里带着若隐若现。
  
  我喜欢在阳光下采点聚焦,因为我一如既往的认为阳光下的万物都具有最饱满的活力,而在阳光的映射下,他们都会散发出最纯真的浪漫色彩和生命的质感。比如在阳光下翩翩飞舞的蝴蝶,拍打着翅膀时的自由与欢悦。比如阳光下的荡荡悠悠的水波,金光粼粼,像一幅生气神奇的山水油画。
  
  但一直最让我惊喜的还是郁蓝在花香的草地上自由挥洒着舞步,阳光和谐的划过脸颊,透亮的像珍珠一样凝重。微风拂过发丝,像音符一样的跳跃。我流浪到那里的时候,痴痴的望着入了迷,于是就忍不住拿起相机截取了那一瞬的美妙。
  
  我就是在那时候遇上郁蓝的,并从此开始为她着迷,她的那种天然的美四处散发着,我一路死心塌地的跟随和吸收。但之于现在,我们已分隔两界。我每天拿着相机对着天空,希望能从阳光里将她寻觅出来。我一直笃定,她是阳光的一部分,因为她在阳光下时,总能魅力四射,也常常能引出蝴蝶与她一起歌舞。
  
  Part2
  
  我一直加倍呵护着我的暗房,那里就像是我生命的激越点。每次进去,回忆的美好展现的淋漓尽致,牵引着我继续寻觅的方向。常常,我一进去,一呆就是一天,却完全没有饥寒交迫之感。我在里面徘徊痴望,抚摸着那一张张微笑的脸庞。然而所有的照片都只是一个人,她就是郁蓝。
  
  那次我遇见郁蓝后,一直和她相处,天天牵着手出去玩耍。她纯真的笑绽放在各个角落,飘荡进我的内心,也就是在那时候,我就暗自决定,一生呵护着她。我一边奢侈的望着她,一边拿着相机记录着她任意一刻的美好。
  
  到最后相处久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和她是怎么走在一起的,她喜欢我的照片和职业,我喜欢她的纯真和美丽。我以生命保护着她,她以付出回报着我。每天晚上,我们都会打开电脑,肆无忌惮的在QQ上谈论。直到说到无话可说后,两人才依依不舍的说晚安后关掉电脑睡觉。
  
  而直到现在,我依然养成了那个不变的习惯,每天对着郁蓝的灰色头像莫名其妙的回复着。也习惯了永远没有回音。无论多么忙碌,无聊时间多晚,我都会去暗房将电脑打开,一边欣赏着图片,一边阐述着今天早已思虑好的话。迫不及待的发完又一条。等到说完,心情就非常的释怀与解脱。
  
  每天我也讲述着一些我经历的事情,喜悲哀怜,我对你总是隐瞒不住。就像以前的时候,我以为你不喜欢我,所以一直没给你浪漫,但我对你爱恋却表现的再明显不过。而直到等到你朋友秘密告诉我时,我才恍然大悟般在一个偌大的场合下,给了你一个盛大的表白。蜡烛的光照耀在我们的心里,我看到你心里有一个唯一的我。而我心里维寄着一个唯一的你。
  
  Part3
  
  “郁蓝,今天我去了我向你表白的那个地方。原谅我的自私,我喜欢上了另一个女生。但是那个人与你特别相像,一样的外衣,一样的性格,一样的爱好。”与往常一样,我对着灰白头像发送信息。可是当发完正准备关机的时候,那灰色头像突然闪动起来。我目瞪口呆,惊讶的用手捂住嘴巴。“不行,你只能爱我一个人。”我清晰的看到这句回话,我忍不住大叫,一直喊叫着。我从梦里惊醒过来。还好,这只是梦境,我自我安慰。不过,我知道,这是瞒不住的,我的确喜欢上了另一个女生,因为她和郁蓝是多么相似。
  
  第二天,我去公司上班时,与要好的同事商议着让他今晚陪我一起睡,正好给我壮胆让我对郁蓝说出真心话。我同事还因此嘲笑了我一番,数落的我无地自容。
  
  我按照我想好的,发送完,静静的对着电脑呆滞了一会。本以为是没有任何动静的,可是电脑真切的蹦出那句话。又让我一直惊恐着。我赶紧叫来同事,可是同事只是笑笑没有多说。他说,“你不用这么忽悠我吧!”然后倒头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一语不发。
  
  我揉了揉眼,再次将视力转向电脑,“我们都是彼此的唯一,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成全你们。”电脑上又多了这么一句回复。我连忙在叫喊同事,可是我同事现在是理都不理,就直接拿着枕头盖在头上,不一会就进入梦乡。
  
  我哆嗦的不敢再看,只好闭着眼睛摸索着关机键硬关掉电脑。然后钻进被窝里,到深夜才真正睡着。半夜里,我又被同事的动静吵醒,他说他老是听到QQ消息闪动的声音。然后起来看看,他以为我电脑没关,但起来时,电脑又是关闭着的,奇怪的是还断断续续的发出那种声响。他打开电脑,然后电脑才彻底安静下来恢复出正常的关机状态。
  
  又过了好一会,同事又睡着了,可是我却无法再入眠。我清晰的看见电脑自动开启,然后语音响起,不断的重复起刚才聊天时回复过来的那几句话。于是我赶紧开灯,电脑又恢复成原样。之后余夜里我就这样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消逝。天亮时,一切又是那么的正常。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澳门新葡亰76500,  
  我匪夷所思,以为是电脑缘故。于是拿着电脑走进修理厂,可是修理员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然后按照原样丝毫不变的还给我。
  
  Part4
  
  阳光明媚,因了昨天的恐惧,所以我决定还是带上相机约上那个女生一起出去拍照放松自己的心情。阳光洒射在身上,温暖如斯。我相信我只要收集足够的阳光,我的世界就一切温暖。或许还可以唤回郁蓝。但是现在,似乎唤回郁蓝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我随心所欲的旋转着相机,对着那个女生,采集着一幕幕美景。阳光下的她,和郁蓝更相像,只是不管怎么总是具有不了郁蓝的那种天生的气质,阳光下的她的脸庞显得很平常,没有郁蓝的那种唯美。我有点沮丧,但依然一直采集着阳光。
  
  眼前是一片花香绿地,她飞舞着,我拿着相机跟踪着,眼睛注视着相机,我又一次惊恐。相机里的图像明明是郁蓝的面孔,穿着纯白的美丽婚纱,还不时的微笑着,完全挡住前面的女生。我放下相机再看,可是并没有看见郁蓝,那个女生也并没有笑,只是呆呆的张开双臂望着我,等待我按下快门。我以为是我一时的视线模糊,于是又望向相机,可是还是看见穿着婚纱的郁蓝。
  
  我移动相机,对准其他地方,可这时相机又正常了,我清楚看到我对照着的是旁处的花景。于是我猜测可能是我自己疑神疑鬼,加上昨晚睡眠不佳,眼睛出现疲劳症状。所以我又将视野对向那个女生按下快门。在之后的拍摄里,我总是看到郁蓝,但是也没多想就直接咔嚓了。

       
在平遥古城的那个晚上,我和郁夏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她拿着手机一直在聊天,我一个人无聊地玩俄罗斯方块。

澳门新葡亰76500 1

     
 “你干嘛呢?和谁聊天呢?是不是郑延?”我把头凑过去她却迅速把手放下,  
“哈,果然是郑延吧,你俩成了?”

  
  在外面漂泊一天,回来已经精疲力竭,所以赶紧打开电脑对着灰色头像随便回复几句就匆匆忙忙的关机了。可是奇怪的是,我将电脑合上,那屏幕的灯却始终是闪亮着的。我于是又打开电脑,按下关机键,还是于事无补。所以我没办法就索性拔下电池板,电脑的登这才熄掉。于是钻进被窝里,不一会就进入梦乡。
  
  梦里,我和郁蓝的经历又重新浮现。最后回到那个郁蓝彻底与我阴阳相隔的时候,那时,我喜欢抽烟,烟瘾一来我便肆无忌惮的抽,直到抽到头晕目眩。可是正因为我头晕目眩,将烟头丢在了棉绒上,引发大火一发不可收拾。而郁蓝因为扶着头晕的我,却自己因为被断裂的木棒砸中,没办法从大火里逃脱出来。等我清醒过来时,大火已在她身上蔓延。已无任何挽救之地。
  
  Part5
  
  第二天,我将照片洗出来,我望着照片,从未有过的惊奇让我哆嗦了几下,一个踉跄就坐在了凳子上。我后来拍的每张照片里都有一部分模糊,就像曝光了一样,而模糊的痕迹看起来正像一个穿着婚纱的女人。这是我从事摄影这么多年以来第一见到这次现象。我无法解释。如果是相机问题,那么模糊部分形成的像怎么那么明显。如果不是相机问题,是洗照片或者胶卷问题,那么为什么只有部分才这样。
  
  我一直呆在暗房里思索着,但心里一直发抖。不知不觉变进入了梦乡。“你只能爱我一个人,我们都是彼此的唯一,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成全你们。”梦里,旋转的缩影里,一边转一边发出这句声音。我又活生生被吓醒,汗滴挂满脸颊。
  
  我将照片给我的同伴看,他们也是专职于摄影的行家。他们看后更是一阵惊讶,这样的情况也从没遇到过,而且是如此的稀奇与巧合。对于专职摄影师,他们也不能解释到照片上的事情,的确是无法想象,离谱到极点。
  
  我又只好失望的回到暗房,路途上,我望着阳光思索着。也许是郁蓝一直以阳光的姿态陪在我身边。监视着我的一切,当我身边有别人时,她便出来给我提醒,以此让我唤起起我们的回忆。我关上暗房的门,里面的浪漫气氛渲染着我的心。我将所有悬挂着的照片仔细的看了一遍,心里的美好开始慢慢荡漾起来。
  
  “我们分手吧,我忘不了郁蓝。”第二天我和那个女生郑重其事的说。接着只看到她泪水滑满脸颊,但还是义无反顾的转过身离去,从此音讯全无。
  
  这天晚上,我一手拿着照片一手打字,对着那个备注郁蓝的灰色头像。这时,我又收到一个笑脸的回复。我欣喜若狂,于是便一段段的叙述着我的想念,可是不管我怎么发,都没有再得到回复。那个头像永远的灰暗了下去。
  
  Part6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也曾回忆起那个女生,但郁蓝的情景又马上将她覆盖。我继续四处流浪着,相片再也没出现过模糊的迹象,但身上一直形影不离的带着那几张异样的照片。因为看到它,我就会像看到郁蓝一样,微笑的迷人面孔,穿着婚纱照,处处艳丽。
  
  也许我这一生就能铭记起郁蓝吧!她就像阳光一样时刻将我包围

       
“嗯,昨天晚上。”她露出一副娇羞的样子,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她这幅表情,好像在说着她的什么秘密一样。

     
“哇,我们郁夏什么时候这么害羞了?”我看她笑的开心我也高兴,我低着头给木槿杉发了条短信:

       郁夏and郑延,couple(夫妻)!

    木槿杉很快回了过来:

     该让郑延这小子请吃饭了。

我收到信息很惊讶,因为很久他都没给我回过短信,却又不能显得我太着急。我大声喊着郁夏,高兴的抱着她。折腾了一阵之后,我给他回短信:

吃好的!你回我短信我还蛮惊讶的,因为你以前都没有回过我。在那边过得好不好?

     然后没有收到他的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