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前女友

  “你最难以忘怀的前女友是谁?”

嗯~,就这样子吧,我就当迁就一下这个冷漠男生的小小固执喽。至于那个“今生的恋人”……哼~!明天起床,通通忘掉,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吃完晚饭,老爸心情很好地拖我去散步。没想到刚转过街角,他的眼睛就瞄上了路边小酒馆的招牌。“嗯,这个……诗恩啊~,你冷不冷啊?大冬天的,陪老爸喝两杯暖暖胃去!”“不去!”难怪他刚才吃那么少,原来是早有预谋。“百货公司大减价,你妈肯定在疯狂抢购,不到十点是绝对不会回来的!我们当然要趁机……”“老爸!不要逼我动粗哦!”我死拽着他的手臂往家的方向拖,“你一沾酒就发疯,我才不要给自己找麻烦!”“乖女儿呀……”老爸还在奋力挣扎,险些撞到路边的一辆崭新的最新款保时捷跑车。“诗恩~?”保时捷跑车里传出一个梦魇般的声音,我还没来得及拉上老爸落荒而逃,韩璨宇已经从车上跳了下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HI~,美丽的诗恩姐姐,你已经不认识我了吗?”这小鬼……不就是开学第一天领我去拍卖会的那个吗?她也认识韩璨宇?!天哪,韩璨宇那家伙的魅力已经辐射到小学部了吗?!我还在发呆,韩璨宇已经亲热地拥着老爸走进了小酒馆。“爸爸,您跟诗恩一起出来的啊?我是诗恩的男朋友韩璨宇,能遇到您真是荣幸之至!我听说这里的酒很不错哦,您能赏脸让我陪您喝两杯吗~?”“好啊~,好啊~,韩璨宇是吧?你小子真会说话,来,我们今天喝个痛快。”老爸一听到“酒”字,立刻兴奋得什么都不记得了。“老爸!你先等一下!”我生气地挡在他们两人面前,狠狠地瞪着韩璨宇:“韩璨宇!你刚刚叫我爸什么??”“爸爸啊。”那家伙竟然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敢占我便宜?!”我捏紧了拳头。“诗恩啊~,不要这么激动嘛~。璨宇叫我‘爸爸’有什么不好?省得以后再改口嘛。放心啦,老爸不是那种反对年轻人谈恋爱的老古董~。老板,来几瓶烧酒!”晕~,老爸竟然连状况都没搞清楚就为那小子讲话!“哇~,现在很少见到像爸爸您这么通情达理的一家之长了耶~,等会儿我一定要陪您多喝几杯!”“韩璨宇,你……”我要发飙了!那小鬼赶紧跑过来拉住我的手:“诗恩姐,我老哥酒量很好的,你不用为他担心啦~。”昏~,谁为他担心?我巴不得他喝死!要不是他中途插上这么一脚,我现在已经拽着老爸安全到家了!看着韩璨宇和老爸在那里你一杯我一杯的,小鬼头也凑在一边说说笑笑,我只觉得一个字——烦!哼,韩璨宇,要是你把我老爸灌醉了,我就要你好看!!我唰的站起来,对聊得兴高采烈的三人说:“我出去透透气!”外面的空气还真是清新!咦~,那边的几个小鬼在墙上涂涂抹抹干什么呀?街头艺术?切~,这种水平也敢出来SHOW,太丢脸了吧?!我转身,看到韩璨宇那辆碍眼的保时捷,一个绝妙的主意顿时咕噜咕噜从脑袋里冒了出来。“老板,给我几瓶番茄酱、芥末汁、菠萝酿……”一分钟后,我抱着大大小小N个瓶子走到了车前。嘿嘿~,年轻的涂鸦爱好者们,还是让姐姐我来教你们什么叫“艺术”吧~!韩璨宇,你的新车就借我用一下喽,我保证它等会儿一定比现在有型一千倍拉风一万倍,哇咔咔咔——!!!呼呼~,忙碌了近半个小时,我的艺术品终于大功告成了,而老爸咿咿呀呀的歌声也从小酒馆里传了出来。臭老头,又喝醉了,不会喝酒还喝那么多!现在要我怎么把你弄回家?韩璨宇那家伙肯定是靠不住的,更何况刚刚……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个人影……对了~,就找他帮忙吧。我赶紧打电话过去,得到的答复自然是——“我五分钟后到”。呵呵,果然够朋友!嗯,该回去看看老爸怎么样了…一“小子……我唱得是不是很棒……非常的棒啊……来……我们再喝……”咦~,老爸的声音怎么好像就在我耳边啊?我转过头一看,韩璨宇竟然已经架着喝得烂醉的老爸站在我身后了,小鬼则在一旁东张张西望望,好像在找东西。“咦?我们的车到哪里去了~?”“爱真,你面前那辆很有‘101斑点狗’FEEL的就是啊。”韩璨宇平静地说。“啊?!不是吧?!!!”小鬼惊叫着围着已经被我改造成艺术品的跑车转了N圈。“这些白乎乎的东东……是沙拉酱耶~!!”“哇啊~,车灯上都的是芥末汁耶~,玻璃上也是!咿呀~,斑点狗哪有这么恐怖的绿色的啊~!!”呵呵,吃惊吧,艺术之所以伟大就是在于它常常让人惊叹啊!哈哈~。“诗恩姐姐,这不会是你干的吧?”小鬼忧心忡忡地看看我,又看看韩璨宇,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惨了~,新车变成这样,老哥一定会发飙的。”是吗?那就快点发飙吧!!!不然我岂不是白费力气了?!我故意指着车刺激韩璨字:“车被我画成这样,很心痛吧?”谁知他竟然一点也不生气,反而一副超赞赏的样子:“为什么要心痛?这么创意十足的车绘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耶~,真想立刻就开着它出去兜风,那一定相当相当地拉风~!”“只不过……”他又转为一副非常为难的表情,“爸爸醉得这么厉害,我总得送你们回家啊~。可是,我开这么‘前卫’的车送你们回家,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耶~?”切~,臭小子,装无辜你比哈姆太郎差太远了,还是省省吧你!!“谢了!我和我老爸不用你送,你还是去兜风吧,越拉风越好!!”“诗恩~,你一个人搞不定爸爸的哦~。”“我有说我是一个人吗?”眼看着一辆熟悉的宝马车越驶越近,我仰起头拽拽地对韩璨宇说:“看,我的朋友来了。”“明夜!”看到明夜走下车,韩璨宇惊讶地叫了一声。呵呵,他一定想不到吧!“璨宇?”明夜显然也很惊讶,因为我刚才没有告诉他韩璨宇也在。“明夜,谢谢你肯帮我这个忙,我们走吧,帮我扶一下我老爸好吗?”“嗯。”明夜答应着,就朝还趴在韩璨宇肩膀上发酒疯的老爸走去。“等一下,明夜哥哥。”那个叫“爱真”的小鬼跳了出来,“你跟我过来一下好不好?我有话要跟你说哦~。”小鬼把明夜拉到一边,唧唧咕咕好半天之后,一蹦一跳地回来了。“诗恩姐姐,你的魅力还是不如我哦~!!刚才明夜哥哥已经答应送我回家了~。HOHO~,你和伯伯还是坐我哥的101斑点车走吧,哈哈~!”“明夜?”我不信明夜这么快就“背叛”了我。“诗恩,你坐璨宇的车走吧。”明夜的声音闷闷的,是因为我刚刚没有告诉他实情吗?小鬼把明夜推回车上,又鬼头鬼脑地跑回到我面前,小声问道:“诗恩姐姐,你喜欢明夜哥哥吧?”喜欢?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偷偷往明夜的方向看了一眼,却发现他也在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眼睛明亮得如同暗夜里璀璨的星星。我的舌头顿时打起结来:“啊?啊啊……怎……怎么会……我……”都怪那个多事的小鬼,瞎猜什么呀?突然问这种奇怪问题,害我紧张得说话都颠三倒四了!不过,该死的,我到底在紧张什么……看着我张口结舌,小鬼狡猾地笑了:“呵呵~,诗恩姐姐,答案不可以是‘是’哦~!”“~non~我们走喽,BYE~澳门新葡亰76500,!”小鬼从车窗里朝我挥挥手,和车子一起一溜烟消失在沉沉的夜幕中。

  “谁是你的最佳前女友?”

  真心话大冒险涉及到的两个话题其实是最好玩的,一个关于sex,另一个就是关于前女友。

  我们最常聚会的地方,就是在芥末和辣椒的火锅店。

  身边朋友每个人的最私密的八卦,我们都是在这里知道的。

澳门新葡亰76500 1

  今天的故事,来自于高扬,具体地说,是来自于高扬的前女友,梁纯。

  高扬第一次见到梁纯是在一个深夜。

  保险理赔员高扬终于从尖酸女客户那里逃出来,已经深夜十二点了。

  高扬累得要死,径直走向自己的帕萨特,结果惊讶地发现,一辆红色甲壳虫横在帕萨特屁股后面,把帕萨特死死地堵在停车位里。

  高扬愣在原地,看着红色甲壳虫发呆。

  小区里,黑压压一片,高扬好不容易叫醒了传达室的保安,保安哈欠连天,一脸不爽:“10号楼二单元202。”

  高扬按响了202的门铃。

  门砰的打开,散着头发、穿着睡衣、光着脚、叼着牙刷的梁纯站在门口,冷冷地盯着高扬,不说话。

  高扬有些心虚:“你是7306的车主吗?”

  梁纯一脸不爽:“是啊,怎么着?”

  说话的时候,牙膏沫喷了高扬一脸。

  高扬擦了一把脸,尽可能地温和:“麻烦你把车开一开,挡住我的车了。”

  梁纯冷笑一声:“谁让你占我车位的?”

  高扬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原本打算马上就走的。”

  梁纯切了一声:“那今晚上就在这呆着吧。”

澳门新葡亰76500 2

  高扬还要说话,梁纯砰得把门关了。

  高扬也火了,砰砰砰把门砸得震天响,大喊:“你怎么这么霸道,更年期吧你!”

  门再打开的时候,梁纯一个侧踢,高扬直着飞了出去。

  凌晨两点,在警察叔叔的调教下,鼻子一直在流血的高扬终于把车开了出来。

  高扬挂档准备走,梁纯敲了敲高扬的车玻璃。

  高扬一脸不耐烦地摇下车窗:“还想干嘛?”

  梁纯说:“你没让我赔钱,算你仗义,我请吃撸串儿吧。”

  高扬刚要说不,梁纯指着高扬:“你要是男人就大度一点。”

  马路边的烧烤摊,梁纯对着老板喊:“来两箱啤酒。”

  高扬愣愣地看着老板一前一后砸下两箱啤酒。

  梁纯递给高扬一瓶:“来吧,愣着干嘛。”

  两个人碰了瓶,高扬喝了两口放下,梁纯还在咕嘟咕嘟地对瓶吹,在高扬的注视下,喝了个底朝天。

  梁纯擦了擦嘴角,一脸豪气:“对不住啊哥们,我失恋了,心情不好。先干为敬,给你赔罪了。”

  高扬觉得好笑:“你练过吧?”

  梁纯说,“我从小就有这么一个特别无公害的名字,只是听名字,大家都会以为我是个乖巧可人的小女生。但是其实吧,我是一条汉子。”

  高扬补充:“看得出来。”

  梁纯说:“我十岁就开始练跆拳道,十二岁的时候,下劈就能劈开木板。十三岁,一个跳踢踢中了教练的睾~丸,教练住院一个礼拜。”

  高扬下意识的夹了夹腿。

  “你前男友不是被你打跑的吧?”

  高扬话说出口,就后悔了。

  梁纯酒酣耳热,一脸无所谓:“他说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感觉自己是个gay,而且我还是强攻。”

  高扬努力忍住没有笑出来。

  高扬和梁纯正式建交。

  两个人都受够了北京近乎瘫痪的交通,周末就一起开车去京郊,相约将来有空了一起自驾游。

  高扬会跟梁纯倾诉自己卖保险卖出来的强大心理承受能力,梁纯就教高扬踢两脚跆拳道里的标准姿势,讲述自己那个细心经营了三年的整蛊淘宝店。

  梁纯的淘宝店里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会动的假牙,能喷出芥末的电动牙刷,甚至是能绞碎胡萝卜的男用情趣玩具。

  整蛊淘宝店以想象力丰富,和老板看心情看脸买东西而闻名,积累了两个金冠。

  高扬做了太久的单身狗,认识梁纯之后,就像是狗狗找到了疼爱它的主人。

  梁纯刚刚结束了一段为期三个月的恋情,楚楚待泡。

  两个人好上只是时间问题。

澳门新葡亰76500 3

  梁纯生日那天,请高扬去她家庆祝生日,两个人说起当初的第一次相遇,以及高扬被梁纯一个边踢踢飞的惨痛经历,哈哈大笑。

  梁纯把自己珍藏的酒都拿出来,两个人从啤酒到白酒,又从白酒到红酒,最后以洋酒收场。

  都喝多了。

  高扬捧着梁纯的脚,非要给梁纯相面,说是能从脚心的纹路里看出命运。

  梁纯被高扬的呼吸挠得脚心直痒痒,挣扎着要躲,打闹着就摔在了一起。

  高扬压抑良久的热情急于找到出口,正准备酣畅淋漓地大战一场,梁纯一个翻身,就把高扬死死地压在了身下,扯着高扬的领子带着他飞上了云端。

  高扬后来说:“那个晚上,我觉得我被强奸了,但是我打心底里高兴。”

  梁纯拉着高扬的手,趾高气扬地走在马路上,情到浓处,不管人多人少,梁纯都会不管不顾地给高扬一个响亮的吻。

  高扬的脖子上,长年累月盖着梁纯嘴唇的印记。

  高扬试图反抗:“这样影响不好,能不能亲看不见的地方?”

  梁纯冷笑:“紫霞仙子给至尊宝都盖了章,我也必须给你盖个章啊,时刻提醒你,你是我的,谁都别想抢走。”

  经过了轰轰烈烈的热恋期,两个人性格上的冲突愈发激烈。

  高扬不习惯梁纯的强势,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梁纯的前男友觉得自己是gay。

  梁纯不愿意改变自己,她固执地认为,爱一个人就应该接受她的一切,不然就是不爱。

  两个人在经过大大小小的争吵之后,终于受不了。

  最后一次争吵,发生在梁纯租住小区的院子里,话不投机,越吵越凶,高扬大骂:“你从生下来就更年期!”

  梁纯也不废话,一个回旋踢,正中高扬左脸,高扬一声惨叫,跌落在地上。

  高扬肿着脸,开着自己的帕萨特,扬长而去。

  梁纯后视镜里跳起来大骂:“你给我滚!”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在好友群里发语音,昭告天下,他们分手了。

  开始我们都以为是两个家伙在秀恩爱,直到高扬发出自己被打肿脸的照片,梁纯在两个人的合影上,用红色记号笔把高扬涂掉,我们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在芥末辣椒的火锅店里,我、四张、芥末、辣椒,七嘴八舌地努力调解。

  芥末说:“梁纯打你那是爱你,她怎么不打别人呢?”

  我拍着高扬的肩膀:“你也是的,你骂她什么不好,非得骂她更年期吗?”

  高扬情绪激动:“我是个男人,整天被她打,我还要不要脸了?她打我,我是不是还得表现得感恩戴德?”

  四张批评梁纯:“你打人这个毛病就不能改改?”

  最终,调解失败,高扬和梁纯在火锅店里吵起来,梁纯掀了桌子,扬长而去。

  分手之后,高扬宣布和梁纯老死不相往来,梁纯表示,我宁愿剁下自己的左手插自己的鼻孔也不再和高扬和好。

  高扬的同事吴蝉,在高扬的空窗期出现,两个人迅速打得火热。

  吴蝉和梁纯是两个完全相反的物种。

  吴蝉基本上就等于梁纯的反义词,柔弱,风情,激发男人保护欲,懂得拿捏分寸,该接吻的时候绝对不以牵手代替。

  高扬从来没有见过吴蝉卸妆的样子,吴蝉只要出现在高扬面前,永远是妆容精致,小鸟依人。

  高扬觉得这才是他想要的爱情。

  两个人迅速成为一对,吴蝉也占据了高扬的副驾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