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家蝴蝶西家飞(25)

  一切是怎么开始的,王小倩显然已无从知晓。等到她发现,那个羞怯的小男生是那样喜欢过她时,已经隔了快三十年的时间。

     
第二天,我晨读的时候没有碰到赵阳,想必确实是昨晚喝多了,还赖着床吧。吃早餐的时候,小倩对我说:“二妮,昨天我和叶晓蕾给赵阳送了生日礼物,他说改天请我们吃饭。”我回答她:“哦,是吧?我昨天中午在走廊外看到你给他递了东西,就是给他的生日礼物,对吧?”小倩点点头,说:”恩恩,她凑近我,问:“你猜猜我们给她买的什么礼物?”我想了想,说:“不好猜,没有任何提示,猜不着。”小倩说,“一左,一右,你猜。”我说:“鞋子?”小倩立马竖起大拇指,“二妮,牛!秒准!”提示很明显,我一猜就中,我倒没有太惊讶,但是我很奇怪,她们怎么知道赵阳穿什么码数。我问小倩:“你们怎么知道他穿多大码?”小倩说:“我问的万宝路啊,让万宝路帮忙偷看一下赵阳平时的球鞋是什么码数啊。告诉你哦,那是一双品牌鞋,新款,好贵的呢,我和叶晓蕾一人买一只,哈哈哈。”我也跟着她笑了。

  这期间,王小倩上大学、结婚、离婚、再结婚,把鸡毛蒜皮的生活逐渐过得风生水起。忽然有同学建了微信群,那些散落在各处的花儿与少年们再次被聚拢在一起,穿成了一个圈。

     
上课前,赵阳和万宝路来了,我看赵阳经过的时候,睡眠惺忪的样子,小倩估计也发现了,马上歪到后面,问:“哥,你没睡醒啊,昨晚做贼去啦?”小陆替赵阳回答了,说:“赵阳昨天生日,我们下了晚自习才知道,后面万宝路去买了好多吃的,扛了两箱啤酒来,居然在蛋糕店关门前幸运地买到了一个蛋糕,昨天晚上我们在宿舍里,大家吃吃喝喝,玩得很疯的,你们不知道吧?”小倩问:“哪能那样疯?不怕宿管阿姨抓到你们啊?”小陆说:“我们在5楼呢,她听不到,而且我们把隔壁宿舍的也邀请来了,没人投诉我们。”小倩说:“还是你们爽啊,我们女生宿舍可不敢搞出那么大的动静,难怪赵阳今天看上去迷迷糊糊的,是不是昨天酒喝多了?真厉害,学校不是禁酒吗?你们还有胆儿在宿舍喝酒,真叫人佩服。”见赵阳趴在桌子上,小倩拿着书轻轻扇了他几下,赵阳抬起头来,问:“王小倩,你干嘛呢?”小倩说:“今天成绩就能全部都出来了,哥,我好紧张哦!”赵阳直起身:“紧张什么?请你哥溜个冰怎么了?”小倩白他一眼,“切!凭什么是我请?已知的是少你几分,但是上午还有最后一科嘛。”赵阳说:“让哥睡10分钟,别跟哥说话。”说完又趴下了,小倩便转回了身。

  突然有同学说:怎么不见吉恩?

     
 月考总成绩出来了,小倩输了,赵阳也没有表现得太过兴奋,因为他志不在此,他的目标可不是小倩,本次赵阳考了第15名,相对上次期末有所提升,但他的弱项还是在语文和英语,不过我也很为他的进步感到喜悦。那天下午的课间,小倩问赵阳:“哥,那这次说的溜冰你是打算安排在这周末还是另外找时间啊?”赵阳回她:“这周末我们篮球队有比赛,溜冰下次再说吧,不急。”小倩一听说篮球赛,马上来了精神,“哟,篮球赛啊?我能不能也去观战啊!”万宝路这时候正好过来借东西,他说:“王小倩,你要去观战啊?你这是去对了,就像我上次跟你说的,篮球队,帅哥多,个个赏心悦目,到时候你想泡哪个,我帮你!”小倩用手重重锤了几下万宝路的后背,说:“你胡说什么啊,看姑奶奶我不揍扁你!”万宝路“呀!”地叫了一声,然后边跑边喊:“赵阳,管管你家妹子啊,越来越没女人味了!”赵阳站起来,“嘿嘿”两声,回他一句话:“你们俩啊,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还用得着去篮球场泡吗?就直接在这里泡得了!”小倩刚恼完万宝路,听赵阳这么一说,一本书就扔了过去,骂到:“赵阳,你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赵阳见书扔来了,躲远了些,万宝路又跑了过来,拉着赵阳要跑出教室,一边拉着他一边说:“赵哥,赶紧跑啊,这是要上房揭瓦的节奏啊!”赵阳刚想弯下腰捡起刚才小倩扔的书,小倩又拿一本书想扔过去,赵阳赶紧直起身,被万宝路一把给拽跑了。小倩把书捡回来了,邀我去操场走一走,在路上,小倩问我:“二妮,你说我哥怎么越来越厉害了呢?最近总是在进步,害得我都无地自容。”我回她:“那你亲自问问他去吧,你们不是无话不谈吗?”小倩把我的手挽得更紧些,说:“二妮,你真别说,我前两天还真问过,当时化学成绩出来,他居然比我多出足足11分,我就问他,‘哥啊,你是吃了什么兴奋剂啊?最近怎么突飞猛进了,啥情况嘛?’他爱理不理的,但是还是回了我一句‘跟二妮比,我可是差得远了,你老盯着我干嘛?’。”我问:“然后呢?”小倩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我估计他是不是总拿你当榜样啊?”我转头对小倩微微一笑:“学习委员小杨这次总分也仅是差我2分,我这位置也是飘乎不定的,竞争还是很激烈的,稍微不努力,就掉下去了。”小倩松开我的手,她停住了,和我面对面,然后双手按在我的左右肩膀上,说:“二妮,你说,你这么一个好的榜样天天都在我面前,我怎么就不知道学习呢?”我轻轻拿开小倩的双手,拉住她的一边手,回答她:“小倩,你其实也在改变啊,你上次也比期末考试有进步了些。而且你就像《还珠格格》里的小燕子,总是能给大家带来快乐,和同学们关系也处得很好,每天都像个开心果,你在这方面就比我有优势。赵阳也是很讲哥们义气,他很合群,对人很真诚,能和周围的同学打成片,早上小陆不也说了吗,赵阳生日的时候,宿舍里的同学第一时间知道都愿意冒着被宿管阿姨通报的风险陪他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做到这样的。你们的身上有你们的优点,我的身上也有我的缺点。”小倩认真听我把话说完,定睛看着我,说:“二妮,你分析问题真的很通透啊,我真为我有这么一个睿智的同桌感到高兴。”话刚说完,她又想往我脸上蹭,被我一把推开,“呀!小倩,可别凑过来,你的气一哈到我脸上,我就浑身鸡皮疙瘩,痒!”小倩被我的话逗得在旁边坏笑不止,她说:“二妮,那你以后找了男朋友可怎么办?还不许别人亲亲啦?”我用力拍一下她的屁股,“王小倩,你真的好没正经呢!”小倩不服,也顺势拍了我的屁股,然后跑得离我有3-4米远,她环抱一棵树,探出脑袋朝我笑道:“呀!想不到你的屁股肉乎乎的,拍得这么舒服。”我气不过,追着她跑了小一会儿,这姑娘,刚刚还愁眉不展的,转眼又活蹦乱跳了,真是阴晴不定啊。

  于是,那个晚上,全部的话题都围绕着吉恩,包括他对王小倩的一往情深。王小倩说:我怎么不知道?

     
 周六,我们约好一起去小倩和赵阳以前的初中学校看篮球比赛,比赛是10:00开始,我跟家里打了招呼,就往那边的学校去了。到了校门口,我看小倩、叶晓蕾也在,她们一手捏着面包,一手抓着一盒牛奶,为了看比赛,她们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在家吃。见我来了,她们远远跟我打了招呼,赵阳他们也在,只是赵阳是站在一群男生堆里,他们穿的是红色的篮球服,天气凉,还没上场,他们外面还套着运动外套,我看有几个已经在做热身运动了。我走到了他们身边,小倩把手里勾着的一个袋子递到我面前,说:“二妮,这里还有一块面包和一盒牛奶,你要吗?本来给赵阳带的,结果他说他已经吃过早餐了。”我摆摆手,“不用啦,我吃过了。”叶晓蕾凑了过来,问:“对了,听小倩说,城关那家程记面馆是你们家的啊?我以前和我妈妈在那边吃过几次早餐,味道很好呢,热干面很正宗,油条炸得也非常漂亮,我很喜欢你们家的炸油条。”听她这么认同爸妈的手艺,我也很开心,连忙回答她:“是呢,是我们家的,如果喜欢,以后可以常去啊。”叶晓蕾点点头,“恩,有机会一定去,我姨姥姥住你们那附近,她可是你们家店里的常客,前几次也是她带我们去吃的。”万宝路姗姗来迟,他远远看到我和小倩、叶晓蕾,就叫开了:“嗨,三位美女!早啊!”一边跟我们打招呼,一边小跑过来,赵阳听见万宝路的声音,大声说到:“狗日的,就等你了,昨晚干嘛去了?都快要迟到了,知道吗?”万宝路走到他们面前,歉意的稍微鞠了个躬,“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忘记调闹钟了,差点儿误了大事。”赵阳手里抱着球,上前用膝盖顶了一下万宝路的大腿,“狗日的,趴下。”其他几个男生也围着起哄,“按规矩来啊,20个俯卧撑。”万宝路就乖乖地做了,他做完起身,看到小倩手里提着的袋子,二话没说,抢了过去,“哎呀,美女来了就是好,还给带早餐。”小倩白了他一眼,“喂,你咋这么不要脸,我说了是给你带的吗?”万宝路可没客气,咬了一口面包,然后又往牛奶盒上插吸管,说:“不错,挺好吃的。谁吃不是吃,对吧?我看你拿着也挺累的,这不正好给你减轻负担嘛。”然后他还讨好地对叶晓蕾笑了一下,说:“晓蕾,你说我讲的有没有道理?”叶晓蕾倒是真被万宝路的直爽给逗乐了,她笑着说:“我们本来也是给打球的同学带的,既然你没吃早餐,给你也一样,不要紧,吃吧。”小倩朝叶晓蕾扮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说:“讨厌!”

  大家群起而攻之:装。都知道你们那会儿谈恋爱。

     
 人都到齐了,我们就一起进了学校的篮球场,球场旁边有石凳子,我怕凉,正好背着包出来,包里有几本杂志,我给小倩和叶晓蕾各分了两本杂志,让她们也垫着坐。对方球队穿的是白色的球服,旁边也有几个男生和女生来为他们助威。赵阳脱了运动外套,我看到他穿的是我送给他的那套球服,很耀眼的23。那天天气还算好,虽然没有出太阳,但是微风徐徐,很适合篮球比赛。比赛的人在场上跑得热闹,旁边的观众也叫得热闹,红队每进一个球,我和小倩、叶晓蕾都自然欢呼起来,旁边也有红队的其他男生带来的亲友或同学,我们俨然组成了一支啦啦队,他们和我们几个一样在为红队呐喊。中场休息的时间到了,红队暂时领先4分,赵阳、万宝路他们到我们旁边来喝水,那箱水是红队其中的一个队员扛过来的,他们的规则是队里的人每次轮流买水。他们聚在一处,一边喝水,一边分析刚才的失误,还讨论着新的策略,小倩、叶晓蕾给赵阳他们递了纸巾过去,我听其中一位同学拍了一下赵阳的肩问他,“赵阳,新衣服啊?以前穿的不是23号啊。”赵阳一边抹去脸上的汗珠,一边答他:“对,新的。”那位同学摸了摸他的衣服,又问:“哪儿买的啊?看上去还不错啊。”赵阳朝我这边看了一眼,知道我正听他们对话,他对我笑了一下,回头对那位队友说:“这个啊?不是你想买就能买到的。”那位男生打趣到:“不会是你女朋友送的吧?”我听了这话,赶紧低下头看手里的杂志。小倩、叶晓蕾正好也在旁边,她们听到赵阳和那个队友的对话,小倩走近前去,问:“哥,我和晓蕾买的鞋子,你今天怎么没穿来啊?”赵阳回答她:“新鞋穿得有些膈脚,改天练习的时候再穿吧。”赵阳喝了一口水,小倩又问:“对了,人家刚刚问你这衣服是不是你女朋友送的,你怎么没回答?”赵阳走到那个队友边上,伸出手里的水瓶和他的水瓶碰了一下,做出类似喝酒的碰杯状,他的队友喝了一口水,就走到旁边坐下休息了,赵阳也喝了一口水,回头对小倩说:“你见过你哥有女朋友了吗?怎么旁人一句话,你就这么当真?你是不是傻啊?”叶晓蕾在小倩旁边站了一会儿,就到球场周围转了转,我看万宝路倒是挺殷勤,向她跑去,一边做伸手、弯腰的动作,一边跟她介绍周边的环境,他们再回头走过来的时候,我能看到叶晓蕾一直在听万宝路说着什么,一边听还一边面露微笑。小倩听了刚才赵阳那句话,心里好像有些不痛快,回了他一句:“哇,你是我哥啊,我当然希望第一时间认识我嫂子嘛,我这是关心你,竟然敢说我傻,我看你才是傻呢!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见小倩有些生气,赵阳哄了她一句:“行,吕洞宾,对不起,哥咬错人了。”他凑近小倩那边去,继续说:“姑奶奶,你看这样好不好,今天中午,哥请吃饭,
把上次生日落下的给补上,怎么样?”小倩立马笑了,兴奋地说:“好哇!好得不得了!哈哈哈。”赵阳被唤去上场了,下半场比赛开始了。小倩把赵阳中午请客的消息告诉了我和叶晓蕾,其实我刚才有听到他们的对话,小倩和叶晓蕾在开心地讨论着中午去哪家餐馆吃饭。而我,因为送给赵阳的礼物,让他不好跟别人解释,言语间无意冒犯了小倩,让他破费请客,我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篮球赛结束了,红队赢了,我们大家都很开心,收拾好现场,赵阳、万宝路还有我们三位女生就打算向附近的一家餐馆去了。不知为什么,有叶晓蕾在,我总感觉别扭,我借故说因为自己没有跟家人打招呼要在外面吃午饭,怕家里给我做了饭,在等我回去吃,于是,跟他们道了别。小倩倒也没产生质疑,她高兴地挽着叶晓蕾跟在赵阳和万宝路后面。我走了有五六十米,听到赵阳在后面喊我:“二妮,你等一下!”我停下脚步,赵阳跑到我的身边,说:“二妮,要不,在这附近给你家里打个电话吧,就说在同学家吃饭,让叔叔阿姨不用等你了,可以吗?”和赵阳单独面对面,我显得特别不自然起来,想起他生日那晚,他在电话里的那些话,我心里有些乱,难道他自己真的忘记了吗?他怎么能这么坦然地面对我?这真的不公平,我心里开始有些恼他,但是却恨不起来。我抬头看他,他的头发因为被汗水打湿了,擦过之后,头顶的头发全都冲了起来,看起来有些好笑,他的眼睛很清澈,他眼巴巴地在等我的回复,他又补充了一句:“二妮,我们也好久没一起吃过饭了,中午就别回去了,大家一块儿聚一下,好吗?我带了IC卡,前面有电话亭,等你给叔叔阿姨打了电话,我再问问小陆是不是有时间,也约他一块儿出来,怎么样?”我咬咬嘴唇,想了想,点点头,回答他:“好吧,让你破费了。”赵阳听到我答应了,满意地笑了,说:“怎么能说破费呢?和你一块儿吃饭,我求之不得,你不在,我倒是觉得少了些什么。”我跟他往前面的电话亭走,赵阳说:“王小倩和叶晓蕾送我的鞋子不太合脚,我把它留给我表弟了。二妮,你送的这衣服真心不错,大小很合适。”听了他对我几近恭维的话,想到小倩问他为什么不穿那双新鞋,他回答的那句善意的谎言,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要怎么接他的话,
彼此沉默一段时间就到了电话亭旁边。我给家里打完了电话,赵阳就继续给小陆打过去,打完,他抽出IC卡,说:“小陆说他们家就快要吃饭了,今天不出来了。不过,没事,他不来就不来,有你就可以了。”说完,他转头对我笑笑,我脸一定红了,烫得厉害。

  吉恩她当然记忆深刻,他们同一个乡,又是前后桌。每月放假的时候,两个人会结伴去汽车站等车,摇摇晃晃两个小时,再步行一个小时,到一个水库边分手,各自回家。周日下午,再在水库边见面,一同上学。

  仅此而已。但仔细想想,似乎并不是仅此而已。一点一点回忆,她觉得当时她确实感觉到了,但吉恩没有说,她就不能当真。

  确认了这一点,王小倩也有些期待联系上吉恩了,不为别的,为三年的相伴吧。

  一拿到吉恩的电话,她立刻打了过去:吉恩吗?我是王小倩。

  吉恩说:是我,王小倩你好。熟悉的声音。

  但似乎哪里不对。

  王小倩顾不了许多,继续问他的近况。吉恩说:还好,一切照旧。听同学说,你现在挺好的。

  聊了两分钟,聊不下去了。挂了电话,王小倩又去问另一个和吉恩同在一个县城的同学。那个同学说,吉恩现在的状况挺不好的,企业效益不好,孩子也比较叛逆,老婆下岗在学校门口卖烤冷面。

  她似乎理解了他的冷淡,但心里又有些痛惜,吉恩不该这样的。王小倩甚至想,如果当初他们真的捅破了窗户纸,认真谈了一场恋爱,或者一直在一起,吉恩会不会不一样呢?

  王小倩决定帮他。经过多年的编织,王小倩的人脉足够深厚,再加上现任老公的权力,到县里解决吉恩的问题还是比较简单的。

  她驱车到达吉恩所在的县城,约了他见面。她特意把地点选在一家杂粮食府。

  吉恩进来时,表情和动作有些夸张,王小倩看不到,她其实也一样。两个人从孩子聊起,把近三十年的生活轻描淡写地勾勒了一下。菜上来,一盘大丰收,吉恩从里面拿起一块蒸红薯,递给王小倩:记得你喜欢吃这个。王小倩愣了一下,她喜欢吃红薯吗?她也不记得了,起码她现在不喜欢,她想吃的是山药。

  一块红薯,吃得王小倩有些噎得慌,她只好不停地喝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