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高考,那年的爱恋

那年的高考,那年的爱恋(连载五、六)

陈阳大概五六年没有回家乡所在的县城了,发展变化很大,令人惊叹!高楼林立,街道宽阔,车水马龙,人群熙攘。突然,在陌生的人来人往里他看见了高中时的班主任杨老师。他急忙走上前去,热情地握住杨老师的手打招呼:“杨老师,这么多年没见面了,身体好吧?”“还行!我已经退休三年了,现在一家私立学校发挥余热!”杨老师说话风趣,待人和蔼。两人闪到路边的树荫下,坐到石凳上亲热地叙起旧来。当年的老师当年的同学一一探问,大都过得挺好。所有代课老师中唯有教数学的李老师很不幸,五十岁不到,患了脑中风,媳妇离婚带走了女儿,一个人在县老年公寓孤苦地生活着。他们同学当中要算高彩凤很出格,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惊世骇俗,她竟然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退休工人,那男人的女儿比高彩凤小不了几岁。高彩凤从师范学院毕业先在乡下教书,后来调到县中,谈了好几个男朋友,不是人家看不上她,就是她看不上人家,一晃几年便成了大龄剩女,要找个合适的对象更不容易了。

 

“陈阳,你们俩高中时不是在谈恋爱吗?最后怎么分手了?”听杨老师这么一问,陈阳心里猛地像刀扎似的疼痛。

(五)

“唉——!是我对不住彩凤,先提出分手的。两地分居,工作不在一起,况且上大学后我有了新的女朋友。说实话,她比彩凤长得漂亮迷人,家境也好。毕业我们都留在省城,水到渠成建立了家庭。”

第二件,携手铁道看火车

“那你们现在生活可幸福、美满了?”杨老师笑呵呵地问。

高考三天前的那个下午,高彩凤在学生灶买了一碗面,匆匆吃完,随后在校门口的小卖部买了一包口香糖,便来到校外马路的十字路口,焦急地等着陈阳。她时不时朝陈阳家村庄的方向探头张望。一个月前他们县有史以来的火车通车运行了,他俩从小都没见过火车坐过火车,现在终于有机会有时间一起去看火车了。如果他俩今年考上大学就能一起坐上火车冲出闭塞的小地方到大城市开眼界长见识。此时,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陈阳很远看见了彩凤向她飞奔而来。他俩边走边嚼着口香糖,自由人似的。沿着千河北岸,走过千桥,来到南岸,爬上一段陡坡,一条新修的铁路从西向东笔直地展现在他们面前。一根根枕木仿佛一层层知识的阶梯,正等待他们去登攀。他俩兴奋地跳上枕木,像小时候过河踩趔石一样轻快地走动起来,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快得成了跨栏运动员,你追我赶,冲向前去。不知过了多久,跑累了,跑困了,走不动了,他俩停下来坐在铁轨上休息。抬眼望,远处的千山连绵起伏,好高好大,山顶上白云朵朵,悠闲自在。看脚下,千河水在静静地流淌着,云的倒影一动不动漂浮在水中的天空。河对岸的县城变化不大,没有电视上看到的高楼大厦、广场公园。河边公路上一辆又一辆运货卡车疾驰而过,后面刮起的尘土久久不散。自古以来,这个偏僻落后的山城小县除了翻山越岭的公路就与世隔绝了,在这里修通铁路真是一件开天辟地、利县利民、功德无量的大事情。听说这条通向山外的铁路要穿越十三条隧道。高彩凤的哥哥前年冬天就加入了南山修铁路的民工队伍,忍冻挨饿,放炮开山,挖方运土,整天忙得像个土人,累得腰酸背痛。她哥挣的第一月工资126元却被一个工友骗去。彩凤背地里为哥哥不知哭了多少次,就在高考放假停课的时候,彩凤哥给她来送生活费,顺便看望她,说南山修铁路的后续工程还能持续一年多他就能再挣一年钱。她哥没念下书只有出苦力挣钱,希望妹妹别走他的老路,成为一个靠文化知识吃轻松饭的人。彩凤讲述着,陈阳耐心地听着,共同的境遇将两颗心紧紧地连在一起,那就是:农村娃只有通过高考才能改变命运,改变贫穷的家庭面貌。他们要尽最大努力,勇敢拼搏,赢得高考的胜利!他俩心中的底气还是很足的,因为最后一次模考在全校应届文科生排名里陈阳第一,高彩凤第三。代课老师都认为只要发挥正常,他俩在所有同学中考上大学的把握是最大的!

“一切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不好不坏的社会,不好不坏的家庭,不好不坏的工作,不好不坏的生活!”陈阳答得模棱两可,“人一辈子像苍蝇一样瞎碰瞎活哩,为表象迷惑,眼睛就像蒙着一层布,黑灯瞎火地走路,等明白了已经悔之晚矣!”

夕阳快要落山了,千河南北半明半暗。突然,远处传来火车的汽笛声,陈阳和高彩凤急忙起身,走下铁轨地基。他们站在不远的地方恭敬地迎候着现代文明的使者的到来。一束强烈的白光伴随着轰轰隆隆的响声越来越近,眨眼功夫,一条绿色的长龙从身旁呼啸而过,刮起的风几乎要将他们吹倒。车轮与钢轨碰撞而发出的咔嚓声摄人心魄,他们真想飞上火车,随它而去,带着梦想,带着希望!火车无情地开走了,他们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惆怅油然而生。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也不正像一列即将到来的火车吗?全国乘车的学生那么多,他俩能挤上去吗?

澳门新葡亰76500 1

澳门新葡亰76500 2

“你在你们那一届同学中发展得很不错呀,在省城买了房,工作稳定、媳妇漂亮、儿子可爱;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让你称心如意的?”王老师关切地问。

(六)

“结婚后我才发现我媳妇一切都好就是心眼小、多疑、脾气暴躁。她很爱我,她要把我像鸟一样养在她的鸟笼里,像鱼一样透明在她的鱼缸里。我从外面出差或者学习回来,翻提包、翻钱包、翻手机,名副其实的‘三翻’老婆。总担心我背过她交往别的女人。经常因为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隔三差五就赌气、吊脸、吵架,弄得全家鸡犬不宁,烦死人了。”

第三件,夜看录像两情悦

“是不是你真有哪方面的事情才惹你媳妇不放心?”

那时的高考时间为七月七号、八号、九号三天。高考两天前即七月五号,同学们陆续返校,学校发出通知:七月五号晚上在学校礼堂请所有文科考生观看最新的有关时政考点的专家解读录像。晚上七点半,近乎200人的文科生从教室拿来凳子聚集在礼堂里。一切准备就绪,政治老师坐在最前面陪着大家一起观看。大彩电里一位教授模样的老师,声音洪亮、津津有味地讲解着国内外一年内发生的热点事件。陈阳和高彩凤共用一条长凳坐在最后面,礼堂大灯熄灭,黑乎乎一片,大家聚精会神地注视着电视上的画面和闪出的字幕。听着听着,陈阳、高彩凤和其他同学一样眼睛向前,目不转睛,身子却不由自主地紧挨在一起,而且越挨越近,近得能听到对方的鼻息和心跳。陈阳右手揽住了彩凤的腰把她往自己跟前搂,彩凤也没躲避,左半边身体贴着陈阳的右半边身体,两瓣人像磁铁一样紧紧地吸在一起,仿佛要钻进对方身体似的,一种以前从没有过的难以言说的奇妙感觉顿时像触电一样传遍全身。尽管他俩亲密交往两年了,但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肌肤靠得这么近,呼吸急促,浑身燥热。录像里老师讲些什么,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片甲不留,而两情相依、似乎永世不分的美妙和享受却勾心勾魄。时间过得再慢点,再慢点——!难得有这样的天赐良机、夜黑人静,他俩坐在人群的最后面,谁也看不清他们的亲昵举动,像雌雄同体的一个人在时间的长河里潜生暗长,开花结果,生生不息。销魂蚀骨的两个半小时的录像放映结束了,他俩对于录像里讲的内容印象全无,刻入心底的只有两人静默无声的相依相偎、相亲相爱!

“王老师,绝对没有!你想我在单位也不是带‘长’的,就一个普通职员,没官没权谁理你呀!”

澳门新葡亰76500,像打仗一样,三天紧张激烈的高考终于结束了,但还不能长长地舒一口气,他们各自回家在黑色的七月炼狱般苦苦地等待着十五天后高考分数的张榜公布!

“女人大都有吃醋心理,哄哄就过去了!”王老师安慰说。

(六)

“也许!王老师,咱们暂且聊几句,我还要走几家亲戚。以后有机会我召集几个要好的同学咱们好好聚聚!再见!”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了高考分数揭晓的这一天。简直如晴天霹雳,让人难以置信。陈阳达到省重点大学录取线,而高彩凤因距最低录取线差五分而名落孙山。早晨,高彩凤从家里步行二十里来到乡上,然后坐班车来到县城。时间已过正午,公布高考分数的黄榜张贴在县文教局门口的墙壁上。大部分考生早已查看了分数,这里几乎没人影了。高彩凤睁大眼睛搜寻她和陈阳的分数,确定自己落选时禁不住伤心地哭出声来.“你说我该怎么办呀?你说我该怎么办呀?”她反反复复地在嘴里呢喃着,也在心里问自己——前面七、八次模拟考试她没有下过年级前十名,为什么高考却考砸了?平时比自己学习差很远的同学都考上了可她却落榜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呀?也许原因在这里:她考前压力过大,晚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第二天头脑昏昏沉沉,反应迟钝,答题速度慢,第一场语文就没发挥好,最后写作文只剩二十多分钟时间草草收场。她擅长的英语也没考出高分。唉,她太不争气了,她真不想活了,干脆跳入千河死了算了。陈阳将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而她什么都不是,眼前霎时一片黑暗,几乎要瘫倒在地上。他俩中间仿佛被狠心残忍的王母娘娘划了一道天河,永远地天人两隔了。街道对面的音像店里突然传出一首她从来没有听过的流行歌曲,曲调悲伤,歌词哀婉,好像就是专门为她而写而唱的:

“再见!”

我该是那位无可奈何的王子

痛苦地去了,在黑夜的岸上

生命的航船已经启程

不带走一缕灯光

渴望有一台钢琴弹出我胸中无限的哀愁

梦想有一位爱人紧握我抖颤无力的双手

雨点占据天空

谁也看不到我的眼泪

你放纵地笑吧,我是刺伤你历史的一把刀子

澳门新葡亰76500 3

啊,朋友

你可曾感觉这是一个男人走向光明的背影

啊,朋友

你可曾想起这是一个女人破碎的梦境

孤独的我悲剧的我幻灭的我

高昂代价换回的是被一种制度扭曲的灵魂

为什么沉重的夕阳让我背负

为什么人间的悲剧让我扮演

哦,主人下马,客在船

这片残月该向谁道声See you tomorrow!

高彩凤在县城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边走一边淌眼泪,她不知该走向哪里?还是班主任杨老师善解人意,待人真好。他远远瞧见高彩凤蔫头耷脑、痛不欲生的样子,急忙走过来,面带笑容,亲切地鼓励她说:“高彩凤,你距离分数线很近呀,像你这学习水平,补习一年明年百分之百能考上!别灰心,想开些,注意拿定,九月开学就来上复习班吧!”经杨老师一提醒,高彩凤这才稳住了心,收回了寻死觅活的怪念头,打起精神回家了。

整个暑假高彩凤在农村帮父母喂牛养蚕,锄地割草,干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内心的压抑和痛苦无法排遣,只能靠阅读几本小说和听收音机打发光阴,其中宝鸡广播电台的每周一歌是她的必听节目。一连七天,她陷入孟庭苇的歌《风里的梦》营造的氛围中无法自拔!

情多深

爱多长

用划过天边的彩虹来量

短暂而美丽的邂逅

是否能燃烧的久

越过山

横过海

拾起我散落在风里的梦

多少的往事已成空

下一个日出日落为谁停留

太多别人的传说

为何没有我的梦

如果让我们再次相遇

你是否还会再选择我

还是将与我擦肩而过

还是将与我擦肩而过

尤其是里面的这几句歌词“太多别人的传说,为何没有我的梦?如果让我们再次相遇,你是否还会再选择我,还是将与我擦肩而过!”击中了她心底的伤疤和痛楚。她抱着收音机,边听边跟着小声吟唱,泪水顺着脸颊汹涌而下。好在有一天收到陈阳一封简短的来信,告诉她,他很惦念她,希望她补习,来年他在大学等她!虽然只言片语,但对彩凤来说像金子一样弥足珍贵,感动得她泪流满面。信后附着他为彩凤送唱的甜歌皇后李玲玉的一首歌词《祝福》:

送给你真心的祝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